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7章 秒杀一号情敌(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07章  秒杀一号情敌(2)

    那人从马上探脸下来,对站在门口的总督大人笑道:“世叔!在门口送人啊?”

    她语气自然随意又亲切,看来和总督大人熟得很。

    太史阑摸着下巴想——早点包子君?

    总督呵呵笑着对她摆摆手,那女子居然不打算下马,就这么准备冲进去,总督大人无可奈何地瞧着。

    那女子却在撒蹄经过太史阑马车时,忽然一停,眼睛一亮,“咦?二五营?”一转头瞧住太史阑,“你是太史阑?”

    话音未落,她忽然一伸手,抄住了太史阑的腰,一把将她拎到马上,笑道:“好家伙,找你多少次了,也没机会见着,比皇宫里公主还精贵。好容易给我逮住了,还想走?”一边扶住她的肩道,“坐好。”一边对目瞪口呆的总督大人道:“世叔,这就是你不对了,好容易见到太史大人,你怎么能不请一顿饭就让人家走了?今晚不正好总督府宴请前三甲庆功吗?请太史大人一起参加啊。”

    她滔滔不绝说完,也不管别人什么表情,也不管总督大人答应与否,鞭子一抽马屁股,哧溜一声便冲进了大开的府门。

    留下总督大人张嘴吃风,追之不及。

    留下二五营学生瞠目结舌——怎么一眨眼,话还没听完,咱们的太史大人就被卷走了?

    “不得了,当街掳人了!”花寻欢最先反应过来,发一声喊,跺脚追了上去。

    二五营学生一窝蜂地跟着冲了进去,那架势,就好像强盗打家劫舍,总督大人府邸堂皇大门口,瞬间被踩得一片烂泥……

    太史阑也来不及反应,就觉得身子一轻,然后到了马上。

    马是绝对好马,身躯高伟,她这个子坐上去,险些还要被挡视线,看品种,不比容楚的那匹火云差。

    太史阑从没想过这辈子居然还有被女人拎上马的一天,她眨眨眼——她还以为丽京贵族少女,都是宗政惠或者乔雨润那样的绿茶呢。

    不过这位听说寄养塞外,养成放纵性子也不奇怪,只是她也是从师于世外高人,怎么一点淡定气质都没。

    身后少女气息很清新,没那么浓郁的香气,最起码太史阑没在某人身上闻到。

    身后少女挺瘦的,太史阑默默揣摩了一下,嗯,a杯。如果她没裹胸的话。

    不过她穿的是女裙,没必要裹胸是吧?

    太史阑抄起手,忽觉荒诞。就这么坐在“情敌”的马前,后心要害全在她面前,对方只要抽出腰间佩刀轻轻一刺,她太史阑就报销了。

    不过她也没担心,最起码现在,她没感觉到危机。

    心怀恶意的人,是不能接近她的。

    恶意没有,杀机没有,敌意……其实还是有的,虽然隐藏得有点深。

    “喂,你不怕?”那女子的笑声响在她耳侧,“我这化雪宝贝儿,脾气有点烈,不太喜欢陌生人坐在它身上,万一他把你颠下来,我可救不了你。”

    “没关系。”太史阑淡淡地道,“我身上有很多把刀。”

    “嗯?什么意思?”

    “简单。就是我就算死,也随时可以拖马或者拖人垫背的意思。”

    坐下的马跑得好像忽然温柔了些……

    身后静了静,随即那女子嘀咕,“以为他喜欢温柔的,原来这个比我还凶悍,我还是有……”

    似乎觉得说漏嘴,她闭嘴,太史阑自动脑补填空——“机会的”。

    风猛烈地灌过来,太史阑咳嗽一声。

    身后的女子听见了,道:“这么破的身体!真不知道女英雄是怎么做的!”伸臂一勒,骏马长嘶,扬蹄而起,她的手臂端直,纹丝不动。

    太史阑确定如果真刀真枪打架,自己绝对挨不过她三招。

    她倒也不气馁,只想着容楚上次说自己可以练习内功了,但最好找个适合她体质,练来能够事半功倍的内气法门,好弥补她失去的时间,再加上她最近又一直病着,也就耽搁了下来。

    看样子还是要抓紧时间练武,不然以后真到了丽京,“情敌”成箩成筐,动不动就抓她上马,动不动就请她吃风,她还活不活?

    不过太史阑其实也是多虑了,丽京情敌未必如现在多,丽京千金小姐们虽然垂涎容楚美色,但也畏惧那“娶谁死谁”的阴影。现在容楚身边出现追逐者,只是因为这些女子都没有久呆丽京,并不清楚那个著名传说而已。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旦有谁,比如太史阑,打破那个“聘谁死谁”的咒语,也许千金小姐们心思立即就活了,立即又前赴后继了也未可知。

    那女子停了马,此地正有一处假山亭台,景致还不错,她将马交给身后追赶而来的小厮,此刻二五营的人也疯了般追到了,一眼看见太史阑无事,都松了口气。

    太史阑紧了紧大氅,对他们摆摆手示意无事,心想幸亏她们还不知道这女子身份和对容楚的肖想,不然此刻不得急疯?

