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4章 女人们,退散吧(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14章  女人们,退散吧(2)

    慕丹佩一看她的目标果然转到了太史阑身上,撇嘴一笑,也不说什么,退回去了。总督却皱起眉,心想今晚定然不是黄道吉日,这事儿怎么就没个消停?一边板着脸道:“万小姐,这就是你不对了,前三甲已经排定,不容你随意挑战。至于太史大人及二五营,她们是前来……”

    “她是我未婚妻,一同受邀。”容楚忽然切断了总督的话,悠悠笑道,“怎么?我的未婚妻,不配坐在这宴席上么?”

    万微眼睛一睁,眸光忽冷,森然重复道:“未?婚?妻?”

    这女子看来杀孽很重,眼眸看来时一片血红。

    容楚却好像没有感觉,左手抱紧了太史阑,右手还笑吟吟举了举景泰蓝的小爪子。

    景泰蓝心领神会,立即甜蜜状抱紧了容楚的大腿,呢声道:“爹爹,回去给蓝蓝买大风车。”

    大风车是云合城的一种大型玩具,可以由人推了在冰面上滑行,上面插了许多彩色小风车,转起来眼花缭乱,跑起来风声呼呼。景泰蓝和戒明两人经常手拉手站在河边看富户人家的孩子玩大风车,馋得口水滴答。戒明是出家人没钱买,景泰蓝也没钱……他麻麻认为男人的钱袋子从小就要管紧。

    其实是太史阑觉得这种冰河玩具危险性太高,所以不给景泰蓝玩,可怜这家伙日思夜想,如今趁机提要求。

    果然容楚立即慈父状,答得干脆,“好!”

    “买两个!”景泰蓝不忘好基友,顺势给戒明也要个。

    “行,给你买云合城最好的!”

    景泰蓝满意了,抱着容楚大腿“爹爹,粑粑”一阵乱喊。

    容楚陶陶然。自觉左牵妻,右擎儿,人生美满此刻尝。

    赵十三在人群后捂脸……啊,国公你被太史阑带坏了!这称呼你也敢听!我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

    万微的白脸却更白了。

    “你……”这个剑一般的嶙峋的女人,此刻声音也是破碎的剑,“妻……子?”

    四面宾客也在倒抽气……没听说过国公成亲啊,怎么忽然妻、子都有了?

    难怪前些天长街上,国公要公然宣布太史阑是她女人,儿子都这么大了!

    慕丹佩手撑着下巴,心想这消息传回丽京必然轰动,不过,这是真的吗?

    “万小姐此刻疑惑得解了吧?”容楚在笑,语气却不客气,“那么可以让开吗?”

    他没动,他身后的护卫齐齐上前一步,很明显,万微不让开,他们就要强力地把她扫开。

    万微微微退后一步,随即又站住,雪白的牙齿咬咬没有血色的下唇,忽然道:“我不管她是你妻还是别的什么。我们武林规矩,遇见不公,可以向对方挑战。我觉得二五营今日赴前三甲庆功宴,是对我万象队的一种不公,我要向太史阑挑战。”

    容楚笑了笑。

    他看起来还是没生气,但万微忽然觉得有点心凉。

    “我忽然想起一个句子,忘记了最后两字,”他柔声道,“听说万姑娘博学多智,想要请教下万姑娘。”

    万微从来没听过他这么客气的语气,受宠若惊,连忙道:“不敢,请讲。”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容楚微笑,对万微点点头,“最后两个字,不知道万姑娘知不知?”

    万微愣了愣,想了想,反应过来,脸色唰一下雪白。

    周围有些文武兼备的学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有人高声道,“万姑娘,国公问你呢,知不知道无耻?”

    “哪能呢。”立即有人道,“趁人醉,要人命。万姑娘不仅知道无耻,还知道善用时机,佩服,佩服。”

    “万象宗包罗万象,果然是什么都来得的,了得,了得。”

    太史阑烂醉如泥,这时候挑战她自然为众人不齿。

    容楚笑而不语。

    万微牙齿险些咬破了唇。

    容楚的刻薄锋利,似一柄小刀,瞬间搅进了她心里。

    然而此时再想挑战太史阑,也已经不可能。单单容楚这种态度,已经让天下人不敢再当面挑衅。

    她咬牙,低头,一滴泪水飞快地落在尘埃,再抬起头来时,脸上干干净净,也恢复了刚才的冷漠,淡淡道:“是我失言,我没有注意到太史大人已经酒醉,和一个醉了的女人比试,我还怕那满身的酒气,脏了我。”

    “不会脏你的。”

    接话的是太史阑。

    她从容楚怀里探出头,认真看了一眼万微,道:“你眼神里满是不甘,今天不给你比一下,我看你回去会得乳腺癌。”

    万微听不懂后面三个字,直觉不是好话,皱眉道:“太史阑,不要以为容楚给你撑腰就可以在我面前狂妄,我万象宗是江湖世家,可不受你们官场管辖!”

