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1章 千里飞雪赠寒衣(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91章  千里飞雪赠寒衣(4)

    “好像在四处乱看。”

    “能看得见吗?”

    “不知道,那个黑黑长长的……什么东西?”

    “不要管,我们还是要等他们走到豁崖那里,那里出手最好。一个冲锋就能让人滑下去。”

    “可是那个黑筒是什么?哎呀她看过来了!”

    “别大惊小怪,她是乱看!”

    “我觉得不是,哎呀她又把那筒子转过来了!”

    “不会是什么奇怪武器吧?”

    “你们听说过吗?”

    “没有,不过好像以前大王阴兵,有过一个什么,摄魂筒?”

    “胡扯,那东西都流失多少年了,又是咱们五越的东西,怎么会落在这女人手里?”

    “看起来很像呀……”

    “不可能,你们不要吓自己!”

    “我说,阿卓王子,虽然你中越强大,是这次联军的领头人,但你也不能太自以为是,这要判断错误,会死很多人的。”

    “是啊是啊,这也是咱们五越分裂以来,第一次联手对敌,虽然人数少了些,但也算是难得的大事,你总要尊重一下我们吧。”

    “那你们什么打算!”

    “我们觉得那个筒真的很像传说中的摄魂筒,摄魂筒据说可以远处摄人魂魄,她这样转来转去乱看,可不是要慑我们的魂?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抢先出手!”

    “好吧……”

    太史阑将那筒在手中转着。

    她转得过于频繁,连赵十三都觉得奇怪——太史阑从来不是一个爱玩的二货,她做什么事都有她的原因的。

    “你这是做什么?”

    “哦。”太史阑拍拍苏亚,低声对她耳语两句,才答赵十三,“四面撒网,重点集中。”

    “真是越来越让人搞不懂。”赵十三咕哝一句,“和咱主子越来越像……”

    他忽然竖起了耳朵。发现随着太史阑转筒转得越急越快,四面的声息似乎也有了变化,空气中显出骚动的意味。

    “什么人!”他忽然暴喝。

    “要你命的!”比他更暴烈的喝声从不远处响起,还不是一声。

    哗啦啦一阵树叶响动,那些深绿色的灌木丛里,忽然鬼魅般冒出很多人影,而最前方,电一般射出五个高高矮矮的人。

    “埋伏!”护卫们都一惊。再看这些包围他们的人,很明显就是最近交战的越人,但不同的是,这些人中有比较高的南越人,也有比较矮的北越人,还有敦实的脸上刺青的中越,以及遇见得比较少,还没摸出特征的西越东越,看样子,竟然是五越联合作战。

    黑暗中的人影,连绵不断站起来,粗略数数,怕不有一两千。

    众人脸色都严肃了,这将是一场艰苦的遭遇战,不仅是人数的悬殊,还有地形的狭窄,天气的恶劣等不利因素,更重要的是,对方明显比己方要熟悉这里的地形。

    赵十三等人脸色更不好看,这些越人果然诡异,这么多人,埋伏得也不算远,怎么就一直没有发现?

    于定等人望望不远处的豁口崖,心中有些庆幸,如果是在那里遭遇埋伏,只怕猝不及防的学生们瞬间便要死伤一批,看这些人的位置,似乎原本就是埋伏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发了傻,自己提前蹦出来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提前蹦出来,不过是因为太史阑一个动作。

    太史阑感应到了危险,但却不确定对方到底在哪里,贸然叫破也可能令学生失措,干脆逼他们自己提前出来。

    她手中的筒,是让龙朝特制的,龙朝游走天下,见识很广,也去过五越,知道五越传说里的这种东西。

    学生们最近天天打架,一路胜利,揍的就是五越,常胜将军看见手下败将,自然不会有什么恐慌,哪怕对方人多,学生们也没太紧张,迅速在沈梅花等人指挥下,组成队形。

    “五越?”太史阑挑挑眉,“难得,居然联合在了一起,这是近十年来的第一次联合吧?”

    “咱们五越联合不联合,可不是你能知道的……”一个胖子得意洋洋地道,另一个脸上刺青的瘦子立即道:“南火,住嘴!”

    太史阑眼神一闪——看样子五越所谓的分裂,近年来已经渐渐消弭,他们是不是已经在走向一统?否则怎么能这么快联合拦截自己?

    又是谁,能不动声色地联合五越?

    “太史阑是吧?”几个领头的越人说话有点生硬,把太史阑的名字读得怪怪的,“我们越人没招惹你,你倒带着你这点人,一路杀过来,咱们五越都有人死在你手里,这是深仇!你是五越人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在这里等着,杀了你!”

    太史阑不答,只将手中的黑色圆筒,一掂一掂地抛着。

    她越是淡定自若地做这个动作,那几个领头越人的眼光就越是直勾勾地盯着那东西,越看越疑惑,越看越紧张,尤其看太史阑明明身处劣势,还这么十拿九稳的平静模样,心中的疑惑就越发肯定了——这就是五越传说中的奇物!是那个杀人无数的摄魂筒!所以这女人才敢这么嚣张!

