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6章 秒杀一号情敌(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06章  秒杀一号情敌(1)

    “你今天说话阴阳怪气的。”容楚似笑非笑瞧着她,用果子来冰她的脸,“你明知道这果子不可能是云合城配发。”

    “哦,你令人从密疆买来的?很贵吧?多少银子一个?”

    “问价格不觉得俗么?”容楚给果子剥皮,淡紫色的果皮垂挂在雪白修长的手指上,颜色分明美如画面,太史阑瞧着,心想这副美景不知道多少人瞧过?很多人想瞧吧?这手指也很多人想摸吧?摸过几个啊?

    她这么一想,忽然就有些不满,嘴闭得蚌壳似的,不张嘴。

    容楚拿果子在她唇上乱蹭,蹭得她唇上粘乎乎的都是蜜汁,结果太史阑还不为所动,容楚闻着那诱惑力极强的香味,倒觉得心动了。

    此刻她的唇应该别具滋味,另一种的甜香……

    他身子俯下来……

    太史阑忽然睁开眼,接过那果子,塞进嘴一通乱嚼,一边大力嚼一边斜眼看容楚,眼神狞恶,写满“有种你把舌头塞进来试试看我的牙齿嚼舌头是不是比嚼果子更碎”的威胁。

    容楚忽然又觉得舌头痛了。

    某人的凶恶病又犯,容楚一边怀念前几天她病得奄奄一息时的温柔,一边只好啃着果子退了出去。

    他经过周七等人住的房间时,听见周七大声道:“把今天我带回来的水晶包和三丝燕窝羹,以及梨子葡萄,给梅花小姐送去!”

    容楚无声地在黑暗里笑了一下。

    之后两天,那辆沉默的马车还是准时出现在比试场门口,三座棚子里的献殷勤和争吵还是每日一次,如同一场好戏,到时开幕,无需观众。

    马车在那出现了两天,似乎便没了兴趣,不再出现。

    到了第七天,一大早容楚照常出门,护卫们跟着,周七问:“主子,今天还要那样么?你没见那位这都几天不怎么理你了?”

    容楚看看天,笑了一下,道:“今天也差不多了。”

    主仆二人没头没脑的对话声远去,随即,一辆马车出来了。

    这回不是从后门出,是从正门出,马车也不是原先毫无特色一抓一大把的普通马车,是一辆有着二五营标志,同时插着地方大员旗帜的专用马车。

    马车里躺着太史阑,盖着云丝被,吃着密疆水果,把万象宗万金难求的神丹,当蚕豆一般往嘴里抛着。

    二五营的老相好们都跟着,花寻欢等人押车已到,也兴致勃勃跟着,因为太史阑说,今天有好戏看。

    当然太史阑不是为了看戏出门,她今天收到极东总督府邀请,说前三甲已经决出,下面就是二五营挑战前三甲,今天要去抽签,大家熟悉下对手。

    太史阑身子好了大半,当即欣然同意。她坐车,其余人骑马,太史阑在车里,听见外头叽叽喳喳。

    “总算轮到我们了,最近可闷死了。”史小翠喜笑颜开。

    “前三甲是哪几个队,都打听出来没有?”沈梅花问。她最近容光焕发,皮肤甚好,引得二五营女学生争着问她养颜秘笈,她却每次都扭扭捏捏不肯说。

    “丽京总营自然是第一,听说丽京总营请了个外援,是个女子,出身豪贵,却因为自幼被丽京李神算算出命硬,早早送出京学艺,去年底刚刚回京,被丽京总营如获至宝地请了来。丽京总营这几年出不了什么人才,找外援的本领倒不错,这女子听说挺了得。”

    “第二是极东行省山阳第三分营吧?去年的地方光武营总评比第一。他们那个队长据说也是极东贵介子弟,为人倒是听说不错,很谦和。”

    “第三是密疆行省啦,边远省份,汉人少,吐鲁是第一大族,几乎已经是半自治了,今年不知怎的居然跑来参加。那个行省总共就一个光武营,没有竞争对手,全省最好的资源都集中在那里,那个省又是个出产黄金宝石的富裕省份,有钱哪有办不来的事?有人说,他们为了进前三,砸下重金收买了裁判令原先的第三到了第四,又聘请了高手外援,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其实我一直觉得蹊跷啊,这个密疆行省的光武营学生,第一天我见着,懒洋洋的,对比试不是十分有兴趣的模样。那些人十分孤僻自傲,不和这边的学生招呼,听说也是自己寻屋子另外住,还带来了自己的厨师、园丁、弹唱手。学生们来了也是东瞧西瞧看热闹,也拒绝参加每日的轮值守卫城池,怎么看都像是来凑热闹开眼界的,不像来争夺名次的——反正他们整个行省就一个光武营,怎么都不会被撤。”

    “那怎么后来忽然积极了?”

