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3章 女人们,退散吧(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13章  女人们,退散吧(1)

    史小翠一头栽在杨成怀里,捂住肚子,“哎哟我不行了……妈呀太史阑绝对是喝醉了……可是她喝醉了怎么还这么缺德啊……”

    花寻欢低头看看自己,缩了缩,沈梅花骄傲地一挺胸,忽然看见对面周七扫过来的眼神,顿时萎了……

    其余人再也控制不住,哧哧发笑,密疆行省的人尴尬无措,僵在那里。

    “我……大!”阿都古丽扑过来,揪住太史阑的衣领,“你……你怎么还不下跪……你给我……磕头……我就……允许你……做小……”

    太史阑一把将她搡了出去。

    阿都古丽喝酒母比她多得多,身子完全软了,向后倒在厚厚地毯上,太史阑还有力气跳出来,袍子一掀,一脚踩在她肚子上。

    “你躺着滚三滚……呃。”她道,“我就允许你……呃……给容楚烧一次洗脚水……”

    “小姐!”密疆行省的随从惊呼,便要向上冲,二五营的学生们早拦在了去路上。

    “别去呀。”龙朝笑嘻嘻地叼着根羊腿,“保不准你们主子热酒烧心,也想在地上滚滚呢?”

    密疆行省的人被堵住,总督一看不好,正要下令护卫上前解围,忽然一只手轻轻搭在他肩上。

    这么一搭,总督立即觉得自己说不了话了。

    好兄弟一般搭住他肩的是容楚。

    “大人,”容楚靠在他肩上,笑吟吟看太史阑大展雌威,无限欢喜和向往地道,“别,给兄弟个面子,别管。这事儿百年难遇啊,好歹你得成全兄弟,多瞧一会。”

    瞧他那模样,感动得要哭了……太史阑给他安排洗脚丫头!

    总督:“……”

    这一对无耻心黑,大胆泼辣的贼公婆!

    “你……你好大胆子。”阿都古丽勉力抬起头,抱住太史阑的靴子,还要使出她们草原的摔跤技,想把太史阑摔出去,可惜酒后身子发软,哪里使得出力气,三甩两甩,当啷一声,倒从袖子里甩出一把贴腕的尖刀来。

    众人一看色变……这女人赴宴还暗藏小刀!

    其实他们倒是冤枉了阿都古丽,密疆人爱吃烤全羊,随时随地剥皮抹盐烤了就吃,随身带刀是方便吃肉,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阿都古丽看见刀,迷迷蒙蒙的眼神一亮,抓起刀就对太史阑一刺!

    可惜她那体位太坑爹,酒又太深,握刀刺杀慢腾腾,太史阑摇摇晃晃,慢吞吞一抬脚,那刀就从她身边滑过。

    杀气腾腾的刺杀动作,两人一来一往得像电影慢放一样,底下的人瞧着,连惊呼都懒得呼。

    不过看在酒鬼眼里,刀还是刀,杀人还是杀人,并不觉得慢,依旧感觉到杀气。

    杀星见刀就是个刺激,太史阑浑身的血都被激起来,咧嘴一笑道:“你自己不滚?我帮你滚!”一脚将刀踢开,再一脚踢得阿都古丽一个翻滚。笑道,“第一滚!快去给容老爷打水!”

    容老爷坐在上头微笑,觉得有妻贤惠如此,夫复何求!

    慕丹佩以手扶额……世上还有这样的女人,输了!输了!

    阿都古丽骨碌一滚,滚下一个台阶,好在地上铺着厚厚地毯,倒不疼痛,就是被踢得天旋地转更加晕乎,一边滚一边尖声骂:“……贱人!贱人!我要杀了你……”

    太史阑摇摇晃晃追过来,又是一脚踢她下了一个台阶。

    “第二……呃……滚。”她竖起一根手指,醉态可掬地道,“第二滚……快去给容老爷洗脚!”

    容老爷高高翘起靴子,顿觉脸上有光。

    阿都古丽拼命抓挠着地毯,想要抓到什么好砸坏太史阑的脸,“你走开……走开……你这魔鬼……该上火刑架的恶毒女人……”

    她的骂词,已经从威胁变成了恐惧。

    太史阑停也不停,第三脚,把她踢到了堂下。

    “第三……滚……呃……”她竖起两根手指,“给……我……铺床!”

    “错了!”容楚在台上高声提醒,“是我们!”

    “吭”一声,阿都古丽眼睛向上一翻。

    她气晕了……

    太史阑在台阶上蹭蹭靴子,嫌弃地蹭掉靴子上沾到的金粉,转身,大步回座。

    容楚用迎接凯旋将军一样的笑容迎接她。他眼角瞟过桌上酒杯,心中充满对那位在酒中掺酒母的无名好心人的感激。

    这酒灌得好啊!

    百年难遇啊!

