笔趣阁

第360章 绝不相负(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60章  绝不相负(1)

    那惊恐如黑色梦魇从地狱中奔腾而来,一下就踹中了他。

    太史阑怎么了?

    这一霎便如千年,千年里太史阑历经恐惧绝望不解和愤怒。她不确定发生了什么,或许只是在这大殿里的暂时反应,或许她就真遭了天谴,从此后聋了。

    哦不,不止是聋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也有问题,她感觉自己在说话,但是似乎也没有发出声音。

    难道她还哑了?

    她记得在她劈墙进入大殿之前,她还能听见李扶舟的声音,可当她劈墙进入之后,她就不能听也不能说了。

    是乾坤阵对她的惩罚?

    到了这地步,太史阑反而不再想了。

    殿已经进了,墙已经踹了,禁忌都触犯了,再退出去也不见得就能恢复,倒不如真将这大殿闯一闯,或者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也未可知。

    她只是一停,随即继续大步向前……有种你还让我瞎了!

    倒也没瞎,视线反而越来越清楚,先前团团的云雾散了不少。她直接旁若无人走到李扶舟身边,一眼看见他手中牵引着众人的并不是线,还是一条似有似无的云气,连接着他和敌人的掌心。

    太史阑对李扶舟点点头,在他身边坐下,泰然自若。

    李扶舟上下打量她,眼神淡淡担忧,也有浅浅欣慰,轻声道:“你怎样?”

    太史阑听不见,但揣测着他想必是谢自己?摇摇头,一笑。

    李扶舟一怔,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又问,“没觉得不舒服?”

    太史阑瞧着他嘴唇,猜测他也许是问自己准备出手?点点头。

    李扶舟一惊,伸手就去握她腕脉,太史阑急忙让开,对他摆摆手。

    这下李扶舟都有些糊涂了,皱眉望着她。

    太史阑一瞧不好,肯定出岔了。

    她不想让李扶舟知道自己的问题,以免让他分心,也不想让对面四个家伙知道,以免被钻了空子。想了想,发现这殿上也是有文房四宝的,随手拿了一个墨锭,在地上写字。

    地面也是那种半透明的特殊材质,很容易留下字迹。

    太史阑写:“先别说话,咱们写字商量下比较稳妥。”

    李扶舟莫名其妙地望着她,想了想也只好写,“你没事吧?刚才问你你点头,是哪里不舒服?”

    太史阑唇角一扯,写,“刚才我在分神,想着别的事。没事,好得很。现在这状况,怎么破?”

    李扶舟正要回答,蓦然身子一偏衣袖一拂,打落了一枚射向太史阑的蓝色飞镖。

    随即他冷冷看向那个蓝衣阴邪老者,道:“海主,这样的出手,有失你的身份吧?”

    北冥海主冷笑道:“你使计骗我们入阵,将我们困在这里,现在又招来帮手,你又如何光明了?”

    “计策也是能力的一种,上当只能怪自己不够聪明。”李扶舟淡淡道,“至于她,只是误入而已。你们若随意伤她,休怪我玉石俱焚!”

    “哦?”圣门的门主忽然睁开眼睛,眼神精光四射,“李扶舟,你这般护佑这个贱人,难道她是太史阑?”

    他看向太史阑,眼神狞恶,太史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冷冷和他对视。

    “她是太史阑,但不是贱人。”李扶舟语气比圣门门主更冷,“风门主,请注意你的身份,有些字眼你说出来不怕脏你自己,我还怕污了我的乾坤殿。”

    “呸。”圣门门主恨恨一甩头,“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身份?你对得起你的身份?你身为武帝,应当主持公义,明断是非。可当初裳儿为你而死,你怎么对她的?这才过了多久,你就另结新欢,公然作乐!可怜裳儿枉死尸骨未寒,这边这位武林之帝就左拥右抱,忘恩负义,我倒要让天下评评理,是谁更对不起自己的地位和身份?”

    “还有这个贱人!”圣门门主指住太史阑,“她是怎么冒出来的?你李扶舟去年还说要为挽裳不娶终生,今年就变了口风。随即便冒出这个女人来。老夫真的怀疑,这女人是不是你一直藏着,你们是不是早已勾搭成奸,害了挽裳!”

    太史阑瞧着这老头指住自己巴拉巴拉,虽然不知道他说什么,但敌人的话自然无需赞同,她抬起下巴,短促地冷笑一声。

    “我无需向你解释。”李扶舟淡淡道,“信口雌黄,不理也罢。”

    “难道你们还是无辜的?”圣门门主哈哈一声大笑,狰狞地盯着太史阑,“你敢说你不是早早认识他?你敢说你是无辜的?”

