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7章 牛逼骂人赋(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17章  牛逼骂人赋(1)

    太史阑只好当没看见,并且发愁有这么个碍事货,以后还怎么教育最刺头的沈梅花呢?

    学生们静默在原地,都低着头,沉痛思考,觉得罪无可恕。先前的欢快轻狂,早跑到九霄云外。

    忽然听见太史阑拍拍手,语气轻快地道:“批评说完,下面是表扬时间。你们做得很不错!山阳营是去年仅次于丽京总营的地方第一,真正的实力战将。我原以为你们要把五场比完,要么险胜,要么平局,没想到四场就定了胜负。很好!祝贺!今晚加餐!明天不出战的,不醉不归!”

    学生们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爆发出一阵欢呼,随即异口同声反对,“哎,你可别喝!”

    太史阑,“……”

    当晚热闹一场,学生们给太史阑先抑后扬一处理,顿时收了初胜的骄狂,开始学会先寻找自身的不足之处,席上端着杯讨论得热烈,都表示下次如果再遇上山阳营,绝对不会再输任何一场。

    太史阑虽然一滴酒也没喝着,但对此效果表示满意。

    第二天出战丽京总营,太史阑准备去观战掠阵,正好丽京总营的慕丹佩也托人带来邀请,邀请太史阑明日观战,看她怎么带领丽京营,让二五营知道什么叫厉害。

    太史阑表示,二五营和她,经常很希望能知道什么叫厉害,但最后知道的往往都是什么叫傻叉。

    昨日二五营那场胜利算是爆冷,原本各家队伍都觉得,二五营最后风头虽劲,但毕竟底蕴差,哪有一步登天的道理,胜密疆队伍还有可能,胜山阳不太合理。谁知道四场定胜负,众人这才发现,二五营的尖端实力和爆发力相当了得,今日想必一场龙争虎斗,都早早地占了位置观看。

    不过众人还是不看好二五营今日的战况,毕竟丽京总营实力雄厚,非地方光武营可比。

    二五营的学生看似信心十足,其实一个个也难免忐忑。丽京总营的学生素质、师资、拥有的各项条件,都不是二五营能想象的。别的不说,仅仅就学生的身体条件来说就没法比。丽京总营的学生非富即贵,从小参汤补品不绝,他们的身体底子,不是从小饭都吃不饱的二五营学生能比的。

    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了不得的外援,那个队长慕丹佩,据说是个全才,但凡文武之道,无一不精,前面的大比她只出手两次,两次都决定输赢,还将对方打了个落花流水,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二五营学生在太史阑的熏陶之下,也养成悍厉的性子。未战先言败,不是他们的风格。

    按照惯例。比试就是抽考光武营的课目,光武营科目全天下都一样。所有科目,按照武功类八成,文治及其他学科两成的比例,做成签条。由前三甲抽取。挑战方是没有抽签权的。

    昨天山阳营就是抽了枪术、箭术、搏击、指挥、剑术五科。

    太史阑到的时候,丽京总营已经抽好签。军阵、暗器、文赋、锻造、刀法。

    这个抽签结果令众人惊讶也好笑,因为器和文类的科目只占两成,被抽到的可能性很小,如今却在五阵中占两位,并且那个锻造真是冷门得不能再冷门。

    抽到锻造,众人也不知道对二五营是祸是福,因为锻造向来虽然是光武营寒门子弟的学科,丽京总营这门科形同虚设。但众人都知道,丽京总营却是有专门的顶级锻造大师的,这些人长驻丽京总营,专门给总营学生量身锻造武器。所以丽京总营的学生,有很多机会接触最高深的锻造知识和最高级的锻造原料,但他们当中到底有没人有兴趣学过,就要看运气了。

    而地方光武营虽然必有这门科,却没有一流的锻造人才。普通铁匠,教着打造一些普通武器,又不是前途广大的重要科目,实在很难出人才。

    众人都兴奋起来……这样没有定数,比试才有意思嘛。

    主裁判是极东总督,规矩是昨日就说过了,也没那么多废话,简单两句就开始,双方参加对战的学生,都先离开自己的棚子,到比武台下方的两边棚子就坐。

    然后场中就哗然了。

    二五营这边按照惯例出来五个,还有一个总队长太史阑,她是队长,是可以随时换人并参战的。

    丽京总营,却只出来了一个慕丹佩!

    所有人瞪着空荡荡的丽京总营棚子,都十分愕然。

    她是要以一人之力,战二五营全员?

    慕丹佩站在二五营对面,抬起下巴,傲然向太史阑勾了勾手指。

    “我说过,”慕丹佩声音清晰,不无得意地道,“我要让你们见识到什么叫厉害。现在,我一个人站出来,对战你们一营,这就是厉害!”

