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2章 预言(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42章  预言(4)

    “好。”东堂亲王冷着脸道,“双方许诺,都不许使用武功和武器。”

    太史阑微微放了心。对面司空昱一直是若有所思的神情,偏着脸,灯光下侧颊微白。

    “这大殿已经毁去不少,我们都出去休息,只留两个人做裁判如何?”东堂亲王道,“天授之能向来是国家机密,我们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南齐这边的人,知道情况的心中一喜……听说这位东堂世子对太史阑似有好感,这样单独对阵,无人监督,岂不有利于南齐?只是东堂那边也应该知道这事,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不知道这情况的却在担忧,怕没有武功的太史阑和司空昱单独对战,会被那个武功很高的世子眨眼就给杀了。

    太史阑倒没过多考虑,应道:“好。”

    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了东堂的季将军,和南齐的极东总督。容楚想留,给太史阑强硬地逼了出去,唤人来给他包扎。

    两个见证人各自呆在大殿一角,有屏风隔着。

    太史阑和司空昱则上了大殿二层。

    烛火幽幽,都在大殿下层,光线射过来有点远,朦朦胧胧的,好在月色尚且清亮,月光下两人表情都很平静。

    司空昱认认真真看着太史阑,这是今天以来他第一次和太史阑目光接触,只是虽然他在认真看着她,太史阑还是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怪。

    有点空,有点忧伤,像透过她,看见远方,但远方的场景也不是美好让人向往的,反而透出点紧张窒息的味道。

    太史阑修炼“预知”,对事态的变化和人的情绪感觉明显。

    “司空。”她终于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司空昱忽然一惊,仿佛被她惊醒,才道:“……没什么,太史,最近好吗?病都好了吗?”

    太史阑摇摇头,“没事。”

    “我听说了最近的一些事。”司空昱上上下下看她,“想来看你的,可巧亲王来了南齐,我得陪着他。想着这时候和你走得太近也不方便,便算了,你别介意。”

    “无妨。”太史阑又是一扯唇角。

    她觉得这样的对话很诡异,很让她不舒服,认识司空昱到现在,他或者对她发火,或者对她挑剔,或者对她吼或者被她吼,但从来没这样,隔着一丈的距离,平平静静,客客气气,如对初见的路人一般和她寒暄。

    是因为此刻彼此的敌对立场吗?

    可是两人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是敌对的,也没见他有过心障。

    算了,太史阑叹口气,这样的对话太压抑,还是速战速决吧。

    “我的能力,你应该能猜着一些。”她道,“你的能力,实话和你说,我也早知道了一部分。现在,你提出一个比试方法吧,输赢,总要在你我之间决出。”

    “那这样吧。”司空昱说话很慢,似乎在凝重地思索,“我想和你玩一场捉迷藏。”

    太史阑一怔。

    捉迷藏?

    小孩子玩的玩意。司空昱怎么会突然要求这个。

    “我忽然想起我小时候,很爱和二哥玩这个游戏。”司空昱仰起脸,神情里有淡淡怅惘,“别的人我都记不太清了,唯独记得二哥,他对我很凶,却也很爱护,我在他护持下长大。小时候我爱玩捉迷藏,但是没人陪我玩,只有他勉强陪我玩过几次,都藏得马马虎虎,一找就能找到。”他撇撇嘴,“每次都躲在缸后面看兵书,人是藏住了,书还露在外面,怎么可能找不到?”

    太史阑默然听着,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司空昱家世极好,尊荣富贵,他也不是那种不受重视的世家子弟,东堂皇帝据说很喜欢他,这样的出身和地位,他该是那种最骄傲的男子,事实上平日里他确实是这样的,只是和她言谈之间,却总露出一些不如意和凄伤来,似乎他的童年,十分悲惨。

    按说就是小时候不受重视的世家子弟,也不该悲惨成这样。

    还有,兵书……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司空家似乎是没有从军的子弟的。

    当然兵书可能只是一个爱好,谁也不能肯定小时候爱读兵书长大就是将军。

    只是听司空昱口气,这个二哥,对他似乎也很重要。

    “我们来一场捉迷藏。”司空昱已经从回忆中醒来,道,“就是这大殿二层前后堂。都以一炷香为限。赌三场。一开始的先后顺序猜拳决定,之后就轮换来。谁被找到的多,谁输。”

    太史阑随随便便一点头,又和底下两个裁判说了说,俩裁判面面相觑,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比试方法,但也只能同意。

