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4章 吃醋大戏满台飞(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4章  吃醋大戏满台飞(2)

    “没看见我儿子饿了吗?”太史阑再次毫不客气打断他的话,“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太史阑。”亲王冷冷道,“令郎可不是参加比试的人员,他饿了,命人带出去吃饭就是,何必在这里捣乱?”

    “我们一家从来不分开吃饭。”太史阑理也不理他,手一挥,几个护卫捧着食盒上来。

    “我自己带的便当,吃完不过一刻钟。这点时辰亲王殿下等不得?怎么?这么急着去输?”

    亲王怒极反笑,冷哼一声,拂袖而起,“你想做饱死鬼,本王自然成全!一刻钟!等你们!”

    他带着属下离席而去,当真也去安排东堂众人先吃顿便饭了。

    慕丹佩一直浑身不自在地跟在她身后,她不明白太史阑一定要争取这一刻钟做什么,一刻钟能起什么作用?她更不明白太史阑为什么一定要拉她一起过来,此刻听着太史阑满嘴“我们一家”,只觉得满心都是古怪。

    太史阑不会有心想两女共事一夫吧……

    这个念头冒出来,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瞬间红了脸。

    回头再一想,却又觉得不对,这天下女人谁都可以接受男人三妻四妾,但肯定不包括太史阑,瞧她那老娘天下第一的德行,别说男人不会分给别的女人,就是儿子也不会借别人摸一摸。

    太史阑却不管她怎么想,当真命护卫将供贵人们使用的桌子拉开,拼起,把带来的简易食品放好,又拿了四个碗,旁若无人准备吃饭。

    底下人们目瞪口呆瞧着……容楚太史阑慕丹佩带个孩子一起吃饭……这一幕瞧着好生古怪。

    太史阑上头一做这样子,众人也觉得饿了,各自去找吃的,这附近有些小贩就进来兜售食物,一时气氛轻松热闹起来,只是大家吃着,一边眼睛朝上溜,总觉得这四人搭配怎么看怎么怪……别是要出什么事儿吧?!

    东堂人看见这情势也没办法,在自己的棚子里商量着赶紧吃点,就催促南齐这边速速开战。

    上头太史阑把慕丹佩拉坐下来打横,自己坐在容楚对面,抱着景泰蓝,挥舞着筷子,道:“吃,吃。”

    容楚瞟一眼他身边的慕丹佩,再瞟一眼太史阑,悠悠道:“你这是真心让人吃呢,还是让人噎呢?”

    太史阑晓得自己的小九九瞒不过他去,对上他谴责又有点恼怒的目光,她也不过是若无其事挥挥筷子,“真想吃,就抓紧时间。来,丹佩,这鸡味道不错,两只鸡腿,你和景泰蓝一人一个。”

    慕丹佩浑然有点不在状态,傻傻地捧着碗,盯着饭上面那只一柱擎天的鸡腿,觉得这顿饭怎么这么让自己毛骨悚然呢?还有后背,这凉飕飕的感觉怎么下不去呢?

    容楚又瞧一眼一本正经的太史阑,笑了。

    这臭女人,这种事也敢做,当真以为他就任捏任揉么?

    “是啊,丹佩,要吃就快点吃,等下就吃不成了。”他忽然一笑,亲自给慕丹佩夹了一筷菜,道,“这蜜汁火方也不错,尝尝。”

    他笑得眉目生花,日光下熠熠若有金光,慕丹佩从来没见他对自己笑过,一时瞧得有点发怔。

    两人在饭碗上对望,蜜汁火方的油汁在容楚筷尖深情脉脉地向慕丹佩碗里滴啊滴……

    太史阑忽然停了筷子。

    啃鸡腿的景泰蓝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忽然叼着鸡腿溜到一边的位子上去。

    杀气,有杀气!

    杀气位置……隔壁,麻麻!

    太史阑叼着只鸡翅,望望容楚,又望望慕丹佩,再看看四人所处位置,忽然觉得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两个坐得太近!

    容楚笑得太骚包!

    慕丹佩的表情太呆萌!

    两人对望的场景太碍眼!

    明明这副场景是自己搞出来的,太史阑忽然觉得有点点不爽……喂,你容楚入戏太快太深了吧?

    我演戏就行了,你演什么演?以为自己天生奥斯卡影帝?

    她在桌子底下伸出脚,踩住某人的靴子……我碾,我碾,我碾碾碾……

    容楚连表情都没变……你敢将男人卖出去,我就敢顺便卖笑。

    他含笑将蜜汁伙方搁在慕丹佩碗头,动作温柔。慕丹佩麻木地扒下一口饭,却忽然扶了扶腰间的剑柄。

    杀气!

    不仅有来自隔壁的杀气,还有背后!

