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6章 滚你个蛋(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76章  滚你个蛋(3)

    太史阑一伸手,挡住了他。

    “让他自己起来。”

    满脸是泪的萧大强抬起头,这才看清太史阑,发出一声惊喜的低呼,随即眼泪又要涌出来。

    “哭什么哭。”太史阑道,“眼泪能淹死人吗?”

    萧大强立即不哭了,低头对熊小佳道,“小佳,太史来了。”

    “所以你起来。”太史阑道,“打垮了腿不能打垮脊背,自己爬起来,看我给你教训他们。”

    那边学生们也终于看见太史阑,沈梅花哇呀一下跳起来,杨成唰一下推开史小翠,把药粉撒了一地,花寻欢本来由几个学生拉着,此刻蛮力一甩,几个学生砰然倒地,花寻欢已经如一团火般冲了过来。

    “你可来了!”她大叫,“憋死我了!”

    太史阑扯扯嘴角,道,“继续憋着吧,本来就没你的事。”

    一腔激动的花寻欢,给这个冷心冷面的女人给刺激得砰一声从半空掉下来。

    掉下来依旧欢喜,干脆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呜地道,“他娘的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学生们都目蕴泪光,想要一拥而上,太史阑虚空按了按,人群便立即安静。

    几个站在场中,还在莫名其妙的砸场子的人,看到这样的威望,眼神都缩了缩。

    “小佳。”太史阑低头,对还在泥地上挣扎的熊小佳道,“起来。”

    “起来!起来!”刚才还静寂如死的学生们,蓦然大喊。

    熊小佳抬头死死望着太史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忽然一个鲤鱼打挺便蹦了起来,站得直直地,挥了挥拳头道,“老子起来了!容易得很!”

    萧大强在他身后撑着他,太史阑看看熊小佳微微颤抖的后背,他整个背心都被汗水湿透,但腰直得钢铁一般。

    “好。”她道,“就算解散的是二五营,也不该被打散勇气。”

    挥手示意护卫们将受伤学生扶下去治伤,她看向对面的人。

    几个人已经走了出来,当先就是那黄衣女子,唇角笑意淡淡的,道:“你就是太史阑?”

    “你就是输了找场子的东堂冷板凳候补队员?”太史阑问得比她更淡。

    女子皱皱眉,大概也猜出了“候补”不是什么好听意思,脸色微冷,道,“二五营行事卑鄙,教官冒充学生上场,这等欺诈行为,怎么能不受点教训?”

    “你们以多欺少你们怎么不说!”花寻欢立即嚷。

    太史阑一摆手。

    “你说的对。”众人诧异目光中她冷冷道,“教官冒充学生确实不该。无论如何,你东堂仰慕我南齐文化前来讨教,我们该降等和你们比试才对,怎么能以教官和你们对战?那实在是侮辱我们。至于你们以多欺少……”她点点头,“应该的,这不就是你们东堂风格吗?”

    “太史阑,你倒是牙尖嘴利,可是再利的嘴,也遮不了二五营的无能。”女子撇嘴一笑,“今天我们人少,你们人多,我们一对一,照样打得你们狗啃泥,你来了又怎样?是打算带着你的护卫群殴吗?这是南齐风格?二五营风格?”

    “我今天来,就是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二五营风格。”太史阑示意护卫退后,拍拍手,“你应该听说过我。”

    “南齐女疯子嘛。”女子昂首一笑。

    “我是二五营学生,并且,众所周知,没有武功。”太史阑指着自己鼻子,“我不耐烦让你们站脏了二五营的地方。你我一局定输赢,我输,二五营今日乖乖退出,你东堂冷板凳候补队员大胜;我赢……不用我说了吧?”

    “那自然我们再不滋扰。不过我无权代二一营表态。”

    “他们不配在我面前表态。”太史阑看都没看那群红衣男女一眼,“和异国人勾搭了来欺负本国人的汉奸,这种人连后院的猪都比他们干净。”

    “太史阑你骂什么?”二一营男女们愤怒地上前一步。

    “再走一步,”太史阑指着最前面那个人的脚,“快点,再走一步。”

    那人给她眼光一瞧,反而不敢再上前了,脚伸出去,又犹豫地缩回来。

    “你们敢再说一句,再走一步。”太史阑漠然道,“我就敢‘械斗失手杀人’。”

    她身后护卫们狞笑着,将手中刀弹得清越作响。

    二一营的人真的不敢再走一步。

    别人说这话,他们会嗤之以鼻……谁也不是被吓大的!

    但太史阑说这话,他们却不敢不当真……这是个敢在城头上,公然推下一城主官的凶人!

    上过战场的人,骨子里透出的血气和杀气告诉他们……没人和你开玩笑!

