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2章 你想不想娶我(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22章  你想不想娶我(3)

    太史阑嗯了一声,心想连锁娱乐场所。

    “我和苏亚她们都不赞成,说店家底细不明,不要在外头流连。不过大部分学生都很心动,说昌明寺洗澡不太方便,这冷天,如果有个地方好好泡个澡那是真舒服。店家也好生会说话,一力吹捧我们,说今日见过各位二五营好汉的风采,小店蓬荜生辉,务请给面子光临云云。却不过店家的殷勤,我们也便去了。”

    火虎愤愤地一擂桌子,“他们去洗澡了,那家安排得好生妥当,说有男浴也有女浴。女浴单人独个,绝对安全。这么一说苏亚也心动了,女人爱干净,昌明寺洗澡确实不方便。”

    “嗯。”太史阑想着这冬天,热水大池泡澡确实是个不小的诱惑。

    “那店外头很堂皇,后院却有些黑,歌舞是有的,也有不少人看,却显得杂乱,我们也便没了兴趣,都说要洗澡,洗澡的地方却很周折,转过那个小院又进一个小门,大家当时都有了点酒意,也没在意,觉得洗澡的地方就是该隐蔽些,我却觉得不对,正好我也没喝酒,所以就表示不喝酒,就在院子里看歌舞等他们出来,店家再三劝说我也不理会,他们也只好算了。”

    太史阑点点头。火虎一直是个很妥当的人,他自认为跟随太史阑算早,主动承担起了保护和带领大家的责任,他又江湖经验丰富,今天要不是他,恐怕二五营给一锅端了她还不知道。

    今天因为她和容楚和景泰蓝都留在昌明寺,所以护卫们也全部留在这里,二五营又是全员出去,火虎苏亚花寻欢都在,安全应该绝无问题。谁知道竟然架不住人有心算计。

    “我在外头等了一阵子,歌舞都快散了,他们还没出来。虽说泡澡需要时辰,但我总觉得不对劲。可我看歌舞时,发现身边始终有几个人,来来去去,坐在我周围,每次我要起身或者动作,这些人就试图和我攀谈,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因为更加觉得不对,推开他们便向后头闯。”

    “后头我记得店家带他们进去是先推开一个小门,我推那门,反锁了,我便越墙而过,一看,门后面屋子一片黑暗,没灯光没热气,哪里像澡堂?正疑惑着,忽然听见一声嚷,”杀人啦!“声音尖利,是个女子声音。随即一大批人涌了出来,一部分是店家的人,一部分却是咱们二五营的学生,个个衣衫不整,表情迷糊,眼神却亮亮的,从屋子里冲出来,也不说什么,逢人就打,下手极重,我瞧着不好,便要上前阻止。正在这时,一队云合府的衙役,还有一队折威军的守城军正好经过,也冲了进来,四面都有人嚷嚷着二五营的人醉后强逼奸杀民女,还殴打无辜百姓。我一看,这事儿不对,可不要把我也折进去,那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只好立即先回来了。”

    他说完,喘一口气,愤然又灌一杯水,将杯子重重往桌上一墩,“阴谋!绝对是阴谋!”

    这当然是阴谋,太史阑对二五营学生还是了解的,最起码现在的他们,绝不会干下这样的事情。

    “你翻过那边后墙,看见的是什么?院子?还是街?”容楚忽然问。

    火虎回忆了一下,道:“当时黑沉沉的,而且立即就爆出那事情,冒出好多人,还真没来得及仔细看。不过当时感觉,那门开之后,其实不是院子,像一条窄街,那街巷四通八达,后面还有建筑。”

    “那碧玉楼是不是德府大街西侧最顶头?”

    “是啊。我们原先不知道该在哪家吃,忽然有人从我们身边过,嚷嚷说碧玉楼的酒好菜好,要去尝鲜。我们也就跟着去了。不过进了碧玉楼我们还有些诧异,觉得这么一家名酒楼,客人竟然不算多。整座二楼都是空的。”

    “是了。”容楚一合掌,对太史阑道,“就是那家。”

    “怎么?”

