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3章 吃醋大戏满台飞(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3章  吃醋大戏满台飞(1)

    南齐这边已经准备欢呼,这情形不用看,赢定了。

    太史阑忽然叹口气,坐下来。慕丹佩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色阴沉,怒道:“他们能不使诈么!”

    木板移开,黑布揭开,两边的墙露出来。

    左边属于南齐的墙上,一个完整的拳印,不算深,只陷下去一点点,却很清晰。

    这已经很难得了。

    南齐人正准备欢呼,一转眼看见对面的墙,齐齐哑口。

    对面墙上,没有拳印,却有好大一个豁口!

    墙上被砸出一个洞!底下碎砖落了一堆!

    这是怎么回事?

    南齐人震惊,交头接耳四处询问,东堂人唇角露出冷冷笑意。

    此时结果也不用再说,大家都清清楚楚看见,一个不过是印子,还有一个是洞,胜负已分。

    “使诈!使诈!”丽京总营的学生愤而大叫,“这不是拳印!”

    “谁和你比拳印?谁规定的?”对方立即反唇相讥,“比的是印痕深浅,谁深?”

    南齐人哑口无言。事实俱在,墙上的印子抹不掉的。

    太史阑忽然站起来。

    她一举一动万众瞩目,她一站起来所有人都把希冀的目光投向她,希望她能反转败局。

    太史阑淡淡道:“输就是输,确实是你们搞的印子深。”

    南齐人吁出一口长气,齐齐默然。东堂人脸色却变了变。

    他们听出了那“搞”字的深意。

    太史阑走到墙下,弯腰看了看,随即直起身,脚尖点了点右侧墙根。

    众人这才看见右侧墙根位置,少了一块砖。

    有人皱起眉,回想先前看见的墙……好像没有这处缺损啊?

    太史阑脚尖点点墙根,又抬手指指对面东堂人。

    随即她一言不发,回座。

    南齐人莫名其妙,东堂人表情都开始不自然。

    很明显,刚才的把戏已经被太史阑看穿了。

    那东堂人使用的不是武功,是异能,也就是这片大陆上所谓的天授能力。

    “隔空取物”,也是景横波能使用的异能之一,所以一开始太史阑就觉得眼熟。

    那人借着黑布遮挡,先隔空在墙根下抽出一块砖,再用那砖砸上墙,这等于近距离用硬物砸墙,当然要比远距离拳风击出的印子深很多。

    这是使诈,是讨巧,但规则并没有说不允许异能者参与武比。所以太史阑懒得争。

    她心里也在思量,东堂是最早发现异能者,并有组织有计划进行异能开发的国家。这么多年早已形成了自己完善的培养体系,并且肯定是一年比一年强,这也是为什么南齐始终无法胜利的原因。南齐起步太晚,追不上,以前南齐也有第一场武比获胜的,但第二场天授大比往往一败涂地,到哪里去赢?

    首先南齐的异能者就不会有东堂多,其次后天培养出的异能多半都是一些意识类,不够强大的能力。比如太史阑后天培养出的“预知”,到现在也只是一个模糊的感受,还不能实化,这种能力遇险时作用不小,但在异能人才济济的东堂面前比试,肯定不够看。

    场中此时很安静,因为太史阑那一点,那一指,东堂人终究心虚,也不敢太过嚣张。裁判宣布东堂胜的时候,他们也没嚎叫欢呼。

    此时场中胜负,竟然出现了二五营对战丽京营同样的结果。各自两胜一平,平局。

    那么真正的胜负,就要看天授大比了。

    南齐这边的人大多数脸色都很难看,因为大家都知道天授能力南齐不如东堂,要想胜东堂,只有在武比之中成绩突出,压倒性全胜才行。以前武比五局三胜,最后都在天授大比之中因为败局太多而告负,如今武比不过一个平局。这胜算何在?

    东堂那边喜形于色,私下已经在悄悄击掌提前庆功。都觉得此时基本尘埃落定,有的人已经开始谈论静海城。

    东堂那边迫不及待地开始安排下一场的人选,虽然他们动作很隐蔽,但太史阑和慕丹佩一直盯着那边,瞧着瞧着,眼神就不好看了。

    对方参加天授大比的人数,似乎不少啊。

    太史阑更有数,因为她知道司空昱是天授者,现在围聚在司空昱附近的,都是即将参加天授大比的,有那个黄脸瘦弱男子,还有两个少女,甚至还有白皎雪。

    她问慕丹佩,“现在你可以对我说了,你们丽京营,能拿出几个异能者?”

    慕丹佩古怪地看着她,“两个,你们二五营呢?”

