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5章 精彩大戏(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15章  精彩大戏(1)

    太史阑晃过来,手虚虚搁在红布上,一看那架势,和气定神闲,精气内蕴的万微就没法比。懂武的人一眼就看出她甚至没有运气。

    万微眼底掠过一丝迷惑之色,但这也不是犹豫的时候,唇角一抿,吐气开声,手掌向下一沉。

    “啪。”一声微响。众人翘首而望,觉得红布下并没有什么变化。

    万微唇角笑意冷傲,袍袖一卷,红布飞起。

    “呀……”众人发出惊叹。

    桌上百炼精钢的长剑,已经碎裂成三段。

    众人眼神佩服……万象宗名不虚传,万微年纪轻轻,便已经有这等功力!

    万微这漂亮的一手,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等到众人目光转到太史阑这边,她已经从红布上撤开手。

    她抓着红布一角,手一扬,红布掀卷而起,一片淡银色的粉末,随着她的手势,从红布之下,飘飘洒洒地飞起来。

    淡银色的粉尘雾气里,太史阑难得的眼神也迷蒙如雾,用一种拂去粉尘的轻飘飘口气,长声道:“女人们,退……散……吧……”

    粉尘伴同太史阑的声音飘洒而起。

    一片银雾。

    众人,包括万微在内,都傻傻地看着那片淡银色的粉末,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什么。

    灰?刚才桌上没灰啊。

    “剑!快看!剑!”忽然有人惊叫。

    众人这才看见桌上长剑,都倒抽一口气,万微霍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后退一步。

    “怎么……怎么可能……”她指着那桌上长剑,连声音都变了。

    桌上剑,只剩下了大半截,还有半截,不见了。

    众人此刻才知道,刚才那阵淡银色的粉尘,原来竟然是被摧毁成尘的剑尖!

    摧剑成尘!这是何等可怕的内力!

    众人呆呆地望向太史阑……走眼了!咱们都走眼了!

    原来这位传奇女子,竟然真有一身深藏不露的顶级内功,难怪能够在那些危险境地中力挽狂澜,短短时日,创下偌大声名。

    太史阑一低头,轻轻一吹,桌上剑屑飞起。站在她对面的万微,瞬间觉得自己也如尘埃,被太史阑吹飞。

    她毫无血色的白脸上,现在已经变成了惨青色。

    太史阑随手拿那红布揩揩脸,往地下一扔,看也不看这些女人一眼,抬脚就走。

    她走得摇摇晃晃,腰背却还是笔直的,所经之处,人人自动让开一条道。

    万微还直挺挺立在那里,不是故意,是完全僵掉不知反应,太史阑就当她是空气,一边走一边顺手一挥。

    万微看到她这赶苍蝇似的一挥,才想起刚才的赌约,发青的脸瞬间又涨红,咬咬牙,僵硬地抬起腿,让到一边。

    武林中人比官场上要重誓约得多,当众发下的誓言如果违背,日后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站得远远的慕丹佩瞧瞧尴尬的万微,想想刚才出了大洋相的阿都古丽,又快意,又觉得有点毛毛的。

    她抄着袖子,又退后一步。看着扬长而去头也不回的太史阑,看看满面荣光赶紧跟上的二五营学生,再看看一脸笑意搀着景泰蓝也告辞的容楚,良久,发出了一声郁闷的叹息。

    太史阑其实此时已经晕得快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她酒量确实很差,景泰蓝手指上沾的那滴酒母,泡在大杯水里,硬生生也把她搞醉了。

    能坚持到现在,挣扎着爬上马车,已经算她自控力牛逼。她爬上马车,腿一软,扑向车内的软垫座位。

    砰一声她撞在了另一个有弹性的东西之上。

    她也不惊讶,顺势往上一蹿,压住了那东西,双臂一抱,八爪鱼一样将那躯体狠狠缠住。

    底下发出一阵沉闷的笑声,他的胸膛在她脸下震动,“好热情……太史,你是终于打算睡了我吗?”

    太史阑嘿嘿一笑,一伸手从马车壁上扯下用来束车帘的布带子,三下两下,把容楚嘴给缠上了。

    黑暗里容楚眼睛顿时亮亮的,充满了好奇和兴趣,以及……被狠狠采撷的渴望。

    “别想太多,我三观正常。”太史阑拍拍他的脸……兄弟,别那么饥渴地看着我,我不玩**和车震。

    她上下瞟瞟……容楚乌发散披,唇角带笑,一副身娇体柔好推倒的模样,还有那满眼里“快来睡”的勾情呐喊,着实勾得人好痒,好痒。

    酒是坏东西!害她玩不动!