    二一营的人闭嘴退后,隐入人群,换来二五营学生一阵痛快的哄堂大笑。

    “回后院啃泥去吧!”

    “别熏着咱们营里的猪!”

    “来吧。”黄衣女缓步上前,微微昂着下巴。

    这女子应该也出身良好,眼神里总透着一股淡淡的萧索和疲倦,却不是沧桑的萧索,而是那种已经享尽天下福分,所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觉得无趣的疲倦。

    “我看出来你不会武功,我也不屑占你便宜,让你三招。”

    “不用。”太史阑答,“三招我看战局都完了。”

    “太史!”史小翠沈梅花都担心地拉着她衣襟,“别逞能!这女子很强,你不会武功怎么赢?还是让你护卫上好了,这么多精锐护卫,困也困死她们!”

    其余众人眼神也都不赞同,太史阑现在是二五营精神领袖,她不该轻易亲身上阵,一旦她输了,二五营士气大泄,连最后的尊严都保不住。

    “三招。”太史阑道,“去烧几道好菜,我饿了。”

    沈梅花,“……”

    最后苏亚去烧菜了,她向来对太史阑有莫名的信心。

    “我不会武功,不用武器。”太史阑道。

    那女子立即抛了手中剑,“那就空手对空手。”

    “好,”太史阑道,“你也算爽快,我让你先出。”

    “不用,你先,”女子更傲然,“省得别人说我欺负你一个不会武功的。”

    “好。”太史阑走上前,女子微微戒备,太史阑忽然在她面前三尺处站定,掏出一个古怪的瓶子,瓶子圆圆的,上头有个扁扁长长伸出来的东西,她把那扁扁的东西对着自己的脸,道,“最近有点不舒服,我先上个药。”

    “不会是毒药吧?”女子冷笑,“玩什么花招?拿来我看!”

    她劈手就来夺药瓶,出手如风如电,太史阑猝不及防,给她夺去了瓶子,女子瓶子抓到手就“咦”了一声,用指尖拈在手里好奇地看。

    瓶子触手滑润,上面似乎还有刻痕,一捏就变形,却又立即恢复原状,这女子也算有心眼的,记得刚才太史阑是把那扁扁的东西对着她自己,对着自己的自然是安全的,她也把瓶子掉了个方向对着自己,瓶子上还沾着点灰黑色的东西,她怕瓶身上有毒,不敢接触瓶身,便张开手指,拇指托住底部,食指便自然而然按上了那个扁扁的东西。

    随即便听见“噗哧”一声。一股蓝色的水雾喷出,射上了她的脸!

    女子一声惊叫,忙不迭丢开瓶子,太史阑已经冲了上来。

    她一手抄住了瓶子,抓在手里对着四面东堂的人一阵乱按,“试试我的毁容药水!”

    东堂的人纷纷走避,那女子慌乱中听见这可怕的一句,惊得斗志全无,拼命抹脸,太史阑已经到了她身侧,侧身,转肘,“砰”一个肘拳。

    “一招!”她道。

    女子“哇”地一声,抱住了肚子,她眼睛被喷,还没睁开,下意识后退,太史阑不动,等她踉跄退出三步,蓦然一脚飞踢。

    “砰”这一脚凶狠凌厉,击上女子身体的声音比刚才那个肘拳沉重了无数倍,千钧之力,铁腿如山!

    “二招!”

    女子仰头发出一声尖叫,身子如流星般倒飞,越过人群,直射向外,众人齐齐仰头,张大了嘴,目光顺着那飞过的轨迹,一路越过人群,越过台阶,越过草地,越过花圃……“啪!”

    水花溅起丈高!

    太史阑凶猛一踢,生生将那女子踢到了几丈外的水池里!

    自圣甲为她淘洗腿部经脉骨骼之后,她的铁腿力道,更上一层!

    四面静寂,只听见太史阑淡淡道,“我说用不了三招。”

    学生们张大嘴转回头,用看鬼一般的目光看着太史阑。

    见过踢人的,没见过这么踢人的。

    她的腿是人腿吗?

    东堂的人也怔在那里,都不知道去救人,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大叫,“不对!你使诈!你用毒!堂堂比武,你竟然无耻用毒!”

    太史阑还拿着那喷雾药瓶,卷起袖子,对着自己刚才用力过度有点肿起来的肘部,喷了两下。

    “伤药。”她道,“诈在何处?毒在何处?”

    一个教医药的教官凑过来,嗅了嗅药的气味,惊喜得两眼发亮,“好药!”

    东堂的人窒了窒……药没毒,再说药是那女子自己抢去的,还是她自己按下去的,说人家使诈,还不如说自己愚蠢,想了想又大叫,“你的腿那么厉害,你会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