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6章 女霸王的第一次主动(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66章  女霸王的第一次主动(3)

    苏亚转头看他,景泰蓝张大眼睛,忽然眼神里溢出惊恐之色,他似乎忽然想清楚了什么,小身子开始轻轻颤抖,越抖越厉害,连牙关都在打战,他抖抖地道,“她……她和乔姑姑……她们在……父皇……”

    苏亚忽然一把抱住了他,捂住了他的嘴。

    “景泰蓝。”她抱紧他,在他耳边低声道,“别想!不要回想!”

    景泰蓝僵硬着身子,半晌,慢慢抽噎了两声,忽然张开双臂,把脑袋往苏亚怀里一扎,再也不肯说话了。

    苏亚抱着他小小软软的身子,感觉到他的颤抖还在继续,只觉得心痛,忽然想起景泰蓝刚才的神情和话语,一股同样的惊恐不安从心底泛了上来,她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回头对太史阑看了看。

    太史阑在让老李写字。

    蓝色的刺尖在肘弯刺过,“吐真”的效果正在发挥,来自神秘民族的神秘药物,天下任何高手都不能抗拒,区别只在维持时辰长短而已。

    书房里刚才为了营造虚幻效果,焚了香,淡淡的白色烟气里,太史阑像个女巫一样,坐在李秋容的对面。

    桌上纸墨齐备,一叠厚厚的纸堆在李秋容面前。

    “告诉我宗政惠的事。”她道,“从她进宫之前,一直到现在。”

    李秋容似乎有点茫然,这问题太广泛,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太史阑想了想,决定换个逼供的方式。

    “你记忆里关于她印象最深刻的事?”

    “关于她最惊恐的事?”

    “她第一次向你求助是为什么事?”

    “你为她做过的最亏心的事是什么?”

    “她心里一直有什么样的想法?”

    “她肚子里那个孩子,你怎么想?”

    “她对皇帝,以及现在肚子里那个孩子,怎么想?”

    “你最不赞同她的事是什么?”

    “她让你觉得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她自己最得意的事是什么?”

    很多问题,每个问题都单独一张纸,李秋容有时候答得很快,有时候却下笔踟躇,更多时候他甚至不想写,呈现出烦躁和抗拒的状态,让太史阑吓一跳,还以为人间刺失去效用。

    那些李秋容即使在被迷惑状态,依旧下意识抗拒的问题,都必然是隐藏在心底最深处,连他自己都不愿想起或面对的事,比如那个“你为她做过的最亏心的事”比如“关于她的最惊恐的事”。

    这些问题回答时,李秋容大概处于混乱和清醒的拉锯战中,残存的清醒意识提醒他绝对不能回答,而人间刺强大的药力则在逼迫他必须回答,这使他的回答支离破碎,语无伦次,不多读几遍,有时候甚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是太史阑看懂了。

    她一张纸一张纸看过去,一个字一个字看李秋容写下来,那些字眼也似一刀一刀刻在她心里,刀尖冰凉,带着杀气和血气,狠狠地从那些黑暗的往事里戳出来,刻在她眼前,她这么强大岿然至冷酷的人,也不禁一次又一次,激灵灵打寒噤。

    李秋容写下的很多事,太可怕了。

    皇宫……太可怕了。

    受tvb狗血宫斗剧的教育,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皇宫是天下最黑暗最肮脏的地方,太史阑不看宫斗剧也知道一二,历来有等级的地方就有争斗,这是常理,可是当她穿越,当她真的面对宫廷里赤果果的黑暗和杀戮,她依旧觉得,小说或电视剧永远都是艺术加工,真实,才最可怕。

    这些纸张,随便一张传出去,都会引起一个国家的动荡。

    太史阑手按在纸边,问题已经问得差不多了,心中还有一个问题,盘旋不去,她却在犹豫。

    太史阑一生很少犹豫,偶有犹豫,都是那些她认为婆婆妈妈的事。

    比如,感情。

    沙漏在飞快地漏着,时辰不早了。

    太史阑瞟一眼屋外,感觉到头顶高来高去的风声,也不知道是容楚的哪些护卫还在悄悄保护她。

    想到容楚,她抿了抿唇,有点恼怒……这混球,最近真的不理人了!

    不就是有点误会他了么!

    不就是心疼世涛么!

    他让世涛做那危险的活,一次次在她眼皮底下受苦,还不许她心疼了?

    她不知道他另有安排因此发怒,他傲娇个啥?

    傲娇,傲娇,鼻孔朝天傲娇,傲娇你妹!

    恼怒完了又觉得郁闷……哎,男人傲娇怎么办?

