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6章 为信任干杯(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26章  为信任干杯(3)

    总督此刻倒希望昨夜出手的人不是太史阑了,如果这弩为太史阑所有,那今日的事绝对不能善了。

    他看了看身侧的云合府尹,决定还是不把这个秘密信息告诉他。

    云合府尹坚持二五营涉嫌杀人,要秉公处理,这个要求堂皇光明,他也不好干涉。

    极东总督,也准备抱膀子,干看热闹了……

    云合府尹此时心中却是平静的。

    他知道二五营不会来,人还在他大牢里关着呢。昨夜他一夜没睡,等着太史阑,连怎么拒绝她救人要求的理由都想好了,就等她上门。

    结果等到快天亮睡着了,也没一个人影,大牢上头倒是有人高来高去,他加派兵丁护卫,既紧张又巴不得地等着对方劫狱,结果人家在墙头呼啸来去,就是不下墙头,倒把整个云合府衙的人累得半死。

    不来要人,不来劫狱,也好,这太史阑还算识相,就是失去了一个可以治她的把柄,有点可惜。

    云合府尹是极东行省的人,当然希望极东山阳营进入最后的大比,因为只要拿到这个资格,该支队伍的所有成员就可以加一级授职。云合府乃至整个极东也脸上有光。

    府尹已经打好了腹稿,等下密疆行省的人一到,就可以宣布二五营昨夜的罪状,取消他们的比试资格,取消之前的所有成绩,由丽京总营和极东山阳营进入天授大比。

    日头已经挺高了。

    二五营的人没来,可是密疆行省的人也还没来。

    开场锣已经敲过三遍,参加比试的双方一个没到,还是第一次。众人开始骚动,台上的云合府尹等人也开始焦躁。

    “派人去催。”云合府尹对身边属下道。

    属下赶紧答应,急忙备马,密疆行省的人住得远,一来一回怕不得一个多时辰。

    忽然有人大声道:“来了!来了!”众人回头,便看见来路烟尘滚滚,大批骑士正在接近。

    云合府尹急忙站起来,眼见着那一大卷烟尘扑近,速度极快,引起了外围看客的一波骚动,他也看不清谁是谁,看看时辰已经不早,还要回去审二五营的案子,当下站起身来,肃然道:“密疆行省诸位已经到了么?本府宣布一下,因为昨夜二五营学生在合欢街内集体嫖宿,且杀伤无辜百姓,现已经被拘押在云合府大牢,罪责未清,按例剥夺二五营参加天授大比的……”

    忽然有人的惊呼打断了他的话。

    “太史阑!”

    这一声呼喊惊得府尹顿时连要说什么都忘了,怔了怔,又冷笑一声。

    太史阑来了又怎样?难道还能当众勒着他脖子让他放人?

    不过密疆行省的人怎么还没来,反而是太史阑来了?

    “太史大人到了是么?”云合府尹咳嗽一声,缓缓道,“来得正好,本府稍后要弹劾你驭下不力,放纵学生寻欢伤人之罪……”

    “正好,我也要弹劾你勾结他人,滥用职权,陷害无辜之罪!”

    声音清晰而冷,马蹄快速而狂,哒哒哒一阵急响,数十骑狂冲而至,过门不停,当先的护卫长鞭一甩,将试图阻拦的兵丁卷到一边。

    黑色的大氅扬起,太史阑黑色的眼睛在太阳下冷光幽邃,策马直穿人群而过。众人匆忙向两边避让,仰头看见她黑紫色的衣角散发着淡淡的血腥气息,而她的马后,似乎还有捆绑着的人。

    台上容楚微微倾身,仔细看了她一眼,随即笑了。

    太史阑啊……

    真的永远不让他失望。

    只是也难免有些心疼,这一夜辛苦,谁人知晓?

    她太自立,太强大,男人遇上她,如果不够强这滋味可真不好受,足够强了还是不好受。哪个男人愿意心爱的女人整天奔波打杀,和各种恶意作战?明明能保护她她却不肯要,这般干坐着提心吊胆等她的消息也是一种折磨。

    容楚撑肘叹息,心想自己一定会提前衰老。

    或者早点把她娶了,然后一年一个仔地生,让她没空再去打杀拼搏?

    嗯,好主意。

    容国公在这万众紧张的时刻,开始专心思考这个计划的可行性去了……

    云合府尹愤怒地站起来。

    “太史阑!你停下!”他挥舞着手臂,“谁允许你骑马擅闯场内!”

    “啪!”

    马背上两个被捆绑的人,被太史阑一脚踢下。太史阑端坐马上,冷冷看着云合府尹。

    “这天下没有我不敢策马冲去的地方。”她道,“尤其是在卑鄙和阴谋面前。”

    云合府尹和众人的目光却已经被地上呻吟的人吸引。

    “阿都古丽小姐!”

    “皇甫清江!”

