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章 萌物来袭(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8章  萌物来袭(2)

    “那我们……”

    “从水娘逃亡时间和路线算,她不可能经过市镇……他就在东昌城。”

    东昌城。

    “请问老丈,这附近可有值得一看的山水?”

    “哎呀,这可多了,有虎照山、饮碧泉、翠峰山、莲池、明镜河……”

    “我是说,山水相依。”

    “山和水多半都靠着呀……”

    “山水之间有可以居住的地方,不过不算大,不是村庄。”

    “居住……好像翠峰山和明镜河之间,有座庙……”

    “谢了。”

    太史阑大步走在往翠峰山的路上。

    翠峰山是城内小山,河则是贯通整个东昌城的河水,城里有座山,山下有座庙,庙里有个……

    庙里不知道有个什么。

    太史阑本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自从管一回闲事得了人间刺之后,她觉得,偶尔管一管也未见得就是坏事。

    等她到了地头,才知道为什么人家说“好像”。

    这座庙实在太没存在感了。

    灰扑扑、脏兮兮,两三残瓦,四五穷僧。

    就这么一个破落户儿,能藏什么宝贝?

    她走了十来步,就将整座庙绕了一个来回,思考着是敲门还是偷入,其实这两者也没什么区别,因为那围墙已经破得到处都是洞。

    洞……

    洞……

    她的思维忽然停在了那个“洞”上,盯着洞,不动了。

    洞里,忽然缓缓探出一只脑袋。

    圆、毛茸茸,白嫩嫩,柔软的小耳朵贴在脑后,嫩嫩的粉红,眼睛大而圆,几乎都是黑瞳仁,乌黑里带着幼儿独有的纯净的刚蓝色,嘴唇撅着,也是柔润的粉红,软得让人想掐。

    太史阑顿时想起某著名的萌物小折耳猫……

    折耳猫脑袋伸在洞外,左顾右盼,似乎在侦查四周有没有人,太史阑正站在围墙一侧死角,他看不见。

    发现四周没人,折耳猫好像放了心,咧咧嘴,从洞里轻手轻脚爬出来,向外走。

    他一只手一直神秘兮兮背在背后,不过太史阑看得清楚,小手紧紧抓着的是一棵萝卜。

    这孩子看起来也就两三岁模样,身上的衣服虽然有点脏,但还是透出高贵布料才有的光华,依稀是一种极其少见的黄色。

    太史阑想了一下,觉得那黄色以前在现代常见,之所以现在觉得少见,是好像穿越后,还没见谁穿过这样的颜色。

    那孩子慢慢走向水边,他走路也跌跌撞撞,活像一团在地上滚的肉球猫。

    两三岁了,走路怎么还这么不利索?有毛病?

    太史阑忽然想起她的幺鸡,小时候也是这么顺地滚来着,还有君珂,一岁抱进研究所,滚起来也和这孩子很像,还特喜欢抱着她腿顺地拖。

    这么一想,她的腿就不由自主动了,跟着那孩子。

    水边离庙不算近,成人走路还行,这么一个幼儿用短腿挪就很艰难险阻了,那只球跌跌撞撞,不住抬手擦汗,太史阑有点想知道,是什么样的要紧事儿,促使这孩子这么有决心毅力地坚持?

    那球滚到水边,找了个浅水的地方,蹲下来,那地方已经放了一根细细的竹竿,竿子上栓一截绳子,看不出用来做什么的。

    那孩子四面望望,鬼兮兮地掏出那只萝卜,栓在绳子上,吃力地拿起竹竿,把绳子推进水里……

    “上钩……鱼鱼上钩……”绳子下水,他奶声奶气地喊。

    太史阑眼睛霍然一睁。

    嗄?

    钓鱼?

    萝卜钓鱼?

    真是奇葩年年有,南齐特别多。

    太史阑瞄一眼那“萝卜钓鱼”的奇葩,躺下睡觉了。

    睡一觉再起来看看,鱼被萝卜钓上来没有。

    半个时辰后她醒来,对面,小小的身影还在,不过已经由先前的姿态高昂,变成现在缩得小小一团,远远看去,大脑袋,贴脑袋的软耳朵,短身材……果然是一只馋鱼的折耳猫。

    折耳猫当然一无所获,在怏怏地收拾“钓具”,一边嘀咕道:“书上骗人……明天换青菜……”

    猫咪,后天是不是大蒜?

    你就是换完了这小庙里乃至全天下的蔬菜,鱼都不会到碗里来的……

    折耳猫一回身,正看见从草地上坐起来的太史阑,太史阑还没想好和这娃娃做什么表情,凶神恶煞还是冷若冰山?那娃娃倒先愣住了。

    嘴张得和眼睛一样圆,硕大的乌溜溜的圆眼睛,日光下,活生生七彩琉璃弹珠儿。

    “女人……”折耳猫目露异光,半晌,迷幻而口吃地喃喃。

    太史阑冷冷瞪着他——嗯?这小东西是个天生性犯罪倾向早熟儿?她不介意骟了他。

    “有的吃了……”折耳猫开始流口水,粉红的小舌头在唇边一溜一溜。

    嗯?吃什么?

