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5章 女霸王的第一次主动(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65章  女霸王的第一次主动(2)

    说完她当真弯了弯腰,倒把老李搞得一愣。

    太史阑腰弯下去却不直起来,半弯着腰,闷声道:“李公公,咱们是平级,好歹你也得回个礼吧?”

    一边说一边她就顺手去按李秋容的肩膀。

    李秋容可不愿意被她碰到肩膀,身子一侧,也象征性弯了弯腰。

    他这一弯,太史阑忽然对着他低下的脸,手一摊。

    “李公公,”她道,“你瞧瞧这东西有意思吗?我怎么看不懂?”

    李秋容一低头。

    就看见一张纸。

    有点皱,白纸黑字,上面似乎是个药方。他看见药方第一排的第一味药物,心中便一震,正要仔细看清楚,太史阑手一握,收了回去。

    “我想去查查药典。”她眯着眼睛道。

    李秋容慢慢直起身,盯着她的眼睛,半晌,点点头,“那你去吧。”

    太史阑一句废话也没有,转身就走。

    三公瞠目结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刚才太史阑逼开了侍卫,和李秋容相对鞠躬,两人都背对众人,只有李秋容才能看见她掌心的东西。

    太史阑走出去,李秋容阴恻恻对三公笑了笑,道:“劳烦三位大人,咱家等会回来。”说完也跟了出去。

    三公对视一眼,都道:“糟了!”

    太史阑在前面走。

    李秋容在后面跟。

    两个人身边都没人,李秋容是皇宫第一高手,自然不会在意太史阑,而太史阑的护卫,虽然想上来保护,但已经给御林军拦住。

    太史阑就好像不知道老李在后头跟着,一路往后院书房去,一边走,一边抬手打了个手势。

    远远跟着她的苏亚立即转身,提前进入后院。

    后院里容楚坐在桌前看书,姿态闲散,不时拈一颗葡萄,雪白的手指缓缓剥开深紫的果皮,红唇白齿咬开碧绿的汁液,这一幕是很美的,可惜那些热锅上蚂蚁般的护卫们,没人懂得欣赏。

    “主子,走吧!堵住了您就要获罪了!”

    “再等等。”

    容楚微笑,舒舒服服向椅上一靠,任凭周七黑着脸,瞪着眼。

    哪怕护卫们都恨不得把他抬起来往马上一扔,立即把他一阵风般地兜出昭阳府,他还是不急不忙,似乎不等到太史阑的动作坚决不罢休。

    人影一闪,赵十三溜了回来,还没进门,就兴冲冲地道:“主子,主子,太史阑拦了呀!拦了拦了拦了呀!”

    周七吁出一口长气,容楚慢慢放下手中的书。

    一瞬间他似乎想笑,但终究也没有笑,只是眼睛微微弯起,这一刻的眼神越发水光荡漾,晶明灿亮。

    护卫们直勾勾地瞧着,觉得此刻似笑非笑的主子美得惊人。

    “总算……”容楚今日的话总是半吐半露,说了半句也便停住,又是一抹醉人的笑意。

    他自顾自笑了一阵子,才想起来问:“怎么拦的?强硬地拦吗?那你为什么不在面前保护她?争执起来伤了她怎么办?”

    赵十三对天翻了个大白眼。

    难伺候!

    “没看出来她怎么拦的。”他悻悻地道,“甚至也不知道算不算拦。”

    “嗯?”

    “她就过去对李公公行了个礼,然后忽然李公公就许她走了,然后她就往后院来了,然后李公公也跟着……不知道她要玩什么花招。”

    容楚皱起眉。

    他知道太史阑有勇有谋,凶悍也来得,奸诈也不少,原以为对着刀枪不入天生敌意的李秋容,太史阑唯一的办法就是强硬地拦,拦住一会儿然后通知人报信,他自然会迅速避开以免给她和自己带来麻烦。不过看现在她的打算,她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和李秋容撼上,这女人,又想搞什么把戏?

    他想了想,挥挥衣袖,对面,他那个替身恭顺地站起身来。

    “你站到那边竹林去。”容楚吩咐道,“就是一进园子就能看到的那个林子。”

    “是。”

    让替身站在那里,是为了耍耍老李,万一太史阑没拦住,就让他捉住这个“容楚”吧。

    到时候谁说看见他容楚都没用……你看走眼了!

    容楚并没有立即离开,他真要想躲,有的是办法,现在出去,外面一样有老李的人盯着。

    抬头遥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书房方向,容楚微微一笑。

    “你到底,要怎样整老李呢……”

    太史阑在回廊上走了一阵,忽然道:“肚子痛。”

    随即也不等李秋容回话,大踏步去了回廊下园子里的厕所。

    李秋容眉间憎厌神色一闪而过,拢着袖子,立在廊下似乎在看风景,眼角却紧紧瞟着茅厕。

    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堵容楚,和抓住容楚小辫子相比,现在太史阑手里掌握的那个东西,才是他必须要知道的!

