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3章 水中热吻(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53章  水中热吻(1)

    太史阑警告过他了,如果表现出孩童的幼稚,并且发出孩童的声音,立刻打发他回家。

    众人坐了五辆车,其中太史阑那辆车没坐满,只坐了她和苏亚花寻欢以及火虎,其余人自然不会来挤。

    他们一坐上车,两边回廊就冒出几条黑影,无声无息地坐上车夫的位置。众人只看见那些黑影戴着宽大的毡帽,穿着灰色的僧衣。

    不过庙祝并没有示意赶车,因为此时外头的门环敲击声又响起来了。

    “今晚事情真多……”庙祝咕哝着到前头去了,过了一会领进几个人来,远远的还听见庙祝问,“你们确定真的要去?这个时候曲水王老先生未必有空见人。”

    “家父嘱托,不敢违背。”他身后一人道,“何况这也是两老当年定下的二十年再会誓言,怎可背誓?”

    “你既有王老亲笔书信,自然要容你进去。不过你一介书生,此时进入实在危险。提醒你一句,不可多言,不可多顾,不可插手任何事。想来你不是武林中人,只要你不多管闲事,王老也可保你之命。”

    “晚生不过是去探望长辈,大师何必说得如此惊心。”那人不以为然打哈哈。

    花寻欢听着,已经竖起了眉毛,“啊?啥?那个酸丁!那个酸丁他去干嘛?找死啊?”

    太史阑却忽然笑了笑。

    “原来……”她悠悠道。

    苏亚也笑了笑,觉得主子今晚终于可以确定了。不过看主子的模样,似乎不打算揭穿的样子?

    “你们三人上那辆车。”庙祝在分配,“另外两人再等等。”

    车帘子晃动,太史阑这辆还有空座位的车,有人爬上来。花寻欢柳眉倒竖,大脚准备伺候,被苏亚给拉住,手指竖在唇上,“嘘”了一声。

    花寻欢莫名其妙坐那瞧着。

    帘子一掀,那个酸丁先爬了上来。马车是对面而坐的两排座位,太史阑坐在左侧最外。那酸丁一抬头就看见她,愣了愣,擦了擦眼睛,又擦了擦眼睛。

    太史阑和苏亚都有趣地瞧着他。

    “怎么是这个……”酸丁似乎又想骂,看看瞪圆眼睛的花寻欢和火虎,还是把话憋了回去,一屁股坐到右侧最外面的位置。

    苏亚皱起眉……咦,瞧着不像啊。

    连太史阑都挑了挑眉毛……好,演得真好,真像。

    有种你一直演到武林大会结束。

    酸丁的两个五大三粗的同伴也上车来,看见太史阑等人也都一怔,其中一个灵活些,立即坐到了酸丁身边。

    现在右边没位置了,只有左边太史阑身边还可以坐人。最后那个壮汉犹豫半晌,又扭捏半晌,终于还是在太史阑身边坐了。

    他虽然坐了,只是似乎对太史阑很有顾忌,很不情愿,总在试图往外挪,可是马车窄小,七个人挤得满满的,越往外挪,越向里靠,他便更不自在,一张黄黑的脸都开始发红。

    太史阑是男装,却还是女子的脸,梳着高马尾,也没紧紧束胸……她不想得乳腺癌。

    极东黑吉这几个边远省份,民风彪悍粗犷,少女男装在外走镖行商的很多,这身份反而自然。

    太史阑从来不赞同女子强硬地装男人,武侠小说里女扮男装一个都认不出来那是胡扯,女人扮男人,除非完全长得中性声音也粗,否则很容易瞧得出。反而落了痕迹。

    她穿利落男装,反而比拖拖拉拉的裙子更能凸显她利落健美的身材,此刻那汉子坐在她身侧,不停地冒汗,不停地冒汗……

    里头苏亚开始扶额。

    怎么越瞧越不像了……

    忽然一声响,马车开始移动,太史阑并没有听见马车夫吆喝的声音,从车缝里看去,只看见马车夫扬起的手臂,臂上金黄的长毛。

    金黄的长毛?

    人有那样的毛?

    马车行驶得很平稳,车夫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竟然一直没回头。不过赶车的技巧很娴熟,一路沿着一条荒凉的道辘辘前行,太史阑看见路边经过一些田地,一处荒野,还有一些乱坟堆。

    路越走越崎岖,马车晃动得厉害,很多时候人一起向左仰,再一起向右倒,太史阑也不可避免晃来晃去,和身边的人撞来撞去。她的腿不时撞到身边壮汉的腿,膝盖撞到对面酸丁和另一个壮汉。大家慢慢额头都起了汗。

    尤其她身边的壮汉,因为马车倾斜下行,他的身子不可避免地压上太史阑,他死死抓住车边,试图稳住身形,却无法抵挡惯性和地心引力,不住倾斜下移,太史阑感觉到他的呼吸就在耳侧,而他的大腿也紧紧贴靠着自己的大腿,感觉得到肌肤滚热。鼻中满满男子气息。

