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8章 魔鬼教育(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68章  魔鬼教育(2)

    太史阑一听就知道这家伙又口头敲定名分了……什么叫“你我作为他的亲人”,啥亲人,俺是姐姐,你又是啥亲人?姐夫?

    她抬眼瞟着便宜姐夫,便宜姐夫笑得十分满足。

    “我自然是要为他操心的,你有什么好的京中女子,也不妨介绍着。”太史阑轻轻巧巧便把便宜姐夫给排除了出去。

    便宜姐夫也不生气,反而心花怒放……有太史阑这句话,世涛小子,没戏啦。

    “那么。”便宜姐夫深情款款地道,“我代世涛感谢你……”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唇寻找着她的唇,靠得这么近,她的干净天然香气无所不在将他包围,呼吸间掠动的发丝撩拨得他心也痒痒,只想趁这难得的机会。多体验她一刻温柔。

    太史阑低着头,考虑是借位好呢还是踹他一脚好呢……这可是大庭广众,搂搂抱抱她不在乎,打啵……有卖门票吗?

    她一低头,忽然看见了自己袖子。

    袖子里露出人间刺银白的刺尖。

    太史阑皱起眉……她的人间刺,一向是用一道皮筋绑在手肘上的,先前对李秋容用了后,她照原样绑好,按说她袖子长,人间刺不会露出来,就算露出来,也不该是银白的遗忘,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先前她调到吐真之后,并没有再调回来。

    “遗忘”……

    刚刚用过了遗忘……

    谁用的?

    对谁?

    “太史……”容楚深情款款低下头来。

    太史阑忽然抬头。

    “混球!”她眉毛倒竖,一脚踢在了他胫骨上,“容楚!刚才那个人不是你对不对!你骗了我的初拥!你这无良的大沙猪!”

    “砰。”精虫上脑犹自**的容国公,被突然发难的太史阑,一脚踢到了旁边的枯井里……

    勃然大怒的太史大人昂首阔步地走了。

    抱抱男人不可耻,诉诉衷肠无所谓,但是!某些人想要瞒天过海,必须惩罚!

    太史阑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点柔情,结果先给一个陌生人享受了,顿时觉得是不是老天爷在惩罚她,暗示她根本就不适合谈情说爱来着?

    她大踏步而去,容楚半晌从井里爬出来,头顶上滑稽地顶着根草。

    他的护卫就在附近,但没人敢来救援……谁也不敢保证撞到了主子狼狈模样将来会不会有后遗症,又或者在这个时候救援主子会不会引起太史大人更大的怒气?

    容楚的护卫现在对太史阑的忌惮,可以说和对主子的不相上下……他们早瞅着这是未来女主子了,而且大部分都觉得这未来女主子一开始虽然各种接受不能,时间久了却能发现很多别的女人没有的好处,比如利落,比如不粘缠,比如独立,比如能保护好自己。

    不像以前那三任未婚妻,娇滴滴的,第一任未婚妻扭个脚都叫人传话到国公府,希望国公去看她,结果国公没去看,但这千金小姐居然真的因为扭伤恶化,死掉了。

    主子连死三任未婚妻,护卫们时间久了也很忧心,闲着没事聚在一起时也讨论,什么样的女子能牢牢霸主第四任未婚妻的位置,并坚持不英年早逝和主子白头到老呢?就在渴盼越来越强烈而希望越来越渺茫的时刻,太史阑出现了!

    这是救星!

    必须当神一样供起来!

    护卫们都愁未来女主子太强大太冷酷,没啥他们用武之地,也没啥好让他们替主子献媚的,难得碰上太史阑欺负主子,顿时觉得他们的沉默也是一种态度,一定可以帮主子在太史阑面前博个印象加分。

    啊,主子。

    反正没水,淹不死,呆着吧。

    周七蹲在一边屋檐上淡定地瞧着,还觉得主子爬出来太早了些,太主动了些,应该就在井里死扛着,装摔折了腿或者跌破了头啥的,有本事熬到晚上,太史阑再大怒气也不得不过来瞧瞧,凭主子的手段,这一瞧保不准就气消了,就心疼了,就你侬我侬了,正好夜晚月光好气氛好人又少,把白天没能干成的事顺利干成也未可知……

    自己爬出来做啥?傻!

