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0章 那一醉的风情(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80章  那一醉的风情(3)

    难怪脸色这么尴尬。

    不过领头的总院,铁青的脸色已经不仅仅是尴尬,还泛着怒意,他盯着太史阑,一字字问:“你刚才说,你让西凌总督延迟一个月,裁撤二五营?”

    太史阑垂头,盯着酒杯,好一会儿才理解完他的话,淡淡道:“对。”

    “荒唐!”总院衣袖一拂,“为什么要延迟一个月!”

    学生们哗然,都站起来盯着总院……这是二五营首脑该说的话?

    太史阑还是坐着不动。

    “为什么不能延迟一个月?”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总院怒道,“你还想苟延残喘,参加云合城的天授大比。但是我看你是被你那些小胜利冲昏了头!天授大比是什么?两国精英人才济济,你一个不会武功的去参加又能怎样?还不是一个输?到时候二五营还不是要被裁撤?”

    “你知道二五营一定输?”太史阑冷冷道,“因为一定输,所以连试一试都不敢?现在已经是最坏结果,凭什么还要怕?”

    “你试了又怎样?”总院咆哮,“天授大比,是不论生死的!现在不参加,好歹能保全大家性命,你这是要大家去送死!”

    太史阑沉默,随即扶着桌子,慢慢站起身。

    “涉及生命,我会尊重。”她一字字道,“所以,现在,我当着大家面,问你们……愿不愿意,用生命,为二五营拼一次?”

    “别违心,说真话!”她紧跟着又喝一声,“爱惜自己的命,不丢人!”

    饭堂里一片沉默。

    总院在冷笑。

    他关心的当然不是学生的生死,只不过这是一个最冠冕堂皇的好理由。

    刚才听见太史阑那句话的时候,他心底立即涌起一阵愤怒。

    因为如果耽搁一个月,他好容易得来的好职位可能就要飞了!

    总督府那个位置是个肥差,一向被很多人盯着,他早早得了二五营可能要裁撤的消息之后就开始活动,赔上了大半生的积蓄,打通了上下关系,才将这个职位敲定,就等着二五营裁撤,朝廷草拟文书下发,走马上任。

    这个职位虽然口头上属于了他,但是据说还有人不死心在活动,对方实力雄厚,还有京中靠山,他一直很担心会被人撬了墙角,所以急急地想结束二五营,早早去赴任。二一营的人强硬地前来接收房屋,他也不许教官阻拦反抗,就是怕横生枝节。

    怕什么来什么,一个太史阑,永远不安分!

    怎么能让她耽搁一个月?夜长梦多!

    总院看着饭堂里的沉默,稍稍放下了心……人,终究是怕死的。

    去赴必死之局,谁愿意?

    他刚刚舒出一口长气。

    蓦然饭堂里爆发出一阵大喝。

    “愿意!”

    声音有男子的雄壮,有女子的尖锐,汇聚在一起,形成巨大的音浪,震得桌上杯盘都嗡嗡作响。

    总院被震得向后一退,险些跌到身后院正身上。

    推倒他的不是音浪,是学生们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决心。以及,悍然对他的反对。

    “去他娘的。”裹满白布的熊小佳第一个站起来,轻蔑地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老子只知道,弱者被人欺!今日怕死不去,明日还是有可能被人堵在墙角打死!”

    “拼一次的勇气都没有,谈什么生为男儿?”杨成端坐不动,冷冷道。

    “这段日子我们受够了。”一个学生眼里含泪,“二五营一直被所有光武营瞧不起,但以前我们守在自己地盘里,就当不知道。这几天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不能站起来,多么可怕屈辱。”

    “命是很重要的。”沈梅花呵呵笑,在众人眼刀杀过来之前,赶紧道,“不过我还是相信太史阑能保住我们的命的。”

    “好了。”太史阑转头,盯住了总院,“你可以走了。”

    她什么都不用再说,满堂蔑视的目光足以杀死所有有私心的人。

    总院脸色已经难以形容,狠狠跺一跺脚,转身而去。

    他走得太急,险些把院正撞一个踉跄,院正伸手要扶,手却在半空停住。

    眼看他的背影消失在道路尽头,众人心里滋味复杂。

    二五营年年倒数,和这位私心甚重的总院不能说没有关系,只是他积威多年,高高在上,众人崇敬惯了,今日齐心将他逼走,都觉得痛快又落幕。

    今日之后,二五营没有领导人了。

    不,有。

    众人目光转向太史阑,这是他们的新的精神领袖,是他们看得见的光。

    太史阑此刻才不管什么光不光,她眼底都是浮沉的乱光,每个人都是两个影子三个影子,乱得她发晕。

    但她不想在饭堂露出醉态。酒量浅,是个弱点,她不希望她的任何弱点为人所知,尤其这饭堂里还有天纪的属下。

    “院正大人以及各位执事,不妨进来一起同乐。”她邀请院正他们,趁他们进门的一刻,起身向外走,“我出去散散,不必跟来。”