    她也只好尽量往苏亚身上倒,一边庆幸虽然靠得紧,好在那男人身上味道不难闻,还是很清爽的,有点像现代常用的肥皂味道。

    不过也绝不是芝兰青桂香气。

    太史阑到此刻也有点不确定了,本来三个可疑队伍,只要跟上来和她同路的,就应该是容楚那一批,可是如今看这几个人,真是觉得谁都不像。

    最可疑的那个酸丁,对她的憎恶由内散发,拼命收紧膝盖,不想和她碰上。

    酸丁旁边那个壮汉,脸上是一种“这群人很危险尽量别靠近”的表情,坐得远远的。

    自己身边这个……紧张,太紧张了,这么撞来撞去,便宜是占足了,可汗都出来了。

    真的很难想象容楚会这样子,他占起便宜来不知多得意。

    太史阑想得头痛,不禁生怒……搞毛?爱跟不跟,凭啥费力气猜来猜去?有种你一直装!

    她往苏亚身上一靠,干脆睡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马车忽然停了,她一抬头,看见一片曲曲折折的水域。

    有一批小船,正向岸边缓缓划来。船夫弓腰曲背,姿态看起来有点诡异。

    众人都下了车,酸丁和他的同伴,跳下车的速度无比迅捷。尤其太史阑身边那个,车还没停稳就蹦了下去。

    太史阑哼了一声,爬下车,看见那几个车夫也下了车,顺着河滩摇摇晃晃向前走,走到停泊的船那里。

    几个船夫摇摇晃晃站起来,车夫船夫,都伸出爪子,欢呼般地互相一拍。

    爪子。

    确实是爪子。

    众人看得清楚,金黄的长毛,长长的指节,微微弯曲的指甲。还有迎面的船夫,大脑门凸嘴巴。

    竟然是一群巨大的猴子!

    赶车的,撑船的,都是猴子!

    难怪一言不发。

    这是谁的御兽之术?将这群猴子训练得和人几乎没什么不同,它们在为彼此顺利到达欢呼击掌之后,船夫猴子转身从船舱里拿出一些果子,抛给车夫,车夫们吱吱哇哇欢喜一阵,捧着果子一边吃一边回到车上,伸爪子对众人连挥,让他们走开,又指那船,示意上船。

    众人看住几只耀武扬威指挥的猴子,都觉无语,不过也深深佩服这负责传送人员者的心思……用动物来运送,真是永远不怕泄密和出现各种事故,再稳妥不过。

    车夫猴子们赶着车走了,众人便准备上船,那酸丁书生第一个跑过去,看样子想要先抢占一条船,以免再和太史阑同船。

    不过那船夫猴子却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抵在了酸丁的脸上,严厉地拒绝了他。

    众人愕然,那猴子比划一阵,指指来路。众人渐渐明白它的意思……还有人,等着一起。

    还有人?

    太史阑好奇地看着那些猴子,不明白它们是怎么得到还有人的消息的,这一路上必然还有其余通讯方式。

    众人只好再等,此时已经是深夜,好在不多时,前方来路上又出现一批马车的影子,赶车的还是猴子,老远长毛飞扬。

    两辆车子在河滩边停稳,下来十来个人。

    苏亚的眼睛忽然瞪大了。

    连太史阑都眉毛高挑,眼神惊异。

    竟然是那批彻夜寻欢的行商!

    真是怎么想都想不到,这是哪跟哪?难道这些混账也能去武林大会?

    不过这些行商,此时再没有先前的浮华放浪之气,神色谨慎,表情自如,先看看四周景色,看见太史阑等人,有点惊讶地一笑。

    当先一人便过来攀谈,赫然是那晚搂了女人炫耀的家伙,此刻他也不轻佻了,也不色迷迷了,正色对太史阑抱拳,笑道:“没想到姑娘你也是去曲水的,之前实在是冒犯了。”

    太史阑回个礼,眯着眼睛道:“故布疑阵?”

    “是极!”那人大笑,“我等不是行商,是本地一家镖局。受命护送一支重镖到此地。为求路途方便,特意做了改装。无奈之下有得罪之处,还请姑娘包涵。”

    火虎等人点点头,这些老江湖汉子立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很明显这个镖局是受了武林大会中某位大佬所托,给人家送一样重要东西,因为情况恶劣,宵小太多,这些人不敢堂堂正正走镖,干脆装成普通行商混淆视听。半夜寻欢只是因为不敢睡觉,要防着有人趁夜下手。挑衅太史阑不过是想试探她的来历。这镖局算是有勇有谋的类型了,此刻人家谨慎,话还是只说一半,不过众人也都懂了。

    太史阑这下又摸下巴了……啊,这群人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