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9章 武帝(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59章  武帝(4)

    “你什么意思!”花寻欢立即拔刀,再次给太史阑挡了下来。

    “告诉我理由。”她凝视着韦雅。

    韦雅扭过头去,不肯说话,倒是她身边一个少年冷冷道:“圣门联合其余三大世家围攻我们,曾提出两个要求,其一是家主给圣门小公主神位下跪赔礼,守灵三年,这个自然是不行的。其二是家主迎小公主神位入门,此后她便是这一代家主夫人,三年之后家主可纳妾。甚至可以迎平妻。这一条……家主也拒绝了。”

    说完他紧紧闭上嘴。

    太史阑瞧着其余人表情,看样子都对第二条心动。也是,在武帝世家的人看来,李扶舟原本就和风挽裳有情,风挽裳为李扶舟而死,武帝世家迎她为正室,说起来还是一段深恩不负的佳话,也不妨碍之后李扶舟再娶妻,又可免了武帝世家及其从属目前的灾厄,何乐不为?

    但是李扶舟拒绝了,拒绝的原因他没说,但跟随在李扶舟身边这些人自然知道是因为谁。

    如果这个谁和家主两情相悦也罢了,关键人家还是名花有主的,这叫这些武帝世家的人如何甘心?

    太史阑深切地感觉到来自全世界的恶意。

    不过她还是认为李扶舟拒绝得对。

    武帝世家的从属目光短浅,没看出圣门的深意,迎风挽裳过门是小事,但从此圣门就成为武帝世家的亲属,有这么一个野心勃勃明显不怀好意的猛兽在卧榻旁酣睡,保不准还时不时爬上床,武帝世家焉能安宁?

    但此时她也不好和人家分析这个,眼睛一转,就看见边上还有一大群男女老少,各自据守在一个方位。

    “那是我们的人,包括上任老家主在内,都在全力发动大阵,主上用计骗得四大世家家主进入,之后所有人都绊在这里。”韦雅答。

    太史阑感觉到那边有锐利的目光扫过来,重重地刺在她身上。

    “那边是其余四门的人吧?为什么你们不动手?”

    “不能动手。”韦雅看白痴一样地看她一眼,“大阵气机平衡,不允许任何干扰,外头的人都在大阵范围内,随意动干戈会被大阵察觉,引发内部动荡,后果是什么谁也不能预料。有可能是四门的宗主死,也有可能是主上亡,谁敢冒险?”

    “就这么僵持?没有解决的办法?”

    “有。”韦雅又古怪地看她一眼,“现在内部五个人僵持,谁也无法置对方于死地,需要有人破局,破局者本身还要承受天谴。就是主上,擅自发动了大阵,也会受到一定惩罚,只是不知道这惩罚会是什么……哎呀不好!”

    她忽然惊呼,惊得太史阑也急忙转头,正看见大殿中,忽然翻翻滚滚生出许多云团,将众人视线遮蔽,随即殿中铮鸣之声不绝,声音又急又快,像是无数人在大力拨动无形的丝弦。

    隐约可见殿中五人身体摇晃,那个松风山庄的庄主,最先一口血喷出,他的血竟然不是散开在空气中落到地上,而是呈直线形往前飙飞,唰一下射向李扶舟。

    空气中一道细细的血线笔直,直逼李扶舟眉心。

    李扶舟抬手一夹,血线在他眉心三寸前停住,似乎被瞬间剪断,无声落地。然而李扶舟这一抬手,原先手中隐约牵着的气机顿时变动,整个大殿都发出雷鸣轰然之声,云团越来越浓,转动也越来越剧烈。穿梭在众人身侧,将众人身形带得东倒西歪。

    随即万象宗的宗主,也喷出了一口紫血,紫血逆行如线,再射李扶舟。

    “不好。四大宗主可能内损太过,等不及了,这是要鱼死网破了!”韦雅眉头一挑,“主上初承**,只能等日正当中时才有可能将他四人一举拿下,可是现在……还差一个时辰!”

    太史阑也一惊,抬头看天上云层翻卷如怒,黑色的那一边慢慢地向着白色的那一边移动,整个建筑,乃至整个山头,忽然都给人一种倾斜感。

    这看上去不像什么好兆头。

    她下意识上前一步,想要看清大殿里的景象。

    韦雅原本就站在大殿边缘,最前面的位置,离大殿最外面一根柱子只有几步远,太史阑这一向前,就离大殿更近。

    随即她忽然身子一倾,感觉到身后有人将她重重一推!

    太史阑猝不可防,在一片惊呼声里身子向前一冲,连冲出七八步,看见面前一堵白色墙壁,急忙伸手扶稳。

    身后惊呼更响,还夹杂着李扶舟的怒喝:“韦雅!”

    太史阑心知不好,一转身,就看见外头人影虚幻,飘来飘去。再定定神,才发觉四面白墙红柱,上头穹顶如金,身边云雾团团,隔着云雾看出去,刚才在身边的韦雅苏亚等人,忽然都很远。

    她进入大殿了!

