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章 被刺激的妖孽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9章  被刺激的妖孽

    偏偏他好死不死遇见太史阑。

    太史阑冷峻的眼神飘过他头顶,转身,离开。

    折耳猫呆呆地放下手臂,愣在原地想了一阵,不明白自己通杀必胜绝技今儿怎么失灵了,直到发现太史阑已经走远,才再次跌跌撞撞追上去。

    这回他离得远了,跑得急,不几步绊到石子,跌下去重重一声。

    他却没有哭,只抬头看太史阑背影。

    太史阑似乎听见了,却没回头,笔直的背影大步去了,渐渐消失在山道上。

    折耳猫垂头,日光打在他长长睫毛上,有细碎泪珠泫然欲滴。

    忽然脚步声响。

    折耳猫立即抬头。

    太史阑面无表情静静立在他面前。不等他露出她觉得“很猥琐很无耻”的笑容,她弯下身,一把抓起折耳猫,往背上一放。

    “搂紧我。”她道。

    一双小手听话地弯住她的脖子,肥肥的手指头紧紧扣住。

    太史阑垂眼看看那手指,白嫩而短,像一双软软的爪子。

    她忽然有点恍惚。

    恍惚还是三岁前,自己也曾呆在妈妈背上,由她背着走过春夏秋冬,走过一座又一座天桥,直到走进那个开始又终结的冷漠城市。

    那时她左边是一个大包,右边是一把破琴,她在中间,大包撞着她的腿,坚硬的琴身硌得她肩膀痛。

    可是她记得,那时候,很欢喜很欢喜。

    太史阑侧头看折耳猫,那娃娃已经睡着了,走了那么多路,他已经疲惫不堪,脑袋歪在她肩上,呼噜呼噜吐口水。

    太史阑侧着头,日光在她眉梢,此刻温柔。

    她将背上的折耳猫,轻轻往上托了托。

    太史阑没有很快出东昌城,因为折耳猫很快醒了,他是饿醒的,太史阑很清晰地听见他小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巨响。

    听着那声音,太史阑也觉得自己两眼开始发花,她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又赶了很多路,可她身上没有钱物,皮箱里有捡来的黄金珠玉,却远在安州。

    “那个庙。”她问折耳猫,“里面有没有什么宝贝?”

    她此刻想着养个孩子不容易,是不是去把那宝贝偷出来先。

    折耳猫漂亮的大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

    太史阑想想也是,那庙破到人神共愤,晾件内裤四面八方都看见,怎么可能有什么宝贝,看样子又被那疯子给骗了。

    这南齐的女人,怎么死之前都喜欢忽悠人?

    折耳猫忽然踢了踢她。

    太史阑一低头,才注意到他的小靴子,虽然沾满了泥土污垢,但好像……很亮,很闪,很多宝石。

    太史阑抠啊抠,抠下了一块红宝石,计为靴子上诸多宝石中最小的一块,太史阑拿去换了一千两银票和一些碎银。

    很好,一双靴子就够她养孩子了。

    吃孩子软饭的太史阑心情不错,心情不错才想起来问折耳猫,“名字?”

    折耳猫似乎对她这种简练干脆的语气很受用,笑眯眯抱着她脖子,“蓝……蓝……”

    太史阑忽然看见路边摊子上在卖拨浪鼓,顺手买一个给折耳猫,瓷做的拨浪鼓,不算精致,两面蒙羊皮,镂空刻“景泰丰隆”四字,她想了一会才想起来,现在南齐的年号好像是景泰。

    “就叫景泰蓝吧。”她道。觉得这名字顺口,听起来像她的仔。

    她不喜欢称呼叠字,“蓝蓝?”好傻。

    再说男孩子也不能用这么脂粉气的小名,对成长不利。

    太史阑已经在想着,该如何耳提面命因材施教,把小流氓教育上正轨了……

    折耳猫很安静地接受了这个新名字,这小子很会看风色,知道太史阑是那种一旦决定不容更改的人,所以表现得十分合作。

    有了钱的太史阑,带着景泰蓝,投宿本地最大客栈,叫一桌最好饭菜,一大一小两个,围着桌子吃得头也不抬……景泰蓝特指的鱼汤,更是被他一个人喝得干干净净。

    吃完了,景泰蓝也躺着不能动了,抱住圆滚滚的小肚子,嚷胀呢胀呢……

    “活该。”太史阑叫伙计撤了剩菜,送进热水来,打水准备给景泰蓝洗脚。

    景泰蓝的衣服脏得厉害,太史阑想了想,又让伙计去买孩子衣服来,自己把景泰蓝衣服剥了,准备给他换洗个彻底。

    景泰蓝已经快睡着,太史阑毫不客气扭他脸把他扭醒,那小子哭兮兮地揉眼,半天没有眼泪。

    太史阑根本不理他这一套,听见外边门响,一边抱起准备洗澡的景泰蓝,一边去开门。

    景泰蓝把脸埋在她肩膀上,格格地笑,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太史阑手还没触到门板,门开了。

