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5章 滚你个蛋(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75章  滚你个蛋(2)

    “诸位。”她下巴一抬,对着对面的二一营学生师长,“堵在门口干什么?摆摊赶集吗?摆完可以回去了。”

    “太史阑。”先前说话那中年男子走出来,冷冷盯着她,“听说你狂妄,你果然狂妄,不过再狂妄,你现在也没资格管二五营的事,二五营已经不存在,我们得西凌总督府批准,前来接收二五营房屋,作为我们二一营分营训练之用,这是堂堂正正的事,你凭什么管?滚开。”

    “说我狂妄,我还有更狂妄的你瞧瞧。”太史阑淡淡道,“阁下何人?”

    “二一营营副何琪金!”

    “六品。”太史阑道,“为何不给我见礼?”

    何琪金脸色一青,这才想起来太史阑官位在他之上。

    何止官位在他之上,就是他们总院来,还要给太史阑打个半礼。

    昭阳作为首府,府尹等级高于所有府,二五营总院,最高也就是个四品。

    “你狂妄不知礼,我不和你计较。”太史阑随意一瞥那些学生,“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带着你的人,立即滚开。”

    “滚?”那中年人胸口起伏,忍了几忍才冷笑道,“阁下官位是高于我,可是高不过朝廷吧?高不过西凌总督吧?朝廷和西凌总督府下的命令,你有什么资格来反对来驱逐?”

    “那你是不走了?”太史阑盯着他。

    “不走!”二一营的人自恃占足道理,太史阑强硬驱逐只会给她自己招祸,都大声冷笑道,“我们堂堂正正来接收,没有走的道理!”

    “你有种便动手,看到时候你怎么收场!”

    “今日我们走,怕你到时候要跪着去哭求我们来!”

    “要滚你滚!”

    太史阑平静地看一眼沸腾的人群,点点头,向后一退。

    “给点教训就行了,”她道,“不要血流太多,脏了咱们的地。”

    “好唻!”她身后早已拳头发痒的护卫们,哗啦啦冲了出来,窜进人群,开打!

    于定雷元他们跟着太史阑没多久,打人已经无数次,都知道这位女主子,崇尚暴力,却又不喜欢血肉横飞的暴力,尤其怕吵,所以冲进人群,先卸武器,再抓手脚,两人一个,抓起来一荡,嘿哟一声便送他们过了山。

    二一营的人再想不到太史阑真的说打就打,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扔出去一大半,半空中便见各种手舞足蹈愤怒尖叫,“太史阑你这个疯子!”“啊放开我!”“救命!”“啊我要杀了你……”

    这些人落了地,二五营学生哗啦一下冲过去,跳起来就踩……还都背着他们沉重的包袱。

    踩得吱哇乱叫,喊得惊天动地,二五营门前顿时一片狼藉。

    “太史阑!”一直冷冷看着这边的总院按捺不住,大步走过来,一把抓住她臂膀,怒道,“住手!你住手!”

    “闭嘴!”太史阑毫不客气立即拔刀,惊得总院向后一跳,随即勃然大怒,“你疯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二一营的人动手!”

    “我动手关你屁事?”太史阑唇角笑容讥诮,声音比他还大,“你刚才闲看,现在来管,你的屁股,坐在哪里?”

    二五营学生齐齐回头,目光鄙夷,总院面上挂不住,怒道:“我也是为二五营好,不能给二五营添麻烦,人家是按照规定来接收……”

    “你不是怕给二五营添麻烦,二五营已经不存在了!”太史阑截断他的话,“你是怕给你自己添麻烦!总院大人!马上要去西凌总督府做按察,不仅没降还升了半级,这么个好前程,怕我惹来麻烦给你毁了是吗?”

    “哦……”二五营学生发出的惊叹声曲折十八弯。

    原来如此。

    其余二五营高层脸色也不好看,二五营遣散,按照规定,高层管理可以在朝中获得职位,众人此刻都还在奔波联系想办法当中,没想到总院不动声色已经安排好了他自己,难怪不惊不怒,不管不问,原来尽等着二一营接收完,自个好新官上任去。

    “太史阑!”总院下不来台,暴跳如雷,“我要弹劾你,我要弹劾你……”

    “你这话我听得多了,正好我也想弹劾你,不过你先等等,等我打完。”太史阑一回头……哦,已经打完了。

    场地前二一营学生倒了一地,低吟的哭喊的都有,几个教官倒还站着,那个领头的营副气得浑身发抖,“太史阑,今日你没个交代,我们和你没完!”

