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3章 你想不想娶我(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23章    你想不想娶我(4)

    太史阑之前一直没出门,白天出门也用不着大氅,这衣服是今晚第一次取出来穿,容楚此刻才瞧见。

    他一瞧见,眼神便一闪,却没有说什么,注目太史阑快步离开,一大堆护卫跟随匆匆离去。

    屋子里空寂下来,容楚慢慢喝杯酒,忽然道:“来人。”

    周七鬼魅般地闪出来,容楚没头没脑地道:“那衣服不错,李家的。”

    “是。是不错。”周七道,“咱府里有和这差不多的,却很难找到比这更好的。”

    容楚对护卫大头领的心有灵犀表示满意,却道:“老夫人不是珍藏一件么,比这颜色好,比这轻,可以贴身穿的那件宝貂。”

    “那是老国公当年打西番,抢了人家国库才找出来的唯一一件。”周七提醒他,“老夫人最爱的宝贝,这些年藏在密室里,一次也没穿过。”

    “正好。”容楚一拍掌,“穿过了太史阑也不会肯穿,新的才好。”

    周七白眼向天……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老夫人绝对舍不得,你确定要这么不孝吗?

    “把这次在云合城收到的那批上好鹿茸给老夫人送去。”容楚道,“顺便把那貂裘给偷出来。”

    “老夫人每天查看三遍。”周七阴恻恻地提醒。

    “那就直接和她要吧。”

    “要不到的。这是她的爱物。”周七再次阴恻恻提醒。

    “你说这是给她未来媳妇的。”

    “她会要求看媳妇。”周七笑容三颗白牙,幸灾乐祸的标志。

    “告诉她媳妇怀孕了身体不好需要这个。”容楚喝酒头都不抬。

    周七,“……”

    被无耻主子打败了的周七,半晌挣扎着问:“那个……将来太史大人终究要和老夫人会面的,到时候老夫人问她要孩子怎么办?难道拿这个凑数?”他指指景泰蓝,“年龄不对,太大了。”

    景泰蓝翻起大白眼珠子瞪他……你才年龄大!你全家都年龄大!

    “哦,说小产了就是。”容楚轻描淡写。

    周七,“……”

    周大护卫一边为将来“婆媳会面”提前哀悼一刻钟,一边想着沈梅花也去洗澡了?还是去象姑馆了?嗯,太史阑一定可以解决这事,等沈梅花回来,有她好看!

    太史阑步伐匆匆,行走在夜间昌明寺空寂的青砖道上,大氅在黑暗中闪着紫色毫光。

    身后的护卫们,沉默,冷静,步伐声都渐渐一致。

    “我们先去哪里。”火虎在她身后问,一边命人赶来马车,“大牢吗?还是云合城府衙?”

    太史阑站定脚步,看看天色,现在三更还未至,离天亮还有三四个时辰。这个时候去云合府,一定吃闭门羹。

    而不经过云合府,也不可能进入大牢。

    身后脚步声响,周七带人匆匆赶上来,道:“国公命我等听从大人驱策,有什么安排尽管说。”

    “我现在不去大牢,那里一定有人等着我。”太史阑道,“只能拜托你带人过去,无论如何,保护他们安全。”

    “好。”

    “把花寻欢上次押送的最后那辆大车赶来,我们用那辆车。”太史阑道。

    “是。”

    那辆马车一直停在寺庙后院最里面,马车封得死死的,当初火虎看见就很奇怪,不知道里面存放了什么东西。

    当初太史阑派花寻欢杨成史小翠三人押送二五营的装备队伍,杨成甚至还动用了他家族的手下,看似毫无必要,不过是送一些旗帜衣服,其实最关键的,还是这马车。

    这马车火虎知道,最近太史阑把这车拨给了龙朝使用,龙朝就住在这马车旁边的一间屋子里,每天都在里面捣鼓,也不知道他捣鼓些什么。

    马车赶了出来,不大的马车,足足用了六匹马,马还有些吃力,太史阑上车,亲自赶车,道:“这车上已经不能再坐人,你们骑马在我身边护卫吧。”

    火虎等人只得骑马跟在她身边,太史阑缰绳一抖,马车辘辘前行,车轮压着青石地面似有火花微闪,显见得马车十分沉重。

    火虎忽然想起一样东西,顿觉心中凛然。

    他抬头看看黑沉沉的天色。层层霾云之间穿梭一轮淡色的月亮,寒光四射,似有杀气。

    “我们先去哪里。”

    “密疆行省分营驻地。”

    火虎闭紧了嘴巴……这真是太史阑的风格。不询问,不犹豫,甚至不去救二五营,直接撞上敌人家门,擒贼先擒王!

    寻常人没有证据哪敢打上门去?她敢……老娘认为是你干的,就是你干的!

    密疆行省的人,必将猝不及防!

