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章 大家一起来围观(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0章  大家一起来围观(1)

    动作迅速,技艺粗糙,容楚端着下巴看着,眼神越来越有趣,赵十三扒着窗缝看,表情越来越悲愤。

    景泰蓝给揉得浑身发痒,格格直笑,扑在太史阑肩头啃她脖子,太史阑一把推开他,“站好!”

    容楚瞄一眼她已经微红的脖子。

    嗯?敏感处?

    洗完澡的景泰蓝,软绵绵红扑扑更像一只刚出窝的萌猫,长睫毛垂下来,看来是困了,太史阑抱他到床边,头也不回吩咐容楚,“倒水。”

    身后没有声音,太史阑回头,容楚还在笑吟吟看着她脖子,道,“我想这红晕若移到你脸上,不知是什么模样?”

    “在你脸上会更好看。”太史阑把景泰蓝塞进被子里,“一拳就可以了。”

    “我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柔软一些。或者……”容楚似乎在身后自言自语,随即他吩咐,“十三,倒水。”

    赵十三进来倒水,不住偷瞄床上景泰蓝。

    景泰蓝裹着被子凑近太史阑,可怜巴巴蹭她,“陪睡……陪睡……”被太史阑嫌弃地一巴掌推开。

    赵十三又露出悲愤的表情……悲愤地一手拎起满满水的澡盆出去了,容楚在他身后嘱咐,“再打一盆水来,顺带把澡豆胰子香精都带来。”

    赵十三领命出去,太史阑心想他殷勤有什么用?她才不打算用他的东西洗澡。

    就这么一刻工夫,景泰蓝已经睡着了,他睡姿极其不佳,一开始还躺得好好的,渐渐就开始蹬被子摊手,睡得四仰八叉,被子全到了墙角。

    容楚伸手去扯被子,再次被太史阑架住。

    “干什么?”再次异口同声。

    容楚又吸一口气,“你不会觉得,盖被子也不男人吧?”

    “和男人无关,所有人都要对自己的事负责。”太史阑淡淡道。

    “和负责有什么关系?他才两岁,不盖被子会病。”

    “病一次,以后他就知道,睡觉不能踢被子。”太史阑看也不看他一眼,“我的手,不是为了替他盖被子而生的。”

    “那你的手为什么而生?”容楚语气很淡,似乎有点怒气。

    “为传授技艺而生。教他做,而不是替他做。”太史阑闭上眼睛,“人间滋味,自己尝才知味道。”

    她不再说话,觉得和一个古代人谈教育理念就是白扯,不同的文化理念所造成的认识根本分歧,哪里是几句话就能合拢的。

    他这样金尊玉贵位极人臣的人物,自幼万人趋奉,等级观念和享受观念早已深入骨髓,在他眼里,她当然是在“虐待”景泰蓝。

    那又如何?反正儿子是她的。

    身边人也已经不说话了,她正在想他是生气了还是去暴走了?忽然听见他轻轻淡淡,仿若梦呓般道:“那么,你尝过多少人间滋味?”

    随即他的手指,落在她还未完全痊愈的肘间,清风般拂过——不知有意还是无意。

    太史阑心中一震,容楚也不再说话,片刻,听得水盆拖地声响,热气扑面而来,赵十三回报:“主子,一切齐备。”

    “好,出去吧。”

    太史阑不动,打定主意要回绝他的示好,不想容楚根本没和她说话,好像走了几步,然后她听见哗啦水响,似乎在试水温,又过了一会,一阵细细碎碎,仿佛衣服落地的声音。

    太史阑终于忍不住,睁开眼。

    眼一睁,就看见……裸男。

    裸男的背。

    容楚不知何时已经进入澡桶,正在悠然自得地洗浴,黑亮的长发湿漉漉披在背后,长发间隐约肩线精致,腰线紧束,而肌肤明洁光润,淡黄灯光敷上去,似名瓷上釉,明珠照月,满目辉光。

    这皮肤好得让人发怔,然后疯狂嫉妒。

    小轩窗,碧纱笼,明烛深深照,弦月淡淡风,对花美人正出浴,一道浅雾染帘栊。

    美如诗画的一幕,却被太史阑煞风景的冷喝所破坏。

    “你干什么?”今晚的第三次质问。

    “如你所见,”美人回眸,风情无限,“洗澡。”

    “滚粗。”

    “容某今年二十有二,会洗澡。”

    太史阑愣怔一刻,才想起,这句是针对她那句“某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可能二十岁还不会自己洗澡”来的。

    这无耻的当面洗澡,就为了证明这个?

    “我还是个男人,”容楚给她一个娇花照水般的微笑,“你要不要我也证明一下?”

