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4章 爱上他(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44章  爱上他(1)

    太史阑把钗子取下来,触手滑润,钗头质地非石非玉,闪着暗金的光,十分高贵。钗尖却是纯钢的,打磨得十分尖利,足可作为利器。钗子造型简单,就是普通的云钗,雕饰却很古朴,不是南齐风格。钗头上隐约还有字,只是此时看不见。

    钗身上似乎还沾着些东西,微粘,太史阑握着,觉得心里十分不舒服,脑海里忽然有哀绝的女子面容,一闪。

    她下意识想捕捉,却看不清,那面容稍瞬即逝,只是心中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加明显,像忽然生出无限忧伤和凄凉。

    这种感觉对她十分陌生,她会愤怒会生气,但是凄凉,真的没有过。

    东西拿在手里,却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东堂季将军留下的,她转身,将钗子举起,想要看看还有什么标记。

    这一转身,她忽然一惊。

    门口,司空昱竟然一直没有动,也没有去找东西,他双手抓紧门框,鼻翼微微翕动,眼睛死死盯着她手中的钗子。

    那眼神……

    太史阑从没看过那样的眼神。

    掠夺、痛恨、苦痛、震惊、渴望……那是被唤醒的猛兽,在丛林中奔跑,想要追过时光,把记忆找回。

    而那记忆里满是血色和遗憾,还有许多未解的谜,是噩梦的源头,他在下游沉睡。

    一线淡白月光下,他美丽深沉如星空的眸子,竟然是血红的。

    “你……”太史阑一怔,下意识把钗一收。

    她想上前看看他怎么回事,却直觉很危险,回身一看,自己身后是妆台,妆台后是墙壁,两边则是柜子,窗户在上头很远,这屋子是窄条形状,只能容一人进出,一旦被人堵住,后果不堪设想。

    太史阑忽然紧张起来。

    她感觉到了危险。

    她相信自己的感觉,绝不因为对面是司空昱就产生怀疑。

    她把钗子往怀里一踹,忽然跳了起来,一脚跳上了妆台。随即纵身而起,往窗户攀去。

    她要从窗户翻出去!

    眼看双手已经靠着窗边,忽然她听见嗤啦一声,随即身子一沉,被人给拦腰抱住,生生拽了下来!

    不用看,必然是司空昱!

    太史阑心中轰然一声,知道不好,半空中猛力挣扎,试图踹到司空昱,可是姿势不对,两人武功又相差悬殊,哪里能挣脱?

    “砰。”一声,两人齐齐坠落在地,太史阑被压在下面。

    更糟糕的是,刚才那声嗤啦,是她的裤带被拽断了……

    这一拖一拽一滚,几乎立刻她就衣不蔽体。

    太史阑怒道:“司空昱,放开我!”

    感觉到身上司空昱喘息咻咻,神态动作都好似忽然变了一个人,太史阑心中一凉……不会吧?不会这么狗血吧?又是什么催情香之类的玩意?不对,刚才那香气虽然浓,却是正常的脂粉香,最起码她就没有任何的不良反应。

    “滚开!司空昱!不要逼我杀你!”

    “滚开!司空昱!不要逼我杀你!”太史阑横肘重重对司空昱一顶。

    司空昱听而不闻,依旧紧紧地压着她,他神智似乎忽然出现了混乱,眼神陌生而疯狂,神情里并没有对她的怜惜和熟悉。

    他眼睛血红而神情冷静。两腿一顶,压住了太史阑两条腿,手肘一压,压住了她的右手,另一只手抓住她胸前衣襟,狠狠一撕。

    又是嗤啦一声裂响,隐约还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太史阑觉得胸前一凉。

    太史阑大惊……司空昱真的……

    惊之后就是勃然大怒……去死!

    正在此时司空昱忽然松了手,伸手去旁边不知道抓什么东西,太史阑霍然狠狠一摆头!

    “砰。”

    她的额骨狠狠撞上了司空昱的脸颊,将他撞得脸一歪身子一倾,司空昱伸出去的手也一滑,打在了柜子上啪地一响。

    他的手背被撞破,鲜血淅淅沥沥滴砸在地上,司空昱低头一看霍然回首,眼底怒火似可燎原。

    太史阑被他那可怕的眼神给惊住,不明白一点伤怎么让他愤怒成这样,看他的眼神倒像是什么珍贵的宝贝被弄坏,这么一想她心中一动,忽然想起刚才司空昱那个动作,并不像是想要怎么怎么她,倒像是要去拿什么东西,然后之后他身子一倾,应该是那东西落地,他伸手去拿。

    她若有所悟,挣扎着转头去看那东西,只要确认了那是什么,她就有办法自救并救司空昱。

    司空昱的疯魔状态,绝对和那东西有关!

