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1章 你想不想娶我(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21章  你想不想娶我(2)

    太史阑唇角一扯。

    好吧。就冲这女人的大气份上,给她个平局的机会。

    “二五营没什么刀法特别好的学生,要么,我上吧?”火虎走到她身边悄悄问。

    太史阑本来是这个意思,火虎是刀法大家,他横行江湖的时候,慕丹佩可能还没学艺呢。

    但此刻她改了主意。

    人家磊落,她就不想卑鄙。当然人家卑鄙,她必定要更卑鄙的。

    “你不是二五营学生,此刻冒充,将来被人查出来,难免抹黑二五营。不必了。”她道,“实事求是,尽力而为。找个最好的刀法学生去吧。”

    二五营一个叫单影的学生,被派了上去。

    果然差距明显,慕丹佩人长得古典文秀,行事作风和武功却完全是另外一个路数。她使双刀,两把雪亮的刀抡起来如风车一般转,像一个巨大的杀气腾腾的母蟑螂。满场都是她雪亮的团团的刀光,卷起一阵又一阵的旋风,众人眼花缭乱,只看见她泼风般的影子,听见一阵叮叮当当密集的刀尖交击声,那样的交击声太快太急,以至于听起来汇聚成一声,穿透人的耳膜,听得人浑身颤栗。

    这疯魔一般的刀法,配上慕丹佩古典的脸,充满了令人恐惧的违和。更要命的是,慕丹佩很明显是个非常专注的人,即使敌手远远不如她,她也全力以赴,以至于单影在她充满压迫的刀法下连连后退,被她的刀风裹住,连认输都喊不出来。这倔强的学生也不肯认输,一直在死死支撑,额头上的汗,泉水一样流下来。

    太史阑瞧着不好,立即站起,高声道:“认输!”

    不过疯子般的慕丹佩没听到,她似乎心中终究还是有积郁,正好趁这疯狂的刀法发泄,而单影,却不愿意二五营大胜的机会丧失在自己手里,想要拼命支持下去。

    忽然一条人影,柳叶般从上头掠了下来,似乎风只是轻轻一荡,他就到了缠战的战团上方。那么刀影连绵的战团,寻常人根本辨认不出双方人影,他却好像底下就是两个静止不动的人,轻描淡写手指一划。

    风声立即止歇。

    单影踉跄后退,支刀喘息,浑身大汗,瞬间在地板上积了一摊。

    慕丹佩一个倒纵远远弹了出去,落地时似乎还有点茫然,垂头捧刀不动。

    她静止不动时,衣裳缓垂,姿态端庄,充满大家闺秀的端雅,和刚才的疯魔状截然不同。除了脸上微微的晕红,几乎看不出她刚才剧烈运动过。

    这也是很明显的高下之分。

    所以容楚毫不犹豫地道:“第五场,慕丹佩,丽京总营胜。”

    这也是毫不意外的结果,丽京总营的人没有欢呼。

    双方都是两胜两负一平。平局。

    即使是平局,对他们也是意外而难堪的。

    二五营有点悻悻,为失去的那个胜利而觉得遗憾。随即便高兴起来……他们平局了丽京营!

    高兴之余也有点惭愧。没有太史阑,这个平局,是不可能的。

    慕丹佩,确实是强人。

    此刻战果全出,场上反而静了,该欢呼的没欢呼,该泄气的还在茫然。都在看着慕丹佩,想看这个一直大放光彩,即使是今天也毫不堕风采的女子,会怎样面对最后的结果。

    慕丹佩却只像在休息,气息调匀后将刀一收。看看天色,道:“啊呀!时辰正好,蹄花出锅了!”

    然后她把刀往背上一背,撮唇打了个呼哨,一匹骏马飞快奔来,她轻轻巧巧朝上一跳,对台上台下拱拱手。

    “我吃蹄花去啦!”

    马鞭一扬,骏马绝尘而去,剩下一大堆人,傻傻张大嘴,吃灰。

    见过潇洒的,没见过这么潇洒的。

    见过吃货,没见过这样的吃货。

    太史阑注目她背影,良久,难得地笑了笑。

    “有意思……”

    最艰难的对战丽京总营的比试,结束了。

    无论结果有多么让人难以接受,最近街头巷尾有多少人议论,反正二五营取到了最好的战果。

    和丽京总营战成平局,而密疆是最弱的一营,据说进入前三甲还有猫腻,所以完全不足为虑。

    可以说现在,最后能和东堂对战的队伍已经基本决定了。

    这个结果有人欢喜有人愁,但不妨碍二五营要庆功。

    庆功就要喝酒,但今晚没在昌明寺喝。昨天太史阑给赢了的人庆功,一群人喝酒吃肉,肉香酒香飘到隔邻的庙内,人家佛号宣得更响。太史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好歹这里是庙产,在庙内喝酒吃肉,确实说不过去。

    所以她让花寻欢苏亚火虎带着学生们,干脆出去吃了,到城内夜市,找一家店好好吃去。

    她自己没去,一方面是天生怕吵,另一方面她不能喝酒去了干嘛,扫兴吗?