    惊呼声此起彼伏,连极东总督都惊得立起。

    太史阑如此胆大,竟然将这两个重量级人物一并擒来。难道她是因为二五营被关押,又发了疯?

    “国公!”极东总督又惊又怒,向容楚道,“密疆行省是域外大省,朝廷向来恩抚有加,阿都古丽小姐还是密宗王的外孙女,身份非同寻常。太史阑竟然敢这么对她,实在胆子太大了!您当真要纵容到底么?”

    “啊?”不知道想什么正笑吟吟的容楚转过脸来,道,“一年一个太频繁了,怕伤身体,两年一个好了……”

    极东总督:“……”

    “太史阑!”云合府尹早已按捺不住,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意思!挑衅云合府吗!快把人放了!”

    太史阑下马,脚尖踢踢那两个俘虏。

    “把你们昨天密谋干的事说出来。”

    一听见这句,云合府尹脸色就白了。

    他原以为太史阑胆大狂妄,不顾一切挟持了阿都古丽和皇甫清江,要求交换放人。如今听这口气,她知道了?

    她不救二五营,一夜奔驰,直捣黄龙,当真拿到证据了?

    她是怎么算准阿都古丽和皇甫清江密谋的?

    是怎么把两人都堵住的?

    又是怎么擒获他们的?在这短短时辰内?

    怎么可能?

    此时众人哗然,连极东总督都惊疑不定,众人再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事情竟然能翻覆成这样,不是说二五营犯事了吗?怎么太史阑还敢带人抓来了阿都古丽和皇甫清江?听她口气,这两人是幕后黑手?

    云合府尹抽着冷气,却不认为事情已经到了最糟糕的境地,无论如何,阿都古丽和皇甫清江应该知道严重性,就算被擒,也无论如何不会说,太史阑又不能当众刑讯逼供。

    然而那两人一开口,他头皮就一炸。

    “都是他出的主意……”阿都古丽呜呜咽咽地说。

    “我和云合府打过招呼……”皇甫清江说了个一五一十。

    众人目瞪口呆地听着。

    这一男一女就像说故事一样,坦然地,滔滔不绝的将如何合作暗害二五营的事情说了个清楚。皇甫清江在总督府夜宴那晚,让位示好于阿都古丽,随即两人由此认识,稍有来往。皇甫清江原本不在意二五营,没想到第一战真的失利,心急之下来和阿都古丽商量。二五营平局丽京营的战果,让原本有点犹豫的阿都古丽下定决心和皇甫清江合作。当下阿都古丽出钱出人,皇甫清江出人脉打招呼,当晚设法让二五营在碧玉楼吃饭,中途有人上来挑衅要位子,其实是上来查看人数。碧玉楼的店家还是原来的,当晚的小二却全部换了,整座楼被阿都古丽包下来,包括后院的歌舞,包括后门出去的整个的合欢街的生意,都在阿都古丽的掌控之下。

    之后二五营的人被安排“洗澡”,其实是被引进去掉招牌的合欢街青楼和小倌馆的后门,一进门就各自被迷昏捆起,随即阿都古丽派出的人在附近掳了一个民女来,随便扔进了一个二五营学生的屋子里,本来是要弄出个逼奸的罪名的,谁知道那女子挣脱绳索要逃跑,被阿都古丽的人干脆勒死,顺手推在二五营学生身上。

    而皇甫清江做的,就是安排人及时联络云合府和折威军的人,早早等在合欢街外不远,一听见响动就去抓人。

    整个计划阴狠也简单,没什么太大智慧,却将时间把握得很准,而且不留死角。皇甫清江认为,能将二五营的人整倒最好,不能整倒,耽误一夜,也就达成目标。所以时机选得很晚,就为了打太史阑个措手不及。正好阿都古丽有钱,有钱就有足够人手,就能包下那里,就能风雨不透,如果不是火虎见机得快,太史阑只怕还要再迟一点才能得到消息。

    火虎跑掉,皇甫清江怕追人导致消息走漏,也没再追,算准太史阑来不及的,和云合府扯皮一夜,什么都做不了。

    谁知道这疯女人,行事凶悍,不按常规。

    两人将这计划完完整整一说,那些帮凶听着主子都交代了,为求从轻处罚,也七嘴八舌赶紧补充。

    极东总督首先就发出一声长叹。

    没说的,当众交代得这么详细清楚,细节人物没有任何疑问,谁都能知道这是真的。

    这一手太厉害了,二五营连自辩都免了。

    “真正案犯在此,请总督府主持公道。”太史阑冷冷一哂,“至于云合府和折威军,还是请退到一边,等我回去弹劾吧。”

    云合府尹脸上阵红阵白,半晌咆哮,“皇甫清江,你胡言乱语,污蔑官府!”

    “我可不敢污蔑。”皇甫清江垂头丧气地道,“那一万两黄金,还是阿都古丽托我亲手转交您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