    二五营学生们齐齐上前一步,护在太史阑面前,眼神却难免有些忧心……历来地方光武营都有不少官家子弟,今天这不分对象一顿打,太史阑瞬间就结了不知道多少仇家。

    一个女人再厉害,这样到处结仇,也难免有一日会有麻烦。

    太史阑随手拍拍挡在她前面的一个学生的肩膀,“没事。我进去瞧瞧。”

    她眼神平静而微有暖意,这已经不是二五营学生第一次挡在她面前了,相信也不是最后一次,便为这一挡,也不枉她来回奔波。

    那学生听话地让了开去……这是一个品流子弟。

    如果说太史阑一入学就折服了寒门子弟,成为寒门领袖的话,今日解散的二五营之前一番出手,令那些原本骄傲今日彷徨的品流子弟,也沉默站在了她身前。

    苏亚眼神里有欣喜,太史阑自己倒没太在意,她眼里根本不分等级阶层,谁接受或者不接受她,在她看来也完全是没必要操心的事。

    我行我路,天下去得。

    她抬腿向里走,护卫默默跟着,学生们自动让开一条路,在她走过之后又围拢,热切而羡慕的目光,注视着她的背影。

    二五营,或者说地方光武营自创立以来,还未有人有如此成就,短短数月,火箭飞升,成就名动天下热血传奇。

    太史阑向营内走,她挂心花寻欢等人,门口闹成这样了,还看不见她们人影,这是很反常的事,门口的师长人数也不全,再看那群红衣男女,神情也有些怪异,很明显里头还有事。

    “各位。”她在门口转身,道,“先不必急着离开,二五营还在。”

    所有人都一怔,随即喜色涌上脸庞,除了总院变色外,连师长教官们都纷纷上前一步,想要询问什么,太史阑却早已拨开人群,急急往里去了。

    学生们站在原地,看她身后拥卫如龙,逶迤而去,眼底光芒,兴奋而又期待。

    ==

    太史阑直奔练武场。

    在路上遇见更多学生,大多背着行李垂头丧气,一眼看见一大群人进来还以为是二十一营又来欺负人,仔细看清楚是太史阑,学生们纷纷惊喜地停住脚步。

    “太史阑回来了!”

    “太史阑真的回来了!”

    “行李先搁下吧!”太史阑手一指,“沈梅花她们在哪里!”

    “我带你们去!”立即一大堆学生抛下行李冲过来,“练武场,打起来了!”

    “哪些人?二十一营?”

    “有二十一营,也有东堂人!”那学生愤愤不平,“上次花教官不是赢了东堂人吗,现在那批人虽然去云合城备战了,但却留了两个不需要参加大比的备选,跑来说要找回场子,把三次败绩给一一挣回来。二十一营的人一起来的,他们先用话挤兑住花教官,让她没法再下场,然后单挑我们的人,已经伤了好几个了!”

    果然太史阑还没走近,就听见花寻欢怒发如狂的大骂声。

    “卑鄙!卑鄙!”

    还有一群男子的大笑声,想必是二十一营和东堂来人。

    除此之外四面静悄悄的,没有低吟没有呼号,没有二十五营学生的怒骂,气氛有种沉默的压抑,等待一场爆发。

    一直以来,顶着最后一名名头,过着悠游自在生活,二五营的学生,已经习惯了破罐子破摔,并没有想过将来会怎样,直到有朝一日,二五营真的被裁撤,被欺凌,被人找上门来一步步践踏,他们才知道,原来弱者不是低调就能苟存,不能站起来的人,即使缩到了角落,还是会有人狠狠地迎门一脚,再一步踹你入泥泞。

    不奋起,便沦落。

    “啪。”伴随着一声狂笑,一条壮大的人影被摔了出来,重重地摔出人群,正好摔到太史阑脚下。

    人们齐齐回头,便看见脸色冰冷的太史阑。

    人群中央有几个男女,红衣的想必是二一营的人,还有几个黄衣男女,正当中一个黄衣女子,正慢慢挽起衣袖。

    看她十指纤纤,手腕如玉,真难想象,刚才那个巨大的躯体是她摔出来的。

    摔出来的人在地上挣扎,咬牙想忍住低吟,但依旧有一声半声痛苦的低吟泄出,他抬起脸,糊满汗水和泥土的脸庞上有一个疤,熟悉的脸。

    熊小佳。

    在往里一点,地上还坐着杨成,史小翠在给他包扎,沈梅花脸上有擦伤,把她的宽眉都削细了一点,险些破相,上次跟她一起去北严历练的学生们大多都在,也大多带伤。

    “小佳!”一条瘦瘦的人影冲了出来,要来扶他,都没顾上看清楚太史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