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7章 霸气贤惠好男人(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97章  霸气贤惠好男人(2)

    众人听着,都一呆,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忍不住一声兴奋的呼叫。

    “太史阑!”

    “太史阑又如何?”周营副还在嘴硬,“没证据,都可以怀疑。”

    “你要证据么?”容楚忽然笑了笑,道,“我问你,如果这三百俘虏不是俘虏,是和太史阑勾结,那么刚才,他们会死吗?”

    周营副顿时哑口。

    第一轮射箭,因为俘虏被绳子串住,无法躲避,已经死伤大半。

    “你可以说是他们假扮俘虏,然后遭受你们围攻,一时没来及解开绳索才被射死。”容楚道,“那么第一轮箭停之后,他们绳索解开了吗?”

    周营副额头汗滚滚而下。

    有些事不是强词夺理就有用的,群众的眼睛雪亮,真俘虏,假俘虏,生死面前再扮不得假。人群里已经有人在笑,道:“折威军一年比一年蠢!”

    容楚瞟一眼学生们脚上套着的草鞋,道:“战场在插天峰?五越联合堵截你们?人数多少?千人以上?”

    他不过一眼,就已经说得**不离十,苏亚佩服地点点头,一边把那家伙的解药往自己手上敷,一边道:“插天峰南麓半山,靠近一个豁嘴崖那里,派人去看,应该还有尸首,五越丢弃的武器,以及作战痕迹。”

    容楚转头吩咐身边护卫,“请驻扎在城外的极东上府兵立即前去插天峰查看。”

    护卫领命而去,等待的间歇,人越聚越多,指指点点,周营副额头汗滚滚而下。

    到此时他也知道,十有**是自己犯了大错,一旦核实消息回来,折威军丢了脸,自己的军职也不保,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太史阑这边给留几分面子,就此罢手,不要当着全城人的面煽折威军耳光,为此哪怕事后赔罪,也没什么关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全城人都得了消息,听说了挟功而来的二五营被折威军误会,当街拦截杀人的事,人群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黑压压的人群,无疑给了折威军很大压力。

    周七已经不需要再挟持周营副,早就嫌弃地下了马,蹲在屋顶上监视。周营副感觉好了些,脑筋也能开动了,想了想,下马向太史阑走来。

    容楚和太史阑都没动,容楚似笑非笑,太史阑无动于衷。

    周营副觉得,和太史阑面无表情比起来,容楚的笑才让人感觉压力更大,因为你会觉得你心里想的一切已经被他知晓,而他在等着看你笑话。

    有种当面裸奔的感觉。

    但他无可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太史阑身边,低声道:“太史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不可以。”容楚和太史阑同时答。

    “这……”周营副还从来没见过这样不讲理的人,更倒霉的是一遇就是两个。

    他咬咬牙,不屈不挠地道:“既如此,可否请太史大人带着属下,先行往客栈休息?不要停留在大街上,影响来往通路?折威军在城中有专门招待贵客的客馆,太史大人愿意的话,可以带属下免费入住。”

    容楚忽然给太史阑喂了颗药。

    太史阑立即来了精神,坐起身,大声答:“是吗?折威军愿意免费给我们住高级宾馆,只要我们今日不要在大街上让你们下不来台?呵呵!好算盘!不过我想问,现在要我给你们面子,先前又是谁不给我们机会?”

    她嗓门瞬间大得出奇,四面听得清清楚楚。

    周营副恨不得煽自己一个大嘴巴……

    百姓们一愣,随即大笑。

    “啊哈,当街收买啊。”

    “折威军也有今天?”

    “做人莫太过,迟早自煽脸!”

    “喂,不分青红皂白,拦了人,射了箭,杀了无辜,就几晚不要钱的住宿,就想轻轻揭过?折威军,好大威!”

    折威军士兵脸上阵红阵白,有人想发作,然而瞧一眼上头虎视眈眈的龙魂卫,只好勾头当作没听见。

    周营副僵在那里,眼看太史阑大嗓门说完,马上又精神萎靡地躺了回去,恨得恨不得扑上去乱刀将这女人砍死。

    可他不敢,他知道只要他动一动小手指,容楚就能把他先乱刀砍死。

    忽然一阵马蹄声响,自城门外奔来,当先的人穿着上府兵军服,众人正诧异上府兵这么快就调查回来了?却听见领头人长声道:“请问二五营诸位兄弟在吗?”

    于定雷元迎上去,老远抱拳大声问:“我等在此,军爷有何吩咐!”

    “不敢!”那些士兵都在马上拱手,笑容满面,“我等是极东上府第二营军士,今日轮值巡察插天峰。有巡哨说发现插天峰出现作战痕迹,尸首数十都已冻硬,经查为五越人士,我等询问附近猎户,得知昨夜插天峰有激烈一战,五越首次联合,堵截一只过路队伍,对方有二五营旗帜,所以我等前来询问各位兄弟,此事当真?”