    她留在屋子里,命人按照上次在凌河城外的小店里那样,搞了个火锅来,热热地准备了,等容楚一起吃。

    吃火锅当然要涮羊肉,这里离盛产羊肉的口外只有三十里,她命人快马从口外运新杀的嫩羊过来。听说口外的羊肉吃野草,解了膻味,最鲜嫩可口,这次可要好好尝一尝。

    吃羊肉难免有味儿,太史阑还准备了草莓口味“口香糖”,准备吃完送容楚一盒。

    火锅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容楚也回来了,还揣了个纸包。油腻腻的。他打开纸包给太史阑瞧,笑道:“刚才路上遇见你的新相好,让我给你带这个来,说这家的蹄花真是不错,要你一定尝一尝。”

    太史阑一瞧,纸包里蹄花晶莹剔透,一看就知道是吃货送的。

    她也笑纳了,命人拿去装盘。容楚探头一瞧,笑道:“你烟雾腾腾地搞什么?和着火了似的。火锅?挺香。”又看看桌边那一排十几个小碟调料,还有用竹篓装的各种新鲜鱼虾和蔬菜,诧然道,“你也会这种吃法?”

    “你也会这种吃法?”太史阑问得异口同声。

    容楚坐下来,很熟练地将本地出产的一种青条鱼和肥虾放入锅内,道:“这是最近才在丽京流传起来的吃法,我尝过一次,确实口感丰富而醇厚。”

    “谁想出来的?”太史阑立即问。

    “这个倒不知道。不过据说是东堂火锅吃法。”容楚想了想,“应该是东堂这批来参加天授大比的人,带来的方法吧。”

    太史阑点点头,觉得这也正常,看那司空昱讲究享受,就知道东堂人会吃。

    景泰蓝早已经等不及,操筷直奔入锅就熟的虾子,三人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边吃边谈,也没有说今日的比试和明日的最后一场,密疆行省不是二五营对手,没什么好担忧的。

    太史阑命人将火锅做成鸳鸯锅,也是一边辣一边不辣,她吃辣,辣得满头大汗,一抬头看见容楚,眉梢额角也起了晶亮的汗,顺手从怀中掏出个帕子递过去。

    正好容楚也取了汗巾递过来,两人手指一碰,都笑了。

    这一笑盈盈生光,满是温馨欢喜。

    太史阑取了他的汗巾,容楚拿了她的帕子,各自擦汗。容楚笑道:“倒像交换信物。”

    太史阑听见这个,忽然想起自己打算送给他的礼物,道:“对了,我有样东西给你。”

    容楚立即停手,目光亮亮地望过来。

    太史阑伸手入怀摸索,正要将“口香糖”掏出来,忽然前头砰一声巨响,似乎门被撞开,随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直奔这个方向。

    外头不断响起护卫喝问阻拦之声,但那脚步声还在接近,显然是自己人。

    太史阑顿时忘了礼物之事,抬眼看向门帘,哗一声门帘一卷,火虎出现在门口。

    这种天气,他大汗淋漓,头发散乱,脸上还有青紫的印子,竟然像是遭到了殴打。

    太史阑目光一跳,手已经按住了桌边,容楚伸手过来,轻轻覆住她手背,太史阑对他看了一眼,示意他自己无事。

    “大人……国公……”火虎气喘吁吁,“出事……出事了!”

    “我知道出事了。”太史阑手一抬,“莫急,坐下来喝杯水,慢慢说。”

    火虎胸脯起伏,深呼吸了好一阵子,才大步坐过来,抄起太史阑递过的杯子,咕咚咕咚喝水。

    太史阑和容楚都不说话。

    两人都是心思清明的人,知道乍逢大变,沉住气为第一要务。领导者沉住气,底下人才有静气,才能清楚地思考和说明。以避免关键时刻过于心慌急躁,出现疏漏和错误。

    他两人平静,连景泰蓝都正襟危坐,一声不吭,专心等火虎说话。

    火虎稍稍平静了些,立即道:“二五营的学生们,都被抓了!”

    太史阑眉毛一挑。

    这时候,谁敢全抓了二五营的人?

    “理由?”

    “闹事,杀人。”火虎唇角一抹愤怒的纹路。

    “说清楚始末。”

    “今晚我们去德府大街碧玉楼庆功,包了酒楼二层,喝酒的时候一直没什么事,中间有人曾经要上楼,说自己惯常在二楼包厢喝酒,我们也没闹事,给对方加了钱,好言好语,请人家楼下坐了。”火虎道,“我们也不想在外头多停留,一个时辰前结账要走。店家忽然说,碧玉楼今天正好开业一周年,有个酬谢宾客的活动,就在碧玉楼后面独院里,给客人们安排了异域歌舞,也有独门独院的澡堂,客人们可以看看戏,洗洗澡,舒乏舒乏身子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