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7章 滚你个蛋(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77章  滚你个蛋(4)

    “听过外功吗?”花寻欢哈哈大笑,“外功修炼在内功之先,你们这位女首领,内功已经相当不错,外功自然也早已过关,拼基本硬功拼掉湖里去了,你们还有脸说?”

    “救人吧。”太史阑道,“还在湖里灌水呢。”

    东堂众人悻悻地去救人,将那女子水淋淋地拖出来,她还死命捂着脸,想来是以为自己真的“毁容”了。

    那群人狼狈地走过来,又狼狈地走出去,无论是东堂人,还是二一营的人,自始至终没敢再说一句话,连场面话都不敢提起。

    因为太史阑一脸淡定地负手站在路口,她身后护卫们则一脸狰狞地在擦刀。

    那女杀神没有表情的脸上已经说尽了一切……她已经给过对方公平,以不会武功之身击败对方,如果谁再不知好歹,正好,她就可以大开杀戒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东堂南齐都不外如是,这群人逃得很快,连同外面那群被打得不成模样的,都迅速一起扶了下山,不过三十年风水轮流转,这次轮到他们,自二五营学生组成的人墙中走过,二五营学生们面无表情,双手抱臂,看他们灰溜溜走过,不时有人挡一下,撞一把。

    “怎么走啦?不搬家了?”

    “哎呀多玩一下嘛,刚才那一式天外流星坠湖舞,真是好看,我们还没饱够眼福呢!”

    “这就走啦?不是说要让我们哭着走吗?我们还没哭呢!”

    “屋子给你们腾出来啦,怎么不去住?嫌太小,墩不下你们的大屁股?”

    “哈哈……”

    二一营的学生们在二五营学生的不断推搡中,艰难地走过这道人墙,有人怨恨地回头,一眼在人群尽头看见漠然而立的太史阑,立即唰地转过身去。

    太史阑目送这群人下山,才转过身,学生们欢呼着涌向她,正要将她包围,忽然又听见一阵急速的马蹄声。

    众人转身,看见一大队士兵正一路驰来,当先一人手中擎着一面旗帜,上书“折威”。

    “折威军!”有人惊呼。

    学生们都变色……折威军,和天纪军,天节军,并称为南齐外三家军,折威镇守极东五行省,西凌行省东昌城虽然是天纪军辖下,但是因为相邻极东行省,折威军的南大营其实离东昌也很近,偶尔也可以看到紫色军装的折威军士兵出没。

    只是这里的折威军足足有一百人,很少看见达到这个人数的折威军一起过境,这是怎么了?

    总院已经在大声叹气,埋怨道:“太史阑,我叫你做人不要太过!先前你折断腿的那个女子,她是乐江府知府的外甥女,这也罢了,她还有个姨夫,在折威军任副将!”

    众人惊诧,花寻欢立即不服气地道,“副将怎么了?太史阑也有副将衔!何况不过一个副将的姨侄女!难道我们的人被打断腿就该白白瞧着?”

    “太史阑那个副将衔怎么能和人家比?”总院怒道,“她不过是虚衔,手里一个兵都没有,对方可是掌握重兵的副将!她得罪了人,大可以拍拍屁股就走,这许多家在东昌的学生怎么办?经得起人家报复吗?”

    “你是怕人家报复你吧?”花寻欢嗤之以鼻,“凡事自有天理公义,谁也别想一手遮天,自己想去拍马快去,别在这恶心我!”

    “花寻欢,你这是在对我说话!”总院咆哮。

    “别扯你的总院架子!你不配!”花寻欢吼得比他更大声,“从你宣布二五营解散开始,从你冷眼旁观学生被二一营驱逐欺负开始,从你刚才看见有人被打断腿都不出手开始,你就已经不是我们的总院,你没资格对这营内大小事务,再放一个屁!”

    “说的好!”

    “对!”

    “去他娘的总院!危机在前不努力,事到临头不出面,学生被欺不出手,你还有什么脸站在这里指手画脚!”

    “滚!”

    总院脸色涨红,退后一步,他身前身后其余教官立即避开,嫌恶之色现于言表。

    总院四面望望,忽觉众叛亲离,随即他便咬了咬牙……那又怎样?反正二五营解散已成定局,虽然文书还没下来,但此事不可更改,这些学生还听不听他的话,爱戴不爱戴他,根本不重要,再熬过一两日,二五营平稳解散交接,他就可以到西凌总督府闲散养老了。

    现在的关键是,不能在解散之前,让二五营闹出太大的事情,影响他和诸位同僚的关系……

    太史阑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不用问也猜得到这些官场老油子的小九九,她无声地冷笑一下……折威军副将?

    天纪军少帅的蛋,她都踢过!

