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8章 坑爹公婆(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48章  坑爹公婆(2)

    这要换个守旧的,想杀人沉猪笼也有可能。

    太史阑觉得,与其积压着秋后算账,倒不如当面锣对锣鼓对鼓说清楚,也好让某个爱吃醋的家伙明白到底那天怎么回事。

    何况容楚也有伤呢,让他不爽对伤口恢复也不利吧?

    她看着司空昱,这家伙看起来比她惨,又坐了轮椅,身躯有点僵硬,露出来的手腕和脖子都有布带。听说那天他惊醒后,忙于给她拍打火焰,却忘记自己身上还有火,他又是刚从混沌状态中惊醒,没有太史阑清醒的头脑,想不起来用被子压灭火焰,所以烧伤比她重些。

    太史阑有点遗憾自己的复原只能用于非生命体,不然一摸恢复如初多好,不过好在司空昱的脸也没有被波及,毕竟火油只能沾在身上。

    司空昱也在认认真真打量她,随即长舒了口气,似乎放了心。

    他伤势犹重却坚持要来,也不过是想看看她到底怎样,别人都说没事,可是不亲眼瞧瞧,终究不安。

    这次天授大比闹成这样,南齐和东堂已经交恶,他进来时顶着无数敌意的目光,让他心惊。惊的不是别人的敌意,而是怕这敌意是因为太史阑伤太重。

    还好,还好。

    太史阑迎着他目光,第一句就道:“我没事,你自己好好养伤。”

    随即又道:“屋里气闷,我们去园子走走。”不由他说话,当先往园子里去,一个护卫过来,推着司空昱也跟了出去。其余护卫也都跟着。

    司空昱目光暗了暗。

    她……是不愿意和他再单独呆在一个屋子里了吧。

    太史阑在园子回廊边停下,身后几株树,树后光影斑驳,面对一方碧池,碧池前有人在晒太阳。

    她在阳光下扬起脸,对司空昱笑了笑。

    “司空。”她道,“过去的事就过去吧。”

    司空昱沉默,隐约听出她的意思。

    他眉宇间,那种挣扎为难和痛苦的神色又一闪,随即消逝。

    “是的。”他道。

    “那天……”太史阑敏锐地感觉到树后似乎有簌簌响动,她装作没听见,“你是中了术吗?”

    “没有。”司空昱咬牙挤出那两个字,又犹豫半天才道,“对不住,那天,我不该对你……”

    树后又有簌簌之声,太史阑迅速打断司空昱的道歉。

    “那天没什么。”她道,“其实是我反应过度。你是想要那个钗子是吗?我不该把钗子放进衣服里,你无意中扯坏我的衣服,也不过是为了去拿那个钗子。我应该想得到的,钗子一落地你就离开了我,你明明只是为了钗子。”

    司空昱抬起头,对树后缭乱的光影望了望。抿了抿唇。

    “是的。”半晌他道,“我只是……为了钗子。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所以伤了你。”

    “我知道你不知道。”太史阑淡淡道,“我们是朋友,谁都不会向对方下杀手。就像我绝不会对苏亚或于定他们下杀手一样。”

    司空昱默然,垂下眼,他长长的眼睫搭下来,在眼角打出一片深黑的弧影,这让他看起来有点憔悴。

    “是的。”他道,“你后来也是为了救我,我是来谢你救命之恩的。”

    “不必了,你之前也救了我很多次,不是我你也不会被烧伤。”太史阑拍了拍他的手,“司空,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她第二次重复这句话。意思却已经不同。

    司空昱抬头看着她,忽然闭了闭眼。

    他闭眼的一霎,感觉到手心里被塞入一样东西。

    太史阑微带歉意的声音响在他耳边,“对不住……毁损了,不过我擦干净了。”

    司空昱紧紧地握住了那个钗子。

    两人默默地坐着,听树后风在游荡。

    “我……暂时不会回东堂……”很久之后司空昱才道,“国内给了我命令,要我去静海城附近,办一些事儿。太史,我今天也是来向你告辞的。”

    太史阑默然……这是东堂对他的惩罚吗?要他将功折罪?静海城虽然是南齐领土,但东堂在那里的潜入势力听说很大,而且那里各国海上商贾云集,海盗扮成平民入市交易窃取情报,再转手行走海上烧杀抢夺,城内势力林立,治安纷乱,去的主治官员要么和本地地头蛇沆瀣一气,要么死于非命。东堂虽然这次失去了彻底获得静海城的机会,但一定不会罢休,现在,是要派他去潜伏吗?

    在那样每天都有人死亡,每天都有势力消亡的龙蛇聚集之地,他要如何生存?