    两方出战的人都太重要,双方都不希望出现伤损,这办法虽然温吞甚至有点儿戏,但相比之下是最安全的。

    而且这个比试,运气非常重要,一开始的猜拳结果非常重要。谁赢,谁负责找,另一人负责躲。那么如果太史阑赢了,司空昱躲,她找到了司空昱,司空昱首先就输了一场。再之后太史阑躲司空昱找,找到的话也不过平局。再下一场又是司空昱躲,太史阑找到的话就胜了。

    躲得越多,失败的几率越大。

    两个裁判有点紧张,这场比试运气太重要了。

    太史阑则很随意。既然赌得是运气,那她运气一向不错。

    她运气果然不错。

    她出的剪刀,司空昱出的布。

    极东总督的长吁声在远远的殿上都能听见。

    “你藏吧。”太史阑对司空昱点点头。

    这大殿上虽然没有可以躲的地方,但后堂有,后堂之后还有房间,整座大殿是个多格结构,可以躲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司空昱的背影消失在大殿深处,太史阑坐下来,闭目,集中全部注意力,感觉。

    脑海里的画面徐徐展开,并不很清晰,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随着司空昱的步伐,慢慢延伸。

    可以感觉到上下两层的殿堂,大殿屏风后的后堂,后堂左右两侧有回廊,回廊两边有小房。

    这些小房,有的用来休息,有的用作书房,有的用来会客或者议事,也有杂物房,下人房,茶水间等等。

    能藏人的也就是这些小房,虽然结构简单,但是房间不少,一炷香内要在这么多房间里找到人,确实不太容易。

    可是太史阑心里觉得,这个问题对她和司空昱来说,只怕都不是问题,所以要想赢,还是需要智慧。

    脑海里那一个虚虚的人影,走向那些小房,然后……

    然后不见了。

    她脑海里大殿轮廓仍在,但是感觉到的司空昱的人影,不见了。

    太史阑睁开眼。

    果然神奇。

    作为天授大比中东堂队伍的带领者,司空昱果然不止微视和远视那两个异能。

    香头在对面幽幽闪着,已经燃了四分之一。太史阑站起身,直接进入后殿。

    她站在幽长的回廊顶头,长廊两端,房间的门如老妪的牙齿,都黑洞洞地开着。

    她先前在感应到这些房间的时候,就感觉不到了司空昱,他应该就在这些房间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当她感觉到司空昱不见的时候,应该就是司空昱进入房间的时候。

    他应该只是拥有瞬间阻断的能力,否则他大可以一开始就屏蔽她的感觉。

    那么,他就在这头最近的某间房间里。

    太史阑迅速进入第一间,用最快速度翻了一遍,没有。

    第二间,也没有。

    第三间,还是没有。

    房间不算大,但里面家具不少,甚至有的还有暗柜,太史阑挨个敲过去找暗柜,还要翻找,花费了不少时间。

    她算算,一炷香应该已经过三分之二了,时间一道鸣锣一响,找不到就是输。

    一间间翻下去,还是会输。

    她心里有个奇怪的感觉,就是她一开始的判断并没有错,可是为什么在最近的几间房间里找不到司空昱?

    她甚至现在感觉,他还是在这几间房间内,不过如果她进去找,还是未必找得到。

    她隐约明白了原因。

    只要他愿意,她很可能永远都无法在这里找到他,一炷香不够,一辈子,也不够。

    太史阑忽然停下来,不找了。

    她随随便便进入第一间房间,在那房间的软榻上躺下来,闭上眼,道:“司空昱,我想,小和尚戒明的第一个预言,是对你说的。但是我要告诉你,戒明……”

    她忽然停住。

    黑暗中似有呼吸也忽然跟着一紧。

    “你出来吧。”她道,“出来我就告诉你。”

    黑暗中一声幽幽叹息,叹息声在她身后。

    “戒明怎么了?”他问。

    太史阑站起身,拂拂衣袖,转头对他一笑。

    “戒明说的话,都是真的。”

    司空昱似有震动,随即苦笑,道:“太史阑,你看起来特别刚硬,像个宁折不弯的人,其实谁都没你诡计多端。”

    “客气客气。”太史阑一扯唇角。

    “一炷香燃尽!”俩裁判的呼喊声传来。

    太史阑拉了拉司空昱的衣袖,司空昱挑挑眉,还是跟她走了出去。

    台阶下仰首上望的两个人,一人失望一人欣喜。

    第二柱香点了起来,这回换司空昱背对后堂,太史阑转身走向长廊。

    她不认为司空昱有感应之能,这种能力也不是谁想修炼都能行的,必须要先拥有远超常人的敏锐感知力。就以往她对司空昱的了解来看,他才没有这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