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6章 武帝(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56章  武帝(1)

    有冷飕飕的风灌下来……车顶被掀了!

    所谓灯下黑,极亮有时候就是极暗,尤其刚从黑暗的车厢里遭遇这样的亮,所有人瞬间都失去了视力。

    太史阑在这一刻只做了一件事。

    她抱头滚下车,同时大喊,“立即下车!”

    她喊声方起,上头亮光最盛处就响起呜呜的风声,是无数柄利剑瞬间扫荡而过的锐响,正正掠过被掀开车顶的两辆马车上方!

    砰一声太史阑滚倒在地,随即她听见上头马车里无数人或滚或跳也逃了下来,隐约听见猴子的尖叫还有人的惊叫,听见酸丁大叫:“哎呀救命!”,听见镖师大喝:“到我这里来!”听见赵十三大喊,“别乱跑!”听见山匪怒喝,“把那两个看好!”

    上头不断有人跳下来,太史阑滚来滚去,听声辨位,极力避免被乱跳的人踩伤,她有心想滚到角落去,但是两辆巨大马车的车顶被掀,车顶就横在地上,阻挡了她的去路。

    光线还是那么亮,似十个太阳一起发威,剑光咻咻,似乎上头有人一直在联剑扫荡,太史阑听见山匪里有人喊,“荡剑术!松风山庄的拦截!”

    这种剑术似乎是多人联展,先声夺人,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半人高的位置呼啸来去,篦子一样篦过空间,所有人失去了先机,便无法再站起应战,因为只要一站起来,就会立刻被横卷而来的剑风绞成两半。

    好在大多数人也作战经验丰富,没人试图站起,都在地下滚着寻找掩体。光线太亮是弊病也是好处,自己看不清对方一样看不清,只能靠绵密无缝隙的联合剑术来推进杀人,所以此时躺在地上才是最好的逃生办法。

    太史阑也在捂着脸乱滚,听着上头马车上人似乎都已经逃了下来,想着苏亚她们不知道怎样?忽然又听见马车上微微一震,一人骨碌碌滚下来,啪一下正压在她身上。

    太史阑此时刚刚摸准马车车轮位置,准备爬到马车下躲避,结果给这一压,险些压闭气。她怒极,恨不得小刀子来上一下,却又不敢确认这是自己人还是敌人,只感觉到这是男人,便伸手去摸他的腰。

    她怀疑这是龙朝,她记得龙朝腰上永远挂着木制的玩具和小刀,一摸就知道。

    身上的人原本似乎想扶起她,给她这一摸,忽然一笑,身子一软,一把抱住了她。

    太史阑一惊,此时四面吵闹,听不清那人笑声,那人的身体有点熟悉有点陌生,气息也给她一样的感觉,她实在不敢确定这人是谁,怎肯在这时候给人占便宜,伸手便去拍他耳后,想要将他拍晕,再拖到一边辨认。

    手刚伸出去就被抓住,那人手指热而有力,将她一只手臂按过头顶固定在地,太史阑另一只手臂却也到了,这回毫不客气,直插他双眼。

    那人一偏头避过,似乎发出“嘶”的一声,手一挥又抓住了她这只不安分的手,举过头顶再次固定在地。

    这下她两只手都被高高压过头顶,她还想用铁腿踹,他肚腹一吸,让开她的膝盖,随即整个人啪一下扑到她身上,头埋在她颈窝。

    然后他恶狠狠咬了一口。

    牙齿尖利,用力不小,太史阑没想到这家伙狼一样咬人,哎哟一声。

    那人一偏头,迅速堵住了她的嘴,在她唇上又是一咬,这回力道轻了些,不过太史阑的唇还是微微肿了。

    太史阑也动了火气……这是要闹哪样?

    她呼地对着那家伙的眼睛吹了一口气,那家伙下意识一让,太史阑迅速在他锁骨上也咬了一口。

    她这个力道可比刚才那家伙的大得多,瞬间感觉到齿间有热热的液体流下来。

    那家伙竟然一声不吭。忽然放开她,一边塞了样东西在她怀里,一边把她往车底一推。

    太史阑扒着车底努力探头,想要大骂一句“你这个混账到底搞什么”,结果嗖地一道剑风荡过来,她惊得立即缩头,骂人也忘了。

    她懊恼地摸摸肿成猪拱嘴的唇,又摸摸自己沾染鲜血的牙齿,恨恨地咬牙……这叫怎么回事,每次都看不见人,还每次都没什么机会讲话,她有很多问题想问的!

