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8章 她的情意(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8章  她的情意(3)

    对面稍稍静了一会儿,小胖子闭着眼睛,紧张地道:“黄脸……黄脸……”

    太史阑慕丹佩立即望着黄脸汉子的方位,可无论是慕丹佩听,还是太史阑感应,都没察觉到对方任何的动作。

    太史阑正纳闷,忽然想起自己错了。

    那个人的异能是隔空意念取物,看他有什么用!

    这么一想,她霍然扑起,扑向容楚方向。

    几乎与她动作同时,她身后,容楚侧边方向,铿然一声微响。

    一声微响之后,又没有声音了。

    太史阑已经扑到容楚身侧,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攻击,但此刻心跳未平,她知道危险犹在。

    黑暗如此浓郁,似墨汁将四周染黑,毫无光线,用来计算时间的蜡烛点在后堂,悬在高处,似一颗红色的星星远远亮着,孤冷地照着天下,而这天下,不曾被照亮。

    她就站在容楚身前位置,嗅到他芝兰青桂的香气,她知道他坐在那里,却看不到任何可能对他造成伤害的东西。

    可她知道,那东西逼近了。

    容楚似乎也感觉到她的到来,在椅子上轻轻笑了一声。

    太史阑却没心情笑,她已经快急疯了。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你知道有危险,你知道危险还在逼近,你甚至知道危险就在他身侧,在你最在意的人身侧,马上就会对他造成致命威胁,可是你看不见,摸不着,感觉不到,救不了。

    这一刻她恨不得借了司空昱的眸子来用。

    想到司空昱,她的眼神闪了一闪。

    黑暗中似乎有一点奇怪的气息,香气更浓了。

    太史阑忽然拔剑。

    她在容楚身前拔剑,剑光耀亮容楚的眼神,而她并没有对着任何地方出剑,她长剑一横,抹脖子!

    刹那间远处似有人震动!

    一直盯着这边的司空昱大惊,什么也来不及想,伸手就去拉前方黄脸汉子的肩膀!

    他一拉,那凝神正在发功的汉子一惊,意念受到干扰,正在虚空中慢慢移动的手一歪……

    太史阑忽然感觉到什么热热的东西倒在了自己脑袋上!

    那东西微烫,粉末状,带着浓浓的平安香气息。

    她脑海中电光一闪,顿时明白!

    来不及再多想,她霍然向容楚身前一扑,双手往上一托!

    “砰。”

    一个沉重的东西,落在她掌心!

    触手冰凉,脉络分明,是铜器的镂刻。随即那东西在她掌心一歪,一大蓬热腾腾的粉末散了出来。

    香灰。

    果然是容楚身边桌上的铜香炉!

    对方黄脸男子意念控物,慢慢拿起了这个香炉,悬到半空,对准了容楚的头颅……砸。

    这么沉重的东西,这样的高度,这样毫无声息砸下来,容楚脑袋必然开花。

    这一手无比阴毒,以至于太史阑早早到了容楚身侧,竟然也无法察觉,她警戒的范围必然是容楚身侧,怎么会想到危险来自于高高的头顶?

    若非她想到司空昱的远视眼,灵机一闪装作自刎,逼得司空昱大惊出手,此刻这香炉她未必救得及,就算容楚不会被香炉砸死,有点烫伤也算输了。

    太史阑此刻手上滚烫,却毫无感觉,她的心还在砰砰跳着,为刚才的千钧一发。

    她天生冷酷镇静,不知紧张为何物。然而就在刚才一霎,她觉得心已经快要跳出咽喉。

    以至于她此刻扑过来,定住,浑身僵硬,一时竟然不能有动作。

    容楚却忽然觉得荡漾。

    因为……太史阑的姿势。

    她倾身在他身前,挤在他双腿间,双臂高举在他上方,胸堵着他的鼻子。

    他正好埋头在她……胸间。

    鼻端是独属于她的干净又微凉的香气,非花非草,也不是各种腻人的熏香,难以形容,却清爽好闻。这样的香气朴实简单,却能引起人内心深处的向往和骚动……最原始的渴望,最直接的索求。

    而鼻尖一点肌肤,接触到的是微微的漾起,不算起伏惊悚,却线条紧凑。峰和谷之间,是逼仄精美的一线天,可以凭借左右脸颊的触觉,来感受属于她的细致线条,想来是恰好的,不嫌累赘也不嫌寒碜,活泼波一簇泉眼,或者粉嫩嫩一团桃。

    容楚想动,又不敢动,怕惊扰了这短暂一刻美妙的感受,也不舍得破坏这一刻的欣喜……太史阑横身扑来,不顾一切,他甚至听见她腿骨撞上椅腿砰的一声,声音不低,可见撞得不轻,可是她竟然似乎毫无感觉。他听见她接到香炉吁出一口长气,那一声长长叹息,像日光远渡而来驱散浓云,瞬间照亮他胸臆间的未来长路。

