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章 大家一起来围观(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1章  大家一起来围观(2)

    他张开的双臂线条优美,臂上肌肉饱满而不膨胀,不似穿上衣服之后显得颀长微瘦,也没有武夫的虬结,处处展示恰到好处的力与美,晶莹的水珠从光润的肌肤上滑过,氤氲着钻石般的微光。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太史阑看也不看一眼,答。

    有种你就装吧,有种死赖在里面不出来,最好泡到皮肤烂掉。

    她挺直背,大步到床边,躺下睡觉。

    她才不关心容楚怎么从桶里出来,反正窗户门都拆了,他无论以什么方式出来,都难免被底下冲进来的娘子军们看到。

    暴露狂,想被看?那就被看个饱吧。

    太史阑舒服地翻个身,背对容楚,听见哗啦的水声。

    出来了?

    她等着底下的尖叫。

    尖叫没等着,却看见刀光。

    刀光并未冲她而来,而是在她身后施展,像高山悬冰瞬间被风吹动,迸出琼玉万颗,又或者晨日自苍山背后缓缓升起,刹那间明光渡越,笼罩万象。

    整面墙壁上都反射着那样灿烂的光,太史阑不由自主闭上眼睛。

    眼一闭,忽然觉得身子一沉!

    她霍然睁眼,感觉到整间房似乎都在下沉,远处似隐隐有惊呼,她一把搂住熟睡的景泰蓝。

    下坠时间很短,“砰”一声,她身子被震得一跳,这回听到身下有尖叫。

    身下……?

    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床不知何时架在另一张一模一样的床上,“下铺”的一对男女,正搂一起拼命尖叫。

    头顶有簌簌灰尘落,随即又一声轻轻落地声响,她看见容楚的澡桶,悠然地落了下来。

    他的澡桶落在屋子正中,水花不溅,一件雪白柔软的寝衣从上头飘落,容楚款款伸手接了,迈出澡桶。

    水花一溅,修长的双腿在水汽中一现。

    太史阑转头。

    下铺的倒霉男女只顾尖叫,哪管什么美男出澡盆。

    柔软的寝衣如云般,一个旋身已经在容楚身上,他自如地伸个懒腰,回眸对太史阑一笑。

    太史阑只觉得这笑容无比刺眼。

    她看看上头——楼板已经多了两个大洞,一个方的,一个圆的。

    就在刚才,容楚出刀,毁掉了床和澡桶下的楼板,从二楼落入一楼?

    这就是他离开澡桶的方式?

    太史阑忽然觉得,这男人看起来风流精致,阴险狡诈,其实行事的霸道程度,也没比她差多少。

    “两位。”容楚柔声对那野鸳鸯道,“我想和你们换个房间,如何?”

    他砸破人家屋顶,澡桶落在人家地上,床落在人家头顶,还问人家“如何?”

    人家当然,“奈何奈何,幸如之何!”

    眼看下铺的兄弟招呼都不打一个便仓皇逃奔,太史阑坐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容楚。

    容楚仰头,看着女子挂在床边两条长腿,觉得她说话虽然**,其实腰线还是挺柔软的。

    “需要我接着么?”他微笑对太史阑伸开双臂。

    太史阑的回答是砰一声抱着景泰蓝跳到地下。

    折耳猫变身荷兰猪,这么折腾依旧不醒。

    容楚看太史阑的动作,很明显不会武功,但很明显身体协调性和素质都超出常人很多,不是先天得来,是后天勤练而成,她的手不细腻,指间都有磨出来的茧子。

    这个孤僻怪异善恶难言,又风华飒飒恍如男子的女子,她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太史阑抱着景泰蓝出门换房,这间房破俩大洞,容楚喜欢他自己住去。

    上房已经没有了,太史阑算是尝到了她和容楚做对的苦果,那些追逐而来的女人,已经住满了附近上房。

    能在外自由投宿的女人,自然都是走江湖卖艺侠女之流,于是整晚太史阑都听见屋顶上高来高去踩瓦的声音,和那些曲折幽微的野猫叫春声交相呼应,不过倒没听见容楚那边什么动静。

    这虽让她烦不胜烦,不过心情还不错,因为容楚会比她更烦。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有人会说不上算,太史阑可不这么认为——敌人好歹比我多死二百。

    睡得迷迷糊糊的太史阑快意地翻了个身,她刚才梦见容楚被一个三百斤肥婆压住,心情甚好。

    然后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往她怀里拱。

    她也没在意,以为景泰蓝冷了,还把他往怀里搂了搂。

    随即她就觉得胸前如被猪拱,一阵微痛……

    “景泰蓝!”她唰一下蹦起来,一把揪起那小流氓。

    小流氓睡得迷迷糊糊,挂在她身上不松口,奶声奶气嚷,“饿……我饿了……”

    太史阑拎着景泰蓝,正准备一百八十度把他送到屋内软榻上去——她就不该好心,怕他掉下床和他睡一起!

