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1章 温情与杀机(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81章  温情与杀机(1)

    “姐……”邰世涛惊得魂飞天外……她怎么跑到男厕来了?亏他刚才还在女厕门口等半天。

    一怔之后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啊”一声惊叫,他手忙脚乱地束裤子。

    “呵呵。”太史阑随随便便一瞥,用一种很欣慰的,姐姐看弟弟终于长大的口气道,“发育得不错。”

    邰世涛羞得恨不得一头撞死……

    遇姊如太史,迟早汗到死。

    “姐你怎么在这里?”好一阵子他才找回正常的状态和声音,也不敢批评她连男厕都好意思蹲这里,连忙道,“我……我送你回去。”

    “好呀。”太史阑让他扶起来,顺手拖起景泰蓝,也不管他那淅淅沥沥的尿撒好没有,往邰世涛怀里一揣,“走。”

    酒醉的人没力气,还特重,屁股会不由自主向下赖,两只酒醉还毫无经验对付酒醉的人自然就更重,幸亏邰世涛前阵子什么苦事都做过,一手搀着一手抱着,把两只很顺利地拖了出去。

    他把景泰蓝背在背上,一手扶着太史阑,按她指的方向,往容楚那个园子“扶筑听雪”走去。

    太史阑的头软软搁在他肩上,醉酒的人话痨,她一边胡乱指路,一边还絮絮叨叨和邰世涛说话。

    “世涛。”

    “嗯。”

    “你当上队正了。”

    “是的姐姐。”

    “怎么当上的?是不是又去出危险任务?受伤没?”她稍稍抬起脑袋,要摸摸他身上有没有伤。

    可是此时她理智清醒只剩十分之一,爪子一摸就摸到了下腹……

    邰世涛赶紧抓住她的狼爪,冷汗滴滴地道:“没有伤!没有!”

    “哦那就好,那你怎么当上队正的?纪连城忽然就看你顺眼了?”

    她仰起脸,喝醉的人,说话软软的,拖着尾音,没平时简洁干脆,让人不敢亵渎的冷峻。脸上也软软的,五官因醉意放松,因此更显得精致畅朗,肌肤水盈盈,眼神也水盈盈,一抹红晕,在水色流荡的眼底,浅浅地光艳着。

    今夜的月光也好,亮,却又不太亮,剔透的白,玉般的晶莹,镀一层朦胧的光晕,自林荫道的叶缝里漏下来,地面银银亮亮,人面虚光蕴华。

    什么都太好,好到他觉得窒息,无法承受,长久空寂的人,遇见一点喜悦都是巨大,一次邂逅都是幸福,此刻的喜悦和幸福扑面而来,他忽然希望这一刻天地崩裂,万物定格,无生无死,不进不退。

    永恒在这一刻。

    太史阑朦胧的眼神看不清他额头的汗,也看不清他的迷茫和沉醉,见他不回答,鼻音“嗯?”了一声催促。

    这一声绵长的“嗯”,让他脸又红几分,看着她薄而微红的唇,他忽然害怕自己会突然低下头,然后……

    看着她薄而微红的唇,他忽然害怕自己会突然低下头,然后……

    不。

    不能。

    太史阑再醉深,也会立即清醒,她永远是个有底线的人。

    他猛力地偏过头去,像要逃开一个魔咒。

    “我……那个……得他信任……”好一阵子他思绪混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说了一会儿后才理清思路,“这还是要拜姐姐你和国公所赐,我杀了那批护卫,让他很满意,之后那次他出丑我给他及时遮住,他这人好面子,更加感激我,当即把我调到了天魂营。我进天魂营后,几件事做得都不错,还阻止了一起大规模斗殴事件,又带人侦测到了西番和五越的敌情,得知西番今年元气大伤,不会过界,五越却有可能叩边,纪连城因此做了安排,打回了一次五越的试探攻击,受到老帅的夸赞,他一高兴,就升我做了队正,还说因为我刚进精兵营,升太快会给我引来麻烦,等我资历再深些,不管有功没功,最起码还要给我升一升。”

    “那就好。”太史阑吁出一口气,“世涛,你要好好的,建功立业都是小事,我只望你安稳到老。”

    安稳到老么?他想,这一辈子,只要在你身侧,不会啦……

    然而他低头,微笑,轻声道,“是的,姐,你别想那么多,我不是为你,我是为我自己啊。”

    我是为我自己啊,为我自己这一生,饱满而幸福地活在你身边。

    “嗯。”太史阑觉得脖子很重人很累,又把脑袋给耷拉在他肩上,嗅着少年清爽的男人气息,她也觉得心中难得的安适。

    醉了也不错,人容易放松些,她晕晕地想。

    靠着世涛好啊,安逸,亲人般的感觉,幸好身边不是容楚,要是他,此刻肯定被吃干抹净,那怎么行,她要在上面的……

    邰世涛有点僵硬地转了转头,她这样靠着他,他连路都不会走了。

    然而就着月光,看见她脸上神情,松软的,迷茫的,喜悦的,他心中一动。

    印象中,似乎很少见她这样的神情,太史阑永远冷峻、清醒、自律……紧绷。

    是的,紧绷,虽然她强大淡定,可她给他的感觉,是一张时刻绷紧的满弓,随时等待射出。

    如何不累?

