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9章 千里飞雪赠寒衣(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89章  千里飞雪赠寒衣(2)

    众人睁眼,只看见白影黑影刹那在半空交叠,似戏水的海豚,在大浪的峰巅轻轻一卷。

    随即一声惨叫。

    一蓬血雨哗地在半空亮开虹霓,洒落。

    白影格格一笑,松手隐入风雪中,黑影直挺挺从半空坠落。

    砰一声,黑影落下的时候已经成了尸体,眼睛犹自睁得大大的。

    圆圈仍在,却已经有了缺口,风雪仍在,却依旧看不见敌人。

    黑袍人那一批人,眼底已经露出惊恐之色。

    “好可怕的杀人手法。”小店内太史阑这一批人,在刚才也屏住了呼吸,于定好一会儿才道,“圣门!”

    “哦?”太史阑看过来,“你确定?”

    “确定。”于定道,“这批黑袍人,看样子,应该是峨山刀门。擅使刀法,腰缠紫带,这一门是武帝李家的附属之族,效忠多年。而圣门中人,喜穿白衣,身法轻诡,擅长迷踪换影之术,只是……”他轻轻摇头,“早年的圣门,武功虽诡,行事却还算得上堂皇正派,对得起四大世家的江湖地位,如今这手法风格,虽然诡异更甚,却已经落了下乘……”

    太史阑深以为然。

    武功光明不光明,还要看什么人使。

    屋外歌声还在继续。

    几乎每次歌声微微一顿,风雪中就会出现一个雪白的诡异人影,揪出圆圈中一个人,瞬间格杀。

    人命在他们手里似乎不算什么,而刀门的人虽然试图反抗,但目标都找不到,怎么反抗?竟完全处于挨打局面。

    护卫们看着这一边倒杀戮,都有点跃跃欲试,尤其是江湖出身的护卫,有同仇敌忾之心,都拿眼睛看着太史阑。

    太史阑不动声色。

    她向来不好勇斗狠,景泰蓝在这里,她必然以他安全为上,这圣门武功如此诡异,她擅自多事,给景泰蓝带来危险怎么办?

    “再等等。”她道,“武林中的事,必须要想好了再插手。”

    她谨慎不愿多事,人家却似乎不想放过她。

    几乎她话音刚落,风雪中就传来一声冷笑。

    “插手?”那人声音讥诮,“就凭你们这些人?”

    这声音忽远忽近,近的时候就好像在身侧,护卫们都失色,没想到对方耳目这么灵便。

    太史阑眉头一挑。

    “对。”她道,“我们这些人,打鬼足够。”

    风雪静了静,随即那人大笑。

    笑声如啸,震得针叶林碎雪簌簌,又似无数人在笑,层层共鸣,声势惊人。

    “打鬼?”那人笑道,“一群过路人,也敢吹大气。不过,”他语气忽然转淡,“你们吹不吹大气,我们都没打算留你们,圣门所经之地,怎容路人观看圣迹?”

    太史阑挑挑眉。

    原来她早就是目标了,出手不出手,人家都要将她灭口。

    “这群人真是恶心。”苏亚冷冷道,“杀人灭口就杀人灭口,还非要说得这么圣洁。”

    “装逼犯。”太史阑鉴定完毕。

    “出来吧!”风雪中幽幽的声音一声大喝,随即一声锐响,似无数剑气刹那驭空而来,所经之处,那一片的雪花都被逼开,出现真空如透明针管,却在真空之后,拖着长长的雪龙之尾,呼啸而来。

    砰砰连响,那七八条雪龙经过门窗,门框窗棂瞬间炸裂,森然寒气扑面而来,当先一条最粗的雪龙直袭太史阑面门,远远地,雪龙中伸出一只手,泛青的指甲如鬼爪。

    “让开!”太史阑在雪龙初起时便一声低喝,护卫们立即抱着景泰蓝让开,苏亚一人卧倒在她长凳下。

    七八条雪龙刹那在半空汇聚,竟然全部扑向太史阑一人,当先一条雪龙里有人格格一笑,森然的鬼爪,已经将要抓到太史阑面门!

    寒气刺骨!

    太史阑忽然向后一倒!

    她倒下的刹那,漫天雪光里,忽然有金光,闪了一闪。

    不是一道金光,是无数细小的金光,极小,但极亮,让人想起山巅之上白云之间,忽然升起的朝阳之光。

    只是那么一闪。

    空气中似有震动之声。

    那种震动让人无法听见,只能感知,感觉到了一种穿刺、深入、震动、崩毁。

    最前面那条雪龙忽然“咦”了一声,鬼爪猛地一收,全身一震,雪花掉落,现出一身白衣的真身,随即迅速后掠。

    与此同时,那其余七八条雪龙也齐齐一震。

    这一震雪花漫天散,随即,血花!

    无数条细细的血泉,每条只有发丝大小,在半空交织溅射,纵横炸开!

    瞬间太史阑面前,像忽然开了红色烟花如幕!

    屋外的黑衣刀门瞧着屋里那一片诡异凄艳的红色光幕,都已经呆住。

    “砰砰。”

    红色光幕亮开一霎,七八条雪龙散尽,七八个白衣人影,掉落!

