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6章 她的情意(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6章  她的情意(1)

    太史阑一过来,众人唰地抬头,警惕地盯着她。此刻众人才想起来,貌似这位才是引发此次事件的正主儿,却被奇怪地忽略了。她现在过来,是要发表什么意见,引发再一轮的打架风潮吗?

    太史阑直接走到慕丹佩身边。

    “丹佩。”她道,“架打完了?”

    慕丹佩恨恨咬一口鸡腿,好像嘴里那东西是某人的脸。

    “打完了咱们就回去继续商量,做一家人的事情。”太史阑道。

    万微霍然抬头。

    “我弟弟人不错,有前途,文武双全家世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太史阑一个字一个字,极其清晰。

    慕丹佩开始挠墙……

    万微眼前一黑。

    原来……

    “噗……”

    她喷出了一口血……

    闹哄哄,打了半天,眼看不可收拾的局面,被太史阑一句话,强力冰镇。

    泼冷水也没这么快法。

    众人愣愣地瞧瞧一本正经的太史阑,瞧瞧挠墙的慕丹佩,瞧瞧忍笑的容楚,瞧瞧气晕了的万微,再瞧瞧衣服撕一块挂一块,鼻青脸肿的自己,忽然都觉得……这叫个什么事儿?

    很多人牙痒痒地看着太史阑,这女人岿然不动,一脸无辜……傻了吧?做人要有耐心,急躁办不得大事。还有,眼睛看见耳朵听见都可能是假象,时间才能证明一切。

    东堂诸人的表情也快吐血了,他们期盼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最好残废死伤几个,好让事态不可收拾。结果打是打了,打得似乎也很凶猛,完了散开一看,全是些淤血肿脸,说不上事的小伤,一个折胳膊断腿的都没有。

    这事儿怎么说,都只能说是一场误会,小小比试,绝对上升不到任何级别。

    东堂众人瞧着负手而立,一脸漠然的太史阑,心里都有不好预感……似乎,也许,上当了?

    可是,被骗了什么呢?

    太史阑费力气搞这么一出,必然有她的用意,可是众人猜破头,也猜不出这用意是什么。

    此时东堂人也发觉时辰当真不早,连忙道:“诸位,别闹了,第二场比试该开始了!”

    南齐人鄙视地瞧他们……刚才你们怎么不说“别闹了”?蹦跶得那么起劲!

    “好。”太史阑答得也干脆。她早等着了。

    先前躲在一边,生怕被大战波及的诸位官员赶紧上来,把台上人群驱散,又把围观学生驱散。天授大比在行宫内殿进行,涉及两国机密,非参战人员是不可以进入的。

    人流一拨拨出去,太史阑遥遥看着一直坐在东堂棚子里没动的司空昱。

    他就坐那里喝茶,捧一杯早已冷了的茶,几乎没动过,就连刚才打成那样,东堂的人都去煽风点火了,他也没有参与。

    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太史阑虽然要操心很多事,此刻也不禁注意上他,这到底是怎么了?看样子是有什么心事。

    司空昱骄傲而单纯,最是藏不住事的人,等会趁比试的时候,问问他吧。

    远处忽然响起马蹄声,随即便见有人冲向场内,此时人群正一波一波被驱散出去,逆行而来拼命向场内挤的人,便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后头还有守卫士兵在追,不过这几人来得极快,迅速挤到台前,身子一窜,半空里展开一面旗帜,厉声道:“万象宗子弟何在?”

    还在收拾自己准备离开的万微等人一怔,霍然抬头,看见旗帜脸色一变,急急迎了上去。

    来者匆匆给万微见礼,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几句,万微脸色变幻,显得十分紧张。末了什么话也没说,手一挥,带了人就走。

    她连慕丹佩都不看一眼,上马立即驰骋而去,显见得确实有急若星火的要事。

    太史阑站在台上,望着她迅速远去的背影,眼神沉沉。

    万象宗在此时急召万微回宗,怕是武林有什么要事吧?

    联想到十年武林大换血,想到前阵子在凌河城外发生的事,太史阑抬手,慢慢摸了摸身上的大氅。

    李扶舟那里,怎么样了?

    她看着那骑马报信的人,虽然有点风尘仆仆,但并不算太脏,看样子,他并没有经过长途奔驰。

    换句话说,武林盛会的地点,其实距离这里并不远?