    众人忙着给院正他们挪位子安置,一时也没来得及跟上她,护卫们另开了桌在饭堂外的场上吃饭,看见她丢了饭碗都站起,太史阑摆摆手,指指肚子,示意上茅厕,众人都一笑,也便再次坐下。

    忽然景泰蓝跟着跑出来,摇摇摆摆,大呼:“麻麻,一起尿尿。”

    护卫们都大笑,太史阑毫不脸红,顺手接了他一起走了。

    母子俩一起尿尿,自然谁都不好跟,而且此刻二五营也没什么危险,所有人都在饭堂,外头还有一半护卫在守卫。

    太史阑牵着她家大头儿子走了,她也真好本事,明明路都看不清了,偏偏言辞清楚,表情稳定,眼神清晰,走路平稳,所有人都没看出来,她醉了。

    倒是景泰蓝,在她手中一摇三晃,不过太史阑酒醉发觉不了,他平时小短腿本来就摇摇晃晃,也没人在意。

    饭堂里邰世涛探头瞧了瞧,有心要跟去,却被士兵们敬酒绊住。

    太史阑确实直奔厕所而去,二五营茅厕分男女,面对面,隔一堵墙,太史阑也不进男厕,随意把他往地上一放,道:“自己解决。”

    随即她直奔女厕,胃里翻腾得将要随时冲口而出,但真正可以吐了的时候却又吐不出来,她扶着墙干呕了好一阵也没成功,倒是被胃酸冲击得两眼金星直冒,看东西更加发花,眼睛一闭就天旋地转,睁开眼则万物重影。

    原来喝醉这么难受,真不明白那许多酒鬼是怎么来的?不觉得痛苦?太史阑恨恨地想,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吐不掉,也不想回饭堂,她想还是干脆找个地方睡觉算了,还是回容楚那个园子吧。

    “景泰蓝,咱们回去睡觉。”她回身摸景泰蓝,一摸却没摸到。

    她一惊,稍微清醒了点。

    景泰蓝哪去了?

    刚刚不就在她身后来着?她都没把他扔男厕所去,就是为了好随时监控他。

    太史阑又唤了两声,没回答。

    太史阑并不着急,她心中没有警兆,如果真的有危险在附近,她会有感应的。

    她忘了,酒精会让人迟钝……

    “许是去了男厕所?”她咕哝着,跌跌撞撞走进男厕所,果然,那小子躺在男厕所门口地面上,四仰八叉睡着呢。

    “怎么睡在这里……也不嫌脏。”太史阑把景泰蓝抱起来,酒后无力,出了一身汗,景泰蓝睁开眼,傻兮兮瞅了她半晌,呵呵笑着扑到她肩上,不住拍她肩膀,“麻麻!麻麻!”

    “混小子,打人好痛!”

    “麻麻!天上的星星在飞哦。”景泰蓝仰头,四十五度天使角,色迷迷地瞧着天空,“像小映的眼睛哦……好多……好亮……啊……花了……花了……”他大眼睛里冒出无数个漩涡,砰一声头栽下来,撞到她肩膀上。

    太史阑揪起大头儿子的脸,“啊?你也醉了?”

    “男子汉不言醉……”那小混球在她肩膀上呜呜噜噜地说,“来……再来一杯,干!”

    “干你妹啊!”太史阑爆粗,发愁……酒量不好也能有缘分,母子俩居然都醉了!

    “回去睡觉。”她抱着景泰蓝要走。

    “尿尿……尿尿……”景泰蓝扒着她肩膀,屁股朝后赖。

    敢情这小醉鬼还没尿。

    太史阑没办法,只得一步三挪地挪进男厕,又怕景泰蓝酒喝多了栽进粪坑,从他身后抱住他。

    小子酒后不利尿,站那里半天出不来,太史阑给他“嘘……嘘……”催着。

    正催着来劲,忽然身后墙那边似乎有动静,好想有人转来转去,脚步踏得地面沙沙响。

    墙那边是女厕,太史阑纳闷地想,这谁在门口磨蹭不进去啊?还是不识字,不确定是男厕还是女厕?

    随即她听见墙那边有人叹了口气,似乎咕哝了一句什么,但没听清,再然后那人就转过墙,往男厕大步过来,步子很快,看样子也是个尿急的,一阵风般推开门就进来了,太史阑躲也躲不及。

    不过她也没打算躲,她忙着嘘嘘呢。

    男子急匆匆进来,茅厕没有灯,只能看见太史阑黑乌乌的背影,他也没在意,走到另一个坑位,撩袍,解带……

    “喂,轻点,小心溅到我脸上。”太史阑忽然转过头吩咐。

    那人吓了一跳,当真跳了起来,“啊”一声手一撒,尿撒了一半,缩回去了。

    “下雨啦……”半闭着眼睛的小醉鬼景泰蓝欢快地道。

    男人这一转脸,两人面对面这才看清楚。

    “世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