    如果他猜的不错,真的是那东西的话,那这个女人,无论如何不能留!

    李秋容注视着园子里的秋景,葳蕤华彩的艳色照耀不进他的眼眸,老太监眼神里,满是阴恻恻的杀气。

    还有三分疑惑。

    疑惑太史阑是蠢笨还是太过大胆,是不知内情贸然行事还是行事天生无所顾忌,她难道不知道手中的东西何等要紧,不知道这样亮给他是找死?可如果真的不知,她又怎么知道凭这个东西来引起他的注意?

    李秋容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不过就他对太史阑的了解,他觉得这个女人胆大到疯狂,做些傻事也不奇怪。

    李秋容静静等着,并不怕太史阑玩什么花招,现在整个园子都在他的呼吸之下,他甚至知道太史阑并没有真的解手,但也没有做别的事,就是在茅厕里呆了一会儿。

    李秋容唇边浮现一抹冷笑……不管你想玩什么花招,在绝对强横的武力面前,都没有用武之地。

    也就半盏茶的功夫,太史阑出来了,两人对视一眼,各自走路,前面拐过一个回廊,就是后院书房了。

    书房门紧紧闭着,所有的下人已经驱散。

    太史阑推开门。

    李秋容紧紧跟在她背后,就算里头有暗器射出来,先被射中的也是她。

    里头并没有暗器,也没有想象中的高手,四面空荡荡的,一道帷幕拉开在正中。

    帷幕后似乎有人,呼吸粗重,武功似乎不太高。

    李秋容唇角浮现一丝冷笑。

    他艺高人胆大,并不顾忌任何暗手,一边运气护住全身,一边上前一步,哗啦一下撕开帘子。

    帘子乍分。

    帘后有人。

    一个紫檀高椅上,坐着一个高髻蒙面妇人,她怀中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抬起脸,对着李秋容一笑。

    “李公公。”他奶声奶气地道,“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和母后等你很久了。”

    李秋容瞬间如被雷击。

    想遍了千种万种可能,也万万想不到这一幕……太后?太后不是在丽京宫中吗?皇帝?皇帝不是失踪了吗?

    李秋容被瞬间打击得身子一晃,下意识往前一倾,想要看清楚眼前人。

    妇人款款抬起手,手上八宝琉璃红宝护甲光芒一闪,刺得李秋容眼睛下意识一闭。

    随即他听见皇帝笑眯眯地道:“李公公,扶着朕。”

    长期宫廷训练习惯的李秋容立即伸出手。

    然后他便听见“嘿!”的一声,似乎谁发出了吃奶的力气,再然后他便觉得腕脉一痛,再然后……

    没有再然后了。

    李秋容还是站着,眼神慢慢发直。

    太史阑一个箭步上来,抓住李秋容血流不止的手腕,老李枯瘦的手腕上,生生给戳了一个洞。

    “你这小混球。”太史阑骂景泰蓝,“这么大力气干嘛。”

    “麻麻你不是说他武功高,轻轻戳也许没用嘛。”景泰蓝委屈地抱着人间刺。

    他刚才那一刺,几乎把小身子都压了上去,把可怜的老李的血管都差点捅穿。

    太史阑倒也不是心疼李秋容,要不是因为现在杀了他实在麻烦,她恨不得立即一刀宰了这宗政惠的帮手,只是这洞给景泰蓝这猛小子捅太大,等下遮掩起来麻烦。

    高髻妇人站起来,忙不迭地扯掉面纱,脱掉甲套,神情充满厌恶。

    太史阑忍不住笑笑,道:“苏亚,扮起太后也挺有模有样的。”

    苏亚“呸”了一声。

    刚才太史阑上厕所,其实什么也不打算做,就是磨蹭时间,好让苏亚及时把景泰蓝抱过来,顺着另一条道进了书房,改装扮演太后娘娘。

    以李秋容的身份和他所知道的内情,再没有比这个造型更对他有冲击力的了。

    景泰蓝手中银白色的刺尖闪亮,太史阑接过来,调成天蓝色的,然后道:“你们避到后面去。”

    接下来的一些事,她不想给景泰蓝知道。

    苏亚抱着景泰蓝避到后面,景泰蓝在她耳边唧唧哝哝的道,“麻麻又要使坏了……我要和麻麻借这个刺儿。”

    “干嘛?”

    “刺她……刺她……”景泰蓝嘟起嘴,小脸上竟然满是怨恨,“我要刺她,让她告诉我,那天晚上……那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