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5章 为信任干杯(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25章  为信任干杯(2)

    她唇角一抹冷笑,黑紫色大氅在风中微微飘动,似一双巍然笼罩的巨大翅膀。

    马车里的神工弩静静地摆放,弩匣已空。

    阿都古丽和皇甫清江冲得更加放心。

    忽然神工弩后,露出一张笑嘻嘻的脸。

    那脸眉目漂亮,就是神情几分流气,他对奔来的男女挤了挤眼,怪声怪气地道:“上……菜……喽……”随即手在神工弩上一按。

    “轧”一声轻响,原本装弩箭就需要装半天的神工弩,忽然弩匣向后一缩,再推出来时,赫然弩匣内,又是七支细箭!

    这个变化太快,身在半空的皇甫清江一眼看见,但还没反应过来,他脑海中瞬间只掠过一个念头……神工弩只能发射一次,这箭装上去有什么用?

    而阿都古丽根本没看见,还在埋头往前冲呢。

    皇甫清江原本冲在前面,此刻心中疑惑,稍稍退后她一步。

    神工弩背后龙朝,撇撇嘴,看两人越冲越近,单手猛然向下一压!

    “咻!”

    又是那种因为极快而显得极细极尖,连空气都像被瞬间压缩的爆破音!

    又是光芒一闪……那一闪也是感觉中的一闪,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皇甫清江听见这一声,肝胆俱裂。

    射出来了!

    真的射出来了!

    神工弩怎么能射第二次!

    极度的震惊恐慌如巨石般砸下来,皇甫清江瞬间似乎嗅见了死亡森冷的血腥气息!

    神工弩出必沾血的传言如魔咒般紧紧箍住了他的心,皇甫清江一抬头,看不见弩箭来势,只看见前方阿都古丽的背影。

    他忽然向前一扑,一把抓住阿都古丽,把她挡在自己身前。

    正在这时,墙头上周七忽然一挥手,射出一枚圆镖,镖呼啸而去,射在阿都古丽胫骨上。

    人在半空的阿都古丽已经感觉到危险,想要避开时却被身后皇甫清江抓住顶上,杀机逼近一瞬间她来不及后悔也来不及怒骂,只得闭上眼睛,忽然感觉到胫骨一痛,身子一歪。

    “唰。”七道风声如一声,从她头顶、肋侧、腰肢旁同时掠过,箭风过处,头发全无,衣服全碎,肌肤俱裂!

    更有最后一支箭,自她胁下射过,哧一声引发出一声惨号,血花爆溅!

    砰一声,阿都古丽和皇甫清江双双栽倒在地。

    七支箭去势未绝,呼啸着从呆若木鸡的其余护卫头上闪过,穿过大开的二门,进入下一层院子,又是一霎之后,才响起一声巨响。

    不知道又是什么倒霉的东西,给撕碎了。

    地上,阿都古丽在哭泣,皇甫清江在低吟。

    阿都古丽浑身衣衫都已经破裂,被无比猛烈的箭风撕碎,破碎的衣服下是深深的血痕,肿得高高的。这个刚才还金光闪闪的美人,转眼狼狈得花子都不如。

    她左臂伤口犹深,鲜血涔涔而下,不过还有比她更惨的。

    皇甫清江被压在她身下,那最后一支要命的箭,巧而又巧的穿过阿都古丽的胁下,射入了他的肩骨,将他生生钉在地上。

    墙头上周七还有点遗憾地摇摇头,觉得自己准头没把握好。

    他射出那一镖,除了不想要这两人的命,还想将这两人都钉在地上的。结果神工弩的箭实在太不凡,比他想象得还要快一点,导致他计算有误。

    他站的角度,选择的方位都经过计算,神工弩不能射死这两人,那就拿不到证据了。但也不能毫无伤损,那就白费了神工弩的杀气和震慑。

    他觉得便宜了阿都古丽,太史阑倒觉得正好。密疆行省毕竟和朝廷关系微妙,能不决裂就不决裂。要决裂也不该是由她引起。

    “天杀的!天杀的!”终于醒过神来的阿都古丽,开始发了疯般地捶打皇甫清江,“你竟然拿我当靶子,你竟然敢拿我当靶子!”

    痛得几欲晕去的皇甫清江一边躲避她的尖尖十指,一边失神地喃喃:“怎么能射第二次!怎么能射第二次!啊……救我!快救我!”