    是不是借助酒精,她才能稍稍放松?

    他心里涌起淡淡怜惜,先前的不自在忽然散去,他伸手,将她搂了搂,让她靠自己靠得舒服些。

    这一刻他亦觉得骄傲,为他拥有能撑起姐姐的肩膀。

    林荫道月光幽谧,风里传送来木芙蓉的香气,静而远,衬得秋夜微凉。

    白石道路上影子长长,渐成一体,他痴痴望着那远远斜出去的影子,忽然希望这条路没尽头。

    背上软软的孩子在打呼,身边软软的她在说话。

    “世涛……我想把我的官运换给你,让你火箭升官,你就不要再在精兵营受苦啦……”

    “我不苦,精兵营可好呢,外三家军中待遇最好的……”

    “心里苦呢,我晓得你不愿意在那里。”

    “我愿意做一个有用的人,人生在世,怎么能总遇上自己喜欢的事?没有磨折,哪有成就。”

    “嗯……等你功成名就……姐姐给你找个好媳妇……唉,什么样的女子,配得上世涛呢……”

    他忽然一僵。

    低下头,她还是那迷糊样儿,可是话说得清晰。

    媳妇……

    他想着,心钝钝地痛起来——果然她如此坦然,对,应该如此坦然,心中有私的不是她。

    是他揣一怀少年热热的想望,一遍又一遍勾勒着情感的梦。

    虽然从来不曾有奢望,也知道不应有奢望,但此刻心还是微痛,为这一句关心里的远离。

    不过随即他就笑了。

    不曾有愿望,何必做凄凉状?

    邰世涛要一生快乐,一生自如,一生做个让姐姐不担心的弟弟。

    他已经让她担了太多心了,不该再和她别扭。

    “好的,姐姐。”他柔声道,“给我找个听话孝顺的媳妇。”

    “漂亮的……”

    “孝顺的。”他道。

    “嗯,孝顺你爹。”

    “不是。”他道,“对姐姐要好。”

    她忍不住笑起来。

    “胡说八道……怎么可以这么要求……女孩子很精贵,你该疼她才是。”她懒懒地道,“果然是异时代,大男子主义,换我们那里……这种要求,一巴掌煽开你……”

    他不太听懂她的话,却执拗地道:“不是姐姐我早死了,这么要求不对吗?”

    “不是你,你姐姐也活不到这么滋润。”她道,“恩情不要计算,尤其不要加到别人头上,将来你媳妇会不高兴的。”

    “那便算。”他哼了一声。

    太史阑又笑,觉得这一刻他才露出点孩子气,更像当初初见的少年,唉,这才多久,就逼得他面对人生苦难,变得老气横秋。

    忍不住抬手,又想去摸他的旋儿,他配合地低下头,她酒醉,手劲不知收敛,与其说是摸不如说是抓,他觉得头皮微痛,给她抓下一两根头发来。

    她还不知道,叹息着道:“高了,又够不着了。”

    他低眼看那几根头发,黑亮的,缠绕在她雪白的手指上,他忽然又拔下几根头发,和这几根编成一缕,缠在她手腕上。

    以我发,缠你腕,诉牵绊千层。

    乌黑的发缠在雪白的腕上,看起来像一只细细的黑丝镯子,有种简单的美感,他忽然感到满足。

    也许马上这发丝镯子就会被风吹走,或者很快她就顺手给扔了,但这一刻,属于他的精血,曾紧紧相缠她的肌肤,如此贴近,仿佛连心也热了。

    这是隐秘的小心情,正因为不为她所知,而放纵快乐。

    月影西斜,歪歪扭扭的人影一路前行,她垂眼呢喃,孩子呼呼大睡,他低头微笑,为这一刻温馨。

    路很快到了尽头。

    他有点茫然地停脚,看看前方两三座楼,二五营他没来过,自然不知道路怎么走,低头问太史阑,太史阑抬起眼皮,随意一指。

    “容楚的……”她道,“院子……”

    邰世涛哼一声,道:“姐姐你没自己的院子么?”

    “有得享受不享受是傻瓜。”太史阑不屑地道,“把容楚的床睡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