    外头剑风越来越急,拦截的松风山庄的人似乎也心生焦躁。他们从出现开始就一言不发,只管动手,很明显想速战速决,早点离开。

    这两辆马车的人却都很警醒,连那个似乎不会武功的酸丁都好像没有受伤。

    太史阑冷笑了一声。

    她闭上眼,将先前看见的所有脸慢慢回想,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弧度。

    忽然外头又是一阵风声,比刚才更猛更急,风声从上头来,很明显不是冲着他们去的。

    太史阑躺在马车下,先是听见啪啪几响,似乎击碎了什么东西,随即四面那种逼人的光线忽然暗淡许多,景物也能看清了。

    头顶上风声呼啸,转折回旋,那些一直在使用荡剑术,想要剿杀这群人的松风山庄门人,默不作声开始回扑,似乎想要逃走。

    可是已经迟了。

    对方一出手先灭灯,随即便开始杀人,劲风鼓荡,呼啸不绝,藏在马车和木板下的人们听见上头“砰嗵”“砰嗵”之声不绝,不断有重物砸在头顶马车和木板上,震得物体微微摇晃,有湿润的液体透过木板缝隙不断滴下来。

    众人心中凛然,都知道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松风山庄的人,现在都已经变成了头顶的尸体。

    杀人者人恒杀之,真是千古不移的真理。

    众人心中更凛然的是,很明显武林大会已经撕破和平的面纱,公开进入了杀戮阶段,而且这个杀戮是疯狂的,原本传说里形成合议要齐力对付武帝世家的四大名门,此刻似乎也出现了分裂,不然松风山庄怎么会忽然截杀北冥海的后援?

    太史阑却想得比别人更深远……四大世家开始内讧有两种可能,一是武帝世家的挑拨分化,让本就只是为利益勉强糅合在一起的四大世家提前分裂;一是四大世家已经抱团成功地毁灭了武帝世家,现在因为分赃不均而内讧。

    她当然希望是前一种。所以此刻她仔细听着上头的风声,想要听出对方的武功路数,她见识过圣门和武帝世家的出手,一个诡奇一个开阔,万象宗长于内力,剑术上似乎也平平。现在的感觉,这凶猛狂暴的作战风格,倒更像武帝世家,就是不知道北冥海是什么武功风格。

    这么想着,上头风声忽然静了,似乎战局已经结束。

    随即一个声音,不急不慢地道:“抱歉让诸位受惊。在下武帝世家彭南奕,特来迎接。”

    太史阑立即从马车底下爬了出来。

    果然是武帝世家!

    这个人既然还在,还能出手处理松风山庄,说明李扶舟也应该没事。

    她一出来,就看见满地尸首,都穿着松绿的劲装,横陈地下。而这里其实只是一截拱形的山洞,经过修整,宽大开阔可供马车出入,两头还有门,随时可以关闭。而在洞穴的上半截,是一种透明发白的石头,晶光闪烁。

    刚才松风山庄的人,就是关了两边的门,再用很多灯照上这些石头,利用反射的光,逼得所有人睁不开眼。

    另一边通向内部的洞门已开,高大轩昂的银衣男子站在门口,目光遥遥地望过来。

    他竟然一眼就看住了太史阑,微微一打量,随即笑道:“可是太史姑娘到了?”

    太史阑暗赞武帝世家了得,她还认真改装过,又费了好大心力混进来,结果全在人家眼皮底下被看得清楚。

    她原本不知道里头情形怎样,怕武帝世家处于不利状态,改装进来好偷偷帮忙什么的,现在既然武帝世家还控制着全局,她再偷偷摸摸就没必要了。

    她走上一步,点头道:“彭大侠好久不见。”

    彭南奕上上下下看她,表情很有点古怪,他身后的随从们也是一副想笑却忍住,努力严肃的神情。

    眼前的太史阑,**,脏兮兮,袍角上缠了没弄干净的水草,水草上沾满马车粉碎的木屑,头发狗啃似的乱着,嘴角还有点血,让人担心她是不是刚才躲在车底下啃尸体来着。

    众人尴尬地笑。

    这位传说中的家主意中人,每次见,造型都很特别呵呵呵……

    太史阑坦然自若,她早习惯各种怪异眼光,所谓狼狈或尴尬,都是别人的事,她这辈子不晓得什么叫自惭形秽。

    她掸掸挂了水草的袍子,理理狗啃似的乱发,**而从容地上前。和彭南弈寒暄。武帝世家的人瞧着,一开始还以为她勉强撑着,后来发觉她是真的不在乎,忍不住也要赞一声……确实特别!光这脸皮之厚,便天下少有!

    彭南奕命属下分别带走了那几批人,按照他们各自要办的事进行处理,不过来给北冥海帮忙的那批山匪,被另外带开。

    他们走的时候太史阑回身,数了数人数,看了看人群,唇角又是微微一扯。

    最后只剩下她所带的这一群,看彭南奕的模样,是打算亲自招待。

    果然彭南弈道:“家主猜到姑娘要来,已经等候很久。原想亲自来接,只是怕惹姑娘不快,所以命在下来接。只是最近多事,在下处理一件急事来迟一步,险些令姑娘遭受生死之厄,请姑娘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