    太史阑冷笑摇摇头,一副不屑模样。

    圣门门主一怔,李扶舟霍然转头看住太史阑。

    太史阑一脸的不屑反对,此刻着实有几分怪异。

    外头是能听见里头对话的,也能看见众人对峙场景,此时别人还没在意,人群里已经有人忽然抬起头来,神情惊异。

    “哈哈。”圣门门主随即大笑,“李扶舟,你看!她自己也说她不是无辜的!”

    “太史!”李扶舟盯着太史阑眼睛,“你……没事吧?”

    太史阑一瞧圣门门主的笑,以及李扶舟的眼神,便知道有什么不对了,肯定刚才又穿帮。她只好匆匆写,“我进大殿后,就有点不太清醒,好像有什么在干扰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还是少说为妙。你放心,没事。”

    李扶舟微微释然。这乾坤阵的奇妙他也知道,但又不全知道,所以对此刻太史阑的解释倒也觉得说得通。

    “我们应该做什么?”太史阑急忙岔话题,“需要我去破阵眼吗?”

    “不用。”李扶舟快速地写,“这阵没有阵眼,一旦开启,除非有特殊契机,否则无法关闭,要等七十二时辰之后自动关闭,再开启要等一个月后。每天正午时分是阵法最强的时候,他们四人合力,挺过了前两轮,如今胜负就在今天正午,你只要想办法,帮我拖过这大半个时辰,等到正午就行。”

    太史阑点点头,一边却不禁犯愁……她现在听不到也说不出,怎么帮他拖?李扶舟盯着她的眼睛,忽然眼神一闪,慢慢问,“你真的愿意帮我……阑。”

    他没有再写字,正面对着太史阑讲话,说得缓慢清晰,一字一字,缓缓吐出最后一个字,随即下颌微微抬起,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太史阑努力辨认着他的口型,确定自己听见了“你真的愿意帮我”几个字,毫不犹豫点点头。

    李扶舟眼神又一闪,深深看了她一眼,吸了口气,道:“好。”随即写道:“我会想办法拖延时辰,接下来你只要点头就好。”

    太史阑松了口气,点点头。

    随即李扶舟转头,对圣门门主道:“风门主。挽裳的事情终究是过去了,我也答应,武帝世家会给挽裳设祠堂,世代供奉。你难道真要为那过去的恩怨,将你自己,以及圣门的基业都掷在这里?”

    “那也要你有这个本事才行。”风门主一脸不屑,“只要我四人合力,马上你就小命不保,夺了你武帝世家,毁了乾坤阵,你这地方就是我们的。挽裳的祠堂,一样可以受万人供奉!”

    “说到底你不过是贪图我李家神山而已。”李扶舟淡淡道,“但我不妨告诉你,乾坤阵受天地灵气所生,并不为我李家所控,但会终生护佑我李家人。你想夺这座山是没用的。只有成为我李家的人,才能入神山顶,受乾坤之光洗礼。”

    “老夫知道,所以老夫给你最后一条路。”圣门门主阴恻恻道,“你让挽裳入了你家门,她就是你李家人。我等作为你李家亲属,自然可受神光庇佑。也不必大动干戈,这等两全齐美的好事,你竟然不应,老夫不得不怀疑,当初挽裳之死,还有隐情!”

    “那是因为,”李扶舟忽然侧头看看太史阑,“李家家主正室夫人只能有一位,而我已经有了。”

    殿中四人都一怔。

    外头众人齐齐抬头,李家的人在惊愕。圣门的人脸色难看,还有人在角落嘀咕,“不好……”

    “谁!”圣门门主希望落空,脸色狰狞地大喝。

    李扶舟又看了太史阑一眼,面色柔和,“自然是她。”

    他拉了拉太史阑衣角,太史阑想了想,点了点头。

    无论如何,此时她必须和李扶舟站一条阵线。虽然隐隐觉得不对劲,但总不能去赞同圣门门主吧。

    “胡说!”圣门门主怔了半晌,霍然一拂袖,“为何我们都没听说!”

    “我们年初相识,一见倾心,随即私定终身,早有连理之约。”李扶舟转头对太史阑微笑,“阑,你说是不是?”

    人群哗然。人群里有人在嘿嘿冷笑。

    太史阑迎上李扶舟温柔平静的目光,他这一刻看起来,又是最初春风杨柳的李扶舟,神情自然,似乎在说着家常话,看不出什么异常,也感觉不出他到底说了什么。

    从敌人的惊怒神情来看,他似乎说了什么刺激对方的话,如今不过对她淡淡求证。

    太史阑还感觉到,大殿外,人群里,似乎也有特别的目光射过来,可惜她此刻看不清。外头人一堆一堆的,太多了。

    她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殿外又是一阵哗然。

    圣门门主怔在那里,太史阑的承认让他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因为太史阑这种人,他一看就知道,一定是极有原则心志坚毅的那种,这种大事,若非事实,绝不会当众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