    “我和这位有话要说。”她道,“你们去四周转转玩玩,今晚总督大人应该有饭请我们吃。”

    二五营学生们欢呼一声,除了苏亚几人留下来,其余人都窜入花园,欣赏总督府装潢去了,气喘吁吁赶来的总督大人瞧着这反客为主,比主人还主人的两个女人,一阵苦笑。末了也只有当作没看见,随便打个哈哈,请两人好好观赏园子,便走了开去,干脆不管了。

    那女子一直负手站在原地,很有兴趣地瞧着太史阑,等人差不多都避开了,才道:“看不出来,说话挺有用的。”

    太史阑在亭子旁石墩上坐下,伸手指指另一个石墩,“坐。”

    那女子扬着眉,开始觉得似乎落了下风——太史阑一句话便占据了主动,此刻她坐,是听太史阑的话,不坐,则太史阑坐着她站着,怎么都失了气势。

    “这算扳回一局么?”半晌她笑起来,快步过来坐下,马鞭子敲着身下石凳,下巴搁在石桌上,瞧着太史阑。

    太史阑端端正正坐着,也在瞧她。

    瞧着忍不住有点想乐。

    真是想不出,这个看起来恣意放纵,潇洒不羁的女子,长相竟然这么的……古典委婉。

    标准鹅蛋脸,肌肤脂腻,标准的琼鼻樱唇,下巴微尖,唇角有一颗红色的痣,古典委婉里便多了一点俏皮,太史阑却想着这似乎是传说里的馋痣。

    嗯,从她每天送的早点都是不重样的荤食可以看出来,这货绝对是个无肉不欢的吃货。

    “哦……”这女子拖着长长的音,“太……史……阑……啊……”

    她把个名字喊得一唱三叹唱歌似的,难得太史阑还毫无表情,低头,喝小厮送上来的茶,“嗯。”

    女子向后一仰,靠着柱子,手指夺夺地敲在桌面。“无趣。”

    再瞧一瞧太史阑,摇头,“不美。”

    再看看太史阑的脸色,又摇头,“身体似乎也差。”

    太史阑喝茶,就好像没听见这一连串的贬低。

    她一向不和不在乎的人辩驳的。

    那女子手指一停,身子向前猛地一凑,凑到她脸前,道:“不过还是有一个优点。”她一指太史阑鼻子,“沉稳,大将之风。”

    “传言可能言过其实,不过还是有几分可信。”末了。她下结论。点点头加重肯定,觉得这样就对了。

    太史阑趁她自说自话的时辰,把桌上糕点吃了大半。

    “不过我想,接下来的消息,会不会还能让你保持沉稳?”那女子忽然笑了笑,有点狡黠地看住了她,“皇太后最近下了一道不外传的懿旨,意思是晋国公家族为国征战,劳苦功高,朝廷已经赏无可赏。想着晋国公早过弱冠之年,至今没有聘娶正妻,甚至连收房的人都没有,实在不该。重臣的宗族承续,也关系着国家大业,皇室应该多多操心,早日为晋国公觅得如意妻室。太后的意思,宫中没有适龄公主,但可以在皇室宗亲及在京大员女儿中挑选。”

    “哦。”太史阑喝茶。

    “而我。”女子一指鼻子,“内五卫长林卫将军之女,静安皇贵太妃侄女,慕丹佩。恰是人选之一。”

    “哦。”太史阑喝茶。

    “你肯定很奇怪,像我这样的人,应该很讨厌这种指婚之类的事儿,怎么会服从?”慕丹佩双手扳着石凳,整个身子向后仰着晃啊晃。一点也不在意太史阑的冷淡,“我确实讨厌这事,在塞外就去信表示绝不服从,甚至为此回京劝说我爹娘,我爹娘正为难着,正好丽京光武营需要外援,我听说容楚会来,便答应了丽京光武营的邀请,来见识见识天授大比,顺便见识见识咱们南齐第一青年名将的风采。”

    “哦。”太史阑喝茶。

    “风采嘛……”慕丹佩想了一下,点点头,“确实不错,算是这些年我见过的男子中第一。不过我可不是阿都古丽和万微,尽冲着脸和地位去了,我感兴趣,还是因为他和你的事情。”

    “哦?”太史阑终于尾音上挑了一点,这个潇洒的大家千金,竟然不是被容楚容貌风华所动,而是因为她?

    “我师父是个情种,年轻人情伤出家,终生只念昔日恋人。我跟在师父身边多年,觉得天下男子,美丑如何,家世如何,都不重要,但必得专情,才值得女人倾心相守,陪伴一生。”

    太史阑点点头,觉得自打穿越到南齐,遇见这么多南齐女人,还是慕丹佩这话最得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