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8章 武帝(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58章  武帝(3)

    “家主下了禁制。这个禁制也是他的极限,再任人进入,会搅乱气机平衡,功亏一篑,引发的后果他也不能估计。”彭南奕道,“除非对方自己能进。但乾坤阵是上古遗迹,集天地灵气,相传是上古神祗集鸿蒙之气练成。除了武帝世家嫡传家主,寻常人无法闯入。擅闯者必遭天谴。”

    “寻常人无法闯入?”太史阑敏锐地发觉了他语气中的不同。

    “是的……还有一种……不过说起来太玄乎了……”彭南奕摇摇头,正要说话,忽然两人听见一声闷响,声响剧烈,整个山体都似乎摇晃了一下。

    几人正在山腹向上走,还能听到这么剧烈的响声,可以想象这声音如何可怕。

    而且这声音不是来自于头顶,而是脚下。

    “不好!”彭南奕变色,“山脚下动静不对!也许有人大举攻进来了!”

    “什么意思?有人能攻入山下?”

    “之前我们听说圣门和万象宗,都还留了人手在外面,预备在紧急时候,来个里应外合。我们一直担心防备着,可是现在四大世家都和我们撕破脸,山上山下都有人试图动手,我们再多人也经不住这样到处攻击,无法将山口严密把守。现在看样子,终于攻进来了!”

    太史阑想着山下那么多普通农户,心中也一紧,上头打得再要命也没关系,下头普通百姓遭殃就麻烦了。

    “我必须得先下去看看……”彭南奕神情焦灼。

    “你去吧。”太史阑一挥手,示意其余人也跟去,“苏亚花寻欢留下,别人都去帮忙。”

    “这个……”彭南奕犹豫了一下,随即感激地道,“多事之秋,在下也就不推辞姑娘好意。姑娘如果还想上山,请沿此路向前,在遇上青铜门之后,按住门环向里推三下,便可以到南华宫门外。不过请姑娘不要贸然进入宫门,倒不是怕您惊扰,而是乾坤阵有杀伐之气,会首先伤了您。”

    “好。”太史阑颔首。

    彭南奕带人匆匆离去,她和苏亚花寻欢继续前行,这山腹内道倒确实安全,一直没有任何惊扰,看得出这是武帝世家的重要密道,彭南奕带她走这条路,必然是李扶舟的命令。

    向上又走了一截,果然看见一道青铜门,门上兽首狰狞,呈圆形排列,太史阑数了一下,足足有五个。

    她伸手去推门,按住门环向里推三下,听见格格一响,大门缓缓开启。

    门开的一霎那,便觉晶光耀眼,刺得她眼睛一闭。

    随即她听见“嗤嗤”的极快的破空之声,以一种无法抗拒的速度,向她腰间射来!

    与此同时她听见一声厉喝,隐约是李扶舟的声音。

    太史阑想避,但此时身前是沉重的青铜门,一时关不上,身后是苏亚花寻欢,又退不开,她避开倒霉的就是那两个。

    何况那东西到来速度极快,不过是一闪念,这一闪念她什么都来不及做。

    她也只好不做,指望身上的护身小裘能够起作用。据说那东西刀剑水火都不伤,这暗器应该也能抵挡吧。

    她眼一闭。

    忽然风声一停。

    从极快到极静,不过刹那之间,完全违背惯性常识。

    随即她感觉到那风声既然自己动起来,绕着她腰间转悠了一圈。

    她忽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情绪,有惊喜、有讶异、有不解,还有轻微的抗拒。

    那种情绪自然不是她的,也不是她身后苏亚和花寻欢的,她的预知和感应能力虽在修炼,也还没到能将他人情绪体察入微的地步。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身周什么东西,因为磁场相近而发生了互通,彼此电波传递,在打招呼或者说在互相审视,然后这种电波被她感应。

    这感觉不过一霎那。随即那风声又掠了回去,她睁开眼,只来得及看见一抹金光远去,那金光很自然,就像什么东西自然发出的光线,不像什么实物暗器。

    太史阑到了此处,也不会因为一点危险而犹豫,她平平静静跨了出去。

    然后她就看见那个蘑菇盖子一般的建筑。

    在山下看已经觉得很宏伟,竟然将整个山头都盖住,在山上看才发觉这个建筑真是庞大又奇怪,巨大的穹顶微微隆起,承接着上头的阳光,一轮日头就像镶嵌在屋顶上的明珠。其下九楹八柱,厅堂格局,却没有墙壁,里面景物一览无余。

    这屋子要怎么住人?

