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7章 武帝(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57章  武帝(2)

    “哦?”太史阑没有看他,淡淡道,“你难道不是故意来迟一步,想要看看我的本事么?”

    她这话一出,所有武帝世家的人都一惊,彭南奕霍然停步。

    他脸上神色变幻,满是惊异,渐渐浮现惭愧之色,垂头道,“是。在下是故意来迟一步,甚至在下原本应该远接出山,也没有接。想要姑娘自己冒险到来,看看姑娘的心志……这是在下违令越权……”说完便伸手向背后。

    “停。”太史阑道,“别拿剑斩手指什么的。我不喜欢这一套。”

    彭南奕又顿住,惊愕地盯着她,差点以为这女子有读心术。

    “你犯的错自己去和李扶舟说,他要怎么处罚你是他的事,但是不要在我面前,我不需要赔罪。”太史阑道,“在我看来,刑罚必须和罪责等同。你想察看我的心志和能力,是你作为武帝世家属下的本分,因为我如果无能累赘,来了也是给你们武帝世家添麻烦。你何错之有?你这么当面拔剑一斩,岂不是又给我不舒服?”

    彭南奕震住,他身后所有人鸦雀无声,刚才些微的轻视都已收起,换做沉思表情。

    半晌彭南奕冷汗滚滚地躬身,“谢姑娘教诲!彭南奕行事放纵在前,思虑不周在后。日后自当更加宽容审慎,不疑、不乱、不自以为是。”

    他虽一直谦恭有礼,但举止间自有疏离傲然之态,此刻这几句话却说得诚恳,姿态极低。

    太史阑淡淡点头,“彭大侠心性真是极好的。”

    彭南奕躬躬身,退后一步。其余人再退后一步。太史阑也没什么感觉,自然而然当先而行。

    “彭堂主。”彭南奕身后一名男子低声问,“您看……”

    “噤声!不可造次。”彭南奕立即喝止了他。他望着太史阑的背影,眼神里有欣喜,也有失落。

    欣喜的是,家主一直力排众议,坚称太史阑人间女杰,如今看来果然不虚。太史阑强大的不是武力,是心性和敏锐。

    失落的是,太史阑提起李扶舟时的神态,平静自然,毫无少女羞涩。实在不像有情人的举止。

    此时他宁愿希望,是太史阑天生与人不同,善于将情感掩藏。

    他叹了口气,上前给太史阑带路,道:“请诸位先入城,稍加洗漱休息。”

    太史阑听得那个“城”字,微微有点讶异,难道这大山之内,还有城池不成?

    “找个地方换个衣服就行了。”她道,“休息就不必了,现在的情形怎样?”

    彭南奕欲言又止,半晌摇摇头,道:“虽不甚佳,但也不必急在一时……只是……”

    他一向言辞爽利,此刻倒吞吞吐吐,太史阑还想再问,忽然眼前一亮。

    出山洞了。

    对面果然是一座城池,山城。

    说是城也有点牵强,或者可以说是依山而建的建筑物群。这座山是螺旋形,下宽上窄,一层层盘旋而上,每层都依着山体,建造了栈道护栏和房屋,最上头山头已平,是一座单独的巨大的圆形的屋子,似一顶帽子,牢牢地盖住了整座山。

    山顶那建筑通体金色,在半山的云雾里忽隐忽现,望去如天际仙宫。隐约还可以看见有人影穿梭来去,恍若仙人。

    而在底下那些建筑里,都是些普通打扮的人出入,大多健步如飞,却看不出有什么惊人武功。太史阑发现,层数越往上,出现的有武功的人越多。看来这里也是依据武功高低而排列住处的,也对,这山地形奇特,越往上地势越难走,武功低了住了也有危险。

    彭南奕在此处似乎很受尊敬,一路都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一路点头,神态谦和。太史阑瞧着,觉得最起码武帝世家的家风不错。

    不过太史阑也发现,虽然此地气氛看起来还算祥和,但来往众人眼神里都有惊疑之色,刚才那么多尸首拖出洞口,明明有人瞧见,也见怪不怪,可见近期这里经常发生流血事件。

    而半山之上,人数减少,隐约还可以看见有人把守,显见上头正有要事。

    彭南奕把她带到最底下一间屋子里,那里已经备了洗漱用品和衣物,甚至还有热腾腾的洗澡水。太史阑忍不住,还是简单地洗了个澡,换了备好的衣服,衣服是普通女子劲装,颜色式样都很合她心意,简单大方。看出来对方用了心。

    她清清爽爽地出来,外头等候的人都眼光低垂,十分恭敬的模样。彭南奕含笑迎了过来,一眼看见她脖子,怔了怔,随即敛了目光,道:“家主刚才传信,说姑娘一路辛苦,还请好好休息。他现在有要事缠身,未能远迎,让在下代他向姑娘致歉,稍后他会亲自向姑娘赔罪。”

