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2章 联手斗王(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62章  联手斗王(2)

    他一边咳嗽,一边强盗一般把“疑似痨病重症患者”给抓走,尚书大人倒是想呼救,但是他的嘴给容楚捂住,天纪军又给纪连城带走,几个护卫根本不敢上来拦容楚,眼看着两人脚不点地,就出了公堂。

    容楚经过太史阑身边时,太史阑对他点点头。

    国公爷一偏头,好像没看见。

    太史阑眼光立即唰地一溜,落在他脖子那个美妙的一半啃痕上。

    容楚脸一低,危险地瞧了她一眼。

    两人目光交汇,各自转头。

    各自骂一句:别扭!

    容楚把刑部尚书也推走了,两位主审瞬间消失。

    本来这二审还是应该三公参与,但是京中有令,刑部尚书主审,三公便做了陪审,至于太史阑,作为首告所在地主官,无论哪条律令也无法把她绕开。

    “按照我南齐律法。”章凝眯着眼睛悠悠道,“主审不便,副审升为主审,副审不便,陪审升为主审,太史大人是此地主官,便由你来提取证人证词吧。”

    此时自然不会有人异议,连乔雨润都一言不发,这女人一向知道审时度势,此刻居于劣势,完全便当自己不存在。

    太史阑自然也不会推辞,迅速坐上主审位,惊堂木一拍,“马三,把你知道的一切,从实招来!”

    她连例行的问名都免了,趁康王还没过来,速战速决。

    马管家也机灵,反正该说的,之前都已经说过。

    “草民马三,京中人氏,在丽京康王府任二等管家,专门负责收取及保管一切下属供奉……”

    蓦然一声大响,车马奔腾声传来,众人头一抬,便透过大开的府门,看见康王的车马忽然冲过人群,以一种狂飙突进之态逼向昭阳府。

    司空昱已经纵身跃到了一边,半空中衣袂飞卷,回首的神态有惊怒之色,显然他也很意外,没想到康王忍无可忍,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闯过去了。

    车马轰隆隆直奔而来,眼看离昭阳府门还有几丈远,也没有停下的趋势,众人都露出怒色,章凝大骂,“什么意思!要将昭阳府门撞毁吗!”

    太史阑脸色也不好看,因为她觉得,康王似乎已经怒火上头,不仅要将昭阳府门撞毁,还要将这里的人撞死一两个才痛快。

    堂上的人已经基本都是他的对头,连乔雨润都算他政敌,这么冲进来真撞死一两个,他也会觉得上算。

    何况他是被司空昱拦住车驾的,到时候扯个理由,说司空昱出手惊了他的马,他无法控制,这是意外事故,那么死的人也是白死!

    心念电闪,她霍然站起,大叫,“把人都给搬出去。”

    人影连闪,本来要去拦住马的两边护卫,听令而来,于定雷元等人,一手夹一个老头子,向外便跑。

    “哎哎你们干什么!”章凝大叫,“去拦车啊,拖我们走做什么!不会有事的!”

    “让我自己走!”宋山昊挣扎。

    “放开!有辱斯文!”席哲两脚乱蹬。

    不管三公怎么抗拒,太史阑的护卫一向只执行她的命令,早夹着三公一溜烟跑出大堂。

    太史阑没走。

    她一抬头看见马车已经到了昭阳府门口,南齐这边审案,为了表示堂皇光明,都是大门四开,那宽度足够马车冲进来,此时关门也来不及。

    她也不会关门,有人要冲毁今日公堂,那也得看她同意不同意。

    太史阑跳下主审台,一把拎起马管家,“看见没,有人要撞死你!”

    “啊啊……”马管家一回头,正看见马车奔来,剧烈的颤动掀开车帘,露出康王横眉竖目的脸。

    “马三,你敢乱说一个字!”远远地有人大喊。

    马三一个寒战,几乎要立即瘫下去。

    太史阑一把拎起他,将一张纸拍在他脸上。

    “不许听他说,我也不听你说!”她道,“给我写下你知道的所有事情!快!”

    “他会撞死我……会撞死我……”

    一把匕首冷冷地对着他眉心。

    “你不写我现在就戳死你。”她道,“记住我们对你说过的话,生死一线,自己选择!”

    马管家咬咬牙,蓦然直起腰,“我写!”

    太史阑一把将他拎到一边书案桌上,那里纸墨齐备,“写!”

    马管家立刻开写,虽然笔迹抖抖索索,开初几个字几乎不可辨认,但下笔如飞,速度竟然不慢。

    在京都那种地方混久的人,都最会审时度势,此时他知道时间就是性命,写越快存活机会越大,顿时将生平写字速度提高三倍。

    太史阑按着纸,一边转头看外面狂奔而来的马车,一边低头不住提示他。

    “什么时候在哪里交割的那两百万两?是银票还是银两?”

    “当时是谁交割给你的?特征?都说了什么话?”

    “你事后怎么向康王禀报的?他说了什么?”

