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5章 谁想杀我的女人(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95章  谁想杀我的女人(4)

    那女学生在他怀里,睁大渐渐茫然的眼睛,扯着微笑,十分欣慰地对他说:“还好……还好是我出来看……”

    随即她头一垂,气绝。

    赵十三眼泪哗地流下来。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流泪。

    自幼父母双亡,他没流泪。

    在外头流浪,被人欺负和狗抢食,他没流泪。

    被抢地盘的混混打破头,躺在破庙里等死,他没流泪。

    饿极了受骗去晋国公府偷东西,被人抓住捆上石头要沉塘,他没流泪。

    国公的小公子救下他,把自己的貂裘给他穿,他没流泪。

    十六岁他回到家乡,想找自己自幼定亲的未婚妻,结果未婚妻早已被当地土豪霸占,做了小妾后又被大妇折腾至死,他知道后一把火烧了那家土豪的房子,在未婚妻坟前,他没流泪。

    他不想再成亲,只想在主子身边呆一辈子,后来遇见景泰蓝和太史阑,他一边讨厌着一边又觉得很快乐,更不想流泪了。

    他想他如果要流泪,应该是景泰蓝回朝的日子。

    然后在他最快乐的时候,他流泪了。

    还是为一个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少女。

    这个少女最初给他留下印象,还是那小村遭遇越人的第一战,她受惊,尖叫,险些干扰战斗,被太史阑一粒飞石击中脸颊,之后她不再叫,一直到死。

    死的时候她在庆幸,庆幸出来查看的不是太史阑。

    赵十三半跪着,抱着那少女渐渐冷去的身体,一边在流泪,一边觉得心里似着了火。

    这些人,这些事,是怎么了!

    蓦然一声大响,是木板扯裂的声音,众人抬头,才看见后来飞出的几支箭,是带着钩索的,箭钉入车身,街那头几人齐齐使力,马车“啪”一声,四分五裂。

    马车一毁,车内苏亚抱着太史阑栽落地下,几个护卫电射而来,迅速将团着身子滚开的景泰蓝抱走,躲到车后。

    太史阑竟然已经醒了,在苏亚怀里抬头,盯住了赵十三怀里的少女尸体。

    “别动!都别动!否则一律射杀!”对街有人大叫,地面和屋顶上无数箭手操弓搭箭,对准了这边。

    学生们悲愤咬牙,从地上或者马车后爬起,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自己的同伴,一路艰辛到了这里,然后在云合城内,死了。

    如果不是对太史阑的极度尊敬,以及这一路已经养成了纪律性,这些学生,此刻早已冲上去拼命。

    赵十三吸一口气,放下那少女尸体,道:“先别动。”

    对方明显有误会,估计受了什么挑唆,冲动只会让事态变得更糟。

    只要他们闹起来,必然有人趁机要趁火打劫,忍住气先慢慢说,之后再慢慢算账。

    毕竟人命才是最重要的。

    赵十三吸一口气,只觉得这口气梗在胸膛里,像瞬间咽下一根狼牙棒,刺得浑身都在痛。

    他上前一步,去掏怀中晋国公府的胸牌,他担心就算二五营的身份证明,都不足以让对方相信,那么,光武营总帅的部下,总没人敢动吧?

    但对方已经有人冲了过来。

    他想先按捺下事态,有人却只想将事端扩大。

    那是一群衣着光鲜的青年人,并没有穿折威军军服,刚才后一批出箭杀人毁车的也是他们,这些人快马驰至,直奔太史阑。

    几匹马将地上的苏亚和太史阑围在正中,当先一个男子大声冷笑,“听说云合城来了一批五越人,假作俘虏想要进城杀人夺城?哈哈居然有女人!怎么,是想献给府尹做小,暗杀和美人计双管齐下?”说完轻蔑地俯下脸,用马鞭去挑太史阑的脸。

    太史阑一直死死地盯着那个死去的少女,混若不觉,苏亚蓦然抬头,一把抓住鞭梢,伸手便夺,“下来!”

    那少年却哈哈大笑,“上当了!”

    苏亚一声低呼,迅速松手,可是已经迟了。

    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一抹靛青色,那颜色迅速发紫,然后溃烂!

    鞭上有剧毒!

    “今天以后你就要变独臂美人了。”那男子仰天打个哈哈,“哦不,哪里配称得上美人?独臂夜叉而已。”

    “苏亚!”沈梅花等人惊呼,想要冲上来,对方弓箭又一扬,箭尖对准所有人,悍然警告。

    二五营怒目而视,对街士兵满脸严肃,那群青年洋洋得意也充满戒备,人们或愤怒或紧张,都没听见一条街外迅速接近的马蹄声。

    太史阑回首,又看见了苏亚的手。

    然后她吸一口气,抬起脸,终于将目光,对准了杀她人,伤她人的人。

    她瘦得已经脱了形,深陷的眼窝里,一双眸子因此显得分外大而幽深,此刻不同于平日犀利明锐,多了一层森然幽邃,似两簇鬼火,瞬间弹射。

    那男子接触到她目光,也惊得持鞭的手颤了颤——这女人看人好可怕!

