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2章 捍夫大战!壮哉太史!(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12章  捍夫大战!壮哉太史!(4)

    这酒,喝得既简单又不简单。谁不知道晋国公虽然长一张笑吟吟风流脸,其实待人淡淡的,属于那种天生高贵所以距离感很重的人物,他可以对所有人都还算客气,但所有人都会清楚地知道,他其实没把谁真正看在眼里。

    男人如此,女人也如此,晋国公出入任何有女子的场合,那种分寸和淡漠,是有名的。他唯一和女人有关的不太好听的传言就是不停死未婚妻,但风流之名却真的没有。

    然而此刻众人瞧着他,那小眼神荡漾得,风流得不能再风流,每根眉毛都写满春情。

    再看那太史阑,传言里也是个少见的冷峻人物,女中侠客,红粉将军,伴金戈铁马,谢人间浮华。看她本人也是眉眼清冷,看人如刀,很难想象她柔情似水模样。

    然而这一刻她举杯浅饮,眉梢眼角一分怒气一分无奈,倒还有八分似是浅浅喜悦,瞧着,忽然也觉得很自然。

    这样的男女,这样的神态,过来人都觉得,这是一对有情人吧?

    两人对望,都在各自眼神里看见对方的倒影。

    容楚一笑,忽然憧憬某种特殊时刻才能以特殊方式喝的酒。

    太史阑一看他那微笑模样,就知道他的思维八成飘到什么“交杯酒”之类的玩意上去了,不以为然撇撇嘴。

    慢慢等着吧您哪。

    她收回酒杯,一仰头,一干而尽。喝得痛快潇洒,因为知道这不是酒。

    底下有喝彩声,二五营学生们喝彩得尤其大声。

    容楚也笑,道:“太史好酒量!”

    太史阑酒杯一放,人晃了晃。

    没觉得有什么酒味,就忽然觉得有点晕。

    她很惊讶,喝清水也能喝晕?自己的酒量真这么差?还是刚才睡多了?

    她这一晃很轻微,大家都没注意,容楚发觉了,但他确定刚才是清水,不会喝醉,只是有点担心她身体,从桌子下伸手过去握住她手掌,低声问:“怎么?不舒服?要不要早些回去休息?”

    手掌这一握,他忽然发现太史阑掌心在渗着冷汗,心中一惊,想着她身体还没大好,可不要加重了。

    “我们回去。”他伸手扶她。

    太史阑此刻晕眩感一**冲上来,正翻天覆地难受,他轻轻一碰她都觉得整个人要飞起来,连忙一翻手,压住他的手背,示意他别动她。

    她这个动作一做,堂上堂下又忘记吃饭了。都盯着她压住容楚的手,张大的嘴里满口的卤肉。

    慕丹佩满眼艳羡之色,大恨自己不够凶猛,原来晋国公喜欢的果然是大胆恣意,可以随时对他揩油的女子!

    看来以前还是太矜持了,下次不妨再大胆一些!

    阿都古丽却愤怒了。

    她以前觉得,密疆的男儿是好的,英风雄伟,个个男人气魄,但总觉得欠缺了些什么。以前在大帐里,她爱听战争故事,前朝的今朝的,也听过不少南齐第一青年名将容楚的轶事,印象里这是个极其聪明的男子,不过好像有点脂粉气,比如那个五越冲帐大帅梳头——密疆的男儿,从来不梳头的。

    因了这脂粉气,她不喜欢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然而云合城一见,才知自己大错特错。精致不等于脂粉,美貌不等于女气。有种人的风华难以用言语描述,站在那里,就是世人中心,你觉得满目变幻各种美,但怎样的美都是标准的,都是属于男人风采的,再也不敢用“脂粉”“女气”来亵渎。

    这一刻再回想那些智慧超群的战争传说,顿觉眼前男子为传奇所加冕,光彩熠熠,无与伦比。

    这才是她要的男人!

    阿都古丽从小想什么便有什么,没被违拗过心愿。但她也知道,密疆是密疆,内陆是内陆,内陆女子是要以男人为天的,如果真的看中了内陆的男人,想要嫁给他,就该遵从内陆的规矩,否则还是回自己的密疆做公主,招多少驸马都由自己高兴。

    所以她丢下皮鞭,放弃骏马,学着南人女子规矩矜持的做派,笑不露齿,谨言慎行,从来不敢越过一分雷池,一心要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然而今天,她忽然发觉,她全部搞错了!

    那个太史阑,哪里规矩?哪里矜持?哪里以男人为天?她出来得睥睨万状,坐下得目中无人,容楚还亲自给她斟酒,她还爱喝不喝!

    太!贱!了!

    这一声太贱,不知道骂的是太史阑,还是她自己。

    阿都古丽“呃”地一声,酒气冲头,脑子一晕,心中的委屈、不甘、愤恨和不满顿时如开闸的洪水,哗啦一下要泄出来。

    早知道他喜欢这种,做自己就好,何必苦心去学南女的做派!

    你太史阑嚣张,我阿都古丽自小就不知道什么叫谦虚!

    她忽然摇摇晃晃站起来,指着自己鼻子,逼近太史阑,“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太史阑立即答:“我知道说这话的都是贱人!”

    底下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哗!听说太史阑少言冷峻,现在的这个,不像啊!

    瞧这回嘴毒辣得,河东母狮!

