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8章 秒杀一号情敌(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08章  秒杀一号情敌(3)

    苏亚沈梅花她们和她虽然交好,但是由于出身和阶层所限,思想终究和她隔了一层,倒是这虽出身大家,却自幼散养,跟随师父云游天下,无拘无束的大小姐,还有点意思。

    “我听说第一天在长街上,容楚出面,公开宣布你是她女人。”慕丹佩表情有点不好看,“还说了句很男人气的话。”

    太史阑笑了笑。

    慕丹佩眼睛一亮,发现新大陆一般,上下将她看了看,才点头,“难怪,你笑起来不错。”

    太史阑觉得,虽然慕丹佩潇洒随意,但并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她的言行举止,虽然恣意,但做起来不失优雅好看,她的所有情绪,也控制在一个合适的范围之内,惊讶,赞扬,欢喜或不欢喜,都控制在一定幅度内,这不是故意,这是教养形成,是贵族所拥有的特质。

    所以她们即使不骄矜不绿茶,也是带点居高临下的。

    不过太史阑还是不当回事,点头,道:“他那话,我喜欢。”

    慕丹佩也在打量她,眼前女子病容犹在,除了刚才那一笑,别的时候看起来真的不惊艳。但是言行举止,风神气质,真的难以描绘,充满精致和野性,狂放和内敛齐备的矛盾。冷峻、简练、少言少表情,真的是个不可爱的人,可也真的,让人好奇而感觉到压力。

    是这份特别以及她天生给人的压力,引动男人的挑战心吗?

    慕丹佩玩味地吹着茶叶沫,心里微微涌起不服气的情绪。

    太史阑感觉她居高临下,她还感觉太史阑睥睨万方。

    来自女人的压力……少见。

    并且太史阑最后那句“我喜欢。”简单却击中人心,让人感觉到属于她的真挚和诚恳,连她听了都觉心动,从未想到简短的言语,有时候更有一分精炼的魅力。

    她想,如果容楚此刻听见此句,必也是欢喜的。

    这就是太史阑的魅力?

    她在这出神,太史阑却不耐烦被围观,放下茶杯,道:“你说完了?”

    “啊?”

    “我走了。”太史阑起身,“准备吃晚饭。”

    “哎你……”慕丹佩傻眼——没见过这么无动于衷的人。

    “喂,你就不想听听我的想法,我好歹是你情敌呀!”

    太史阑回身,竖起三根手指。

    慕丹佩不由自主凝神。

    “第一,你不是我情敌,容楚对你有情,你才能算情敌,但现在,没有。所以你边去。”

    “第二,你想说的不外乎是——你觉得这样的男人,算得上真男人,是你想要的男子。既然你可能被指婚,所以希望他喜欢你。而你看中了他,也要为此努力,你相信总有一日,他那句话会说给你听。”

    慕丹佩张大嘴瞧着她,太史阑发现她牙齿有点蛀,果然是个吃货。

    “第三。”太史阑居高临下,用同情的眼神瞧着她。

    “梦想是可以有的,做梦是不必的。你是皇贵太妃的侄女,而容楚和太后平辈。你以为,他会**娶侄女吗?”

    杀伤力彪悍的太史大人,一句秒杀新情敌,拍拍衣角,扬长而去。

    抱着景泰蓝正过来偷听的赵十三一头撞在墙上。

    景泰蓝挣扎拍掌,“麻麻给力!”

    慕丹佩一阵抽搐……

    太史阑秒杀慕丹佩之后,也无心逛总督家的院子,随便抓了个仆人,问哪里有暖阁可以烤火,仆人以为她是晚宴提前来的客人,连忙把她殷勤地带到园子里一处轩敞的独厅,道:“晚上宴客就在这里,里头有供客人休息的小间,姑娘若是累了,尽管随便找一间休息。这里头地下都设了暖道,十分暖和,姑娘放心。”

    太史阑点头谢了,一进去果然觉得暖和,这么大一间厅堂都设地下暖道,可见总督府奢靡。再看看四周设计,极东地区不似内陆,追求精致华美风格,器物线条疏朗,建筑风格简单,外面就是一个大厅,都是双人粗的柱子,也没什么雕饰,垂着深色帐幔,地上铺着同色地毯,点着执斧战士铜灯,武风浓郁。厅堂分成上下两层,一席一席都已经摆好,上头七席,大概是给主人及尊贵的客人,还有三个队的领队坐,下头席位两人一坐,应该是给前三甲队伍的其余学生坐。

    两边帐幔后,隐着一间一间的小屋子,里面陈放着小几软榻,连同果子清茶都已经齐备,供有酒的客人休息。听说极东人好酒,从早上睁开眼睛就在喝酒,早饭先灌三两老烈烧,夜宵再来二两青天白。所有很多大户人家都有这种醒酒房设计,喝醉里往里一躺,多少人也躺得下,主人自去睡觉。

    太史阑对那些小屋子很满意,想着带来的二五营学生此刻也没地方去,何必在外头吹风,便命跟来的赵十三去把人都喊来,一人一间包厢,睡满它!