    外头惊叫声喧嚣声一片,百姓们在马车过时纷纷狂呼走避,此刻又跟在马车后狂奔。

    马车越来越近,已经到了昭阳府门前,前头的马一个纵跃,已经越过三级矮矮的台阶,直入府门!

    啪一声车门被震开,现出康王的脸,他正惊惶大叫,“救命!救命!”

    语气惶恐,眼神却微微弯起,眼神冰冷。

    马车一路狂奔,车内物品早应该七零八落砸满他头,康王也应该坐不稳,然而此刻,他稳稳端坐在车内,车内的桌子架子乃至茶杯虽然歪斜,但无一倾倒。

    很明显固定过了。

    而车顶上,不知何时已经死死伏了一个黑衣人,壁虎一般紧紧贴着板壁,看样子是打算在最后一刻,救康王到安全之地的。

    这马车十分结实,连马身上锦褥之下都披了铁甲!

    果然早有预谋!

    太史阑眼神一瞥即过,嘴里依旧在问马管家,“后来这两百万两怎么处理的?”

    “太史阑,你想死吗?”康王的车驾一旦闯入昭阳府,后面没有百姓,他也不假装惊慌狂喊了,此刻头一抬,阴冷的声音传来。

    太史阑理都不理,拖着马管家,又换了一个死角。

    “银票当时保存在哪里?哪家的银票?”

    马管家满头大汗,唰唰地写,他也想丢笔,也想逃生,他没有抬头,也感觉到铁马车森冷的腥气快要逼入鼻端,听那轰隆轰隆的声音,就知道如果给撞个正着,那必然血肉成泥,而主子的冷笑声就在耳边……他已经到了!

    但他哪怕已经吓尿了裤子,已经手软,汗水已经迷了眼睛,也还是不敢停笔……太史阑就在他面前!

    这个女人在他面前,就像山压了过来,一把薄薄的匕首和她本人带来的震慑力,甚至超过了铁马车和旧主的压迫感。

    “轰”地又是一声,马车已经驶过短短的青石道,直接逼入正对着府门的大堂,骏马扬蹄一跃,已经蹿上台阶。

    咻咻的鼻息和深浓的铁腥气息,还有马车快速行进带来的风,已经逼到太史阑耳后。

    马车冲来的方向,正对着太史阑的背影。

    “在两百万两之前,你还在北严来人手中收过什么给康王的礼物?”

    马车轰响,阴影覆盖太史阑,太史阑声音依旧稳定清晰。

    忽然人影一闪,一人扑过来,手中寒光一闪,直劈太史阑后脑。

    乔雨润终于出手。

    “一共有几次……”太史阑低头看马管家写字,头也不回,蓦然抬腿向后狠狠一踢!

    “砰。”

    像是铁棍撞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之声,乔雨润一仰头,惨呼尖利冲口而出,身子却已经不可控制地向后直撞而去,一直撞出正堂,后仰着撞向驰来的马车。

    眼看她就要撞上马车,然后滚倒在马车之下,血肉成泥。

    “救我!”乔雨润心志坚毅,此刻依旧不昏,竟然还知道对康王马车上的黑衣人伸出双手呼救。

    她知道此刻只有这人可以救她!

    黑衣人只看向康王,康王微一犹豫。

    这高手是他留着马上要救自己的,一旦救了乔雨润,很可能下一瞬就来不及救他,马车撞上墙壁他逃不出也会被撞伤!

    想到这他立即决然摇头。

    黑衣人没有动。

    乔雨润一眼瞥过已知没有希望,这女人素来心狠,半空中霍然团身。

    她腿骨已经被太史阑的铁腿踹裂,身子这一团,顿时痛得她几乎晕过去,乔雨润狠狠一咬下唇,死命忍住。

    砰一声她后背撞上马车,随即被马车冲力一弹,滚到马车车轮下,刹那间乔雨润团身一滚,挤入两道车轮之间的缝隙。

    她没有学高深内力,却也学了一手的逃生之术,身形灵便小巧,这么不顾疼痛死命一挤,居然真的挤到马车底下空隙处,随即骨碌碌滚到院子里。

    马车还在向前冲,已经到了正堂门口,正堂正门是一排隔扇木门,都打开着,如果不硬生生撞碎,马车是很难冲进来的,此时已经是最后一段距离,马的冲力已经快要泄尽,速度慢了下来,那车顶的黑衣人忽然蛇一样游下来,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扎入马臀。

    马儿吃痛,一声长嘶,冲出了最后一步。

    “哗啦啦”一片乱响,大块木头被撞得四散迸射,吱吱嘎嘎的碎裂声里,马车悍然冲进正堂!

    正堂就那么大的地方,马车冲进去,随便一两个来回,想挤死谁就挤死谁!

    几乎是瞬间,正堂里凳子翻倒桌子倾斜匾额落地柱子损毁,被晃动的沉重的马车厢给撞得不成模样。