    “一个。”太史阑面无表情地道。

    两人都住了嘴,然后慕丹佩叹口气。

    “天授大比一直有个要命的规定。”她道,“就是只要有一方还在要求比,另一方就必须应战,如果实在派不出人选,就算输。现在只看人数,我们就输了。”

    “还有一点,”太史阑冷哼道,“有的人的天授之能,不止一项。”

    两人又不说话了。

    太史阑双臂抱胸坐着,似乎在思索。慕丹佩半晌冷哼了一声,道:“得意什么?鹿死谁手,还难说呢。”

    “那是。”太史阑看看天色,忽然道,“第一场结束得太早了。”

    此时刚刚正午,按照规矩,接下来就是第二场,力争要在一天之内结束。

    慕丹佩莫名其妙地也看看太阳,随口附和道:“是早,这五场抽得巧,不耗什么时辰。”

    太史阑眯着眼睛“嗯”了一声,问她,“以往天授大比,一般要多长时辰?”

    “难说,短的一两个时辰,长的半天甚至拖到晚上。”慕丹佩指指自己脑袋,“有的天授之能,是需要精力恢复的。天授大比也允许一人参加多场,所以可以有休息的时间,不过一般不能超过两刻钟。”

    太史阑算算时间,摇摇头,皱眉道:“还是拖不到晚上。”

    “你一定要拖到晚上干什么?”慕丹佩诧异地问。

    太史阑不答,一边召过苏亚,低声对她说了几句话,苏亚领命匆匆而去。

    “我有需要拖到晚上的理由。”她这才问慕丹佩,“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拖?”

    “难。”慕丹佩道,“谁都知道夜长梦多,尤其快要胜利的人,更不愿意发生任何插曲,导致战果发生任何改变。东堂那边不会出现任何事来拖延时辰,而我们这边出的任何事,东堂也不会理会,也不会允许我们拖延时辰。你没见他们已经在催促进殿开始比试第二场了吗?连午饭似乎都打算不吃了。”

    太史阑皱皱眉,目光在人群中扫过,忽然看见一个瘦瘦的黑衣人影。

    那人孤高冷漠地坐在一边,用一种萧瑟仇恨的目光盯着场内。苍白的脸上,时不时掠过讥诮的表情。

    万微。

    按照要求,今天所有参加过比试的人都应到场,为本国掠阵。太史阑原以为万微不会来,不想她还是来了,只是那么冷那么远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来掠阵还是来看笑话的。

    看她现在表情,倒像是看南齐笑话的。

    她也注意到太史阑的目光,眼神毫不退让地冷冷射过来,随即转开,肆无忌惮地去瞧台上容楚。

    她当着太史阑的面瞧容楚,明显挑衅,太史阑看她那模样,眼睛一亮。

    慕丹佩在一边将这些眉眼官司瞧得清楚,愕然道:“这女人真是……啊太史阑你高兴什么?不上去揍她吗……”

    “是要揍,还要狠狠的揍,大大地揍,揍她个一两个时辰才好。”太史阑淡淡道,“东堂也许不愿意拖延时辰,但一定会很乐意看南齐的笑话。有八卦和笑话可看,他们不会阻止的,因为这也是一个打击南齐的机会。”

    “八卦……笑话?”慕丹佩迟迟疑疑,她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太史阑的眼神在她身上扫啊扫,又对万微扫啊扫,虽然看不出她想干什么,但慕丹佩莫名地就是觉得浑身凉飕飕的。

    上头容楚的目光正好也在这时候扫过来,一眼看见太史阑奇异的表情,他眉头一皱。

    好危险。

    有种即将被出卖的感觉……

    “晋国公!晋国公!”东堂的亲王在努力唤回白日游神容楚,“你看,是不是立即开始第二场……”

    “不吃饭么?”忽然有人插话。

    东堂亲王一看,面前赫然是太史阑,不仅她来了,还带了个肥白的娃娃,身边还跟着一脸古怪的慕丹佩。

    太史阑把怀里的景泰蓝,毫不客气地往台面上一墩,道:“越来越重了,累死了。”

    景泰蓝呵呵笑着,撅起屁股顺着台面就爬向容楚,伸手要他抱,“抱抱!抱抱!”

    东堂亲王目光呆滞地看着穿着开裆裤的景泰蓝从他面前爬过……

    容楚也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便知道太史阑又要使坏了。

    太史阑使坏……配合就好。

    他立即伸手抱住景泰蓝,也不把他从桌子上抱下来,笑眯眯地道:“你们上来干什么,没见我和亲王殿下在谈要事吗?”

    “是啊是啊。”东堂亲王回过神来,连忙接话,“这时辰还不是饭点,太早了些。还是等比完再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