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0章 魔鬼教育(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70章  魔鬼教育(4)

    这是……这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画?

    她教一个三岁孩子画这样的画?

    三公瞬间都觉得有点腿发软。

    不行!必须立即把陛下带回去!

    “嗯,”太史阑却似乎很满意,点头道,“这次终于一个都没错。”

    景泰蓝笑眯了眼。

    太史阑问景泰蓝,“北严之战里,在阴山,你曾遇见几个西番士兵,当时你用刀,扎了他们哪几个部位?”

    景泰蓝小肥手指,准确地指了心脏和肝脏位置。

    三公在屋外一阵发抖……什么?北严之战里,三岁的陛下曾经单独面对西番兵?

    什么?他那时已经能准确认出敌人要害,杀了人?

    天啊……

    宋山昊忽然眯起了眼,他是大司马,军人出身,此刻忽然有点明白太史阑的用意,也终于明白,陛下是怎么安然渡过北严之战的。

    “记住人体的所有要害,骨骼、肢体、内脏。”太史阑淡淡道,“记住哪些可以致人死命,哪些可以令人短暂丧失行动力,哪些地方受伤会极其疼痛,哪些地方可以作为缓冲……景泰蓝,这些都和生命紧密相关,别人的,以及你自己的。”

    “嗯。”景泰蓝点着大头。嘻嘻笑着指着画上男女的腿间,“丑……丑。”

    三公闭上眼……哦不,太史阑,你连这个,都要教给一个三岁娃娃吗?

    容楚忽然目光闪亮地凑上前来……他想听听太史阑对于这事的看法!

    “这是男人和女人的性征。”太史阑果然一脸毫不避讳的模样,“有男女之欲,才有血脉传承,这是天下最正常,最合理的事情。”

    容楚频频点头……是啊是啊,天下最正常,最合理的事情,嗯,你什么时候和我来一场正常的男女之欲,搞一个血脉传承?

    “女人……”景泰蓝嘻嘻笑着,“她说……女人……我会有很多……”

    “你想有很多女人吗?”太史阑问他。

    景泰蓝却在犹豫,眼珠子转啊转,太史阑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小映。

    小映一家留在了北严,景泰蓝是孩子心性,哭闹了几天也罢了,太史阑也不去特意提醒,孩子小,心性不定,她从不会拿自己的意志去干涉他。

    半晌景泰蓝摇摇头,“不要……不要……”

    “不管你要不要,将来女人是多还是少,这个不重要。”太史阑道,“只是你看,女人就是这样子,她们或者美丽,或者可爱,或者故作神秘,但终究都是女人,从**上来说,给不了你特殊的幸福,所谓男女之欲的真正美好之处,还在精神的愉悦和共通。享用很多女人未必那就是幸福,更多时候,男女应该因为喜欢在一起,因为喜欢,所以快乐,和喜欢的那个人在一起,才能体味人间所有事情的真味。”

    景泰蓝眨着眼睛,听得似懂非懂,无论如何,这些话对他来说,还是深奥了。

    太史阑在心中叹了口气。

    她何尝愿意和景泰蓝说这个?这实在不是一个三岁孩子能理解和该听的话题,最快,也应该在他青春启蒙期说才对。

    可是今天,她逼不得已,必须当着三公的面,把这一课给景泰蓝补上。

    她不知道是否下一刻就是离别,那么在离别之前,她要利用自己对景泰蓝的影响力,将一些话深深地种在他心里,希望将来某一日,这些话能在关键时刻跳跃而出,帮助这个孩子,做出正确的选择。

    她一直很担心宗政惠。

    从景泰蓝几次断断续续提到宗政惠的话语中,她隐约察觉,年轻的皇太后,似乎并不如何端庄,也似乎很擅长以女性手段,来征服男人。

    历史上的名女人,确实大多也是靠美色和女性天生的柔婉坚韧,来博取男人的力量,借势上位。

    女人掌握住男人的手段,也不过就是那一种。

    宗政惠深知女色对男人的作用,那么她会不会用同样的手段,来戕害和影响景泰蓝?

    景泰蓝小小年纪,爱大胸女人,是不是也是受了她的影响?

    她曾对景泰蓝说过的“将来想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听起来实在不是教导明君的节奏,倒像冲着昏君的方向去的。

    小小年纪,就给他种植下这样“君王坐拥三千,女人天下我手”的观念,给他配了无数大波美貌宫女,将来景泰蓝的成长过程中,如果过早受她影响,沉溺于女色,那么,他能顺利长成吗?