    “吃……”折耳猫忽然以肥短身材绝对达不到的惊人速度,扑了过来。

    太史阑一怔,一瞬间还在思考是抱住还是踢开。

    砰一响,短身子已经砸进她怀中,那小东西头一抬,嘴一张,一口叼住了她的胸。

    “吃奶!”

    小风瑟瑟地刮啊刮。

    日光瑟瑟地照啊照。

    折耳猫得瑟地吸啊吸。

    太史阑……太史阑这辈子第一次怔呆了。

    小东西还在怀里拱着,奋力发掘着她不算雄伟的胸,这似乎天生是个流氓胚子,知道没奶喝依旧不放弃,存心就爱女人胸。

    太史阑给拱得心火直冒——这谁家小混账?哪里的流氓窝大茶壶教育出来的两岁还要喝奶粘上女人就发骚的无耻怪胎?

    一看就是流氓罪种子选手强奸罪备胎——她长得这么中性,衣服也穿得保守,现在还是短发,成年人一眼看过去也要想一下性别,这娃娃愣是一眼就确定了她是女的!

    “呜呜……”折耳猫还在她怀里扭动,每一扭,都务必蹭上她身上所有最柔软的部位,动作熟练,表情纯洁。

    “起来!”太史阑一把拎起他领口,把他从胸前撕开。

    折耳猫看出她怒了,也不反抗,在她手中垂手垂脚,耷拉脑袋俨然死猫。

    “你家大人在哪里?”太史阑忍了又忍,决定不和娃娃计较,但必须要让他家大人知道,自己养出了个什么货色!

    折耳猫瘪瘪嘴,指指小庙。

    太史阑皱眉,孤儿?养在庙里的自然是无父无母,可是寺庙清规戒律,怎么会养出这么个奇葩?

    她抓着折耳猫,也忘记要寻宝了,转到正门前敲门,门一开,一个小和尚探头,看见她身边的折耳猫,顿时喜动颜色。

    “哎呀女施主你终于回来认领小施主了太好了那就这样吧你把人领回去吧也不用面谢方丈了出家人慈悲为怀一切有如清风过眼不值萦怀施主好走施主不送。”

    “砰。”大门迅速关上。

    正准备兴问罪之师连开场白都已经想好的太史阑,鼻尖差点被砸扁……

    “嗯?”她看着满是破洞的门板,洞洞里透露出灰色布衣,小和尚还没走,似乎正用背压着门板,好像怕她冲进来。

    她看起来有那么可怕?

    太史阑把耳朵俯在门板上,听见里头和尚舒了一口长气,喃喃道:“可好歹走了!真是伺候不起啊……吓跑了所有进香的女客,还差点惹出官司……还要杀生要喝鱼汤!再给他呆下去,小庙迟早得关门……”忽然又拍拍脑袋,“阿弥陀佛,出家人岂可背后非议施主,小僧面壁自悔去……”一边闩上门,踢踢踏踏走了,脚步甚轻快。

    太史阑慢慢转头,盯着折耳猫。

    折耳猫对她露出无辜甜蜜并缺了两颗门牙的笑容。

    太史阑立即觉得胸口痒了……

    然后她手一松,折耳猫落地,太史阑看也不看,转身便走。

    宝贝她不要了,至于眼前这个宝贝,爱谁谁!

    她走得大步生风,一往无前,走出小庙。

    “踢踏踢踏……”

    走过溪边。

    “踢踏踢踏……”

    走上山道。

    “踢踏踢踏……”

    一刻钟后,太史阑终于回头,冷冷看着身后那个阴魂不散的小影子。

    “你跟着我干嘛?”

    折耳猫的袍子更脏了。小脸上汗珠滚滚,他一边挪动短腿拼命跟上,一边胡乱地用袖子擦脸,袖子脏,擦得脸更脏,灰一道蓝一道,更像一只银蓝色苏格兰折耳猫。

    很难想象,他那双小短腿是怎么跟得上太史阑的步子的,还跟了那么久没落下。

    太史阑不得不承认,这娃娃虽然无耻混账天生流氓胚,但那份毅力确实少见。

    “吃……”折耳猫瞧见太史阑神情,聪明地没把下一个“奶”字说出口,只瘪瘪嘴,向她伸出双臂。

    太史阑瞪着那短肥的小手臂。

    什么意思?

    要抱?

    能吗?

    一抱进怀里,这小流氓一定会立即把脑袋凑过来啃啥啥吧?

    折耳猫四十五度角仰望她,大眼水汪汪要抱抱,粉嫩的脸颊鼓鼓的,喷薄出画笔难描的娇色,全天下女人此刻都会母性爆发高喊乖乖将他搂入怀,一切错误都可原谅,被啃两口觉得好萌啊好萌,被摸两下觉得开窍真早聪明啊对发育好啊啥啥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