    这一想更觉紧张,觉得这东西抓在太史阑手里晃来晃去实在太让人不放心,几个人目光一交流,忽然齐声道:“拿来!”

    话音未落,人已经闪了出来,当先一人操弓,弓形状诡异,两端有弯曲的倒刺,箭短而声音凄厉,一抹红光,劈面射来,呜呜作响,听得人耳朵发炸。

    一人使双锤,一个倒翻已经突然到了太史阑脚下不远,手轻轻一送,带着锁链的锤子飞舞,绕过挡在太史阑面前的护卫,从腿缝里直袭太史阑脚踝。

    一人持双剑而出,却远远地就把剑抛了过来,护卫们去拦截,那剑却像自己长了眼睛,一滑而过,直射太史阑面门,仔细一看,却是一对金光灿烂的蛇。

    一人立在原地,忽然袍子一掀,五彩斑斓的袍子腰部,赫然绑着好多鼓,他持金锤击鼓,鼓声怪异如鸦噪,听得人心头烦躁,而又昏昏欲睡,一些学生眼睛发直,忽然向前走去,前方不远便是那崖,眼看就要掉下崖,幸亏被身边人拉住。

    几下攻击形式各异,但都刁钻诡异,有的直接绕过了太史阑的护卫,直冲着太史阑,太史阑急退,忽然一只锤子贴地而来,锤子上的金链哗啦啦一响,竟然如蛇一般直立而起,啪一下击在太史阑手腕上。

    太史阑手一震,圆筒滑落,正落在链子上,太史阑急忙伸手去抢,远处那使锤的人嘎嘎一笑,手腕一抖一抽,那链子已经卷着圆筒飞上半空。

    这下众人都仰头去看,几个五越头领也不攻击了,纷纷跃起,伸手去抢。

    太史阑也仰着头,盯着那东西,眼底神情却没有懊恼,只有冷漠。

    掌握一切的冷漠。

    随即她道:“破!”

    “啪。”和她发出这个音同时,那黑色圆筒也发出一声脆响,随即,炸开!

    几颗圆珠飞了出来。

    所谓圆珠飞出来,是太史阑的感觉,其实众人的眼睛根本不可能看见那东西。因为太快,所有人都只听见那声响,然后就看见跳起的人眉心正中,忽然多了个洞。

    洞里冒出些红的白的东西,大家都知道是什么,却在此刻完全反应不过来那是什么。人的思维很快,但有些东西,竟然能超过思维的速度。

    龙朝在一边两眼放光,连连搓手,兴奋得直哆嗦,“啊,啊,越来越厉害了啊,这东西加一点点,能做出最强大的机簧和最硬的暗器啊!击头骨好比打蛋壳啊!啊啊我越来越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太史阑你告诉我,告诉我呀——”

    太史阑根本不理他,仰头看天。

    天上,本来蹿起的四个人,是一个合拢的花苞,此刻,便如花突然绽放一般,齐齐向后一仰。

    翻开的还有鲜血,在他们中间绽放,大片大片的鲜红的花。

    所有人都僵住,无论是二五营学生还是五越联军。

    砰砰几声闷响,三具尸首落地,都是眉心一个洞,大睁一双眼。

    这样的死法太憋屈,这几个首领甚至没明白自己到底怎么死的。

    只有一个幸运者,因为角度问题,逃脱死神之手,冷汗滴滴地落下地,半天回不过神。

    还有一个便是那使锤的,因为他需要拖回圆筒只能立在原地,本来还在懊恼抢慢一步,此刻手一软,锤子差点砸自己的脚。

    四面无声,谁也没想到,只一个照面,五越五个首领就去了三个。

    这是何等凶暴狠辣的开场?

    太史阑却还不满意——她本来想一着秒杀五个的,擒贼先擒王,此刻二五营处于劣势,不把这些首领解决,今夜难有好结果。

    因为这山路狭窄,小组队形已经不可能实现,地上还有冰,众人的靴子打滑,四面都有悬崖,打起来不小心就会被推倒崖下,而那些住在附近的越人,草鞋却是特制的,行走起来很方便,身躯灵活,还带着特制的抓索。

    现在还剩下两个,最关键的是,那个使锤子的明显是个首领,而且性格也最沉稳,他还活着,想要让五越的军队一哄而散就有难度。

    圆筒在血泊里骨碌碌滚着,太史阑满意地命人捡回来,那块太空铁真是太给力了,以后还得更珍惜着用。

    果然,一霎的震惊过后,那群五越人开始惊喊。

    “大首领死啦!”

    “我们的达古浑首领也死啦!”

    “啊啊那什么东西呀!”

    “快走,快走啊!”

    人群骚动着向后退,这些五越人,在这结冰的山路上来去自如,动作很快,正要炸锅的时候,忽然那个使锤的人把锤子一收,蹬蹬蹬向后连退三步,退入人群之中,才猛地大喝,“都站住!站住!别忘记咱们五越,对逃兵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