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4章 谁想杀我的女人(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94章  谁想杀我的女人(3)

    皇甫清江注视着那三个字,再看看城门前狼狈的队伍,眼底阴火闪烁。

    就是这支队伍,最近闯出了偌大的名头,还没到云合,已经人人知晓,无形中名气比他们极东行省的队伍,还要高出三分?

    听说他们一路战斗,横扫边境五越,挣了一路军功,所经之处,官府都有急单层层通报,云合城自然也知道,最近官府茶余饭后的谈资,天天都是这支队伍,他已经听腻了一耳朵。

    这种人还没到,先声夺人,空降部队,抢尽风头的事儿,历来最招人恨,别说是他,其余各行省的队伍都开始有些议论,强队以此为对手,弱队忧心忡忡,更多人在讨论,一个年年倒数已经被裁撤的地方光武营,怎么能忽然异军突起,大放光彩的?于是“太史阑”这个名字又再一次闪亮登场,在众人口中频频流传。

    皇甫清江阴沉着脸,遥遥看着那支队伍,他原本并没有将这些传言放在心上。传言终究是传言,奇迹并不是那么好创造的,人性生来具有夸大和哗众取宠本能,经过很多人口耳相传的东西,往往最后结果已经离题万里,也许不过杀几个五越人而已,哪里能和年年大比都排前三的极东行省队伍相比?

    然而此刻他看见二五营的队伍,却忽然发现不对了。

    传言,也有可能是真的。

    甚至还不够有力。

    这些人哪里还像学生?虽然疲惫而褴褛,看在普通百姓眼里十分狼狈,但在他这样的行家看来,这些人杀气外放,眼神锋利,浑身都透着股百战老兵的铁血味儿,比折威军那些上惯战场的普通士兵还强几分,快要赶上折威军的精兵营了。

    皇甫清江的神色慢慢沉了下来。

    他想起最近的一个新命令,来自光武营总帅、晋国公容楚,命令称,天授大比的开幕,此次不会再如前几次一样,让丽京总营和东堂来客先行入场,而是以各家队伍实力战绩和平日综合评定论定出场次序。

    虽然这个出场次序也就是个次序,但这其实也是最初的排序,这个顺序一定,难免要对各家队伍心理上产生影响。而国公此次摆出的对东堂不再客气的态度,也让所有人都很兴奋,觉得争斗从最初进场就已经开始,这次必然好一场龙争虎斗。

    皇甫清江暗中和队员们排了又排,都觉得,山阳第三营去年是大比第二,在南齐诸光武营中排位第一,今年他们这第三营又曾参与对越的局部战争,排位第一,十拿九稳。

    正在此时,二五营以黑马之姿出现在众人视野里,势如破竹,闯关杀敌,一路威风地来了。

    看那一群五越人,足足有三百之数,还是五越都有,这是怎么回事?云合城今天并没有接到急单通知,难道……他们又新立了功勋?

    皇甫清江睁大眼睛,忽然觉得第三营的十拿九稳,变成了七上八下。

    不能排第一个进场还是小事,不能争一个好名次……皇甫清江吸一口气——那副帅岳父今年想让他在折威军里再升一升,去领精兵营的打算便要落空了。

    而之后带来的影响,更无法估计。

    皇甫清江垂着眼睫,忽然笑了笑,道:“你们刚才商量的,我听见了,很有道理,看这些人的样子,就不像什么善人,你们可莫要吃亏了去。这样吧,今日戍守的折威军参将大人正好是我连襟,你们先去,我稍后就帮你们通知他,一起来拿下这帮人。无论如何,带一大批五越人进城,是不被允许的。”

    “多谢公子!”士兵们大喜,急忙相谢。

    皇甫清江摆摆手离开,商量决定的守城士兵又回到原地,队正将手中路证往沈梅花脸上一扔,怒道:“你这算什么路证!哪有这样对待国家公文的?这首先就是一个侮辱文书罪!还有,你们这人数不对,多了近一倍,还似乎是五越人。说!你们是不是五越人的奸细,想要混进云合城捣乱!”

    路证啪地打在沈梅花脸上,她要背着昏迷的太史阑,无法躲避,黏黏的路证粘在她脸上,看起来很滑稽,士兵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苏亚快步上前,一把抓过那路证,怒声道,“这里每个人都是功臣,容不得你们污蔑,看看清楚,这是我们的俘虏!”

    “这睡着的娘们也是你们的俘虏吗?”那队正嬉皮笑脸地伸手去抬太史阑下巴,“我瞧瞧美貌不美貌。”

    苏亚一巴掌就挥了过去,“放肆!”

    “啪。”

    听起来不算响的一声,那队正忽然一个倒蹿就蹿了出去,砰一下屁股着地,杀猪一般嚎叫,“你打我,你敢打我!哎哟!”

    苏亚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刚才的力道明明并不大,怎么这人就蹿出这么远了?