    “鬼才知道,也不过一两天吧,我瞧着他们就积极了。许是瞧我等英姿风采,万分仰慕,有心要向我等看齐?”

    “呸。”

    “别尽讨论那个怪里怪气的密疆行省,这次比试怪事儿多呢,那个呼声最高的万象营,竟然没进前三,真是奇哉怪也。”

    “万象营?没这个营啊……哦我知道了,你是说黑吉行省凤岗第十营。”

    “对,凤岗十,传说里背后靠山是武林万象宗那个。”

    太史阑听到这里,心中一动,想起那所谓的武林大比,似乎也是正在这时候,万象宗作为武林四大世家之一,不正应该紧锣密鼓地准备武林盛会,怎么还会有空插手光武营的大比?

    “万象宗的人暴露了身份,像他们这种武林豪门,朝廷也很忌讳的吧,所以实力再强,还是没机会。”

    “那就是说明这种看似公平的比试还是有暗箱操作的可能咯?这可怎么办?咱们要是也遭遇不公怎么办?”

    “你真是太幼稚了!这天下只要任何合理存在的事情,都可以出现不公。不过你担心什么?该是人家担心比试会偏袒我们吧?毕竟我们的老大……嗯……国公嘛。”

    外头一阵快意的笑。

    太史阑若无其事地听着,心想孩子们想得也简单,这些事背后涉及的势力和利害关系错综复杂,容楚做不了一言堂的。

    “麻麻。密疆行省的果子好好吃,我们打赢他们,叫她们每年进贡!”景泰蓝口水滴答,眼神充满向往。

    “那还不如你下令修改密疆行省现有政体,然后让他们纳贡,如果他们不纳,你就打他们。”太史阑单手撑腮,答得轻描淡写。

    景泰蓝呵呵笑,“好!不听话,打他们!”

    苏亚默默低下头——可怜的密疆行省。一个大小姐追男人的举动,最后要失去整个行省的自治权,就为了几只果子……

    “麻麻。”景泰蓝爬到太史阑膝盖上,搂着她脖子,“最近我和戒明出去玩,总是有人和我打听你哦。”

    景泰蓝好了伤疤忘了痛,最近又和戒明混在一起,不过戒明这回坚决不肯和他一起呆到晚上,太阳下山之前必定两人分手。

    太史阑很乐意景泰蓝有个童年玩伴,之前小映因为要照顾一家残疾无法跟随,如今有这个戒明也不错,两人有时跑得远了些,太史阑也不怎么管,景泰蓝终究是要离开她的,不能让他太过依恋她身边,有些事,习惯了就好了。

    “打听我?”

    “嗯,问你住在哪里,是不是在庙里。问你一般会不会出庙,或者什么时候能到庙里拜访你。”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不认识你啊,是住在这庙里吗?没听说啊。”景泰蓝咪咪笑。

    太史阑捏捏他鼻子,“打听我的都是什么人?”

    “不一样的人。”景泰蓝偏头想了想,“有些人很客气,有些人很粗鲁,还有个,浑身衣服上都镶着金丝,难看死了,偏他还骄傲得不得了的样子,真好笑。”

    太史阑听着,点点头。马车里微淡的光线照亮她唇角,弧度微微有些讥讽。

    到了总督府,极东总督亲自来迎,将她带入大厅,太史阑原先以为自己会在正厅见着前三甲的队长的,正厅却只有几位当地官员等着做见证,太史阑有点好笑地想,总督大人让王不见王,不会是怕提前打起来吧?

    抽签的结果,是明日先挑战排第二的山阳营,其次是丽京营,最后是密疆营。

    总督和她说了规则,二五营因为是挑战,算是越级,为了保证对他人的公平,二五营不仅要全部挑战,而且最起码要打败其中之二。因为最后选出两支队伍和东堂的两支队伍对战,这关系到国家名誉甚至是疆土安全,必须要保证最后胜出的队伍有绝对实力。

    太史阑都答应下来,她并没有把胜负看得很重,但是二五营但凡多一分锻炼机会都是好的。

    容楚建立地方光武营,一向力求公平。各地光武营的总规则、师资力量、所开科目所学课程,其实都是一样的。西凌行省人的体质,也未见得就比别人差,二五营之所以不长进,一方面当地豪门把持过度,影响了学生的学习机会;另一方面也和总院一直以来不求上进只图钻营的作风有关。

    太史阑修改选课制度,是光武营的一大进步,可惜时日尚短,如果再等一年,二五营的进步应该更明显,但最近这一路搏杀,也迅速对队伍做了淘洗,下面,就是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抽完签,太史阑才没有兴趣陪一群老头子慢慢喝茶,当即要告辞。总督大人似乎也很乐意她快点滚,很乐意地送出门外,太史阑正要上马车,忽听总督府不远处欢声雷动,不知道有什么高兴的事儿,随即马蹄急响,一群人泼风般驰来,当先一人白衣白马,衣袂飘飘,风神逼人,转眼就到了总督府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