    “德府大街西侧连接着云合城的秘密花街,又称阴阳合欢街。街左侧是妓院,右侧是象姑馆,算是云合城一大特色。不过云合城地少人多,所以那个合欢街上一样有普通民居,混住在一起,第一次去的外地人,是很难辨别的。”

    太史阑瞟他一眼,心想你也第一次来,却什么都知道。

    容楚瞟她一眼,如果此刻实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他早又有话挑逗她了,此刻也只好忍了。

    “我们来理一下整个事件。”太史阑眼睛微合,道,“很明显,这是早有准备,针对咱们整个二五营设的陷阱。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因为从一开始你们商量去哪里吃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之后你们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从去吃饭,到看戏,到洗澡,到杀人,到云合城衙役和折威军及时赶到捉拿,一环扣一环,环环都套着二五营。”

    “而且对方实力不小。”容楚接着道,“这一系列的事看似简单,但需要人手不少。一开始提醒你们去碧玉楼的路人一批,中途上二楼的酒客一批,店内扮成小二的一批、后院陪你看戏的看客一批,再加上事发时突然冒出来将二五营的学生全部包围的店内人,前后加起来,没有数百人是不行的。”

    “此时能有这个力量,还和二五营有利害关系。二五营倒霉它最得益的势力,城内只有一个。”

    容楚和太史阑几乎同声,“密疆行省分营!”

    火虎点头,深以为然。

    “不过仅仅一个密疆,还是不够。”太史阑道,“这事件里透露出对方不仅实力雄厚,金钱充足,还很熟悉地形和当地风俗,以及和官府军队交情不凡。拥有很大的地头蛇力量。这个,就不是密疆行省一个外来户能做到的了。”

    她随即沉默,和容楚对视一眼。

    明显不是一个势力在做,是两个势力勾结,至于那势力是谁,此刻也呼之欲出。

    今日平局丽京分营,极东山阳营便等于失去了进入最后大比的机会。

    太史阑有点后悔,自己还是疏忽了,原以为云合城内容楚最大,自己拥有的实力也算雄厚,这些人不会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搞鬼。最初二五营对战极东山阳营的前一天,她防着,和丽京总营对战前一天,她也防着,到了今天,可以说是基本尘埃落定,她一心防着的是明日比试,密疆行省会不会拿出什么诡异手段暗害二五营学生,没想到密疆行省的人忽然开窍,竟然使出了这么阴毒的一招。

    她也有些奇怪,极东山阳营为什么这么躁动?这事很明显,密疆行省的人不会有这个智慧来主动安排整盘计划,必然是极东山阳营主导,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干?

    她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

    不过这不是慢慢思考的时候,今天晚上这事情不解决,明天二五营就无法出战密疆行省的人。不仅无法出战,还会瞬间名誉大跌,刚刚振作起来的二五营,就可能被一击打回原形。

    而这些人,只怕也没打算能置二五营于死地,只是要拖住这一晚,并且让二五营从此抬不起头来而已。

    算准她一晚上不能解决么?

    算准这事儿属于云合城内部管辖,容楚不能插手,府衙半夜不办公,就算容楚要插手过问也只能等明天,他们就赢定了么?

    “我去吧。”容楚站起身来。

    “别。”太史阑随之站起,“你不能出面,你一出面二五营更被动,就算捞出来,从此也臭了。”

    容楚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一笑,道:“你信我,能处理好。”

    “我信你。”太史阑决然将他拉回,“可我再不要你因为我任何事被弹劾,被人钻空子。之前北严的事情,还有逃旨的事情,你已经很被动,虽然你有办法让宗政惠无法追究,但是人的耐性是有限的,女人的疯狂却是难以估算的,我不能再让你冒险。”

    “太史……”

    “别!”太史阑手指压在他唇上,“容楚,你想不想娶我?”

    容楚的眼睛瞬间睁大……这话问得,太让人骚动了!必须要立即答!

    可这么让人骚动的问话,这死女人竟然按住他的嘴,这是让他回答呢还是不回答呢还是回答呢?

    太史阑就没打算听他回答。

    “想娶我,就放手。”她道,“我太史阑如果一次次给你带来麻烦,给你家族带来麻烦,以后怎么进你家门?谁同意?你家同意我自己都没脸!”

    容楚眼神一眯,有点危险,大有“谁敢有意见逐出家门”的意思,不过听到最后一句,却慢慢叹了口气。

    骄傲如太史阑,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无奈。

    太史阑放开手,他也没说什么,只道:“我担心你的身体。”

    “没事,休养了好几天,可以松松筋骨了。”太史阑对他一笑,“容楚,我要向上走,麻烦永远不断,不可能次次指着你帮我解决。你要学会信我。”

    容楚笑了笑,慢慢坐下去,命人把刨成薄片的羊肉再去冰起来,又慢慢热了一壶酒。

    “那好。”他道,“我等你回来,继续吃火锅庆功。”

    “不许先偷吃。”太史阑唇角一扯,向外便走。火虎取下一边的大氅,给她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