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3章 预言(5)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43章  预言(5)

    但是他有高深的武功。他来得及搜寻所有的房间。他还有一样别人根本不知道,她也刚刚猜到的,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异能。

    所以太史阑脱下了鞋子,轻手轻脚走在长廊上。

    她一边走,一边将所经过的所有房间的门都快速关上。最后她进了一间房,这是个休息室,里外套间,所有家用物品都齐备,连梳洗和如厕的地方也有。

    她进门,这种屋子是有锁的,可以外锁也可以内锁,她将门锁上,手指一抹,锁毁了。

    然后她进屋,并没有坦然高卧,她不认为把锁毁了,门户锁死就能挡住司空昱。

    她直接进了最里面如厕的地方,那是一个单独的隔间,里头有金漆描红的马桶。马桶边还有帘子,还有用来塞鼻子的干枣,甚至还有几本书。

    她哗啦一下拉开帘子,往马桶上一坐,就着上头窗户透下来的月光,看书。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衣袂带风声。

    极快,风声虎虎,可以想象带出风声的人无比迅捷的速度,他在不停地推开门,进入,寻找,每间房间费时很短,快进快出。

    然后他在这间房门前停住,试推,推不开。

    这等于告诉他里面有人。

    太史阑静静等着。

    过了一会,房间里有响动,似乎一个人的脚步,轻轻落在了地上。

    太史阑把书翻过一页。

    脚步声在室内走动,不住翻找,从外间开始到里间,最后停在了隔间之前。

    两人相隔只有一个薄薄的帘子。以司空昱那双钛合金眼,十个太史阑也瞧见了。

    只需要手指一撩,拉开帘子,然后他就胜了。

    太史阑还是没有动,偏头看着帘子,月光勾勒出他的影子,伸出手,又缩回,又伸手,又缩回。

    她唇角忍不住一抹淡淡笑意。

    真是什么办法对付什么人。君子总是容易被欺负一点的。

    司空昱晓得她在“如厕”,这薄薄一道帘子,就怎么也不好意思掀开。这要换成容楚,嘿嘿嘿嘿,保准掀得比谁都快。

    君子欺之以方,太史阑有淡淡的惭愧。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薄薄的帘子,浅浅的月光,她在这头看他,他在那头犹豫,将一场至关重要的胜负,取决于一个人的心地和道德准则。

    他的手指曾经无数次掀开帘子边角,又无数次落下。

    “香尽!”高喝声再次远远传来。

    司空昱“嘿”了一声,重重跺了跺脚,道:“你狠!”一转身出去了。

    太史阑站起身,伸个懒腰,撇撇嘴。听见外头司空昱对两个裁判怒道:“我没找到!”

    极东总督那一声“啊!”充满喜悦……南齐胜了!

    季将军却怒道:“世子你不可能找不到!你既然站在这里,那就在这里!是你自己不愿找,我不信邪,我就在这里等着!”

    太史阑皱了皱眉。

    东堂的人算定司空昱必然能找到他,这是怀疑他放水了。

    如今季将军就在门外等着,她一出去就会被堵着。等于证明了司空昱放水,这要他以后怎么面对东堂?

    她想了想,走到门边,手指一抹,恢复了锁,打开门。

    极东总督看她果然从这门里出来,眼神惊讶,季将军却满面怒容哼了一声,斜瞟着司空昱。

    司空昱斜身站着,负手昂起下巴,谁都不理。

    “这一场,不算吧。”太史阑道,“司空世子是能找到我,但我用我的办法把锁给破坏了,他进不来。这算是我取巧。所以这场,不算。”

    极东总督急道:“这……”

    太史阑摆摆手。

    “做人要光明磊落。”她气壮山河地道。

    季将军撇撇嘴,脸上的表情是一个字都不信,他清楚就算太史阑毁了锁,司空昱想进还是一样能进,不过太史阑既然主动这么说,终究是对东堂有利,他也犯不着拆穿。

    倒是司空昱回过头来,欲言又止,眼神微带痛苦。

    “那就再比一场。”季将军道,“最后一局定输赢。”他脸色阴晴不定,似乎下定决心,忽然道,“世子。借一步说话。”

    司空昱脸色微变,终究还是跟他走到了一边。

    两人在回廊尽头说话,明明淡淡的月色下,彼此的影子黑而长,互相交叠,太史阑远远瞧着,觉得那浓淡的黑影,像深夜里蹑足而来的梦魇兽。

    他们谈的时间很短,隐约似乎听见司空昱“啊”的一声,声音短促。随即又归于寂灭。

    过了一会两人回来,神情都已经恢复如常,司空昱微微垂着眼,不看任何人。

    太史阑默然站在那里,她知道情势对自己不利,司空昱的异能,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能使用的方法都已经使用过,下次还指望他上当或者被道德挟持?他愿意她还不屑再做。