    那一队人席卷而来,当先一个黄脸男子,老远在马上就喝道,“二五营总院何在!折威军第七营校尉林无畏前来见见!”

    按照这个校尉的级别,比二五营总院还低两级,但这人高踞马上,直驰营门,满面骄矜,居然不下马。

    太史阑问花寻欢,“朝廷外三家军,都是这德行?”

    “据说天节军最军纪严正,主帅清明。”花寻欢道,“天纪纪家老帅其实还行,只是他眼光不好,交权给了纪连城,纪连城属下那一支军队便特别跋扈;至于折威军,说不清,据说外三家军中他家士兵最狡猾。折威,折威,折人财,乱人威。说的就是他们。”

    太史阑拍拍景泰蓝的大脑袋,“回头好好整。”

    一直牵着赵十三衣角,眨巴眼睛看热闹的景泰蓝,小大人一般叹口气。

    “总院大人何在!”

    “老夫在此!”总院应声而出,当真便要迎上去,学生们都露出愤怒之色。

    忽然一条腿伸出来,正绊在总院抬起的腿上,将他绊了个大马趴。

    “不许去。”绊人的太史阑道。

    “太史阑你欺人太甚……”总院从地上抬起头,额头磕破好大一块。

    学生们哧哧发笑,花寻欢一把拎起总院,往后头教官堆里一塞。

    “别出来丢人现眼了你!”

    “总院大人何在!”策马盘旋的那个林校尉,没看见后头这一跤,还在傲然呼唤。

    太史阑对苏亚挥挥手。

    苏亚操弓,搭箭,“咻!”

    去了箭头的箭电射而出,诡异地一折再折穿过人群,击在那校尉马腿上。

    军马一声长嘶,人立而起,那校尉一个后仰,砰地栽倒地下。

    他身形灵便,一个翻滚便爬起身,一双绿豆眼愤怒地四处梭巡,“谁!谁!站出来!”

    前头的学生们不仅没有散开,还更聚拢了些,一张张沉默的脸,面对着那些士兵。苏亚费了好大力气才扒开人群窜出去,对着那些士兵扬了扬手中的弓。

    “哪来的野女人,敢对我折威军放箭?”

    “哪来的火头军,敢在二五营前撒泼?”太史阑分开人群,走了出来。

    林校尉翻翻白眼,瞧着她,他奉上级命令来“处理二五营伤人事件”,并不清楚事件始末。只知道顶头上司的亲戚被人给伤了,当然要给个教训。

    不过折威军也知道,他们其实无权管辖西凌行省的事务,所以今天他来,别有理由。

    “撒泼?”他斜着眼睛,冷冷道,“我倒听说这里有人撒泼,特来维持处理。”

    “西凌行省事务,什么时候需要劳动折威军?”

    “按照军务交叉代管条例。”对方早有准备,露出狡黠笑容,“当各地军区出现紧急全区安全任务时,可以相应扩大巡区,并在临近巡区内发生恶性伤害事件及惊扰民众安全之事时,可以紧急代为先处理后再移交当地官府。”

    “哦?惊扰民众安全?”

    林校尉露出一抹冷酷而又得意的笑容。

    “二五营已经解散,并移交房屋给二一营居住,应当在今日之内,撤出完毕。”他一字字道,“但你等拒不离开,还打伤前来移交的二一营学生,你等属于武装团体,对当地民生存在一定威胁,并已经有伤害行为,符合紧急处理的临时规定,我折威军,有权对你等进行管制并处罚。”

    太史阑听着,听明白他的意思,简单的说,就是折威军有权对拥有武器,并存在危害社会可能的任何武装团体实施管制。她忽然有点佩服折威军,一个小小的校尉,处事也这么滴水不漏,一个军事交叉代管条例,便找到了越巡区管辖的理由,一句不提那受伤女子和他们副将的关系。

    如果她今天没有准备,此刻就真的理亏了。

    不过她太史阑,什么时候让自己置于被动境地?

    “二五营解散?”

    “难道不是吗?”林校尉笑容鄙薄。

    “二一营接收?”

    “没看见这许多人吗?这是西凌总督府批准的。”

    “拒绝接收属于违法,所以折威军有权管辖?”

    “当然!”

    “当然你妹!”太史阑声音很大。

    林校尉得意而鄙视的笑容一僵,学生们再次张大了嘴。

    这是什么骂人的新词儿?

    “你敢……”对方勃然大怒,正要骂人,太史阑顺手从袖袋里摸出两封文书,上前一步,砸在林校尉脸上。

    林校尉一把抓下文书,看了一眼,脸色忽然就变了。

    “滚你个蛋。”太史阑面无表情地道。

    折威军真滚了。

    那个精明且滑头的林校尉,看完两篇文书,一句话都没说,转身,上马,一拍马屁股,道,“走!”

    临走前他问太史阑,“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