    此间事应该很快可以结束,到时候,去看看扶舟的事情解决得怎么样吧。

    她沉默地坐下去,那边容楚瞧着,不动声色挥挥手。几道人影无声无息地追着万微等人消失。

    周七鬼魅般出现在他身边,低低道:“那边似乎闹得很凶。”

    容楚淡淡“嗯”了一声。

    “好像还扯到你。”周七斜着眼睛,“真是狂妄。”

    “操心什么。”容楚懒懒地往椅子上一靠,“会有人去打架的。”

    “咱们吗?”

    容楚嘴巴对太史阑方向一努,“咱们英明神勇的太史大人。”他舒舒服服地喝茶,“我给她看过,摸过,占有过,扯出来当箭靶过,她难道不该对我负责?”

    周七,“……”

    主子您真是英明无耻!

    人群驱散了干净,一行人移步行宫大殿。

    大殿内已经布置好,桌椅挪开摆在两边,四面帷帐深垂,点燃了平安香,烟雾袅袅,倍添神秘感。

    南齐官员看看进来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东堂那边,司空昱,白皎雪,黄脸男子,两个少女,还有一个不起眼的疤面中年汉子。足足六人。

    南齐这边,官员们甚至都不知道有谁。这是南齐很奇怪的一个地方,为了彻底地保护天授者,名单是不上报的,只有各自队伍的队长知道。

    比试的情况,也是所有人都需要守口的,不得外泄。

    丽京总营的一个小胖子,怯怯走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丽京总营一个雀斑女子,有点犹豫地走了出来。

    慕丹佩叹了口气,走了出来。

    南齐官员们看见她,眼前一亮,没想到这位居然也有天授之能。

    看见她,南齐官员心定了些,没有试图再去二五营人群里搜索。大家都知道天授者万中无一,南齐今年有三个已经不错。至于二五营,不可能有。

    众人转身准备进大殿。

    一个人不急不忙走出来,走到队伍最后。

    所有人目光汇聚,人人一怔,神色变化。

    “太史阑。”东堂亲王首先忍不住发声,“你不会也是天授者吧?”

    “哦,我奉旨观摩。”太史阑道。

    “什么旨。”

    “圣旨呗。”

    极东总督等人瞠目结舌……没见过捏造圣旨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不行,你不能进去!”东堂诸人最忌惮的名单上,现在早已添上太史阑名字,坚决拒绝。

    “我是天授者。”太史阑唇角一扯,理也不理就进了殿。

    东堂人怔怔看着,不明白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也不明白太史阑到底是不是天授者。一时不禁有些慌乱。

    趁着他们慌乱,纷纷商议对策的时候,大殿后门开启,有人影悄悄溜了进来,躲在了后堂帘后。

    南齐和东堂的人,分别在大殿两侧坐下。太史阑正好和司空昱面对面,司空昱直勾勾注视着她,看得她难得地有点不自在。

    太史阑原以为司空昱是因为她展示天授者的身份而惊讶,但看他眼神又空又乱的样子,似乎也不太像。

    帘后有人擂鼓,声音沉雄而肃穆,大比正式开始了。

    容楚作为东道国家地位最高的官员,照例要宣布规则,按照惯例,每年的天授大比,没什么危险性,就是各国天授者展示异能,以能力的难度和高下论英雄,偶尔也会即兴出一些适合比试的题目,总的来说比较平和。

    不过他刚刚开口,就被东堂的亲王给打断了。

    “小王认为。”亲王笑容和煦,眼神却阴阴的,“往年的比试虽好,却少了几分血气,而且这天授能力的高下论定,也往往存在争议。所以今年我们陛下嘱托小王,想和贵国商量一下,能否改变方式,以及赌个彩头。”

    南齐官员都色变……东堂这是什么意思?血气?又想打架?想趁机灭掉南齐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天授者?还有赌彩头,又想占什么便宜?

    容楚笑容不变,不置可否,“哦?”

    高官们城府深沉,谁也不会轻易表态,东堂亲王也无所谓他的态度,扬眉侃侃而谈,“小王建议,此刻大殿熄灯火,只在后堂屏风后远远点一支细烛计算时间。所有双方官员原地不动不得抵抗或动手,然后两边的异能者,在黑暗中各自施展能力,攻击对方的官员并保护己方的官员。至于互斗的方式,各自选择,双方尽展所能便好,当然除防卫外,自身攻击决不允许动用武器和武功,否则立即判输。时辰以蜡烛燃尽为限。时辰到后点灯,哪个队伍伤损小,哪方官员安然无恙就算哪个队伍胜。”

    “如果都完好无缺,或者都出现伤损呢?”极东总督皱眉问。

    “那就再比一阵,可以双方推出天授能力最强者对阵。”亲王笑道,“就算双方有伤损,如果伤损情况差不多,有争议,还是可以再对一阵。直到分出双方都服气的高下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