    四面哗然,太史阑微微点头。

    不得不承认,确实厉害。最起码她也没这个本事。

    慕丹佩这回确实占胜一着,展示了她的全才。

    “不过我也不是逞能。”慕丹佩唇角一翘,小小的痣活跃地一闪,“今天抽到的五场,前三场都不需要什么力气,我完全可以支撑下来。而一般四场定输赢,第五场往往不需要比,所以我没什么亏可吃,你们不必觉得气愤或不安。”

    众人都鼓掌,大赞“慕队长光风霁月,女中豪杰!”

    太史阑又微微点头……这话不管真心假意,说出来确实够意思。

    最先一场是军阵,上来的是萧大强,熊小佳热泪盈眶将他拥抱,“大强!你可以的!”

    “是的!”萧大强深情地拍熊小佳宽厚的背。

    周围人默默扭头呕……

    萧大强走上场,双方行礼,按照惯例,比试方法也是先由被挑战的那一方出的。如果二五营哪场胜了,那么下一场的方法就由二五营提。或者丽京总营比试中犯规,也改由二五营出题。

    “哎,我们速战速决吧,后头还有好几场呢。我还想着下午赶着去吃王蹄子家新出的蹄花。”慕丹佩道,“我们不玩带兵的军阵了,沙盘这里似乎也没有,你我语战吧。”

    所谓语战,就是提出案例,口头虚拟对阵。

    “好。”

    “天熹十七年五越哈巴寨之战。”慕丹佩似有意似无意对台上瞧了一眼,“以此为例。”

    太史阑也瞧瞧容楚,这是他经过的战役吗?

    她忽然决定回去有空把容楚那些过去光荣史好好了解一下。

    “哈巴寨之战,我大军势如破竹,有什么好战的?”萧大强不解。

    慕丹佩一笑,虽然温和,但隐带不屑。

    “哈巴寨名虽为寨,其实是无数大小寨子的总称,而且当时五越的首领十分狡猾,所有寨子都建造得一模一样,规模、形制、驻守人员,而他们分散在寨子里,相互策应,谁也不知道哪座小寨子里住着哪位大首领。不仅无法擒贼先擒王,还会打草惊蛇。请问,你该如何安排?”

    萧大强思索了一下,“火攻。”

    “寨子分散。”慕丹佩凉凉地提醒。

    “以细作策应。”萧大强道,“哈巴寨地形特殊,所有寨子其实都拥卫着正中的寨子,越往内越密集,所以首领们还是在内部的居多。应该先半夜登崖,拔掉外围小寨子,再以外围小寨子内的人员做俘虏,叫开中间的寨子,以中间寨子的人员混入内寨,再放火,搅乱秩序,内部寨子必然大乱。此时中间和外围的寨子已经被我们的人把守,各处关卡守死,里面的人无处逃避,还不是一锅端?”

    “好。”慕丹佩鼓掌,却紧接着又问,“假如内寨另有通道呢?假如通道开启需要时辰,请问用什么办法,极快地辨认出到底哪些人是首领?”

    “这……”萧大强愣住,他隐约觉得这不是军阵的范畴,可是问题提出来就不能不答,但一时半刻,哪里有好办法。

    慕丹佩等了一会,笑了笑。偏转脸先向台上容楚微微躬身,道:“当初国公率军破哈巴寨,所用的方法巧妙至极,只是涉及国家军事机密,自然不能在此处宣讲。国公的方法我说出来,那也不算我的本事,如今我有一计,提出来,还请国公判定输赢。”

    她明知容楚和太史阑的关系,却坦坦荡荡地将输赢决定权交给了容楚。太史阑托着下巴看她,心想这姑娘到底是确实过于光明磊落呢,还是借此机会小小离间一下她和容楚的关系?

    太史阑猜,她的办法,定然会让容楚不得不判赢的。

    容楚点点头,似笑非笑瞟太史阑一眼,用口型对她说“准备啊”。

    太史阑唇角一扯。

    “如果是我率军,我会用……蛇。”慕丹佩道。

    “蛇?”众人惊讶,“打仗和蛇有什么关系,用很多蛇吗?”

    “这个法子很简单,只是诸位可能不太了解五越的风俗和人情。”慕丹佩笑道,“五越多山,气候湿润多瘴,也是产蛇的地方,年年都有很多人被蛇咬死。年代久了,五越人也根据各地所产之蛇,研制出各种避蛇杀蛇药,用来保护自己以及捕蛇。这种药长年带在身上,久了,体肤血液里都会渗入那种气息,蛇虫也是有灵的,久了也知道这种气味代表着杀机,自然会避开。但这只是需要出门劳作、以及出外捕蛇为生的普通五越人才具有的东西,大首领高居华屋,出入有人保护,远离丛林和山地,根本不需要这种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