    最前面那个人又“咦”一声,这回声音又惊又怒,随即他也顾不得再杀太史阑,霍然后退。

    忽然一条人影,从太史阑凳子下倒翻而出。

    她倒翻的姿态快而凶猛,腿弹起刹那脚尖已经绷到天上,像月夜下忽然扬起尾钩的蝎子!

    那尾勾一弹,就到了那领头人的面前!

    刀光一闪!

    “嗷!”一声惨叫,三根指甲泛青的手指血淋淋掉落!

    一条人影捧着断手倒蹿而出,半空中眼神无比惊怒,瞪着从凳子下蹿出,飞刀伤人的苏亚。

    他怎么也没想到,太史阑会躺下伤人,一杀八人!

    他更没想到,比太史阑杀人体位更诡异的还有一个苏亚,竟然能从凳子下翻出伤他!

    这两个女人的配合,已经难以用语言形容,她们杀人的方法,便是以诡异武功名闻天下的圣门也没见识过!

    什么样的暗器躺下发射?谁敢在群敌攻来的那一刻,躺下杀人?谁能如此狂妄,不动如山?

    什么样的武功能在方寸之间辗转腾挪,桌子凳子,都是可以翻转的凭借?

    他骄傲,他睥睨,却在一霎间遭遇一生至惨,只能惶然后退,退得毫不犹豫,比来时还快。

    顾不得伤势和那七八具同伴尸体,他退出门外,仰天一声尖啸。

    刹那间空中雪花团舞,现出七八十白衣人影。

    遭遇挫折,这人终于不再骄傲自大,装神弄鬼,直接把所有马仔都喊了出来。

    太史阑坐起,神色冷淡一挥手,也准备开始火拼。

    正在一触即发这一刻。

    忽然雪花一静。

    当真是一静。

    刚才还团团飞舞,混乱如雪龙的雪花,瞬间一停,都静止在了空中。

    好像天神忽然点了点手指,令这天地万物停驻,令时间不再前行。天地在刹那间凝固封存。

    又或者大神通者从雪林上方过,步履所及之处,形成巨大的力场,身在其中的人,都被禁锢。

    连屋内旁观的太史阑,都忽然感觉到了那种静止的诡异和压力。

    几乎这雪花一静,那七八十条轻灵诡异的人影,也一窒一滞,像被什么拖出了脚步。

    随即所有人都听见一个浑厚的男声,一字一字,悠悠道:“开我鸿蒙,定我苍黄,唯我武帝,剑破八荒。”

    这声音和先前空灵飘渺的圣门歌声全然不同,堂皇光明,浩然博大,带着沉重的共鸣,自天际罩下。

    声音震得四面针叶林碎雪又颤,但力场正中,雪花竟然还是一丝不落,圣门中人,还是行动艰难。

    这诡异又令人惊心的一幕没有持续多久,随即风声狂呼!

    狂呼!

    从极静到极动之间,没有转折!

    前一刻还沉重笼罩,万物在压力前沉默俯伏,下一瞬雪花狂舞,风声大作,万物都活了过来,疯了起来!

    无数条巨大的银光,自针叶林深处狂卷而出,汇聚成巨大的风潮,拔山倒海,袭到!

    “砰砰砰砰砰砰!”

    黑衣刀门圆圈之外,那七八十圣门白衣人形成的大圈子中,数十声撞击的巨响就如一声,每一声都带出大蓬鲜血!

    和圣门杀人如戏耍,一会儿拎一个出来调戏的风格不同,武帝世家,是完全大开大合的风格,从极静到极动,从沉默到爆发,瞬间狂暴,势卷天地。

    数十道银光所经之处,只看见鲜血大片挥洒,尸体一具具掉落,以极快的速度。

    被力场困住的圣门中人,就好像先前任他们宰割的刀门众人一样,自己也成了鱼肉。

    场中砰砰之声不绝,武帝世家杀人好比切菜,那种决断和凛冽比这雪花还冷,他们在血雾之中穿行,银色的衣袂不染一丝血迹,因为他们杀得太快了。

    黑衣刀门绝处逢生,早已张大嘴不知道该惊呼还是欢呼,屋内众人也看得惊心动魄,于定激动得已经跳到了凳子上,想要看清楚人家的杀人手法,出身江湖的护卫眼睛发亮,都觉得真真不虚此行,竟然在这风雪之夜,在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之外,看见江湖顶尖名门之间的血腥搏杀。

    连景泰蓝都瞪大眼,从赵十三怀里探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南齐皇室一直对武林很有兴趣,小子今日见这一幕,大抵日后要动歪脑筋。

    太史阑单手托着下巴,心想好呀李扶舟那家伙藏私。武帝世家的下属都能有这般威势,他和她的第一面,却连个崖沟都没跃过去。

    他的解释是说受伤,话又说回来了,谁能令他受伤?

    太史阑唇角淡淡一勾,心想李扶舟的神秘感,还真是越来越浓。

    可惜武帝世家出手,戏就会唱得很快,众人还没看过瘾,战局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