    刚刚拎着肉球转身,还没来得及发射,她忽然僵住。

    对面,单独的软榻上,一人单手撑颊,闲适地躺平,笑吟吟地瞅着她的某个被叼住的部位。

    温柔地道:“我也饿了。”

    此时此刻,再没有比这句话更有杀伤力的了。

    太史阑瞬间射过来的目光,化成实质,足可秒杀千军。

    其实月下榻上慵懒轻卧的姿态是很诱惑的,落在雪白寝衣上的夜来香花瓣是很有意境的,窗前一弯月光下唇角含笑的容楚看起来是很美的。

    可惜不解风情太史阑,只恨不得把他连同他的寝衣软榻都抬到小倌馆去。

    不过她最终的选择,是将手里的小流氓,砸到了大流氓的怀里。

    “饿了是吧?”她对终于被砸醒的景泰蓝露出冰冷的笑容,一指容楚的胸,“吃他的!”

    容楚,“……”

    守在门外的赵十三,默默抚胸……

    太史阑大步出门,长吁一口气,决定这回换间下房——离那两只疯子远点!

    走不了几步,她忽然停住。

    容楚好像是故意气她的?

    他要做什么?

    他要气走她,好单独和景泰蓝相处?

    此时太史阑冷静回想,开始察觉,容楚对景泰蓝的态度不对劲。

    他似乎……是认识这孩子的。

    认识,为什么不认?还是要驱走她再认?景泰蓝到底是什么身份?

    再说把那两岁孩子丢在容楚这样的狐狸身边……

    太史阑忽然回身,越走越快,不过在即将到达上房那座小楼时,她停住了脚步。

    夜色中,有人影一闪而没。

    再仔细看,整座上房小楼,屋顶上,拐角处,阴影里,所有不明显的地方,都隐约有磐石般的黑影,一动不动,和整座房子融为一体。

    这都是他的护卫吧?

    她走出来了,便别想轻易进去,就算进去,也听不到想听的话。

    太史阑停住脚,想了想,在楼下席地坐了下来。这里是下楼必经之路,容楚如果想要带走景泰蓝,她会知道的。

    她靠着冰冷的墙,眼睛一眨不眨地看星星。

    屋顶上,赵十三忽然探头对她看了看,神情古怪。

    屋内确实有场谈话。

    太史阑一走,容楚就把怀里的景泰蓝放在了榻上,随即一个转身。

    已经完全清醒的景泰蓝忽然伸出肥肥的小脚,挡住了容楚下一个倾身的动作。

    “公……公……”他呢呢喃喃地道,“不要……”

    容楚凝视他半晌,叹了口气,坐在他身边,道:“我们回去,好不好?”

    景泰蓝立即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容楚又叹了口气,“我说一个奶娘,就算卖身勾结侍卫逃出宫廷,也万无可能将您也带出来,原来……原来还有你帮忙……”他蹲下身,给景泰蓝裹紧了被子,“我们要回去,你有你的责任,你是……”

    景泰蓝的大脑袋摇得险些要断了。

    容楚看得头晕,一伸手捺住他的大头,景泰蓝趁势依进他怀里,玩着他的衣襟,呢呢哝哝地道:“不……要玩。”

    “可以回去玩。”

    “回去没有……”景泰蓝仰起头,四十五度纯洁天使角重现,“没有人陪我玩……”

    “你生来不是为了玩的。”容楚摇头,“现在消息还没出来,但这是瞒不住人的,一旦被人知道,不知多少人人头落地,而且,皇太后也……”

    景泰蓝一直似懂非懂地听着,却在他提到皇太后时拼命摇头,大眼睛迅速蒙上一层水汽,“不是……不是……”

    “什么不是?”容楚眉心一耸。

    “她不要我……”景泰蓝扑进容楚怀里,大脑袋紧紧埋在他肩头。

    容楚抱着他,一时微微有些愣怔,这个孩子,虽然还是幼儿,但他已经看惯他在金玉之中,大殿之巅,高而远的华屏后,从没想过,他会有在他怀里的这一天。

    这么抱着景泰蓝的时候,容楚触到了他的手腕,忽然一怔。

    随即他手腕一翻,把住景泰蓝的脉搏,认真把起脉来,脸色渐渐有些沉肃。

    过了一阵他放开手,景泰蓝已经在他肩头睡得口水直流,容楚轻轻拍了拍手,道:“去把东昌最好的名医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