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9章 预言(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9章  预言(1)

    指尖和无数剑尖相触,每一触及,剑尖顿炸,蓬出一抹晶亮的水花!

    无数冰剑沿着她手掌飞凤般的运动轨迹炸裂、化水、散开、簌簌而下。

    刹那间半空之上,众人头顶,落绵绵细雨,一幕水光。

    扑面水珠温柔清凉,似春风远渡十万里,抚在眉端。

    后堂里蜡烛微光红润,映亮这一霎雨幕浅浅,彩光变幻,如琉璃水晶宫。

    琉璃之下,有扬手作舞现人间奇幻的女子,衣袂柔软又刚硬,令人神往。

    众人忽然都屏住呼吸。

    虽然水珠在脸上头顶不断流下,眼睛淹得生疼,却舍不得多眨一眨。

    奇景一现即收,随即恢复黑暗,众人似要舍不得地叹息,但又觉得心中满满。

    一霎见过,终也不枉。

    容楚忽然微笑。

    他想起初见,他也曾冰剑追敌,那个黑心的抢他马偷他内裤的家伙,也是这般眼也不眨,手指迎上剑尖,随即冰剑便化成了水,引得他一霎震惊,那家伙趁机逃脱。

    如今再见这一幕,顿觉亲切而欢喜,欢喜这老天待他终究不薄,在他打算孤身终老的时候,给他天降了一个最合适的人。

    天下所有的岿然,在她指尖都可恢复本源,不过是轻薄柔软,人间万象。

    奇缘相遇,云胡不喜。

    容楚觉得很满意……看,这就是安排好的缘分,第一次相见,他定情信物就送出去了。

    水珠滴落,后面还有一大蓬冰杵化成的水卷来,水花中隐约还有两条人影闪近,衣袖翻飞间武器的白光一亮。

    太史阑潇洒掠出去的手,忽然再次圆转如意地向内一收!

    唰一声,那蓬已经被她复原的水花,忽然再次凝成冰杵!

    毁灭复原的瞬间转化!

    太史阑一声低喝,手掌重重抡出,拍在冰杵上!

    冰杵呼啸回射,晶光如柱。砰一下撞在那想要偷袭的东堂少女胸口,撞翻了一个,带倒了另一个。

    两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刚才还是迎太史阑而去的水花,怎么忽然就成了冲自己而来的冰杵?撞得满脸都是冰渣子,慌忙爬起逃了回去。

    南齐众人抬头仰望,眼神里惊叹未绝,都觉这才是人生难得一见的奇景。

    大殿二层白皎雪也看见了这一幕,她又急又怒的声音传来,“见鬼!这是什么天授之能!”

    “送你下水之能!”慕丹佩从她身后钻了出来,一脚便恶狠狠地将她踢进了玉池里。还想给她来一下狠的,身后忽有凌厉的风声刺来,慕丹佩一斜身,躲过一个忽然飞来的烛台,白皎雪趁机水淋淋地从玉池中爬了出来。

    慕丹佩一回头,便看见那烛台自己飞回了一边架子上,对方那个能够意念移动物体的黄脸汉子又出手了。

    大殿二层离后堂比较近,隐约有光亮,慕丹佩那一回头,就看见底下东堂那边的队伍。

    此刻那黄脸汉子正收回手臂,而在他身边,那个一直没出手的疤脸,忽然抬头。

    他一抬头,隔着老远的距离,就迎上了慕丹佩的目光。

    两人目光一触。

    慕丹佩脑中一昏。

    此时太史阑还守在南齐官员身前,对那个能够隐身的少女低声说话。

    “等下,后堂有响动和变化之后,”她道,“你就隐身,从那个方向走……”

    雀斑少女连连点头,悄无声息站到一边。

    对方司空昱有微视和远视能力,什么都在他的眼睛里,太史阑连说话都不敢当他面说,微微背转身去。

    她刚才骗了司空昱,因此赢了一局,心中也难得有点惭愧,并不试图向那边看。

    所以她也没感觉到那短短一霎的异常。

    小胖子忽然呓语般地道:“他开始了……”

    “谁?什么?”太史阑没听清,小胖子这句话太模糊了。

    小胖子咳嗽两声,似乎忽然被扼住了喉咙,没说出话来,他痛苦地皱紧眉,不敢再说。

    太史阑看不见,也不知道。

    她感觉到那边暂时似乎没有动作,就低头看看手指。刚才她使用复原能力,让冰剑恢复原态的水,虽然她现在经过修炼,复原能力越发强大,瞬间便将那些冰剑全部恢复,但指尖和剑尖相触那一瞬间,尖锐的刺痛伤害仍在,此刻十根手指头都红肿着,连心疼痛。

    她怕手指疼痛会影响等会出手,将双手搓了搓,想把刚才容楚给她敷上的药膏也搓到手指上。

    正在这时她听见了慕丹佩的脚步声。

    步子很轻,游魂似的。她一抬头,隐约看见慕丹佩走了过来。

    太史阑愕然问:“怎样?白皎雪处理了么?”

