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2章 两女共事一夫(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2章  两女共事一夫(3)

    “这对双胞兄弟,自幼练的是同一种剑法,多少年形影不离,两人便如一人。”亲王道,“分开他们,对我们来说也不公平。我们也不强词夺理,你们南齐尽管上两人,如果还觉得不公,三人也可以。但拆散他们,我们是不同意的。”

    话说到这份上,南齐一定不同意就显得小家子气,容楚不过淡淡一笑,道:“双胞练剑,便如一人,确实不可拆散。贵国如此有心,我等岂能不成全。南齐这边,也上两人吧。”

    他语带讽刺,东堂诸人也只好当没听见。

    慕丹佩叹了口气。她是武学大家,如何不知道这种双胞胎合作的剑法,多年苦功,心意相通,两人能发挥的效果,绝不是普通联剑能比。东堂有备而来,怕人发现这对双胞胎,会提前做应对,甚至让其中一人戴上面具,可见此阵势在必得。

    但此时也没有办法,只得选了两个剑术最好的学生上去。果然,那双胞胎两人剑法精奇不说,更重要的是合作默契,互补完美,两人就像共用一个大脑,谁出现破绽,另一人立即补上,生生将本就很完美的剑法,舞得滴水不漏又杀气凛然,别说对手联剑不过两人,便是十人也攻不破,只有挨打的份。

    南齐这边的人剑法虽好,却不是一家路数,又没事先合作练习过,一上场就节节后退,一直逼到擂台边缘,已经逼近慕丹佩和太史阑的面前。第七十招,双胞胎一起一落,剑光回旋,啪啪两响,将两名学生的长剑挑落在地。

    慕丹佩立即厉声道:“认输!停!”

    她喊得不能算不快,对方却好像根本没听见,长剑呼啸,半空交剪,竟然直插对方心窝!

    东堂人胜利之后不收手,还要赶尽杀绝,场中惊呼暴怒,容楚霍然掠起。

    两条人影同时蹦了起来。

    左边慕丹佩,人射起的时候长剑已出,一剑横挑,将对方的杀手剑弹开。

    右边是太史阑,手一抬狼牙棒就砸了出去,将对方的剑砸开。

    南齐的两个学生急忙滚出,脱离危险区域,惊出一身大汗。

    双胞胎却忽然格格一笑。

    随即变化又起!

    被双双荡开的剑忽然一震,剑柄分离,射出两柄小剑,直奔慕丹佩太史阑!

    对方要赶尽杀绝是假,真正的目标是这两个领头女子!

    慕丹佩怒极冷笑,挥剑格档,忽然想起太史阑不会武功,心中一惊急忙斜眼瞟她。

    太史阑却早已窜了出去。

    她在扔出狼牙棒的时候就窜了出去,那时候双胞胎小剑还没射出,谁也没想到太史阑行动力超强……东堂人赶尽杀绝,她就以牙还牙,把剑挡了还不行,她还要揍人!

    所以她窜得太早,误打误撞便逃过了后续的杀手。

    小剑在她头顶掠过,她头一低,趁着那一冲之力,一脚蹬在了对面双胞胎男子的肚子上。

    那人刚刚发出杀手正在得意,蓦然眼前人影一花,随即便觉得肚腹如被巨杵捣中,五脏六腑都似被踹烂,痛得“嗷”一声惨叫,跌倒在地。

    太史阑厉喝:“慕丹佩,猪蹄!”

    慕丹佩一怔,立即反应过来,抬手就把那万能猪蹄扔了出去。

    太史阑接住,一把塞在对方嘴里。

    另一个双胞胎急忙要救,早被慕丹佩缠住。已经飙到半空的容楚忽然停下,转身又回台,砰一声和东堂射出来的将军撞在一起。

    “啊,季将军。”他一把握住对方臂膀,热情地往回拖,“怎么了?要上茅厕,来来我指给你。”

    东堂将军硬生生被他拖了回去塞到茅厕门口……

    东堂亲王袍子一掀也要下台,折威军大帅忽然“哎呀”一声,算盘一横拦住了亲王,“殿下!你弄乱我算盘了!我算了一上午的帐!哎呀这可怎么是好!”亲王躲避着他的算盘,想要绕过去,但无论怎么躲,那算盘都阴魂不散地挡着他的脸,亲王一张白脸,气得发黑。

    这边太史阑猪蹄塞住了那家伙的嘴,二话不说,抬起脚就开始踹。

    “啪!”那家伙皮球一样被她踢到擂台边缘,骨碌碌往下滚。

    南齐人齐齐伸手,把那家伙推回擂台上,有人趁机给他两拳。

    “别打了!认输!”台上东堂亲王直着脖子高喊。按照规矩,不管任何纷争,任何一方喊人数都该立即停手。

    不过太史阑就当没听见。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刚才东堂没听见南齐的认输,现在她也没听见。

    “砰。”第二脚。那家伙撞在擂台另一边。

    太史阑撩起袍子,冲过去,“啪。”第三脚。

    那人发出闷闷的惨叫。

    “认输!别打了!”东堂人冲过来,早被南齐这边齐齐挡住。

    太史阑在两边人群中间,上踹下跳,袍子飞舞,左一脚右一脚,噼噼啪啪!