    太史阑不能确定这些,她只能以一个母亲的担忧,未雨绸缪地做着这一切,她只能确定她呆在景泰蓝身边的时间,不会比得上宗政惠,那么,她只能利用她的影响力。

    早早告诉景泰蓝,女人没什么神秘。

    早早让他知道,男女之欲,不是值得人沉溺的事情,只有和所爱的那个人在一起,才能寻求到精神的升华,爱欲,才是美的。

    早早为他破除性的神秘,以免他少年时期因为过于懵懂而被那女人引诱,走向沉溺女色的路途。

    很多事,因为神秘而引人追索,遮遮掩掩会让人更加好奇。一旦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也不过就那回事。会让人兴趣大失。

    太史阑知道此刻揭还是太早了些,但是,她总要尽力。

    她希望她的景泰蓝,因了解而强大。

    景泰蓝嘻嘻笑着,翻着那人体画儿。

    屋外四个男人,却同时陷入深思。

    三公觉得这观念新鲜,却也很有冲击力,贵族阶层都以拥有更多女人为荣耀,这个女人,竟然是秉持一夫一妻制的。

    章凝却很赞赏地点头,他最早感觉到了太史阑的深意,她的行为言语看似惊世骇俗,却对陛下会有莫大影响。真是用足了十分苦心。

    正因为感受到了这份苦心,三公对视一眼,眼神都温和了些。

    无论太史阑怎么行事狂妄,但对陛下的心,苍天可表。

    容楚也在沉思。

    太史阑这番话,何尝不是说给他听的。

    随即他就笑了,敲敲窗子。

    太史阑回过头来,就看见顶着一根草,青着额角的国公,用口型对她说,“我亦心愿如此。”

    太史阑白他一眼,回过头去。

    呸,自恋狂。

    屋外的人怎么想,太史阑不管,她继续每天的功课……哪怕下一瞬景泰蓝就要走,她也必须做完该做的事,这是规则和规律,也必须给景泰蓝养成遵守规则的习惯。

    下面是地理,三公在外头听着,啧啧称奇,太史阑的地理课,竟然是拟人拟物版天下志,学的已经不仅仅是南齐山河,甚至包括了大燕东堂大荒等异国,在太史阑自制的地理课本里,大燕是一枚叶子,上圆下尖,三道主河流是叶上的脉络,叶子上端盘着一条青虫,那是半独立状态的云雷高原……

    在这片叶子上,插着小小的刀剑,粘着丝绸,以及各种代表物,从图上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国家哪些地方是军事重镇,哪里盛产丝绸和谷物,哪里的马比较好,哪里的地形比较特别。

    这样学地理,直观,鲜明,实用,充满目的性,三公频频点头,都觉得难为太史阑,搜集这么翔实的各国资料本来就不容易,还能把这些枯燥的东西用这样活泼的方式表现出来,真是闻所未闻的奇招。

    不过他们听见太史阑给景泰蓝布置的地理作业时,瞬间惊悚了。

    “如果大燕想要攻打南齐,在不经过云雷高原的情况下,你觉得会从哪个地方先开战?会为什么原因开战?”

    三公面面相觑……这哪里是学地理,这完全是高级分析啊!是都督总府军事高级幕僚才会考虑的问题啊。

    太史阑不以为然,她一直在培养景泰蓝的思考能力,现代那一世,她没机会进入课堂就学,也因此一直庆幸没有参加应试教育,应试教育的填鸭式教育、僵化的、流水线般的知识灌输,是她极为厌恶的方式,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很多知识灌输了只为应付考试,走上社会后毫无作用,培养孩子的思考能力,逻辑能力,应变能力和处理事情的能力,才是教育的真谛所在。

    教会他思考,胜于教会他“南齐有多少个行省?”

    南齐有多少个行省重要吗?他迟早都会知道的。

    布置完地理作业,下面抽查历史作业,历史作业让学富五车的三公直接给跪了。

    “如果天熹十三年,五越之主没有建一万阴兵,打入南齐南境七城,你认为现在的南齐乃至整个大陆应该是什么局势?”

    景泰蓝的答案是,“我觉得,五越之主短期扩张太厉害,导致五越内部出现乱子,他如果没有出兵,五越可能现在还没有分裂,那么经过这么多年,五越会越来越强盛,很可能现在已经独立。”

    三公面面相觑……这是一个三岁孩子能答出来的吗?虽然分析得还很浅,意思表达也不明确,但他只有三岁啊,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奇迹。

    三公险些老泪纵横抱头痛哭……啊啊啊天赐明主啊!啊啊啊南齐中兴有望啊!

    太史阑也点点头,她知道这个答案里,只怕景泰蓝多少找了枪手,但没关系,他会通过这个问题,去思考五越的情况,将来总有一天,他会警惕这个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