    慕丹佩抬起头,两人目光相触。

    太史阑蓦然觉得心中一震,意识一昏。

    随即她听见慕丹佩悄声对她道:“我们已经混进了东堂这边,趁东堂人都没察觉,咱们先把他们的亲王杀了。”

    太史阑心中恍惚也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刚才她和慕丹佩一番合作,已经混到了东堂这边。

    她心中一喜,努力地想东堂亲王的位置在哪,随即又听慕丹佩悄声道:“右侧第一位置……你去杀他,我去杀那个季将军。”

    “好。”太史阑又应一声。恍惚也觉得那东堂亲王就在那位置,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他的样貌。

    只是又似乎隐隐有些不对劲,脑海里的图像浮动摇晃,晃得她晕。

    她身上时常配有各种武器,贴肘有人间刺,腰间有薄匕首,她没系统的学武功,所以备的都是近身轻薄的兵器。

    此刻她一边走一边摸索身上的武器,思量着那个匕首特别好用。

    这么摸索的时候,她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双眼睛,紧紧盯着她的所有动作,也在思量考虑。

    她的手指先摸到了匕首,匕首短,薄,并不是名器。

    她自己是喜欢用匕首的,她的手有力度,是不是名器都能一击杀敌。

    但那双眼睛似乎还觉得这匕首杀伤力不够,随即她脑海里一阵模糊,手不由自主就放弃了匕首,转向了人间刺。

    人间刺当然不是杀人利器,但人间刺的表象很可怕,尖锐的三棱刺尖,三种颜色,泛着美丽而诡异的光。

    脑海中忽然飘过一个疑问,似乎是她自己的,又似乎不是。

    “刺上有毒?”

    刺上……算是有毒吧。她心里给出一个答案,人间刺,确实是毒。

    然后那疑问就没了,手指落在了人间刺上,轻轻拔了出来。她把人间刺抓在手中,轻轻巧巧向想象中的亲王那里走。

    对方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见太史阑过来,也没什么动作,眼神掠过来,暖暖的。

    太史阑想着这亲王还算守诺,也有定力。

    她闭上眼,感觉了一下这人位置,立即毫不犹豫掠过去,抓着人间刺,狠狠扎向那人胸膛。

    那人忽然伸手来接她,轻轻道:“太史……”

    这一声宛如惊雷……

    太史阑如被雷击中,脑中昏乱散了大半,但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身子惯性撞入那人怀中,手中刺“哧”地一声刺入他胸膛。

    那人身子一偏,“啊”地一声呆住了。

    这时她已经接触到对方手指,闻见对方独特的气息。

    刹那间一个名字像一道闪电劈进她眼底,她霍然抬头,眼神里满是恐惧。

    抬头的那一刻,她下意识大力向外抽人间刺,感觉到刺尖受到阻力,那是血肉的牵绊。

    这让她更加惊恐……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热血喷出来,溅了她一脸,她觉得瞬间连自己心都被烧着了。

    腾腾的热和痛,将她脑中最后一丝阴霾驱散,她一抬头,眼底刹那间雪亮!

    这方哪里是东堂!

    她根本没有走出去,这里还是南齐这边!

    对方有控人思维心神的高手,那个疤脸,终于出手!

    她和慕丹佩,刚才都被控制了,慕丹佩攻击的是折威元帅,她攻击的是……容楚!

    太史阑眼底怒光一闪。

    暴怒,心内似腾起灼灼的火!

    竟然……竟然操纵她来杀容楚!

    身边有响动,有怒喝,她什么都来不及想,一手抄起身边那个香炉,对着刚才慕丹佩去的方向,狠狠砸了出去。

    “砰”一声闷响,香炉砸上人体,随即是慕丹佩的痛叫,似乎被砸得不轻。

    然后是折威元帅的一声闷哼,怒道:“亏本了!”在椅子上一脚将慕丹佩蹬开。

    太史阑一手砸出香炉,一手便在身上摸索,她身上有好药,李扶舟给的。可是手抖得厉害,摸了几下都没摸出来。

    她一生冷静审慎,不动如山,然而此刻她抖如羊癫疯。

    她恐惧,颤抖,却不敢问,也不敢去看他到底怎样,只是拼命地找药,似乎先堵住那个伤口,就是一场救赎。

    被刺中的人还在僵硬着,她记得自己刺出去的是银白的遗忘,可是到底有没有刺到心脏她也不知道,人间刺不是利器,可是还是尖锐的……她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