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4章 滚你个蛋(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74章  滚你个蛋(1)

    这些红衣男女的车马将二五营门前宽阔的场地堵得水泄不通,只留下窄窄的一条道,所有二五营即将离开的学生,都被迫要从那条窄窄的道中挤过去。

    挤过去也罢了,还得听满一耳朵的嘲笑。

    “大爷们,好走,不送啊。”

    “这就是二五营啊?不错啊,听说东昌富庶,地方光武营造得极为精致,如今看来确实这样,比我们那破地方好多了,可惜锦衣华屋,尽住着一群废物。”

    “早就该裁撤二五营了,能让他们呆到今天算他们运气好。”

    “快滚,爷们还等着搬进去呢。”

    一群二五营学生低头从人群中走过,紧紧攥着拳头,这些人不仅包括寒门子弟,更多的是品流学生,到了此刻,二五营的解散,以及解散带来的羞辱感和茫然感,让这些品流子弟也瞬间品尝到了世态炎凉,感受到无能为力的无奈。

    今日之后,便没有二五营了。

    便想悄然解散也不能……临近秀水城的地方光武第二十一营,听说二五营解散,立即向总督府递交申请,说二十一营地方小人多,房屋不够住,请求搬迁到二五营,这也是符合惯例的,总督府当即准了。

    今天人家就是来撵人加搬家的。

    不仅搬家,还赶人,不仅赶人,还要打人,谁搬慢了一点,都要被揍。

    二五营的学生也无心反抗……二五营都解散了,他们的主心骨都没了,仕途无望,以后就是回乡务农的命,或者也就做个家中清闲大少爷,这种事这一生都将不可避免,不过提早感受罢了。

    “走快点呀,你们磨磨蹭蹭要到什么时候!”

    一个拎着破包袱的学生,被狠狠推了一把,他踉跄着,扶住了一棵树,回头依依不舍地看着二五营的大门,哽咽着道,“……墙倒众人推,这时候连个帮我们说话的人都没有……”

    “谁帮你说话?”他旁边一个品流子弟狠狠擦一把脸,“谁?二五营都不存在了!你看这么多教官,都干看着不说话!”

    “我想起来了。”忽然有人眼睛一亮,“太史阑!听说太史阑做了大官!她会不会回来?”

    “你做梦吧!谁会来太史阑都不会来!”那品流子弟嗤之以鼻,“她刚做了昭阳府尹,春风得意,享受还享受不过来呢,二五营对她根本就没任何作用,她回来找事?”想了想他又叹口气,“要说现在还有谁能回来帮一把,也就她了,但是只要她不傻,都不会回来的,当初二五营,对她可算不上怎么样……”

    “可是……”那寒门学生还想说什么,忽然一抬头,看见对面匆匆而来的人,一呆。

    那品流子弟一抬头,也怔住,张大嘴要叫,来人摆一摆手,示意他不要惊动别人。

    此时那群红衣男女都背对山路,面对营门,无人注意背后动静。

    一个二五营寒门子弟蹒跚地走出来,他东西比较多,也什么都不舍得扔,将一些破盆烂缸都背在了背上,身上那个巨大的包袱挪来挪去,擦到了一个红衣少女的脸。

    “啊!我的脸!”那女子一声尖叫,甩手就给了这个学生一个耳光,“混账!你擦痛我了!”

    “啊对不住……”这学生急忙挪动身体想要赔礼,结果他背上东西太庞大,这一转身,砰一下大包又撞上一个人鼻子。

    “嗷……”这人捂着鼻血长流的鼻子,一脚就踢了出去,“穷鬼!放下你的烂包,滚出去!”

    那学生给他一脚踢得身子向前一栽,背负太重顿时失衡,被背上包袱重重压倒在地,他落下的时候,一个二十一营的学生又伸腿绊了他一下,只听得啪一声人体接触地面的闷响,伴随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之声。

    那学生落地时被踢得姿势不对,生生把腿压断了。

    学生的惨呼引得红衣男女们哈哈大笑,一直在一边咬牙看着的二五营师长教官们此时忍无可忍,院正首先就要大步过去,却被总院给拉住,摇了摇头,指指对面。

    一群二十一营的师长教官,也正冷笑堵在他们对面。

    “孩子们之间的事情,咱们就不必插手了。”二十一营一个中年男子皮笑肉不笑地道,“看看便好咯。”

    总院默不作声,院正怒不可遏地摔开他的手,仰天长叹,热泪已经滚滚而下。

    “二五营……竟然会有今天。”

    “二五营,迟早会到今天。”对面二一营的教官,冷冷答。

    那无人援助的二五营学生还在惨呼,有人试图扶起他,但立即被二十一营的人推搡。

    “滚开,不是你们管的事!”