    她撞得头晕,一片黑暗里也看不清什么,在司空昱身下挣扎着伸手,想要摸摸那东西。

    身上司空昱忽然一回头,随即身子一僵。

    他一低头,就看见身下女子衣衫不整,上衣撕去了一大块,微露雪白起伏的山峦,腰部又是褪下一截,线条紧致流畅的腰是一条婉转的河流。山峦如雪耀眼,而河流潺潺顺延,一片大好的春光雪色,刺着了他的眼。

    神智本就有些混乱的人,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甚至又有点忘记刚才想要做的事,身子慢慢地伏下来。

    黑暗中喘息咻咻,带着浓郁的香气和血的腥甜,还有火油和汗水的气息。这几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十分怪异,会让人想起一些蓬勃而隐秘的**。

    他的鼻息喷到她身上,灼热的,烈火一般地需要燃烧。

    那些苦痛的,时时惊扰他梦端的回忆,需要在此刻一场焚尽生死的爱欲中,燃烧。

    太史阑听得那声音不对,大惊挣扎,但地形太过狭窄,都无处翻滚,她就算身子努力向前蹬也不行,裤带已经断了,一蹬就是把裤子蹬掉,那更糟糕。

    司空昱的手狠狠地握下来。

    太史阑暴怒,热血冲头,伸手在地上摸索,一心想要抓到什么趁手的,打死他再说。

    手心忽然碰上一个长而凉的东西,是血泊里那枚钗子,她手指一蜷,紧紧拿在手中。

    “司空昱!看着!”她抓着钗子扬起手,厉声道,“你愿意这钗子被毁坏,被弄脏吗!”

    她这么把钗子举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钗子已经坏了,钗头只剩一半!

    她心中咯噔一声……糟了!

    司空昱一震,将要伏下的身子停住,看一眼她手中满染灰尘和鲜血,已经破损的钗子。眼底蓦然掠过一抹惊痛之色,飞快地一伸手,劈手夺过那钗子,随即他喉间发出一声低低的愤怒的咆哮,二话不说,抓着钗子对太史阑狠狠当胸刺下!

    月色下纯钢钗尖寒光一闪!

    近在咫尺的夺命钗尖!

    太史阑只来得及横臂,往心口一搁!

    “嗤!”

    尖利的钗尖刺入她的手臂,穿透小臂,再扎入胸前,入肉一分,因为长度不够而停住。

    司空昱毫不犹豫狠狠拔出钗子,一股细细的血箭带出,喷了他一脸。

    太史阑痛得冷哼一声,却毫不犹豫,狠狠一巴掌煽到他手上,啪一声,钗子被煽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地上叮地一响。

    司空昱果然立即蹿起,扑向那个钗子。

    太史阑赶紧起身,也顾不得伤势,把裤子拉拉赶紧束好,把衣服拉拉,又翻身靠在墙壁上。

    司空昱在门口处摸索那见鬼的钗子,他眼睛被太史阑的血糊住,一时睁不开,摸了一会摸不到,心中一急,摸出火折子。

    “别……”刚看清他这个动作的太史阑,发出一声凄厉的阻止。

    可是已经迟了。

    “嚓。”一声,火折子一亮点燃。

    “砰。”一下,火头从司空昱身上窜了出来。

    妖红的火光,一亮而生,如艳丽火蛇,从地狱的缝隙里爬出。瞬间缠绕、勒紧,直至燃烧。

    太史阑忽然一把拉开柜子,抓出一个什么东西,往自己身上一披,猛扑了过去。

    砰一声她狠狠撞在司空昱身上。

    她这么凶猛的一撞,司空昱身上的火蛇顿时被撞灭大半,但同时太史阑身上的火苗也蹿了出来。

    她先前砸出铜灯之后没有避让,身上的火油更多!只要有一星火种,立即便会烧起!

    一道黑影坠下,是她扑出前从柜子里拉出的被子,扑在她背上,又灭了一些火种。

    火一烧,司空昱似乎稍稍清醒了些,一抬头看见她身上火光,眼神魂飞魄散。

    “太史!”他惊叫,抓过那被子拼命往她身上拍打,忘记自己身上还有火没灭。

    “砰。”一声撞门声响,十分剧烈,随即门重重撞开墙上,灰尘弥漫。

    弥漫的灰尘里人影一闪,当先出现的竟然是容楚。

    他脸色苍白,衣裳犹自染血,他身后跟着东堂和南齐的人。每个人一眼看过去,都惊呆了。

    屋内一片狼藉,满是火油气息,烟雾腾腾而出,冲得人眼前发黑不住流泪。

    腾腾烟雾里,太史阑衣衫不整地卧在司空昱身上,紧紧地抱着他,两人身上都冒出黑烟,甚至司空昱身上还有火苗。

    司空昱还在拼命拍打,太史阑一动不动,看样子已经晕了过去。

    每个人想要倒抽的那口气都憋在咽喉里,连同焦臭的火油气息一起咽下去。

    怎么会这样?

    一场说好不动武的比试,怎么会落得这样的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