    外头韦雅似乎在大笑,笑声竟然有几分得意,“你们看!她果然能进去!刚才乾坤阵射日轮阻挡她进入,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就知道她能进去!”

    太史阑想起刚才推开门那一霎,有东西射来,却最终敛去。那是乾坤阵出手?

    她看见苏亚花寻欢都大步向殿内冲来,立即大喝:“韦雅!你敢让她们进来,我就帮圣门宰了李扶舟!”

    唰一声韦雅掠出来,一手抓住一个,将苏亚花寻欢拎了回去,回头时狠狠瞪了她一眼,似乎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很不满。

    太史阑挑挑眉……什么话最有效果她就说什么。至于做不做那是她的事。

    随即她转身,沿着回廊向大殿中去。

    既然进来了,也没事,正好帮帮李扶舟。

    她想着自己怎么能进来的?难道过于天生丽质,让这有灵性宛如鬼神的乾坤阵一见钟情?还是穿越万能金手指?手指一戳阿里巴巴洞开?

    她摸了摸腰间,记得最初那乾坤阵杀手,是在快要到达她腰间的时候停下来的。

    腰间只有几件暗器。龙朝用那天上奇铁给她打造的暗器。

    太史阑若有所悟。

    这乾坤阵和她身上的这些暗器,都不是人间之物吧?想必都曾使用了一些奇特的天物,因此也形成了气机牵引,乾坤阵感觉到她身上有熟悉亲近的东西,为此放弃了对她的杀手,还允许她进入了外殿。

    可怜,一定是很久没见家乡人了。

    不过太史阑走着走着,又发觉不对了。

    云雾忽聚忽散,景物因此显得虚幻,身周的墙壁因为是半透明,连带地面也是半透明的,因此行走时便有种奇特的感觉,仿佛没落到实处,总有种不得劲儿的感觉。

    她现在能看见李扶舟的侧影,以及最外面万象宗宗主的侧脸,但是刚才看是多远,走了半天之后还是多远。

    鬼打墙?

    太史阑看看四周,柱子都是红的,墙壁都是白的,云雾都是乱的,没什么两样的。

    乾坤阵终究还是不许她踏入内殿中枢之地?

    也是,家乡人虽然是好的,但未必没有骗子的。

    太史阑忽然觉得,随着她步伐向前,四面的环境忽然更加压抑,声音、气息、都似渐渐离自己远去,人好像被困在了一个密封的玻璃瓶里。

    这种感觉她上次有过,就是在康王别院里中了乔雨润的毒,之后五感短暂丧失,就是这种感受。

    她心中一跳,想起刚才韦雅说的遭天谴,刚才应该问问,是什么样的天谴?

    忽然她隐约听到一声叱喝,声音很远,模糊到让人以为是梦呓,她一抬头,却看见李扶舟近在咫尺,忽然喷出一口鲜血。

    太史阑一惊,忽然拔刀,大步向前,狠狠一劈。

    “啪!”面前裂开一大块,掉落一些奇异的板块,板块发白,露出一层层的似石似玉的内质,一大团云雾涌向缝隙,再从缝隙里溜出去,曳出一条长长的白色的带子。

    太史阑抬脚一踢,哗啦一声面前的阻碍物被踢开,她一步蹿了进去。

    砰一下她蹦到地面,一抬头正看见李扶舟,尊贵高华的新任武帝,正毫无形象地愕然张嘴看着她,唇边一抹鲜血未干。

    她又感觉到背后如芒在背的目光,一转头看见那四大宗主,也用一种无比震惊诡异的目光盯着她,连下一步的杀手动作都忘记了。

    再望望大殿外,所有人维持着向前冲、探头、张大嘴、霍然站起的各种动作,僵在原地。

    太史阑沿着所有人的目光缓缓看向身后……

    然后她也呆了呆。

    身后断壁残垣,一地半透明石板,一个人形大洞悬在眼前。

    她刚才把人家大殿的墙给踹了?

    不过太史阑也没觉得什么,这只能说明这是豆腐渣工程而已,难怪能呈现透明状,原来这么薄。

    她不知道,这蘑菇建筑本身就是大阵,里头一砖一瓦,都神圣不可侵犯并具有特殊效用,多年来这墙别人连摸一摸的福气都没有,结果她老人家一来,直接给踹散了一面……

    人家瞧着太史阑,太史阑瞧着李扶舟,李扶舟嘴一开一合,似乎在和她说话,但是没有声音发出来。

    这人,吓傻了,声音都出不来了?

    太史阑挑挑眉,绕过那几个坐着的人,大步向李扶舟走去,一边道:“李扶舟,有没有办法破阵眼……”

    她忽然停住。

    然后变色。

    她没听见自己的声音!

    没!听!见!

    这个认知劈入她的脑海,她傻了三秒钟。

    对面李扶舟一直紧紧盯着她,眼看一向镇定的太史阑,忽然站住,变色,眼底浮现巨大惊恐。

    他从未见过她这样惊恐,也从未想过她居然也会有这样大的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