    南齐人咧嘴大笑,觉得现世报来得快,真他娘的爽气!

    “认输!认输!”东堂那边喊得山响,被这边南齐人的大笑声遮没。

    “啊……”那个被太史阑打得满地滚的家伙,后背重重撞在树上,噗地一声,嘴里的猪蹄子终于被撞了出来。

    他也算灵光,能开口说话立即嘶声大叫,“认输!认输!别打了!”

    太史阑立即停脚,侧耳听了听。

    “怎么不早说。”她道。袍子一掀转身就走。

    “噗……”倒霉的挨打人喷出一口血……

    她这边一住手,南齐也不笑了,一个个掸掸袍子上的灰,正色回原地,该干嘛干嘛。

    双胞胎分开了战斗力实在不怎么样,另一个也被慕丹佩用剑身抽得浑身肿成两倍。

    东堂这边灰溜溜将人搀起,一句话也不敢说回了原地。这没个讲理的地方,说到底是他们先犯规,试图对太史阑动手,太史阑没当场打死那家伙已经算客气。

    东堂人咬牙切齿,看太史阑眼神就像着了火,但终于也多了一层畏怯……这个南齐传说里的狠人,果然狠得惊世骇俗!

    经过这一场闹剧,双方现在表情更加苦大仇深。

    刚才剑法,南齐已经认输,算是输了一阵,下面就看内修。

    内修就是内功。太史阑有心要上,试图用打败万微的办法再败东堂,不料那边上头商量了一阵,留下的题目是隔物传功。

    场上放一个木板架子,木板后面半丈是墙。人站在木板前一丈处,出拳或出掌,以在墙上留下的印子深浅,来判断胜负。

    不能直接接触物体,太史阑的“毁灭”便没了用武之地。

    她想着,是不是和万微的比试情况泄露了出去,导致东堂有了准备?

    她不能上,慕丹佩也不能上,派出去的是丽京营的一个学生,也是武学世家出身,自幼家族给他锤炼筋骨,内功方面相当了得。

    对方出战的却是一个脸色发黄的男子,看上去还有几分虚弱,真让人诧异这种精气神都不足的人也是内功高手?

    南齐这边却不敢小觑……东堂人奸诈,他们派出的人都要小心着。

    为了表示公正,两边设立了两块木板架子,架子四侧清空人群,用黑布围上,不许任何人进入。

    左边站下南齐学生,右边则是东堂男子。

    两人都对着木板闭目调息,随即南齐学生一个转身,抡臂,出拳!

    他挥拳时空气都似起了爆音,有见识的学生们都大叫一声好……这是内元充足,出拳有力的象征。

    “啪”一声木板爆碎,木板后黑布也被震碎,墙上随即发出“咚”一声闷响。

    “击上了击上了!”南齐人兴奋欢呼。

    这题目相当难,隔物,距离又远。众人都担心这拳风要击不到那位置,连个印子都留不下,这脸就丢大了。

    如此听这一声,不仅击上,而且印子还不会浅。

    慕丹佩也满意点头,道:“这实力和我也差不离了。”

    再看那边东堂男子的出手,众人不禁诧异。

    那人出手和他的人给人感觉一样,软绵绵的,闭着眼睛,双手在空中一抓,似乎在将什么东西抓出来。

    这叫什么动作?

    太史阑心中忽然一跳。

    她觉得这动作有点熟悉。

    那人一抓之后,手臂微微停了停,平平悬在空中,似乎在计算位置,随即他蓦然发力,手臂重重一抡!

    就是一抡,没有出掌,也没有成拳,看起来就像是拿着什么东西在砸什么东西一样,可是他手中是空的,对面也是空的,墙还在一丈半开外。

    “砰。”一声更重的闷响,却和刚才南齐学生打出去的声音有点不一样。

    众人被他诡异的动作惊得发出一声长长的“咦”。

    这是什么武功?

    再看那木板,那黑布,完全没有任何痕迹

    太史阑霍然站了起来。

    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南齐……输定了!

    几个裁判跑上来,先撩开两边的黑布给大家看,里面空荡荡的,连只老鼠都没有。

    然后将木板移开。南齐学生面前的木板爆裂,东堂那边完完整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