    百姓“哈”地一声欢呼起来,折威军和平凌山阳营学生面色死灰。

    这群上府兵不是容楚派人去通知的那队,他们是一早巡哨发现这情况,追来查证的,所以来得极快。

    “属实!”于定一字字答得清晰。

    那士兵掏出一个本子,对照记录,道:“请问当时对方军队总人数多少?”

    “约有千人以上。”

    士兵点头,又问,“请问对方首领死去几人?”

    “三人。”雷元大声道,“那三人,是一照面就被我们大人杀掉的,身上只有一处伤痕,都在头部,击穿头骨瞬间死亡!其余两人,以雾和毒物掩藏逃遁。”

    百姓发出哗然之声,折威军士兵面色震惊——五越的首领,不管是哪一级,都很难缠,因为各自有诡异保命手段,这病歪歪的太史阑,能一照面便杀三首领?

    士兵又点头,问,“请问在何处遭遇伏击?”

    “插天峰南麓,半山,一处豁嘴崖前方大约十丈处,名称不知。”

    “好。”那士兵将本子一合,笑容更加敬佩,在马上躬身,“上府第二营七队藏天南见过诸位英雄。二五营诸英雄力压五越联军,俘虏数百,伤首领三人,创极东多年来未有之最佳战绩,立功受赏指日可待,兄弟在此先贺了!”

    他高兴地说完,才发现四周的气氛不对劲,二五营学生并无欢喜,反而人人脸上现出悲愤之色,而对面,折威军竟然也在,那脸色就更古怪了。

    地上有鲜血有尸体,那士兵眼睛往下一瞟,惊道:“俘虏死了?这怎么回事?我们本来还想着,五越多年来第一次联军,怕是会有新动向,这是大事,不可掉以轻心,需得好好问问这些俘虏。大帅特意命我等迅速赶来,想向诸位兄弟讨要,这……这……”

    雷元哈哈大笑,笑声里尽是悲愤,回身伸手一指,“问他们!”

    被指住的折威军,和一直不敢说话的山阳和平凌光武营的学生,脸色惨青。

    一些学生开始悄悄向后退,想趁人多,趁机溜走。

    他们退没几步,就被硬硬的刀顶住了后背。

    太史阑闭着眼睛,好像没看任何人,却忽然冷冷道:“一个都不能少。”

    二五营学生瞬间热泪盈眶。

    二五营学生一个都不能少。

    杀了二五营学生的仇人,也要一个都不能少。

    云合城的府丁也已经在巡检率领下赶来,却不敢插入这些大佬之争,远远站在一边。

    太史阑推开容楚,慢慢坐直身子,指着地上少女尸体道:“黄莺莺,十六岁,西凌行省东昌光武第二十五营学生。出身贫寒,父亲小贩出身,因酗酒将她卖入青楼,她灌醉嫖客逃出,流落至光武营。因为自身资质不佳,学武并不出色,但很认真,并有医术天赋,她不爱打打杀杀,想做一个治病救人的大夫。这次二五营全员奔赴云合城,一路上难免有人不服水土生病,多亏她精心照料,包括我在内。”

    二五营学生们开始哭泣,百姓们唏嘘。

    “我曾答应过他们,带他们见世面,带他们做强者,带他们到云合,一个都不能少。可是今天,我食言了。”太史阑闭了闭眼睛,“她死在我面前。”

    “太史大人,这不是你的错!”有人喊。

    “是的,确实不是我的错,那么,是谁的?”

    所有人的目光唰一下集中到那群人身上,那群人只觉得如被万针所刺,难以躲藏。

    今日之后,别的不说,名声必毁。

    众人心中懊恼,都对那个报信不清楚的家伙恨之入骨。

    “云合城府的诸位兵爷。”太史阑目光遥遥落在人群后头,“别躲在后头。不管今日争执冲突的几方力量如何强大,你云合府作为此地主官,就该当起处理责任,强权和地位,从来不该是官府退避不予声张的理由。”

    随着她目光所向,百姓唰一下让开一条道,那些也想消失的云合府兵丁,无可奈何地站到人前。

    “我,太史阑。”太史阑指着折威军,和平凌光武营的学生,对那巡检道:“西凌行省首府昭阳府尹,正四品领从三品衔,今向极东行省云合府控告:东南行省平凌光武营学生,以民杀官,屠戮功臣,致死一人伤三人,控告极东行省折威军第一营,擅动兵戈,围攻功臣,杀伤战俘,破坏敌情搜集。行径丑恶,罪无可恕。请云合首府,秉公处断,及时上报,周全法治,明正典刑。”

    折威军和平凌营学生色变。

    百姓哗然。

    太史阑这个控告,杀气腾腾,一分余地都不留!

    她根本不纠缠于那条人命,而是扣紧了自己的身份,扣紧了二五营的功勋,甚至扣紧了战争军情,这些都是国家法典的敏感点,是会从重处罚的重罪。每个都是必死之罪,连带亲属都会被流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