    他笑得近乎挑衅,太史阑瞟他一眼,从床边起身,直直走了过来。

    容楚也有一瞬间的愕然。

    太史阑走过来,走向澡桶……走过澡桶。

    打开门,越过直勾勾瞪着她的赵十三,下楼。

    容楚这回倒来了兴趣了,趴在澡盆边,笑吟吟等着瞧她到底要干什么。

    肯定不是就此避走。虽然认识没多久,但这女人个性鲜明得就像黑墨染上白纸,想不明白都不行——向来只有她逼人让的,就没她让人的。

    过了一会,楼梯蹬蹬声响,太史阑上来了,搬着一块巨大的木板,看起来有点眼熟。

    她身后跟着一个小二,笑嘻嘻拎着一桶壁画用的颜料。

    “来帮忙。”太史阑招呼赵十三,使唤他就像容楚使唤一样自如。

    赵十三想拒绝想瞪眼,可在那女人冰山表情面前,忽然觉得怎样拒绝都显得幼稚,只好乖乖去帮忙。

    他帮太史阑把板子架起来,板子掂在手中很重,赵十三越看越眼熟,忽然大悟——这不是楼下店掌柜的柜台吗?她把人家柜台都拆下来干嘛?

    容楚**趴在澡盆边,越看越有兴趣,澡都忘记洗了。

    赵十三和小二一边一个把板子架好,太史阑拿着一枝大号狼毫,蘸油漆在板子上唰唰写字。

    写完把笔一扔,指挥小二们把板子架在了楼板上,一个面向四面八方、底下人头一抬就能看到的地方,还让小二挂上两盏灯笼,照亮那块板子。

    这家店座落于闹市,底下就是东昌城最繁华的夜市,二楼可以看到底下人群,晚上正是最热闹的时候,人群熙熙攘攘而过。

    板子灯笼一挂,立即有人注意到,开始指指点点,渐渐人群停留的越来越多,很多人仰头,惊呼,眼放异光。

    赵十三好奇,凑过去一看,然后,僵在了风里……

    容楚也开始好奇了。

    他想起身,可是此时忽然冒出来一堆人,手中抓着工具,迅速下掉了所有的门窗。

    下掉了所有的门窗……

    于是容楚只好在水里泡着了。

    因为这座楼是风景房,在前院中心,全竹木制作,四面大排轩窗,格局十分开阔,此时主要窗子一下,这间房就等于袒露在万众目光之下。

    太史阑搬张椅子,坐在那块巨大广告牌后,手里抓个锣,开始敲锣。

    声音一响,远传八方,整条街上的人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然后他们就看见四面开窗的小楼。

    看见巨大的写满红漆字的广告牌。

    看见广告牌上那字迹剑拔弩张的“广告”。

    “迎来客栈酬宾盛礼:美人出浴,免费观赏!”

    底下还有一行小字,“求才子骚客临屏赋诗,佳作将免费在本店橱窗内悬挂张贴,供东昌万众瞻仰——一夜成名,不再是你的梦想!”

    看见高楼轩窗,楼上有澡桶,澡桶内有人,乌发黑润,肤光致致,仿佛真是个美人!

    “哗”一下,人群轰动了。

    美人当街洗澡!

    任人观看!

    骚动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层层叠叠,一律伸脖踮脚做呆头鹅状,前头的眯眼睛拼命瞅,后头的急不可耐拼命掰前头的肩膀,“哪呢哪呢在哪呢?”“我说兄台你该看够了吧?”“让让!让让!”“他娘的你这么肥挡住老子视线了!”“瘦猴,看多了小心精尽人亡!”“砰!”“乓!”

    东昌府当晚受理踩踏争执互殴治安案件三十余起,较去年同期同比上升百分之三百。

    太史阑冷笑,果然凡事有常理,古今无不同,这和现代车展美女穿得越少人越多一个道理。

    店掌柜在一边笑得见牙不见眼——太史阑让他出力出人,拆柜台拆窗子都没给钱,只是告诉他,这叫广告,保证他这么做,必定住客爆涨,财源滚滚,从今日起在东昌城名声大震,成为客栈第一。

    果然此言不虚也。

    掌柜也忧心观众发现澡桶内是男人是否会跳票,不过太史阑淡定地告诉他,“无妨。女人对美色其实比男人更疯狂。”

    事实证明,太史阑永远英明。

    最前面的男人发现澡桶内好像是男人后,兴致大减怏怏而去,但很快就有女人指着赵十三低声尖叫,“啊!那个护卫,我刚才看见他伴一个男人进了客栈,那男人……那男人……”瞬间目光灼灼。

    店掌柜又笑了。

    瞧前门蜂拥而来的女住客!

    澡桶里,瞬间被围观的容楚,没尴尬也没失措,懒懒向澡桶边一靠,“你也太大方了,我可只想给你一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