    可怜的慕丹佩,明显感觉到背后的杀气更浓,远远逼近,如刀似枪。

    那是来自万微的目光。

    万微一直僵硬地坐着。

    她心中有事,原本打算今天看完南齐的失败,看完太史阑的失败就离开,不想,她竟然看到了这一幕。

    她竟然看到太史阑和慕丹佩把臂而行,似乎交情很好。

    她竟然看到太史阑抱着儿子,带着慕丹佩去和容楚一起吃饭。

    她竟然看到太史阑把慕丹佩安排在容楚身边,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用餐。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传闻里太史阑好妒么?

    不是说她容不下别人么?

    不是说容楚也表示,除了她别人没兴趣么?

    如今这是个什么意思?这样的场合,这种举动……太史阑接纳了慕丹佩?

    万微性子执着,但不喜欢做人妾伺,她也是江湖大家出身,怎么肯委屈自己。所以当容楚和太史阑都露出不容他人插入的姿态时,她也只好含恨离开。

    然而此刻看见慕丹佩“被接受”,她压抑下的不平衡感顿时爆发。

    凭什么?

    凭什么慕丹佩可以她不可以?

    论出身,她也是豪门,虽然沾染武林气息,但家族财富底蕴不弱于任何世家。

    论教养,她比那个只知道吃一点没有大家尊贵气质的慕丹佩,不知道好哪里去!

    太史阑这是在歧视她!

    慕丹佩这是在侮辱她!

    再一转眼,她看见容楚含笑给慕丹佩夹菜,眼波楚楚,温柔怡人。

    她几曾见过容楚这种神情?容楚这人虽然常笑,但给人的感觉可远得很,这样的笑是太史阑独享,如今竟然慕丹佩也瞧着了。

    万微觉得她的怒气快要收拾不住了。

    一个太史阑,还可以说先入为主,她不屑插入其中。再多一个慕丹佩,是和她同时认识并追逐容楚的,慕丹佩登堂入室,岂不就是她输了?

    她怎可一输再输?

    武林大小姐的脾气上来,再顾不得场合颜面,万微冷冷一拂袖,忽然掠了出去。

    满场闹哄哄吃饭的人,忽然感觉头顶上乌云掠过,再一看,万微窜到台上去了!

    在场的人经过这么多天的大比,早知道那纷乱复杂的三家擂台追夫史,云合城第一八卦。不过自从太史阑来了之后,这八卦开始消散,争得如火如荼的三个人被强悍的太史阑分别打垮。万微灰了,阿都古丽进大牢了,慕丹佩直接认输做太史阑朋友了,戏也没得看了。

    不想今天结束最后一天,忽然冒出这么一出,太史阑拉慕丹佩和容楚一起吃饭了!然后万微窜台上去了!

    哗!年度八卦大戏!

    这下何止南齐人抛了饭碗丢了馒头等看好戏,就连东堂人都眼睛放光,人类追逐八卦是本能,亲王殿下原本看着时辰准备提醒他们一刻钟到了的,结果这一瞧也忘了。

    万微一窜到台上,慕丹佩就跳起来,解放似地赶紧把饭碗放下了,转过身时已经抽出了剑。

    她此刻也明白了太史阑的用意,这女人,竟然推出朋友和自己男人,撩拨那个醋坛子来找麻烦。生生向台下观众提供一场八卦大戏,好拖延时辰。

    慕丹佩恨得牙痒……她这么有恃无恐,不怕自己被勾掉魂,当真把容楚抢来?

    虽然恨,此刻还不能不配合,不然回头太史阑必定找她算账。

    这时她听见太史阑忽然在她背后道:“丹佩,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你说,咱们做一家人怎么样?”

    慕丹佩心中一震,容楚脸黑了。

    此时万微正落地,恰恰将这句火上浇油的话听了个清楚,脸色瞬间变了。

    她咬牙,恨恨盯了慕丹佩一眼,不过倒还把持得住,并不脑残地大喝贱人什么的,只冷冷道:“慕姑娘,上次你我一战,不过平局,如今万微要走了,想着不分个胜负,终究不甘心,可愿赐教?”

    “你要打架可以,总得等人吃完才对,这样真不礼貌,太打搅丹佩了。”太史阑插话,脚狠狠踩在容楚靴子上……不许说话!不许撩拨!不许笑!

    容楚笑,自己夹了块蜜汁火方,慢慢嚼。

    “打搅”两个字着实是刺激,太史阑难得的对慕丹佩的维护更是个刺激,万微的眼睛都开始发红,冷冷笑道:“这饭她吃得下么?”

    “怎么吃不下?”慕丹佩立即转身,抄起饭碗,有滋有味地吃完那蜜汁火方,道,“甜美醇厚,馥郁生香,滋味果然好。国公,多谢。”说完对容楚莞尔。

    容楚抬头报以一笑,道:“喜欢就多吃几块。”

    太史阑的靴子踏着他脚背,面无表情地道:“是,丹佩,多吃几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