    太史阑站在墙头漠然看着,阿都古丽雇来的护卫早已被两批箭吓得一哄而散。密疆行省的其余人远远观望,甚至不敢靠近。

    太史阑跳下墙头,紧了紧大氅向他们走去。

    阿都古丽立即顾不上再骂皇甫清江,慌乱地敛衣后缩,那神情动作,活像怕被太史阑强。

    皇甫清江咬牙看着她,手悄悄伸入怀内,却被墙头上的周七射来的一镖警告得赶紧缩回。

    太史阑很自如地蹲下来,大氅遮挡了其余人的视线,她不急不忙地掏出人间刺,将这两个现在动弹不得的男女刺了刺。

    两人目光渐渐呆滞,太史阑一挥手,护卫们下墙,将两人给绑了。

    太史阑又默不作声指了指密疆行省的学生们,那些人毫无斗志,惊恐地缩到墙角,被护卫们拎小鸡般拎出来,一并捆了。阿都古丽自己带来的护卫倒还算悍勇,退入后院还试图抵抗,但哪里抵得过太史阑和容楚千挑万选的手下?至于阿都古丽新聘来的护卫,早跑没影了。

    太史阑抬头看看天色,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密疆行省住得偏远,这一路奔驰花了不少时间,再回头奔向比试场,时辰很紧。

    她只有一刻钟的时间拿到阿都古丽和皇甫清江,然后她做到了。

    没什么了不得的办法,不过就是胆大敢做!

    什么密疆行省的背景,什么折威军的势力,都是屁!

    她要做的事,前头就是皇太后,她也一刀斩过去!

    远处隐隐传来火把的光亮,还能听见大量的马蹄踏地声。应该是附近的折威军来了。来得很快,可惜还是没她快!

    太史阑一挥手,护卫们把堵住门口的马车挪开,一辆另外雇的等在院子外的马车会把神工弩载回去,其余人则带着俘虏,上了留在院外的马。顺着另一条路离开。

    至于折威军来了之后,面对遍地碎片一院狼藉,要怎么收拾,是他们的事了。

    太史阑头也不回带人远去,背影镂刻在渐渐亮起的天幕里。

    夜风掀起她黑紫色的大氅,大氅上迷离跳跃的星色,渐渐化为朝霞绚烂的丽光。

    天亮了。

    还不知道这一夜惊心动魄的其余队伍,都早早到了比试场,等待这最后一场的尘埃落定。

    不过众人都很轻松,因为知道结局应该已经呼之欲出。

    也有一些消息灵通人士,在私底下交头接耳。

    “听说昨晚二五营出事了!”

    “真的?”

    “嗯,说是集体嫖宿,还误杀良民,现在被关在云合府衙大牢呢。”

    “哈!怎么会这样!二五营不是有男有女吗,怎么个集体嫖宿法?哦……难道你说的是合欢街?”

    “然也!”

    “哈哈果然是二五营,倒数第一就倒数第一,就算一时威风,骨子里还是那废物根子,这才赢了几次,就轻狂成这样!”

    “所以说今天有好戏嘛。”

    “难怪我说今天没看头,你硬要拉我来,原来还有这一出。哈哈,那今天太史阑岂不成了光杆司令?”

    “瞧瞧她狼狈样子也好啊。那个太史阑,永远都那副高贵冷淡样子,真想狠狠踩她一脚!”

    “今日正好踩啊,哈哈!”

    “哈哈。”

    世人仰望高处,脖子仰酸的同时,也难免羡慕妒忌恨,爬高踩低本就是市民天性,逢上这事,俱都欣欣然,欢欢然,幸灾乐祸远大于同情。

    众人扫着人群,也觉得是有些不对劲,按说二五营该到了。不过密疆行省的人,今儿也一样姗姗来迟,不会提前庆祝去了吧?

    又过了一会,容楚到了。

    他知道太史阑时辰不够,当然不会在昌明寺等她,他来的时候乘着马车,并命人从马车里取出一个食盒。

    这举动也令众人诧异……国公早饭没吃饱吗?

    容楚才不管别人眼光如何,笑吟吟自人群中过,精神焕发,心情愉悦模样。瞧得那些消息灵通人士心中嘀咕,不明白国公怎么这么高兴,他不是和太史阑关系非同寻常吗?女人的势力出了事,他不是该恼羞成怒吗?

    再过了会儿,总督连同云合府尹等人也来了,阵仗特别齐全。总督一眼看见台上坐的容楚,眼神里掠过一丝惊讶。他也没想通,这样的事件面前,容楚竟然真的没出手。

    难道他认为太史阑真的能办到?

    总督心里有些不安,他刚刚接到折威军的消息,昨夜城郊密疆行省的庄园曾有人示警,但折威军赶到的时候已经人去屋空。院子里一片狼藉,连门都被撞毁,活像被军队扫荡过。

    这事别说折威军震惊,总督也震惊了。

    密疆行省人不少,又有钱,买了很多守卫,将整个庄园守得水泄不通。

    这是谁,大半夜的竟然杀上门,把人统统给搞没了?

    这等杀气手段,怎么看都像……太史阑。

    总督忽然打了个寒战。

    他想起折威军那个参将悄悄告诉他的话。

    “密疆行省庄园里竟然有床弩,可是,床弩竟然被射散!这天下,能射散床弩的,只有……神工弩!”

    想到这句话,总督浑身的汗毛再次竖起,久久平复不了。

    他记得这句话的可怕语气,这里面包含的信息确实可怕。

    地方大员谁不知道神工弩的珍贵,每个行省一般都不超过三台,还是非军事都督府密批不可动用的绝密杀器。神工弩任何一次出现,都是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