    不是把太史阑喝醉了,一辈子也瞧不见她悍然捍夫啊!

    这女人不知道羞涩,却很懒得和人争胜,因为不屑,平常阿都古丽这种级别的挑衅,又明显是为了追男人这种她更不屑的事情,骄傲的太史大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来这一场嘴脚并用啊!

    幸福得容楚心里热泪滚滚啊……

    一旁的慕丹佩也热泪滚滚啊。

    从刚才到现在她的嘴就没合上过啊。

    见过彪悍的,以为自己是最彪悍的,到今天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彪悍啊!

    彪悍的不仅是言行,如果只是言辞犀利点,敢打敢骂点,那也不过是仗势欺人,慕丹佩不仅不以为然还有几分不屑,然而太史阑对二五营的指挥力,和二五营表现出的可以为她死的绝对服从,让见过世面的慕丹佩惊叹了。

    这才知道所言不虚。

    这才是真正的强人。

    强在自身,不过是个一流武夫;强在领导,就会是天下名将!

    慕丹佩叹口气,收回目光,操起筷子。

    吃饭!喝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太史阑才不管人家是笑是哭,她昏昏乎乎,只觉得痛快,那些烦人的苍蝇,终于给赶走了!

    她走回座位,正好力气用尽,腿一软,往下一栽。

    容楚一手接住她,抱个满怀,笑向苦着脸的总督道:“她醉了,我带她回去醒酒,今日叨扰总督大人了,改日还席。”

    总督急忙站起送客,不敢多说一个字……早点走吧您哪!

    阿都古丽被密疆的人扶起来,也默不作声送出去了。那些人虽然愤怒,也知道在这里讨不了好去,就算想做什么,也要等到主子酒醒再说。

    容楚左手抱着太史阑,右手牵着景泰蓝一路出去,二五营随后跟着,刚到门口,忽然有人冷冷道:“今日总督大人宴客好生热闹,怎么不给次机会,让我等世外野民,也开开眼界?”

    这是个女声,十分清冷,和太史阑的冷峻简练却从容不同,这声音带着高远的距离,每个字短音尖促,让人想起寒光四射的短剑。

    这女声每说一个字,四面便亮起一团冷白的光,一跳一跳,鬼火般飞射而来,仔细看却是人,施展轻功的人,从四面八方飞越而来,肩上绑着小小的灯。

    飞越之中灯火不熄,可见这些人轻功了得。

    那些灯光汇聚成一片,照耀着一个最前头一个黑色的人影,远远看去只感觉很瘦,有细到惊人的腰。

    那黑色人影倒是不带灯的,穿的也单薄,黑绸劲装,披着同色披风,夜色中披风悠悠展开来,风一般地滑过来。

    众人看着这出场,心中模模糊糊想起什么东西,却一时又想不明白。只有迷迷糊糊的太史阑睁开眼,瞄了一眼,咕哝道:“好大一只蝙蝠。”

    众人:“……”

    犀利!喝醉了还这么犀利!可不就像一只大型蝙蝠?

    大蝙蝠姿态优美地滑过来,双翅一拢,亭亭立在了当地,微微抬起下巴。

    她的眼神,第一个落在容楚怀里的太史阑身上,先是一怔,随即双眉一挑,眼神里杀气四射。

    太史阑这方面向来敏感,明明侧对着她,忽然抬起头,瞄了她一眼。

    对面是一张雪白的,瘦而窄的脸,因为一身黑,因为显得那白毫无血色,白得带点惨,真让人想起吸血蝙蝠之类的玩意。

    其实对方长相算不错,和古典的慕丹佩,异域风情的阿都古丽比起来,是另一种不染尘垢的清丽,可惜太瘦了些,颧骨又略高了些,总带着三分刻薄相,让人无法亲近。

    或者她自己也不要人亲近,站得离人群远远的,却在容楚的正前方。

    总督匆匆出厅来,一看见她,脸色就变了变。倒是慕丹佩先抢了出来,冷笑道:“万微,今儿这里宴请比试前三甲,你这个第四名,跑来做什么?”

    “前三甲?”万微也在冷笑,目光森然在密疆行省人员脸上掠过,“你们有脸自称前三甲?”

    密疆行省的人脸上变色,慕丹佩瞄他们一眼,无所谓地道,“为何不敢自称?万微,你对比试结果不服,那就一个个挑战,你觉得谁不配,先找谁好了!”

    万微负手向天冷笑,半晌道:“对。我就是不服,我今日前来,本来就想讨总督大人一杯酒喝,顺便请那个不配坐在那位置上的人,滚到一边去。不过刚才我看到一幕好戏,我忽然觉得,有人更不配!”

    她一指太史阑,厉声道:“你们好歹是已经排出来的前三甲,受邀宴会理所应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队伍,也配跻身在此?他们能参加宴会,我为何不能?总督大人,请你给我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