    那是她的在意,她的情意,她从不言说却比更任何人更坚实的心意。

    此刻她心无旁骛,他亦不会只有绮念,只是觉得这一刻的她人间最美,想要拥有得更久更久。

    他只是深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将这份香气在心间留存。

    接触不过一霎,感动却是永恒。

    随即太史阑终于放松身子,站直,将香炉放在一边,抖掉手中的灰,她对刚才容楚的心情波动完全没有体会,心中只充满劫后余生的欣喜。

    掌心被滚热的香灰烫得有点红肿,她随意吹了吹,转身要走,手忽然被他拉住。

    太史阑一扯嘴角,心想这什么时候了这货还不忘记占便宜。

    容楚并没有占便宜,他只是拉着她的手,低下头,唇角微微一触。

    太史阑似有震动,似要甩开手,但最终没甩。

    容楚随即便放开她的手,迅速取出一管药膏,给她薄薄涂了一层,随即放开。

    太史阑指尖在他手背搔搔,示意放心,快步走开。

    这时身周风声响动,赫然又有人扑了过来,隐约听见慕丹佩冷笑一声,道:“白皎雪,你凑什么热闹!”

    太史阑听着那风声,慕丹佩和白皎雪似乎已经动上了手,风声凌厉。打架太史阑是不参与的,她相信慕丹佩搞得定。

    在她看来,慕丹佩和白皎雪,都是后天修炼的天授者,是凑数的,两人的异能不算高级,只是到现在还不知道白皎雪到底擅长什么,不可不防。

    她在一边掠阵,时刻感觉着四周动向,先前小胖子那句“疤面人最可怕”让她心中不安。那疤脸到现在还没出手,他会在什么时候发出雷霆一击?

    身周人影来去,拳风凌厉,两个女人竟然肉搏上了,其实这已经算是犯规,但此刻谁来裁判?看都看不见。

    两人身影游走,竟然渐渐离开了众人坐着的范围,到了大殿第二层阶上,这让太史阑有点奇怪,白皎雪竟然不想杀伤南齐这边的官员?

    大殿二层有一方玉池,里面雕白玉双龙,龙嘴长年喷水,在池中积水浅浅一层。四周有雕饰的汉白玉栏杆,慕丹佩和白皎雪跳上栏杆,身形游走,递招不绝。

    太史阑忽然心中一跳,似有警兆,与此同时小胖子也紧张地睁开眼睛,道:“水!”

    话音未落,栏杆上白皎雪冷笑一声,衣袖一卷。

    “哗啦”一声,玉井里水流直卷而上,直扑慕丹佩。

    慕丹佩也在冷笑,想也不想便衣袖反甩,要将水波逼回,泼白皎雪一个落汤鸡。

    随即她就觉得不对。

    水声不对!

    分散的哗啦啦的水声,忽然凝聚,呼啸而来,直如巨杵!

    慕丹佩霍然向后倒翻,“巨杵”擦衣而过,她甚至感觉到那东西沉重的风声,捣穿她四周的空气,一股阴冷的感觉滑过,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一霎那慕丹佩和太史阑都明白了白皎雪的天授之能。

    形态改变!

    水化成的冰杵滑过慕丹佩身侧,直直撞向下方南齐官员所在地。

    那一个巨大的冰杵,自上而下,带着自身的冲力,足可以杀伤一大片南齐官员。

    慕丹佩救援不及,太史阑已经扑了上去。

    她并没有扑到冰杵正面撞来的位置,却站在了人群的前方中间。

    因为就在此时,风声一变,由沉重的呼啸变成了尖锐的细鸣,鸣叫声来自四面八方。

    所有人都感觉到黑暗中无数东西闪了一闪,泛起一阵彻骨的寒气。所有人的心,都在瞬间凉沁沁的。

    刹那间冰杵化成无数尖锐的冰棱冰剑,无差别覆盖攻击!

    而太史阑,就正正站在这片冰剑攻击的正下方!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她在做什么,绝望中忍不住生出希望,希望之后又倒抽一口凉气……她竟然是要以身挡冰剑吗?怎么可能!

    “太史!”端坐不动的容楚忍不住,伸手要去拉她。

    即将离位的前一刻,太史阑一手狠狠将他推回,另一只手忽然扬起,迎着冰剑到来的方向。

    “化!”

    一声厉喝。如银瓶乍破。

    指尖遇上冰剑之尖,刹那间太史阑感觉到尖锐的刺痛,她并没有停留,手掌划过一个完整的弧。

    此刻冰剑闪亮,众人视野略略清楚,随即便见人生里难得的一幕奇景。

    冰棱漫天呼啸而来,太史阑手掌划弧,弧度圆润似如意,迎着所有剑尖的尖头,掠过彩虹般的长长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