    山头上一半日光灿亮,照得人睁不开眼,一半乌云密布,阴风惨惨。隐约黑白交界处,有云层翻滚之声,隆隆回响。

    这奇特的景观,让人想起天地之力,操纵万物之神。

    太史阑躲过灿烂的日光,又仔细看了看那建筑,才发现那光不是日光,竟然是从蘑菇内部射出来的,而且这蘑菇建筑也不是她以为的无墙壁构架,其实还是有墙壁的,只是墙壁呈现一种奇特的白色,微微半透明,被从殿深处射出来的光穿透,在人的肉眼里,墙壁就忽然“消失”。

    而在光线尽头就是黑暗,所有的景物沉在那片遥远的黑暗里,让人想起一切未知。

    这建筑真是奇妙,构架材质,都不像人间之物。

    蘑菇建筑前是一片云石广场,不大,稀稀落落坐着一些人。太史阑环顾一圈,在里面竟然发现了那酸丁,还有那群给北冥海助阵的山匪,这些人居然也上山了。

    她还认出李家的队伍里,有一个高挑女子,在云台山见过,印象中好像叫韦雅。

    她看起来微微狼狈,却还笔直地立着,手扶剑柄,面对大殿。

    所有人都面对大殿,脸上神情变幻,看见太史阑过来,众人脸色都有点古怪。

    太史阑一抬头,就看见了李扶舟。

    他就坐在大殿中,那透明的墙壁后,面对广场,他的对面还有四个人,三男一女。

    太史阑第一眼看见李扶舟不禁怔了怔。

    他还是蓝衣,却不是以往那种朴素沉敛的蓝,是一袭天空之蓝的锦袍,色泽纯粹,让人见了便似面对苍天阔大,碧空如洗。锦袍之上有星月云纹,金银丝织就,织法精妙,光彩熠熠,真如星月当空,浮云逶迤。浩然之气扑面而来。

    苍蓝色绣云纹边的宽大衣袖里,露出一双洁白的手,指尖修长,轻轻搁在膝上,中指上一枚深黑色的戒指,仔细看也不是深黑色,隐约露出极深的蓝色的光,闪耀着星点的银彩,像是深邃的夜空的颜色。衬得那双手形态美好,令人不舍移开目光。

    他满头乌发束起,戴古银发冠,其上一颗宝石,和戒指同色,一般神秘而幽邃的光彩,因此显得那双眸子深若宇宙之海,不见去处和来处。

    戒指和冠上宝石的沉敛,中和了袍子的华贵,他整个人看起来尊贵而和谐,高若在云端之上。

    而唇边一抹淡淡微笑,也不是当初的春风三月拂柔柳,带三分邪气,三分冷意,三分讥诮,只剩隐约一分醇和,在看见太史阑之后。

    他身后双龙屏风,双龙造型略微有些怪异,龙首狰狞,双眸幽红,冷然俯视天下。

    他在宝座前,也冷然俯视武林天下。

    太史阑听见身后苏亚和花寻欢发出的抽气和惊叹。

    李扶舟还是李扶舟,但已经不是那个朴素平和的李扶舟,他尊贵、高华、高踞云端之上,淡然俯视众生。

    这才是真正的李扶舟?

    这才是武帝的真正面目?

    太史阑眼光向下一垂,隐约看见李扶舟手里似乎牵着什么丝线。而他对面四个人,想必就是四大世家的家主。一个中年女子,眉目和万微有几分相似,想必是万象宗的宗主。其余三个男子,两个老者,一个较为年轻,三十来岁模样,应该是另外三家的老大。

    两个老者中的一个,着一身白袍的,可能是圣门之主。另一个老者,一身墨蓝色的衣袍,色彩斑斓浓重,应该是北冥海的海主。最后一个男子,穿松绿色袍子,应该是松风山庄的首领了。

    可惜这几人都背对她,看不清脸,不过四人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圣门那位白衣服老头,一直癫狂般地在抖。

    太史阑目光一扫而过,随即撞上李扶舟的目光。

    她在看他的敌人,他在看她。

    两人目光撞上,太史阑一霎间只觉得李扶舟目光深邃,似有无数言语要在瞬间倾诉,然而却悄然放飞,落在了星空深处。

    而李扶舟也微微一怔,发觉她的眼神也和以往不同,眼睛看起来大而幽深,专注看人时流光掠彩,让人满眼里都是她的眼神,神魂都似因此轻轻一飘。

    两人目光一触即分,都觉得对方这眼神不能多看。

    太史阑也不敢惊扰了他对战,走到韦雅身边,问她:“怎样了?”

    韦雅有点怔怔地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道:“你终于肯来了。”

    这话说得有点不客气,苏亚和花寻欢眉头一挑就要驳斥,太史阑一摆手。

    “李家主救过我不止一次,如今武帝世家有麻烦,我自然是要来的,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帮忙……”韦雅古怪地重复了一句,望定她,忽然一笑道,“太史阑,你知道不,你如果不存在,就是帮了主上最大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