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6章 精彩大戏(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16章  精彩大戏(2)

    他短促地笑了一声,很满意的样子。

    “既然你都来了,怎么好让你空跑一趟呢。”他叹一口气,“但我不是故意刺激你。太史,我想过这个问题。如你所说,我长了招蜂引蝶的臭皮囊,这些事儿免不了。我可以一一解决,不让这些事有机会到你面前。可是如果事情全被我挡了,你对这种情况一无所知,那将来如果有些人心机特别深沉,手段特别狡猾,你会不会因为没有准备而上当?你很聪明,也善计谋,但太喜欢简单直接,你可以战胜很多事很多人,但我怕你对阴柔奸狡之辈估计不足。”

    他轻轻给她按摩头顶穴位,以免她早晨醒来宿醉头痛。

    “所以我觉得,偶尔让你见识下这些女人也好。了解一下她们的野心,她们的贪欲,和她们行事的风格。南齐的男人瞧不起女子,觉得她们是附庸,我却觉得,女人是天生的阴谋家,她们心思细腻而心机深沉,如今只是给她们的机会太少,只要她们拥有权力,善用她们的天赋和身体,男人往往落于下风。”

    他语气感叹,似乎想到了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女人。

    “今晚是个意外。我没有想到你会参加这个宴会,如果你不来,我也会在今晚令她们三人死心,你来了,当然是意外之喜。”他唇角微微扬起,觉得今晚的太史真是威风极了。

    “我容楚从来不是一个懦弱自卑的人。你太史阑对我心意如何,我知。扶舟世涛,于你更像知己,容楚除非是阴私苟狗之辈,才会嫉妒阻扰你对他们用心。”他撇了撇嘴,“不过还是要注意分寸的啊,我只是说得好听而已。”

    “至于国政朝争,有没有我你都会卷入,这个就不要推我身上了。身份地位,阶层鸿沟……你太史阑真的在意过?鸿沟再深,你也能搬山来填。地位再高,你也能踏云而上。我都不在乎,你真的在乎?”

    “还有那家族纷争,世家媳妇……”他笑了笑,满是不屑的。

    “我是晋国公,国公府是我的,你若是我夫人,国公府自然也是你的,你我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说话?”

    他微微一笑,拍了拍太史阑的脸,冷哼一声,“瞧那张牙舞爪样儿,很想揍我是吧?怎么不揍啊?揍啊,我就躺这等你来揍啊!舍不得是吧?”

    太史阑咕哝一声,在他身上舒服地翻了个身。

    容楚吁出一口长气,他也很少一次说这么多话,然后也发觉,说出来很痛快。

    身居高位者谨言慎行。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偶尔倾泻一下,快意自生。

    说完了,不想再说了,他只想静静体味她此刻的体香,带着淡淡酒气的甜蜜呼吸就在他胸前,拂面而过,属于她的杨柳春风。

    而她的弹性如此分明,起伏转折,都契合他身体的弧度,他感觉到胸前微微的颤动和温热,两团小小的火。

    不过他此刻并无绮念,只想体验她甜美的压迫,醉酒的太史阑如此可爱,他想将这感觉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他伸开双臂,抱紧了她,舒舒服服闭上眼睛。

    太史阑趴在他胸膛,侧着头,不长的黑发流水般披下来,被他的手指温柔地挽住。

    她在睡梦中,和他同时发出一声愉悦的叹息。

    第二天太史阑酒醒了。

    然后她好像什么都忘记了。

    “啊?昨晚我喝醉了?昨晚我喝酒了吗?我明明喝的是白水。”她端坐屋内,眼神清晰。

    据赵十三龙朝以及终于赶回来的火虎等人仔细观察,一致认定,太史大人言语清楚,目光坚定,果然今天清醒了,果然昨天是醉了。

    可怜那些倒霉蛋,硬生生给一个醉鬼折腾惨了。

    这个论调,容楚也听见了,不过换他嘴角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装吧。

    你们相信是因为你们不了解太史阑。

    她但凡做了心虚的事情后,都特别理直气壮。

    比如她今早明明醒在他屋里,愣是装没看见,抬腿从他身上跨过去,淡定地回自己屋了。

    就凭这点,要说她昨晚的事一点都不记得,鬼才信。

    容楚等太史阑酒醒就出门了,今天是二五营开始挑战的日子。

    第一场战极东山阳分营。

    容楚没让太史阑去,说她还没痊愈,昨晚又酒醉,最好抓紧时间休养,以备后头最重要的天授大比。

    太史阑也觉得,自己去固然能鼓舞士气,但也会给二五营学生带来压力,不如放手让他们自己试试,反正前头比的是武艺,她也没什么建议好给。

    二五营学生临行前,一个个端着粥碗过来和她道早,嬉笑自若,胃口极好,她相信,经过锤炼的二五营学生,胸有成竹,不会再畏惧任何挑战。

    果然,半下午的时候,外头一阵嬉笑之声,队伍回来了,一路走一路在兴奋地说。

    “好家伙,那个山阳营的汉子,站起来快有两扇门板高!”