    被骂傻的那个,一点也没在意自己护卫们那些无良的心态,虽说自己爬上来了,却也没爬出来,顶着一根乱草,趴在井沿上,越想越乐。

    他乐的事,和护卫们相比,艺术性也没高到哪去。

    他乐的是太史阑越来越女人了。

    他乐的是她只在他面前越来越像女人。

    他乐的是像女人不仅表现在那主动一抱,还在她后头的怒气。

    那怒气叫什么?撒娇?恼羞成怒?女人小性子?总之那可是小心眼女人才有的行为,完全不是她平常风格。

    她在他面前越来越自如,越来越鲜活,越来越放纵,脱开了旧事和身世的约束,是一个懂得娇嗔和使性子的纯女人,而让他最乐的是,这个逐渐鲜活的纯女人,是独属于他的。

    一直以来,他爱她的冷峻、强大,自立和霸气,觉得这是属于她的独一无二的骄傲,爱一个人就是成全和全面接受,所以他从未想过要打磨掉她的锋利尖锐,让她学会温柔娇憨,雌伏人下。

    那不过是千人一面的普通女子,太史阑天生光彩,不该为做一个普通女子而湮没她的独特。

    让她完全地做自己,是他对她的珍视。

    所以当她真的自然而然,展示出属于女子那一面的小性子时,他更爱她这样只为他展现的独一份。

    被踢到脏井里的国公心情大好,看这片不怎么样的竹林子都觉得是人间胜景。

    乐呵了半天的容楚,跳出井,决定趁热打铁,去再次领略一番某人的小性子,对面屋檐上的周七倒挂下来,对着他连连拍脑袋。

    国公愣了愣,随即白他一眼,想了想,对护卫手一摊。

    周七顺手扔过一管药膏,挤出来是青绿色的一坨,容楚把那药膏涂在额头上,看起来额头就青紫了一小片,冒充脑震荡啥的挺逼真。

    乱着发,青着额头的国公娇弱地去找肇事者了,周七盘腿端庄地坐在屋顶上,心想眼瞧着有戏,要不要再加把火?老夫人那天的密信又要求护卫们帮忙拉皮条了,还给介绍了京中一个出身清白的淑女,嗯,要不要拿去给太史阑瞧瞧,不过这个分寸很难拿捏啊,小醋怡情,吃大醋了可是会棒打鸳鸯的,唉,有点难。

    秋日火辣辣的太阳下,晒得冒油的周七忧愁而严肃地替主子想着怎样拉皮条。

    秋日火辣辣的阳光下,晒得冒油的三公忧愁而愤怒地,围在太史阑屋子外。

    大司空章凝张着双臂,扑在门上在擂门,“哎,您开门呀,您倒是开门呀!”

    大司马宋山昊皱着眉团团转,不时仰天长叹。

    大司徒席哲冷着脸,坐在窗下,抓着一卷《义礼》,不时对里头读一句,还伴随一句半句议论,比如“君当以天下为先”“为上位者无私”之类的话儿。

    不过不管三位大佬怎么鬼喊鬼叫,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施之以威胁,那门就是紧紧关着,里头还有摔打东西的声音,夹杂着景泰蓝奶声奶气又愤怒的抗议,“不理你们!不理你们!就是不理你们!滚!滚!”

    说来也奇怪,门其实只是关着,三位大佬护卫无数,只要召个护卫们一脚就可以把门踹开,但三人就是在门口耗着,愣是没进门一步,可怜宋山昊的红脸晒得冒油,都快成黑脸了。

    太史阑踹完容楚回来时,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

    她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微微有些犹豫,脚下步子却没停。

    三公看见她过来,都唰一下转身的转身,站起的站起,眼底射出惊喜和释然的光。

    三公已经知道她逼走李秋容的事,三公听到消息不敢相信,还特意追到门口去“送”李秋容,其实也就是为瞧瞧到底怎么回事,结果瞧见老李神色恍惚,心不在焉,一脸被打击到的模样,对于不再寻找容楚,忽然回京也没个解释,只说有急事,随即匆匆走了。

    三公啧啧称奇,别人不晓得李秋容的厉害和地位,他们可清楚得很,李秋容武功高,出身好,受太后信重,人还谨慎多智,掌握宫禁大权却从不轻狂擅权,三公想剥夺他权柄都没有借口,这样一个人,要做什么事也从来没不成功过,三公本来还在担心贸贸然冲出去拦他的太史阑要吃亏,没想到最后吃亏的竟然是老李。

    这一惊,对太史阑更加好奇和佩服了几分……这个怪异女子,到底还有多少没拿出来的本事?

    “太史阑。”章凝首先向她求救,“你来得正好,快,快,给叫开门。”

    里头忽然没了声音,大概是景泰蓝趴在门后听,听见这句立即在里头摔东西,大叫,“麻麻不给开门!麻麻不给开门!”

    太史阑站在门前,回望满头大汗的三公,“三位大人,为何不破门而入?”

    三公对望一眼,宋山昊苦笑,“总要人心甘情愿。”

    “我推开门,他就心甘情愿了么?”太史阑冷笑一声,转身,走到窗前,轻轻松松掀开窗户,爬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