    “不用客气,也不用休息。”太史阑看看天色,“带我上去吧。”

    她说话简练而决断,让人一听便觉得不可违拗,彭南奕犹豫了一下,往山头上放了一朵旗花火箭。

    山头上很快也亮出一朵深黄色的烟花,彭南奕转身对太史阑躬身,“请。”

    上山的道并不是太史阑想象中的顺山爬,而是从一个洞进去,直接穿山腹而过,太史阑走这条湿润幽深的路时,总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她问彭南奕,和她同来的那些人去哪了,彭南奕道:“那位书生,是我武帝世家王供奉的老友之后,既然老远来拜见,拒之门外也不妥,现在着人送到王供奉那里了。那群镖师是来送镖的,东西交割了自然要离开。至于北冥海的那群人,刚刚已经被我们派人看守住,送到山牢里去了。”

    太史阑听着这三处下落,问:“山牢在哪里?”

    “在此山地底。”彭南奕答得简单,对她歉意一笑,太史阑知道这是人家机密,确实不该多问,也便不语。

    反正容楚无论在三拨人里的哪一拨,总有他的办法跟上来的。

    “四大世家都在上头吗?”

    “是,都在。”彭南奕露出憎恨之色,淡淡道,“逼宫第七日,至今毫无结果。”

    “逼宫?”

    “少主十天前就武帝世家家主尊位。武林大会实际上是武帝世家家主就位时的盛典。”彭南奕道,“在此盛典上,四大世家领头恭贺,重定排名。十年前老家主就位时,曾经出过一些变故,四大世家当时就露出不驯之态,逼迫老家主订下十年之约。十年之后武帝世家家主位置更替,此时再开武林大会,四大世家野心勃勃,一心要趁少主根基不稳时刻,拿下武帝世家。”

    “现在怎样?”

    “双方胶着。”彭南奕道,“少主以禅位为名,引诱四大世家家主进入南华宫,乾坤阵前两败俱伤。现在我们李家的精英出不来,四大世家其余的人也进不去。我是一直在外头负责联络和传递信息的,所以没有留在南华宫内,但现在连我都不太清楚上头到底怎样了。”

    “里头高层们拼了起来,大家都无法出来。”太史阑在理清思路,“外头呢,彼此的随从,在火拼?”

    “对。因为对彼此首领情况不清楚,双方争执很多,从三天前万象宗大小姐抢先动手杀人开始,流血事件大小发生了几十宗。我们一开始还想等家主出来做决定,后来发现不能坐着挨打,只好也开始自发反抗。”彭南奕叹口气,“别的还没什么,最要命的是本地居民。这里很多人世代依附于武帝世家,一直居住在这里,这次十年之约太过凶险,我们一直想将他们疏散,可大家故土难离,没人肯走。我担心再闹下去,如果圣门万象宗还有埋伏的人手杀进来,这些人就要遭殃。”

    “现在是四大世家的人拼武帝世家,还是互相乱杀?”

    “时分时合。四大世家也有他们传递信息的办法。人虽然出不来,信息却可以传递,他们接到的信息也很混乱,比如松风山庄庄主示警要小心北冥海,导致松风山庄对北冥海门人下手。但转眼消息可能又变,这导致其余弟子无所适从,演变成一场乱战。”

    “这会是什么原因?”

    彭南奕神情骄傲,“这自然是我们新家主的手段,乾坤阵明天地通鬼神控心神,操纵四大世家家主陷入迷幻状态,以彼此为敌并不难。可惜的就是这次围攻家主的人太多,否则早击破了。”他叹了口气,“家主也不要人帮忙,说他毫无根基接任武帝世家之位,如果需要借助外力才能镇服这些人,也难让人心服,日后必有后患。倒不如拼了这一次,定叫他们一起领教了颜色,也好收敛蠢蠢欲动之心,日后不再生事。”

    太史阑一笑,“李扶舟平日温和忍让,倔性子发作起来也挺强硬。”

    彭南奕有点奇怪地看她一眼,太史阑问:“怎么?”

    “如果不是知道姑娘和我们家主交情莫逆,在下还以为您认错了人。”彭南奕笑道,“家主英锐决断,天生王者。虽宽容悲悯,但实实在在,让人联想不到温和忍让四个字上去。”

    太史阑一怔。

    李扶舟不温和?不忍让?

    听彭南奕的口气,看他流露出来的崇敬之色,很明显李扶舟威望甚高,而且……很有王霸之气。

    现在的李扶舟,有什么不同吗?

    “南华宫,乾坤阵。为什么进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