    要哄吗?

    她想了想,没想出具体的处理办法,这些事她还真没个范本来照着学,现代那一世那些爱情指南婚姻宝典她从来当个屁,鼠标滑过去也绝对会绕开。

    每个人性格不同,处境不同,遇见的人和事不同,哪来的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宝典?

    哎,要是大波在就好了,她倒是个情爱万事通,或者她该知道怎么对付男人的傲娇?

    太史阑想了一下,摇摇头,不对,大波就算有办法,也肯定是那种投怀送抱轻薄调戏黄色笑话之类的玩意,还是不适合她。

    她在这里忽然走神,脸上的表情一会儿苦恼一会儿狰狞,李秋容呆呆坐在她对面,眼神定光。

    好一会儿太史阑才收敛心神,鼻子里哼了一声,终于还是抽出一张纸。

    “最后一个问题。”她道,“容楚和宗政惠……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吗?”

    问完她飞快地把纸一推,也不去看李秋容怎么写,倒是李秋容皱起眉,似乎有点犹豫,半晌才写完。

    太史阑又磨蹭了一会,才拿过来一看,随即眉毛高高挑起,发了一阵呆,将那张纸一折,收进怀里。

    剩下的写满要命信息的纸,她翻了翻,把一些最要紧的,根本不能被任何人能知道的都小心收起,只留了一张在外头。

    然后她收回人间刺,拉开椅子,坐在李秋容对面,等。

    大概也就是几句话的工夫,李秋容咳嗽一声,抬起头来,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只是清明里,还有几分疑惑。

    中人间刺导致的思维短暂空白,一般人很难察觉,但是高手还是会有感觉的,比如容楚,比如李秋容。

    他抬起眼,看见屋内烟气袅袅,太史阑姿态悠闲地坐在他对面,不由皱了皱眉,心里有种诡异而不安的感觉。

    这种诡异的感觉,在他发现手腕上的伤口时,更加明显,他盯着那伤口,不明白这是什么时候造成的。

    “你怎么在这里?”他想了一下,并没有询问伤口的事,道,“你刚才拿的那东西呢?”

    “什么东西?”太史阑一脸平静。

    李秋容斜眼瞄着她,森然道,“太史阑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不敢杀你?”

    “是。”太史阑毫不犹豫地答,顺手将一张纸哗啦啦在掌心翻着。

    李秋容给她气得脖子一梗,青筋都爆了出来,抬手就要拍桌子,手还没抬起来,太史阑哗啦一下将纸一掀。

    “刚才听李公公说了一个精彩的故事,怕自己忘记,我还请李公公记录了一遍,李公公要不要看看?”

    她将纸平平推了出来。

    李秋容头一低,看见上头宫廷秘辛,眼神一直,满头的汗哗啦一下浸了出来。

    “这故事很有意思。”太史阑道,“我已经命人去刻版,收藏在我的密室里,不知道到时候誊印出来,会不会成为一本畅销书?”

    “太史阑。”李秋容手指都在发抖,却仍然勉强维持着平静的呼吸,“咱家不明白你的意思。”

    “公公不需要明白。”太史阑淡淡道,“我只是请公公看看这故事值得刻印么?”

    “如果有人不怕死的话,或许可以。”李秋容垂下眼睛。

    “匹夫一怒,血流三尺。”太史阑道,“公公是想效仿匹夫?不过你眼前也有一个匹夫。匹夫一怒,故事满城。还是情节曲折,人物鲜明的当朝皇家故事。”

    “太史阑。”李秋容又沉默了好久,才一字字道,“你用的是什么手段?”

    “公公想必知道的秘密太多,不吐不快,而我看起来比较值得信任,所以公公和我一见如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太史阑的表情像在探讨。

    李秋容险些给这话气得翻白眼。

    室内气氛沉默下来,李秋容阴沉着脸不说话,太史阑无聊地转着笔。

    她就坐在李秋容对面,不遮不掩,李秋容盯着她,觉得自己有一万个机会顺手拍死她,拍死这个让太后烦心,也让自己郁闷的女人,可是一万次想来想去,依旧不能。

    而且他也开始觉得恐惧……这个女人到底用什么办法,竟然从自己嘴里撬出了秘密?

    行走宫闱多年的老太监,在那黑暗幽深宫廷中蹑足无声,见过太多秘密,参与过太多深潜的计划,如果不够嘴紧,不够忠诚,早已是金水井下白骨一堆。

    他连梦话都不说的。

    万万没想到,居然在这样青天白日下,敌人府邸中,最不可能的情境里,发生了最不可能的事。

    他终于抬头,再次认认真真看了太史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