    “万微……不要以为你是江湖世家,就当真闲云野鹤,不受世俗所拘……”太史阑语气呢喃,反应却依旧犀利,甚至更犀利,“你们一样吃喝拉撒,一样行走大地,一样做生意挣钱租田纳贡……呃……一样和官府走得很近,呃……一样是每个官府案档册子里,着重要警惕的……那一群。”

    万微默然,太史阑这话让她无可辩驳,也是在警告她……别以为可以为所欲为,如你这等江湖名门,从来都在官府监控之中!

    半晌她终于语气软了点,“你要怎样?”

    太史阑险些笑出来,明明是她要怎样好不好?

    想到这里怒从心起……男人就是个麻烦!容楚这样的男人更是个麻烦!

    手从容楚胳膊下钻过去,恶狠狠拧他一把。

    容楚“嘶”地一声,又笑。

    两人打情骂俏,大家都当没看见,太史阑还以为没人看见,万微的白脸更白了,惨惨的。

    “你要比试,那就比。你口口声声你们……呃,江湖。那就按你们江湖……呃,规矩来。江湖规矩,你挑战我,我应了……呃,之后,我输了,答应你任何要求,你输了……从此……滚远点……永远不许……骚扰他和我……”

    “大人!”二五营学生们有点不放心,太史阑没练武功,身体还没痊愈,又酒醉,哪里能比试,还和人做赌?这个万微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万一输了要太史阑自杀怎么成?

    如果太史阑没醉酒,她和谁打赌,二五营都不会干涉,但此刻可没把握。

    倒是容楚,笑微微的,并不担心。

    辨别一个人到底有没有醉得失去理智,看她说话逻辑就知道了。太史阑醉的是身体不是头脑,她从来就是自控力很强的人。

    今日要一次性解决三个女人,也好。

    “你自愿比试,可不是我逼你。”万微立即道,“我也不做什么过分要求,你输了,带着你的私生小崽子,滚出南齐!”

    “你才私生!你全家都私生!”景泰蓝大骂。

    太史阑摆摆手,亲切地对半路儿子道:“莫气,等下有她哭的。”

    万微冷笑。

    “呃,我醉了,你知道。按说你这时候不该挑战我……所以我虽然应了……但题目……应该我出。”

    万微也是个谨慎的人,点了点头,又补充,“只要属于武学范畴。”

    她害怕太史阑万一来个不要武功只要胆大,比如喝酒撒泼之类的题目,那她怎么做得出来?太史阑便赢了。

    四面有人发出嘘声,万微这回脸皮厚了,就当没听见。

    “当然。”太史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题目很简单,比内力。”

    二五营学生瞪大眼睛,万微险些笑出来。

    比内力?

    万象宗最强技能之一,就是内力!

    她狐疑地看看太史阑……这女人不会是深藏不露,会什么惊世内功吧?

    然而怎么看,太史阑都不像是内功高手。内力强盛的人神完气足,太阳穴微隆,气息绵长。而太史阑虽然体质好,但明显还没什么武功,甚至还微带病容。

    和这样的人比内力,完全没有输的可能。

    “你先说怎么比。”她还是很审慎,想先听听比的题目是不是有猫腻。

    “比内力就是比内力……呃,难道你还没我清楚?”太史阑眼神迷迷蒙蒙地道,“拿个东西来,谁摧毁得厉害,谁内功强,呃……难道不是这样?”

    万微放下了心,冷笑道:“是极。”转身对总督道:“那就比最简单的,请大人去取两把青钢长剑来。当然,毁坏的损失,我负责赔。”

    她万象宗门人佩的长剑都是名品,当然不舍得拿来毁,她也不放心太史阑拿出的东西,怕有猫腻,想来想去,只有找总督了。

    众目睽睽之下,也做不得假。

    “普通武器,何须赔偿。”总督只希望她们快滚快好,立即命人从小校场拿来两柄精钢长剑。

    剑在众人手上传观后才递上来,实实在在的青钢剑。

    有人拖来了一张案几,一左一右放上两柄长剑,各自用红布盖住,随即退开。

    万微冷笑,缓缓上前,手按在红布上,斜睨着太史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