    “叫什么叫,烦死了!”最先被擦到脸,引发这一事件的少女不耐烦地骂一声,抬腿又对那受伤学生踹下去。

    “咔。”

    忽然一条腿架住了她的腿。

    这条腿好像凭空而生,忽然就出现在她面前,准之又准地,架住了她的腿。

    少女一怔,所有红衣男女都一怔。

    众人的目光落在那腿上……式样简单却大气精巧的黑色靴子,深紫色长裤,绷出笔直修长的腿,同色的袍子,延续靴子同样大气又精巧的设计风格。

    顺着袍子向上看,看见一张平静冷漠的脸。

    脸是女子的脸,乍一看不属于娇弱美丽那一类,却五官精致,眉毛深黑,微微扬起的眉下,有一双细长明锐的眼睛,看人时,眸光凝定,像一座冰山,忽然矗在了眼前。

    迎着所有红衣男女们的目光,这女子还是没有表情,道:“踢什么踢?就你有腿?”

    说完腿一抬,半身一侧,一扭,忽然绞住了那少女的腿,随即单腿狠狠向下一压!

    “咔嚓!”

    这一声比刚才那一声,还清脆,还瘆人!

    “啊!”

    红衣少女的尖呼也无比瘆人,像一只受惊的鸟,忽然被从笼子里放出来,冲到了地狱中。

    她的腿也断了。

    女子嫌弃地腿一蹬,把那少女蹬倒在地,那少女侧身软软地趴着,一条腿诡异地折着。

    她趴在尘埃里,惨呼比刚才她打伤的那二五营学生声音还高。

    二十一营的学生们已经不会反应了。

    这是谁?这是什么样的腿?铁做的吗?同样是腿,别人的腿在她腿下,就好像细毛竹。

    “你是谁!”红衣男女们齐齐戒备地向后一退。

    而四周,因刚才一幕,以及某人忽然出现而震惊得忘记一切的二五营人们,终于醒过神来。

    一霎间,包括二五营师长在内,激越的呼喊响彻营门。

    “太史阑!”

    “太史阑?”

    二十一营的师长学生们齐齐抬头的抬头,转身的转身,眼神里,也满是惊讶和不可置信。

    这个名字他们当然听说过,北严之役,太史阑名动天下,她所创造的守城奇迹,已经被列为南齐开国以来的三大著名战役之一,和开国时的落雁矶战役、天熹朝的甜水井战役并列。

    近期她新官上任,便掀开康王贪贿案,为通城盐商和受灾的数十万北严百姓讨公道,并且居然真的告出了结果,于是战争奇才的光环之上,又多了一抹正直无私,爱民敢为的色彩。

    只是太史阑不是和二五营关系一般吗?她都没在二五营呆多久,而且她不是该在昭阳城做她的府尹吗?就算她要参加天授大比,也应该直接到云合城去才对。

    二十一营的人怔怔瞧着太史阑,闻名久矣,今日方才一见,居然这么年轻。

    不过行事……

    比想象中还辣手!

    太史阑缓缓放下腿,脸色冰冷。

    她刚才就是在人群里多找了一下花寻欢她们,没想到这群欺上门来的二十一营败类,居然就伤了二五营的学生。

    她是对二五营没什么感情,但她的人生际遇,是从二五营开始的,她的朋友,是在二五营结识的,没有二五营,她也到不了今天。

    当着她的面伤二五营的人,她也就只好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以腿还腿。

    “太史阑?”一个红衣少年过来,扶起那少女,怒不可遏地道,“你算什么东西?你敢打伤她?你知道她是折威……”

    太史阑身后苏亚一拳就把他的话和他的牙齿一起打飞了出去。

    “她是王爷她姨,还是皇帝他妹?”苏亚双拳交叠,冷冷道,“说出来,名单上添一个。”

    景泰蓝鬼鬼祟祟凑过脑袋来,心想蓝蓝才没这么恶心的妹妹,脸上最起码一斤铅毒。

    众人哑然,这才想起太史阑是出名硬骨头,通城杀知县,北严掼张秋,昭阳斗康王,达官贵吏在她眼里,和坨屎也差不离。

    不过这姑娘背景……可是军方……

    “迟早有你们好看。”那少年一脸狞狠之色,抱着少女放到车上,急急命人抬下山去了。太史阑也命护卫扶起那个受伤二五营学生去治伤,那边一直在观望的几个教官急忙走上来,把人接过去,道,“我们这里就有伤药,可以为他治疗。”

    太史阑懒得理他们,虽然她对二五营高层的行径很愤怒,但现在不是清算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