    “贱人!你才……是贱人!我是密疆行省的总督……”阿都古丽打个长长的呃,打得众人的心都吊起来,才听到她接完下半句,“……的女儿!”

    太史阑站起来,有点晃,但还算稳,笔直地站在阿都古丽对面,看起来不比阿都古丽高,气势却完全像在俯视她。

    她也指着自己鼻子,笔直地问她,“你知道我是谁?”

    “贱民……出身微贱的贱民!”

    “对,我出身微贱。”太史阑声音满是不屑,“可是我这么一个出身微贱的贱民,现在是朝廷从三品官员,男爵爵位,副将军衔,行省首府府尹。我这么个贱民能到今天,请问下高贵的总督……的女儿,如果没了你那个爹,你拿什么来装逼?”

    “比……比你血统高贵……”阿都古丽涨红脸,“……我……我还是大密宗王的……外孙女……”

    “除了比爹比爷你还能比什么?干爹?血统,血统是什么?谁流出的血不是红的?脱了这身黄金袍你还能做什么?傻笑?追男?撒酒疯?”

    “你才撒酒疯!”

    “我就是在撒酒疯!”太史阑一拍桌子,“老子撒酒疯都比你帅!”她一甩头,冲着台下,“二五营!”

    “到!”二五营学生立即齐喊,声音或尖利或雄壮,已经被太史阑那句“老子”吓得一惊的众人,险些惊跳起来。

    “撒个酒疯给他们瞧瞧!”

    “好!”

    二五营学生们一转身,抄起桌上大杯,咕嘟嘟一灌,随其齐齐将酒杯往地上狠狠一扔。

    啪地数声碎裂如一声,青石地上酒液碎瓷横飞。

    “你家小姐敢侮辱我家大人。”二五营学生一人找上一个密疆行省的人,拔刀,挺胸撞上对方胸膛,“这也是对我们的侮辱!来!战!”

    草原男女们瞪着眼,他们也是不惧战斗的种族,可是此刻看这群杀气腾腾的人,忽然觉得自己气势瞬间输三分。

    他们手按在刀上,却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阿都古丽霍然转头,眼里喷火,随即她听见太史阑高声问容楚,“容楚,我帅不帅!”

    “帅哉!太史!”容楚高声应答。

    他眼神晶亮,笑意满满。

    这样的太史阑,平时可见不着,帅!果真帅!

    阿都古丽的脖子再次大力扭转回来,这回的火已经燎原了。

    “啪!”她忽然一掌推下了桌上的酒壶。

    酒壶翻倒,酒液哗啦啦浸湿了太史阑的袍角。

    太史阑慢慢转向她,眼神平静,众人却忽然打个寒噤。

    “不男不女……的……贱女人……”阿都古丽摇摇晃晃指着太史阑,口齿不清地大骂,“给我滚……滚出去!滚!”

    二五营的学生哗啦一下拔刀,密疆行省的人随即拔刀,两边胸膛抵着胸膛,刀架着刀,怒目而视。

    总督已经要哭了——听说太史阑但凡出席宴会必有纷争,如今看来何止?这明明就是宴会杀手!

    “啪。”太史阑忽然拿起容楚桌上酒壶,一把砸了出去!

    “砰。”酒壶正正砸在阿都古丽胸上,哗啦啦酒液这下湿了她的胸,幸亏酒壶是薄银打造,仿造南方风格,精致小巧,不算太重,不然这一下,直接就能把阿都古丽的胸给扁了。

    就算这样,阿都古丽也发出一声痛且惊的尖叫,慌忙要后退,裙子却磕磕绊绊被桌腿缠住,扯也没扯动,她捂住胸弯下腰,脸一瞬间扭曲成麻花。

    二五营学生傻了。

    总督傻了。

    连脸色沉下来准备发作并保护太史阑的容楚都傻了。

    这……这好像不是太史阑的风格啊!

    越来越不是她的风格啊!

    可是……真真无与伦比的爽啊!

    “啊呸。”太史阑摇摇晃晃站起来,掸掸自己的袍子,大马金刀地站着,不屑地瞧一眼阿都古丽的胸,“我说怎么一点弹性都没有,原来就是个a罩杯,可能还是个a减。就这点本钱,我都怀疑我到底砸到东西没有,你还好意思叫?你以为你大啊?你以为你是景横波,三十四d啊我呸!”

    史小翠一个没控制住,噗地一笑,口水喷了对面挡住她的密疆学生一脸。

    容楚本来要站起来,忽然坐了下去,用手肘挡住了脸,肩膀微微耸动。

    一直专心吃东西的景泰蓝仰起头,眼神里哗然惊叹。

    哗!给力!不过麻麻,他们听得懂吗?

    他们确实没懂。

    可是有眼神会看啊!

    谁都看见太史阑不屑的眼神,落在阿都古丽的胸上。嗯,她骂的如果不是胸小,咱愿意赔十两银子!

    “你……你在说什么……”酒醉的人最迟钝,眼神也不好使,阿都古丽疼痛稍减,护住胸抬起头来,只看清了太史阑不屑的眼神,随即听见她在说什么大啊小,以为她在说身份大小,顿时勃然大怒,“我当然大!我不大谁大……我!我是密疆行省……最大!”说完还伸出双臂,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好大!”太史阑睁大眼睛,摇摇晃晃对着她胸口,两手一张,比划了一个一样大的圈,“好大!”

    “大!当然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