    其余人还没反应过来,只有一直呆在丽京,跟随容楚见惯官场风云,最了解的朝廷体制下的各种众生态的赵十三,忽然冷笑了一下。

    然后他就蹿了出去,一边奔一边卷袖子。

    “栽我们闯关是么?”他道,“既然背了这个名,不打白不打!”

    他风一般卷到那倒地的队正身边,跳起来就蹦到他肚子上,在他肚子上蹦了三蹦。

    “我打,我打,我打打打!”

    那队正装模作样地正准备爬起来,不防被这二货一踩,吭哧一声,屎尿都险些被压了出来。

    这时候二五营其他人也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轰然一声,又好气又好笑,纷纷捋袖子。

    “他娘的这也能搞出把戏,既然给我们打,那就打吧!”

    也便打了。

    三百来人卷进对方同样是三百来人的队伍里,可是战力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二五营学生一路脱胎换骨,久经战阵的杀气凛然,哪怕很累,那一身的铁血气息依旧迫人,城门这一群士兵玩心机本就落了下乘,看他们凶恶更是害怕,各自挨了几拳几腿,嗷嗷叫着一哄而散,赶紧去报告上司了。

    这边二五营众人也不理会,雄赳赳气昂昂挺进云合城,大家都不想在城门口多耽搁——太史阑需要休息,最起码得先给她雇辆车,再找个客栈,找个大夫。

    赵十三抬手放出烟花,通知城内。他想着主子应该早已到了。

    城门口就有车马行,众人先雇了一辆大车,让太史阑和景泰蓝坐进去,苏亚和另一个善于照顾人的女学生也坐了进去,伺候太史阑。大家商量决定先去找客栈把病人安顿下来,再去官府报到,有需要再搬。

    众人买车耽误了一点时辰,等到他们赶着车从车马行出来,一抬头便见路上行人已经不见,整个城门附近的道路已经被封锁,街对面一大队士兵,衣甲整齐手持武器凛凛而立,还有几个穿着各种颜色劲装的队伍,在一边冷然相望。

    二五营的人倒也没多在乎,城门那是误会,说清楚了,他们还是功臣。只是觉得对方来得好快,就算城门士兵立即去通报了,似乎也不应该这么快。

    “各位。”赵十三也没在意,随随便便上前一步,一拱手道,“先前那是误会,我们并没有打算闯城门,我们是西凌行省二……”

    “射!”

    一声厉喝打断了他的解释和自报家门。

    咻咻连响,箭落如瀑,几乎瞬间,乌青色的箭已经穿越窄窄街道,直奔二五营学生和他们的俘虏。

    谁也没想到箭来得这么快!

    “趴下!”赵十三大吼,一拳先打倒了在他身边的于定,倒下去的时候又勾住了雷元的腿,三人层层轰然倒下,赵十三被压住的大吼声传来,“儿郎们,护人……”

    训练有素的龙魂卫冲天而起,人在半空胸口一振,内甲上弹出小小盾牌,挡住了射往要害的箭,这些人风一般从人群掠过,逢人就是一拳打倒!

    机灵的学生,在赵十三大吼时便先躲避或卧倒,反应慢的,被赵十三的手下击倒,大多箭射到了五越俘虏身上,学生们偶有轻伤,但没人伤在要害。

    赵十三抹一把虚汗——这时候要莫名其妙给弄死一个,他怎么对国公交代,怎么对太史阑交代?

    正在他稍稍放心,指挥学生一边躲避一边要再次解释的时候,忽然又有几支箭,从对方人群里射出!

    这次的几箭,只射大车!

    更凶,更猛,更强悍!

    箭过风声如啸,掠动人发须齐扬,眼睛难睁!

    “啪啪!”几箭射向大车,赵十三等人怒喝跃起去拦,正在此时车门帘子一掀,一张茫然的脸探了出来,问:“什么事……”

    “唰。”

    一支箭正在此时掠来,如电光一闪,射中她额头!

    血花一亮,亮在扑来的赵十三等人视野里。一瞬间所有人心胆俱裂!

    掀车帘的女子,僵坐在门边,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刻发生的事,眼珠子定定地往上翻,凝视着自己额头慢慢流下的血。

    然后她似乎吁了一口长气,嘴角一撇,竟然现出一抹笑容,随即身子一软,坠落车下。

    自始至终她一声不吭,连惨呼都没有。

    赵十三已经掠到,抢先一步把她抱在怀里,几乎不敢去看她的脸,好容易吸口气低头一看,一瞬间热泪盈眶。

    还好不是太史阑!

    甚至也不是苏亚!

    是那个跟上车帮忙照顾太史阑的寒门女学生,他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庆幸完了他又觉得心痛,忍不住搂紧这少女——她看起来很年轻,只有十六七岁模样。

    他依稀记得这是第一次作战哭出来,然后被太史阑骂了又免罚的那个。

    他记得太史阑对她说:下次我不要再听见你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