    她一边干活一边叹息,因为人间刺长期绑在手臂上,导致她最近手臂肌肤出现瘙痒,想必是长期受毒气影响,所以她今天没有带人间刺出来。不然多方便,轻轻一戳,容楚变呆。

    她又找出一个帽子,扯出里面的棉花,把容楚耳朵给塞上了。

    至于手脚就不必管了,她压着呢,容楚要想起身,必得先把她掀翻在地,她相信他舍不得。

    然后她狠狠拍一下车壁,问他,“听到不?”

    容楚愕然看她。赶车的龙朝听见动静要探头进来,被太史阑一把推了出去。

    景泰蓝已经被容楚上车前交给苏亚她们,此刻车内就太史阑和他。

    黑暗的车厢里彼此呼吸浮浮沉沉。

    太史阑确定容楚听不见,终于放了心,重重倒在他身上,手肘撑在他胸膛上,道:“我今晚有话想说,又不想傻傻地对墙壁说,又不想给你听见,只好这样了。”

    她霍然一个翻身,狠狠一拍容楚胸膛,“擦!你今晚是故意的吧!”

    她唰地忽然又坐起,跪在容楚大腿上指着他鼻子,“你故意给那三个女人机会是吧?你真要狠心拒绝,她们能搭这么久棚子?送这么久点心?”

    她咕咚一声倒在容楚身上,手臂撑着他的胸,“你故意让她们见到我是吧!你想看我的反应不是吗!你这混球!”

    她伸手去捏容楚的脸,手指揉来揉去,拉他眉毛,按他鼻子,扯他嘴角,恶狠狠道:“丑一点!再丑一点!这么花瓶儿似的,烦死了!不晓得我最怕烦这些事吗!”

    忙了半天容楚玩具,她忽然又泄气,趴在他胸上,伸长手臂,大叹:“就是烦!从一开始就知道,遇上你就是烦!什么身份地位、阶级鸿沟、世家大族,豪门规矩。甚至还有国政,朝争,家族内斗。哦,还有个高贵的太后娘娘,这还没完,还有一堆找死的女人!omg!难道我这一生,就要和这些破事缠斗到死吗?”

    她唰一下又爬起来,怒目,指着容楚鼻子,“不要!”

    又虚空啪啪煽他,“这么多破事也罢了,你自己还总放心不下,总确定不了。我不就是曾经喜欢过李扶舟吗?我现在还是喜欢,但,只是喜欢!如同我喜欢世涛,也不反感司空昱。就那么简单!我不就是不爱说话不爱表达吗?哪,我现在说了!说了啊!你听不见不关我事啊!”

    骂了半天,她累了,也说痛快了,出生到现在,几乎还没这样充满情绪长篇大论地讲过话,她口干舌燥,两眼发花,砰一声又栽下来,两手软搭搭地垂在他耳边,喃喃道:“想着你那些烦人事,我就恶向胆边生。你要一个热爱简单的人怎么接受?给我一点勇气……”

    她忽然下巴一歪,眼睛一闭。

    瞬间呼呼大睡。

    马车里又安静下来。

    里头又蹦又跳闹了这么一通,没人进来看,外头也一点声音都没有……都屏住呼吸听呢!

    完全安静之后,外头才恢复活气,忍住笑,该干嘛干嘛。

    马车里头却还是安静的。

    太史阑趴在容楚身上呼呼大睡,嘴角还咬着容楚的扣子。

    容楚一直没说话,在被太史阑又骂又捶又闹的期间,他一直眼神亮亮的,用一种茫然无辜的表情看着她,这种表情给了酒醉的太史阑充分的鼓励和暗示……这傻子此刻很傻,他听不见!尽管发泄!

    此刻太史阑发泄完了,某人无辜茫然的表情也立刻收了。

    容楚抬起手,先取了塞耳的棉球,看看那塞得稀松的棉花,撇撇嘴,手指一弹。

    又取下那布带……都不需要他费力气,手指一拉就掉了。

    这种捆绑法……没劲。

    他躺着没动,只略微调整了姿势,好让太史阑睡得更舒服一点。

    马车辘辘摇晃着,月色淡黄,射到车内却成了一片浅蓝色,瞧着很干净很清凉,外头偶尔溜进来的风,也凉凉的带着雪意,让人从眼睛到心,都似乎瞬间空旷起来。

    可他的心情,此刻却是满满的。

    终于……听见了。

    这个惜字如金、任何事都直来直去却不肯表达感情,让他辗转劳烦的臭女人!

    没想到她不说则已,一说则如长河之水滔滔不绝,感情激越激愤,令他刚才差点没能控制住表情。

    是不是外表冰封坚执的人,内心里情感压抑过久,爆发出来更为激烈鲜明?

    这也真是他对太史阑难得之体验……完完全全另一面的她。

    他轻笑一声。

    酒啊,真是个好东西。

    “你呢……”他抬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有些话说的是对的。你说那三个女人是我故意放纵的,嗯,我是故意的。真要打发她们,她们哪有机会在比试场门口给我天天送早点果子?其实那天我就已经打算让她们知难而退,然后我看见一辆马车跟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