    密疆行省的人果然猝不及防。

    他们住在城西一座临时赁下的巨大庄园内,密疆人有钱,又雇了许多临时护卫,重新对庄园做了装饰,平时丝竹悠扬,时刻灯火辉煌,不过今晚有点特别,庄园里黑沉沉的。

    附近的人也觉得,庄园的守卫好像比前几天少些,昨天还人影穿梭,今天门口只有两个站岗的。

    也不奇怪,有一半人出去干坏事了,还等在现场,想等太史阑前去救人,然后把事情闹大,让二五营臭遍全城呢。

    庄园的最里面,灯光暗暗的,阿都古丽小姐的独院,还在招待外客。

    密疆行省作风开明,没内陆规矩大,女子可以单独宴客,此刻和阿都古丽对面喝酒的,就是一个年轻男子。

    “刚才消息传来。”阿都古丽神情满意,亲自给对方斟酒,“事情大功告成,人已经进了大牢。一个不漏。”

    “那是自然。”男子微笑,“我已经亲自关照过云合府和折威军,他们自然会好好办事。”

    “太史阑不会今晚就能把人给救出来吧?”阿都古丽忽然有点不安地问,“这要把人救出来,我们就白费功夫了……”

    “她救不出来的。”皇甫清江胸有成竹地笑道,“云合府半夜不办事,除了圣旨,天大的事也要等到天亮,天一亮,比试场就开场,你们就进场。那时候就算太史阑本事通天,立即把人给救出来,也来不及了。”

    “何况。”他喝一口酒笑道,“她住的那个位置,离云合府,离比试场,离我们这里都不近,无论怎样抄近路,想在今晚赶到其中任何一个地方处理好这事情,再赶到比试场都是绝无可能的事,”他掰起手指算了算,“如果她救不出人,竟然敢来我们这里,我可以通知附近的折威军营,他们过来会很快,一刻钟必到。那么,最多只能留给她一刻钟的处理时间。一刻钟,你算算,一刻钟是能说服云合府救出那么多人呢,还是能将你我擒拿啊?”说完哈哈大笑。

    “皇甫公子智谋出众,小女子佩服。”阿都古丽莞尔,酒涡深深,“还没谢过那日总督府,公子让位于我的情分。只是可惜遇上那疯女人,害我丢好大丑!”说到后来,咬牙切齿。

    皇甫清江柔声道:“小姐也莫太伤心,大家都知道,是那贱人无礼。其实怪不得小姐。”他轻轻叹口气,用眼角扫着阿都古丽,低低道,“小姐也不必谢我让位的情分,我……我知小姐心意,自然是要成全的。只是小姐……小姐未必知我心中……辗转了……”

    阿都古丽一呆,想了好一会,道:“你什么意思?”

    她是密疆人,汉话不精通,对汉人七拐八弯的表达情意方式也有点理解不能,此刻傻兮兮地问出来,着实煞风景。

    皇甫清江呆了呆,心中暗骂这女子呆蠢,但此刻骑虎难下,只得正正脸色,做出深情模样,道:“我是说,我对小姐其实……一见倾心,自然愿意成全小姐。只是恨老天无情,不能成全我罢了。”说完唏嘘,手指悄悄伸出去,握住了阿都古丽放在桌上的手。

    阿都古丽一怔,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红晕一涌,仔仔细细瞄皇甫清江一眼,忽然羞答答低下头去,手却没有抽回来。

    皇甫清江大喜,他猜到这僻处边疆的女子,虽然尊贵,但一定没什么机会和男子过多接触,到了南朝,很容易被内陆男子吸引,容楚是此地乃至整个南齐最出色的男子之一,阿都古丽看中他实在很正常,但经过总督府宴席那一夜,想必她受伤不轻,终至死心。如今自己稍稍出言挑逗,她却没表现出反感,岂不是春心动了?

    皇甫清江瞬间便开始憧憬日后的黄金满屋,密疆驸马……

    好在他还算有定力,知道初次试探过犹不及,及时收回了手,含笑举杯,“古丽小姐,今日之事,太史阑必然前去云合府交涉,云合府夜间不处理公务,只要拖过今夜,二五营明日不能出战,挑战资格取消。密疆还是前三甲,我极东分营还是有资格进入天授大比。这是莫大胜利。来,为你我的胜利,干杯!”

    阿都古丽笑盈盈举起酒杯。

    “为你我胜利,干杯!”

    酒杯举在空中,正要清脆相击,皇甫清江忽然手一颤。

    随即他愕然注目酒杯,“咦”了一声。

    酒杯里酒液,似被什么在震动,不断颤抖,抖出一圈圈的涟漪,越来越急。

    “地震了?”阿都古丽愕然问。

    随即他们便听见震耳欲聋的踏地声!

    声音远远而来,转瞬近前,从方向判断,正冲着阿都古丽的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