    随即他便冷笑,“还以为是什么美人,原来一个病鬼,路边枯柴都比你瞧着顺眼些,看什么看?再看打瞎你的眼!”长鞭忽然一甩,绕过苏亚,直击太史阑脸庞!

    “滚!”

    苏亚再次伸手抓鞭。

    赵十三纵身扑上。

    于定雷元横身来拦。

    景泰蓝被捂着眼睛不给看当前场面,小子却似乎有心灵感应,小脚拼命蹬护卫的肚子,尖叫,“麻麻!麻麻!”

    学生们跳起,再也不顾弓箭威胁,大呼冲来。

    “快,给我射——”那边折威军一个军官眼看暴动将起,连忙大呼。

    “啪。”

    忽然一颗石子射来,正打在他脸颊,他一个开口音僵在那里,嘴巴里飞出几颗带血的牙齿。

    马上忽然一重,身后坐了一个人,那人一双宽而粗的手,不动声色地搁在他脖子上,在他身后瓮声瓮气地道,“周营副,我觉得作为本家,你真是我们周姓的耻辱。”

    毁坏的马车前,那青年的鞭子将落未落。

    按照距离来计算,最先接触他鞭子的还是应该是苏亚,那她就得变成无臂美人了。

    苏亚的指尖已经快要扫到鞭梢。

    忽然一道风卷起,伴随重如擂鼓的马蹄声,马蹄声近乎癫狂地从对街人群背后冲来,经过那群青年身后时,当先一人顺手抓起一个骇然回首的锦衣青年,甩手,一扔!

    “啊!”一声惊叫,那个大活人,竟然就这么被扔过了一条街,砰一声撞在那持鞭青年背上,将正身子下倾抽人的这个家伙,撞下了马背!

    那人猝不及防,身子一落便知道不好——这正是落在太史阑她们面前!

    那人也算机灵,落下来立即抱头,便要横身一滚滚出危险区域。

    太史阑忽然蹦了起来。

    她重病,无力,今天还没站起来过,但此刻她蹦起来像只最迅捷的豹子!

    她跳起来时,手心里已经握住了一把雪亮的匕首。

    她抓着匕首,就地一扑,正够着那滚开的青年的脚踝,她立即匕首狠狠一抹!

    脚筋断!

    一声惨叫凄厉。

    被瞬间割断脚筋的青年,痛得浑身一颤一软,再也来不及爬开,太史阑抬手又是一刀,插在他膝盖骨缝!

    她够着哪里就砍哪里,砍自己能够到的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随即她身子一纵,骑到那人身上,一脚踩住了他右手,回头手一伸,“斧子!”

    雷元立即递上了自己的斧子,并站到她身后保护。

    太史阑抓住斧子,骑在那人身上,斧子对着他被踩住的右手,道:“解药,不然我保证你成为独臂乞丐!”

    四面都静了。

    人们张着嘴,但还不知道自己嘴张得很难看——无意识惊诧动作。

    太史阑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得令人反应跟不上,上一眼看见那青年被砸倒,下一眼就已经是太史阑斧头威胁了。

    倒是那个被害人反应快,立即大叫,“解药在我怀里!蓝色袋子!”

    太史阑点点头,手一松。

    斧子掉落。

    “啊!”一声更响的惨呼。

    太史阑斧子是刃面向下掉落的,正砍在那人手腕上,入肉一寸!

    “病鬼,手软。”太史阑面无表情一点头,“遗憾。”

    对街看清这一幕的人,齐齐往后一仰,都觉得被这一斧砍到了心脏。

    决断、凶狠、无情、还厚黑!

    哪来这么凶悍的女人?

    “天啊,她废了我们队长!她废了我们队长!杀了他们!杀了她们!”另一边一群人还没搞清情况,也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狂呼跳跃,策马就要冲上来。

    忽然一条人影,像一朵云般,从他们脑袋上跨了过去。

    那是一朵珍珠色的云,比真正的云还更光彩更灿亮,掠起的袍角带着芝兰青桂的清华香气,飞越长空时留一个最流畅精致的背影。

    袍角上的螭纹一闪,似一条夭矫的龙从人们视野中奔腾而过,转眼就到了对街,掠到太史阑面前。

    太史阑一抬头看见他,就向后一倒。

    那人一抬手便接住了她,声音带笑,也带几分惊诧和怒气,“我的天,太史,是谁把你气得瘦成这样?”

    众人绝倒——有人会被气瘦?这什么意思?第一句话就开始栽赃?

    随即那人抱着太史阑一个转身,正面对那群折威军以及负责城内秩序的光武营学生。

    “我想知道,”他笑吟吟地道,“是谁想杀了我的女人?”

    众人看清他的脸。

    一瞬间惊呼如潮。

    “晋国公!”

    “总帅!”

    惊呼声里,太史阑惬意地向后一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