    她抿了抿唇,有点不安,但又不能说什么。

    树后簌簌的响动忽然没了,有人轻松地抛出钓竿。

    司空昱凝视着她,他独特的深沉如星空的眸子里,幽光闪动,满是复杂的意味。

    留下来是惩罚,他知道,可是又或者不是惩罚。他对此期盼而又恐惧,但终究无法诉说。

    他示意护卫走开,护卫望向太史阑,太史阑点点头。

    树前只剩下他和她,阳光斑驳,冬日晴好。

    不知道是不是阳光的原因,她的侧脸比初见时显得柔和,眸光不再尖锐如箭,开始藏锋敛芒,起伏深沉。变幻间也如深海。

    他忽然觉得,机会是有定数的,过去了一次就失去一次,耗费尽了缘分也就尽了。

    他驱动轮椅向前一步,忽然握住了太史阑的手。

    “我想……”他握紧了她的手,不容她挣脱,“我想问问你……”

    “好!上钩了!”忽然一声欢笑传来,随之有水波哗啦扬起的声音。

    他的话被这一声突兀的笑打断。太史阑没听清,偏头疑问地看了看他。

    他还想说,可是太史阑已经抽出手,心神不属地站起来,转头对那边叫道:“喂,动作轻点,别扯裂了伤口!”

    那头又是朗朗一笑。

    司空昱的眼神,彻底暗了下来。唇角紧紧地抿成一线。

    他不再说什么,自己驱动轮椅离开。等到太史阑注意力从容楚身上返回,想要和他说什么的时候,看见的已经是他孤独离去的背影。

    太史阑看着他身影被层层叠叠的冬木覆盖,不知怎的心底微微萧瑟。像看见天际雁南归,却有一只孤雁,因伤因迷路,无奈地掉队。

    明年春草发,北雁回,那一片苍青的天涯里,是否还能找到昔日的影子?

    她抱起了双臂,觉得极东的冬来得真早。

    随即她笑了笑,因为她安慰地看见,昭明郡主在路的尽头等着他。

    司空昱缓缓前行,并没有看见等候的昭明郡主。

    他眸子里一片空茫,心底只反复流过刚才想要问她的那句话。

    “你不顾生死扑出来救我,是不是因为……有一点喜欢我?”

    司空昱离开后,原本流传的一些关于当日的流言,渐渐也消散了。

    现在大家的新说法是,那天司空昱没找到南齐藏的东西,想要夺走太史阑找到的钗子,黑暗中误撕了太史阑的衣服,而太史阑勃然大怒,扑上去要揍他,正好司空昱点燃火折子要寻落在地上的钗子,两人当即都着了火。

    这个情节很符合双方的立场和性格,人们和他们的小伙伴们都立即信了。

    国公的面子也被挽救了。

    其间各地的队伍也开始逐渐返回,热闹的云合城空了许多。太史阑让花寻欢带着二五营也先回去,等着朝廷封赏,结果二五营没人肯走。都说要等她一起。最后还是花寻欢杨成史小翠留了下来,其余人由沈梅花等人带回。回去的路线无需再经过五越附近,作为天授大比的功臣队伍,二五营会受到沿途官府的热情接待和保护,安全不会有问题。

    太史阑不走,是因为她还有个地方要去。

    不过她现在有点急了……因为容楚也没走。

    按例,容楚现在该和她分开了,她要回西凌,而容楚则必须回京复命。但是她赖着不走,容楚竟然也赖着不走。当然两人的理由都是……哎呀我痛,养伤。

    极东总督可不希望这俩尊神死赖在云合城,尤其太史阑,谁都感谢她,但谁都觉得她就是个惹事精,她所到之处,没麻烦变成有麻烦,小麻烦变成大麻烦,连年年不死人的天授大比,都搞得血流遍地凶险无比,现在已经有人说她是天煞星下凡,到哪里哪里血光漫天。

    听说东堂因为此次损伤惨重,皇帝勃然大怒。确实,最重要的天授者被杀,白皎雪惊吓半疯,亲王将军世子全部重伤,这样的后果东堂也承担不起,之后东堂屡屡叩边挑衅,很有来一场战争的意思。皇太后宗政惠为此也勃然大怒,说太史阑为求胜行事无度,要扣她的赏赐,遭到了朝中众臣的激烈反对,据说朝廷已经吵了三天了。

    这么一个杀神谁也不愿意留着,极东总督为此三天前就开了欢送会,可是欢送会开完了,欢送会上剩下的水果也吃完了,杀神还没走。

    杀神早上一大早起来,踢踢腿,动动手,觉得伤已经没大碍了。伸手招来赵十三。

    “交出来吧。”她眯着眼睛道。

    赵十三一脸呆萌状看着她,“啊?什么?我没偷吃景泰蓝的糖果。”

    景泰蓝迅速翻了翻自己的小背包,稍停,思考,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