    花寻欢等人很快过来,她们正逛腻了园子,想着找地方练功,看见这些精致的小房间都很欢喜,迅速分配一下,各自休息。

    太史阑带着景泰蓝睡一间,小子在床头玩玩具,太史阑眯着眼,练习她的“慑魄”。

    这门奇门功夫,她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眼睛是个重要的器官,能练得犀利点也是好的,技多不压身嘛。

    所以她断断续续将这门功夫也练了有阵子了,效果如何却不知道,因为没有镜子。

    她不爱照镜子,又嫌古代黄铜镜照得朦胧如鬼,练了功夫也无法验证,只好对她大头儿子施展,“景泰蓝,看着我的眼睛。”

    景泰蓝抬起头,瞥麻麻一眼,撇撇嘴,“麻麻这样不好看。”

    “不好看么?”太史阑有点失望地收功,看来这门功夫果然不是她能练的。

    她还想着,这门功夫大成,就可以欺负容楚,眼睛一瞧,叫他躺倒就躺倒。

    景泰蓝大力点头,“不好看。”

    确实不好看嘛,刚才一瞧,麻麻的眼睛,又大,又黑,整张脸忽然都看不见了,只看见那双眼睛,黑沉沉的,似要让人掉进去。

    景泰蓝按住小心口,小心脏到现在还噗通噗通呢。

    那眼睛真的好奇怪。他想。

    三岁娃娃不懂这是魅惑,太史阑自己自然也不明白,练不成她也无所谓,不管怎样,最近视力确实相当不错。

    她闭上眼,昏昏欲睡,半睡半醒间,忽然听见外头有嘈杂人声。

    似乎有一大群人进了外厅,然后一个有点熟悉的女声道:“离开席还有阵子么?我家小姐逛累了园子,再说你这园子也没什么好看的。你们还是找个地方,让我家小姐好好休息一下。”

    “是,是。这里便有小阁可以休息,请小姐稍等。”一人应道,随即便开始一间一间推门。

    “有人!”正和史小翠下棋的杨成,不耐烦抬头大吼。

    “啊……对不住对不住。”仆役关门,下一间。

    “有人!”沈梅花正把袖子里的花插满头,对着水盆自我欣赏,回头怒吼。

    “啊!对不住!对不住!”仆役被花妖精吓了一跳,砰一声关上门。推开下一间。

    “有人!”在床上倒立练功的花寻欢,从裤裆里探出脑袋来大吼。

    “啊!”被倒立的铜铃大眼惊得原地一蹦的仆役,闪电逃开,慌不择路推开一扇门。

    “有人!”正在满脸柔情拥抱的萧大强熊小佳齐齐暴吼。

    “救命啊——”仆役奔出去了……

    一连推开几间房,都遭受了惊吓,仆役行到最里面最后一间,对门上望望,干脆不敲门了。

    门上墨汁淋漓写着:“请勿打扰!”

    “小姐……”仆役只好回头,为难地向外头等候的贵客请示,“实在对不住,这些屋子,都有人了……”

    “怎么会这样!”客人很不满。那先说话的侍女道:“那么,打个商量,请对方让一间?”

    她虽说的是打个商量,但语气却并无商量之意。

    仆役很为难,来者都是客,都要好好接待,谁知道驱赶出去的人会是什么身份?这种事主家是不能做的。

    “算了。”忽然一个声音道,“别人睡过的地方,我也不愿用。”

    这人说话声音圆润,是个女子,只是腔调有些僵硬,似乎汉话不熟练,因此她也只是短短一句,便不再开口。

    虽只短短一句,但傲气自生,那先前说话的侍女应了一声,也不再说话,道:“那便在这外厅坐一坐吧,反正也快开席了。”

    总督府仆人如释重负,急忙给她们安排凳子,命人送茶水点心,这些人也不客气,随意占据了席位坐下开座谈会,总督府仆人瞧着,都愁着眉毛——安排好的席位就这么给坐乱了,等下还要重新收拾。

    “你们出去吧。”这些客人也很有反客为主的风范,嫌总督府仆人在场说话不方便,不客气地将人给驱逐了。

    总督府仆人只好苦着脸出去,把大厅留给客人们。

    客人们座谈会开始了。

    七嘴八舌,有男有女,不过说话的基本都是女性,尤其以最先说话,声音有点熟的女子话最多。

    “小姐,”那侍女道,“今日你的妆真好看。”

    那小姐没说话。另一个女子笑道:“咱们小姐什么妆都好看,不过奴婢们还是觉得,咱们密疆的衣服和头饰,才是最华贵最美,最衬小姐气质的。”

    “今晚那个慕丹佩也来吧?”一个女子掩饰不住声音的轻蔑,“还丽京大家千金呢,满身的粗鲁味儿,比咱们高原上的汉子,草味儿还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