    “他们那居然还有硬功高手!”

    “咱们也有熊小佳呀。”

    “箭术不错。”

    “比起苏亚姐还不是差了一筹!”

    “就是,山阳营算什么东西,遇上咱们,还不是一败涂地?”

    “何止山阳营,现在整个光武营,有咱们对手吗?”

    “不过最后那个皇甫清江指挥不错啊,很狡猾,我都没想到他们那个队伍能从山缝里出来。”

    “幸亏沈梅花机灵,熏烟,好计,哈哈!”

    “嘎嘎,我的计策还有错的?”沈梅花的大嗓门,近在咫尺。

    太史阑眉毛一挑,慢慢绽开一个笑容。

    果然赢了!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狠狠击了一下掌心,又转了一圈,景泰蓝也听懂了外头的意思,丢掉玩具就要爬起来欢呼,被太史阑赶紧捂住了嘴。

    母子俩在椅子上又一本正经地坐下去,把满脸的兴奋都收了起来。

    不一会儿学生们果然欢呼着涌进来,七嘴八舌和太史阑谈今日的战绩,四次比试,如何两胜一平一负。说得拍膝打腿,口沫横飞。

    太史阑一直端坐,静静听着,没笑意,也没皱眉。她的冷静渐渐感染了学生们,他们也开始慢慢压下兴奋,越说越平静,越说越紧张,越说越……不安。

    一开始的兴奋渐渐淡去,他们揣摩着太史阑的表情,开始觉得……是不是也有很多没做好?

    等学生们轻狂的表情都收了,开始审慎思考对错了,太史阑才淡淡道:“远远听你们高兴成那样,我以为你们会全胜的。”

    学生们愕然,面面相觑,随即脸色发红地低下头。

    “为什么会败那一场枪术?”太史阑不客气地道,“杨成,枪术教官说你是此中高手,你别告诉我你没失手。”

    杨成勾下脑袋,讪讪道:“对方钩镰枪厉害……”

    “你和史小翠的莲花枪也不是吃素的。”太史阑道,“联枪讲究心意相通,你和史小翠合作是好的,但是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分神他顾,怎么能胜?”

    杨成涨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今日一场枪术之比,两边都是双枪,本来他是能胜的,结果史小翠被对方一人缠住,他一时分神,输了半招。

    真不知道太史阑没有去,怎么就和亲眼看见一样。

    整支队伍的能力、利弊,早已在她心中。

    “您说的是。”半晌杨成低头,心悦诚服地道,“我知道了,以后再不犯。”

    太史阑又转向沈梅花,沈梅花接到她目光,吓得往后一窜,摆手,“看我做什么?我没输!”

    “可你也没赢!”

    “呃……”沈梅花不服气,“平局也不错啦,你不知道山头对战,他们忽然从山缝里钻出来……”

    “你为什么不知道?”

    沈梅花一下哑了口。

    “天时地利人和,作战三要素。”太史阑目光亮而冷,一个个在学生们脸上扫过,“我知道在山头对战之比前,会有半个时辰给你们准备。这半个时辰,不该仅仅是准备武器和讨论作战方案,应该还有斥候的实地探查。”

    “可是怎么来得及……”沈梅花咕哝。

    “谁要你们那时候跑山头?”太史阑一眼看过去沈梅花立即缩头,“山下没猎户么?不可以去探听么?除了大路还有什么小路?有什么可供通行或藏人的地方?哪里有水,哪里有崖,哪里兽多,哪里出山,别人不知道猎户不知道吗?这些战前情报搜集,别人不知道,你沈梅花也没学过吗?”

    她说一句,沈梅花就退一步,退到墙角再无退路,双手抱头,“我错了!我对不起二五营对不起你,你杀了我吧!”

    外头忽然有人大步进来,一把将她扯出来,冷冷道:“大呼小叫干什么,是杀头的罪么?别这副样子,出来,天塌下来我给你撑着。”

    太史阑一瞧,靠,周七大神来了。

    “要做女元帅么?”周七咕哝,“比咱主子还严格!”

    周七就那么一边吐槽,一边旁若无人拎着难得那么乖的沈梅花出去了,不晓得是去抚慰她受伤的弱小心灵呢,还是去顺便干些不太适宜围观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