    然而她也没什么担忧的表情。凡事尽力,还得不亏心才好。

    “我觉得你们比互相找也不是太合适。”季将军忽然道,“这样吧,也别你找我我找你了,”他指指回廊正中的一间房间,“那是中间位置,我和总督大人各自去藏一样东西,在那个房间的某处,你们同时去找,太史阑找我放的东西,世子找总督放的东西。谁先找到谁赢。”

    太史阑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点点头。

    “那就开始吧。”极东总督道。声音嗡嗡的,在回廊里幽深地传开去。

    第三柱香点了起来。

    两个裁判退出。司空昱和太史阑各自站在回廊的两端,遥遥相望。

    殿下传来一声尖锐的哨声,通知开始。

    太史阑拔腿便冲了过去。

    她甚至没来得及看对面的司空昱的动作,只隐约感觉到属于他的风声一掠,已经到了她的近前,看样子要比她先进门。

    太史阑伸手一扳,墙上一盏铜灯就到了她手里,她抬手就把铜灯掷了出去,火苗在灯里一闪,拖出一道长长的黄色亮弧,然后熄灭。

    司空昱身子一闪躲了开去,手指一拂铜灯呼啸射回,灯里的油淅淅沥沥洒了一地。

    这时太史阑已经又摘下第二个铜灯砸了出去,她那边回廊的灯光全部暗了。

    铜灯自然砸不着司空昱,满天里却洒下灯里的油,司空昱爱干净,自然而然要躲避,路线微微绕了弯。

    太史阑却风一般直前,满身的油就好像没闻见。

    “砰。”她和司空昱两人在门口撞上。

    此时回廊一半的灯被她砸灭,一半的灯被司空昱掠动时带起的风吹灭,整个后殿,都暗了。房间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两人身子挤在不宽的门口,一霎间肌肤相贴,各自感觉到对方肌肤的弹性和紧致,司空昱忽然怔了怔。

    趁他这一怔间,太史阑先一步挤进了门里。

    她身上有火折子,但此刻已经不敢点灯点火,两人都满身的油,点火就是找死。

    黑暗里有微视和远视能力的司空昱自然更占优势。

    太史阑进门,啪一下便将门带上,手指一抹,再次毁锁!

    她刚刚滑出一步,身后风声一响,司空昱已经换了个方向进了房间,门锁那里根本没发出任何动静。

    太史阑深深吸一口气。

    她闭上眼,感觉着这屋子,其实感应能力在此刻对于找东西没什么帮助,因为东西都是死物,谁知道哪样东西是要找的那个?

    当然留下的东西都会是带着两国鲜明标记的。

    没有办法就只好用最笨的办法,太史阑上窜下跳,开始翻。

    这也是个套间,比先前那个稍微小些,陈设也简陋些,应该是有点地位的宫人休息的地方。

    太史阑打开抽屉,翻;拉开柜子,翻;钻到床下,翻;掀开床褥,翻……

    司空昱和她大刀阔斧如洗劫的找东西方式截然不同,他静静站在屋内,双眼一遍遍在屋内扫视,看过一圈,换个房间。

    他没有透视能力,但太史阑翻东西他看着就行了,一眼扫过,有没有目标物就很清楚,不像太史阑还要摸一摸。

    窗户里射进浅淡的月色,可以朦胧地看见屋内的景物。

    两三个房间须臾翻完,这种备用的房间本来就不会放多少东西,几件宫衣,几样用具,都不会是东堂南齐官员藏下的东西。

    太史阑终于一无所获地停手。

    一抬头,看住了最后一个房间。

    一个小小的隔间,只有半间,不知道后面是马桶还是澡盆。

    太史阑快步滑了过去,与此同时司空昱也动了,两人再次在门口砰地撞在一起。

    又是稍稍停留,太史阑先挤了进去。

    她一进门就闻见浓郁的香气,再一看,原来是个梳妆间。上头一扇小小的窗户,窗户下是一个小小的妆台,妆台上摆满了女子梳妆用具,一盒粉散开着。浓郁的香气似乎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太史阑心里咯噔一声,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是行宫,什么地方都摆设得规规矩矩整整齐齐,为什么这里会有香粉散开着?

    她忽然心中一动,扑到妆台前,手掌在妆台上迅速摸过,随即冷笑一声。

    她摸到了暗格,也摸到暗格的金属枢纽。

    太史阑手指抚过,咔嗒一声,整个梳妆台子的台面都陷了下去。她低头一看,暗格里空空如也。

    她想了想,将手中的台面一翻。

    一个乌黑的钗子,正粘在台板的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