    月色从打开的门扇涌进来,将站在门前的人照亮。

    那人华美精致,也和月下珍珠一般熠熠发光。

    就是表情有点呆,和他的妖孽美貌甚是不符。

    “你……”他看看太史阑,又看看景泰蓝,生平第一次结巴了,“他……”

    “儿子。”太史阑淡定地抱着景泰蓝,淡定地看着脸色瞬间黑了一半的容楚,“我的。”

    容楚立在溶溶月色中,看不清脸上表情,太史阑隐约觉得他似乎很是错愕了一把,以至于似笑非笑的习惯表情凝在唇边,像只忽然发傻的狐狸。

    可转瞬他就笑了,竟自如地伸手来接景泰蓝,“哦?这么快就生了?我看看像咱们谁。”

    太史阑唰地一让,容楚趁她这一让,游鱼一般滑进室内,对她微笑。

    太史阑冷冷看着这个自说自话的男人——瞧你这口气,给别人听见还以为是我跟你生的。

    故意的吧?

    很快太史阑就知道他果然是故意的,因为伙计迅速闪了出来,哈着腰涎笑道:“夫人,小的给您把您家老爷带来了。”一边上前一步,在她耳边悄悄道,“夫人,一个女人在外面不容易,听小的劝一句,可别再和男人置气了……”

    敢情以为她是逃家妇女?

    太史阑看那伙计一副办了好事等待打赏神情,点点头。

    伙计刚一喜。

    “砰。”门板甩在他脸上,撞扁了他的鼻子。

    屋内容楚负手观赏四周陈设,随意得好像当真这是容老爷的外室,听见那声巨响,缓声笑道,“夫人息怒。”

    巨响吵醒了景泰蓝,他睡意惺忪抬起头。

    容楚潇洒自如的身形忽然僵了僵。

    门外人影一闪,容楚的护卫首领赵十三也赶了上来,他站在门外,无意中看见景泰蓝,忽然身子一倾,差点撞在门边。

    太史阑没有注意他们的怪异,抱着景泰蓝试水温,景泰蓝盯着容楚,小脸上也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随即脑袋一撇,一脸“我不认识你”表情。

    容楚望着景泰蓝,眼底掠过一丝惊色。

    等太史阑回过头来,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已经打完眼底官司,一切如常。

    “你要干什么?”容楚看看那个看起来虽干净但很陈旧的澡盆,眼神像在寻找什么,“给他洗澡?澡豆呢?香精?润肤药油?布巾怎么只有一条……”

    太史阑给他的回答,是手一松,把景泰蓝扔进了水里,“砰。”

    溅开的水花险些扑到容楚脸上。

    容楚的脸色很有点好看……

    门外站着的护卫赵十三,已经张大嘴,不会说话了……

    景泰蓝却格格笑着,似乎觉得很有趣,但又不知道扒住澡盆边,晃了晃身子一歪,已经咕噜噜喝了几口水。

    容楚立即上前一步要拉他,赵十三更是忘形地伸手,太史阑瞄一眼赵十三,觉得门口这个大男人很碍眼,砰一声再次甩上门,同时架住了容楚的手。

    “你要干什么?”两人异口同声。

    “让(帮)他洗澡。”又是异口同声。

    沉默,冷面相对。

    半晌,容楚吸一口气,“这孩子才两岁,你想让他自己洗?淹着怎么办?”

    “淹着活该。”太史阑的回答险些让容楚呛着,“两岁的男人,不会洗澡?不会也得会!”她一指景泰蓝,“扒住盆边!”

    景泰蓝喝了几口水,咳嗽着扒住澡盆边,小脸湿漉漉地有些迷惑,太史阑问他,“会洗澡吗?”

    景泰蓝有些犹豫,似乎在想自己到底会不会——给姐姐们洗算不算自己会?

    “是男人都该会自己洗澡。”太史阑瞟一眼容楚,“当然,某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可能二十岁还不会自己洗澡,你不要和他学。”

    景泰蓝频频点头。

    受到攻击的某人,牙痒地微笑,“两岁的……男人?”

    “景泰蓝。”太史阑道,“给娘娘腔看看,你是不是男人!”

    景泰蓝嘿嘿笑,扒着盆边猥琐地一挺小肚子。

    容楚:“……”

    门外扒着窗缝看的赵十三,一头撞在了窗上……

    被人身攻击的容楚,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太史阑的称呼,眼神也开始发蓝——景泰蓝?嗯?

    景泰蓝在水里扑腾一阵,喝了几口水,渐渐也习惯了,欢快地扑水玩,他自然谈不上会洗澡,太史阑也不管他,等水差不多凉了,一把将景泰蓝捞起,裹在大布巾里从头到脚一揉——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